1 問、2 應、3 轉介,心理師教你有效助人遠離自殺絕路

Photo by Sam Mgrdichian on Unsplash

 

文/林仁廷  諮商心理師

故事的路徑是這樣的:一個人做生意失敗,欠了一大堆錢,後來被討債公司追到山裡,跑到絕路,前有山崖、後有追兵,山崖底下有急流,而他不會游泳,討債的看起來很可怕。他想了想,已厭倦這種生活,被抓到要受嚴刑拷打更痛苦,不如向前跳水自盡吧! 

「習得無助」是經由自我詮釋,不斷鞏固起來的

「絕路」是指不管當事人怎麼選擇都沒有用,橫豎都是無助和絕望,只好放棄、被動回應、等待命運;然而多數的絕路其實是在個人腦袋裡設定出來的──當事人認為沒用就是沒用,不管實際機率如何。而人類不做困獸猶鬥的事,不抗爭無效的事,放棄了重審情境的可能。

製圖/NPOst

一個人的腦袋如果一天到晚都想到絕路,就會產生「憂鬱」。憂鬱是一種感覺,打壓任何源自當事人內心的希望、情感、想法,不管現實如何,憂鬱的「捷思」(指一種「抄捷徑」的直觀思考方式,見註解)會使人直接跳到預想後的情緒:沮喪、低潮、無力感,最後直接自我否定。

憂鬱感覺搭配當事人所認定的事實(沒用所以放棄,雖然在客觀時序上,「沒用」尚未真的發生),增強了負面連結,產生「一定會失敗」的想法,此時加上「更憂鬱」的感受,便不斷進入迴圈,過度類化,蛋生雞、雞生蛋,在腦海裡自己絕了自己的路、嚇自己,更在原地動彈不得。

這是人類「習得無助」的認知過程,邏輯合理,只是很多人並不會細究,不知道這其實是自我詮釋鞏固起來的──當我們相信自己不會成功,身心反應自然同潛意識一起放棄努力,當事人學習到的只有無助與痛苦

Photo by Brunel Johnson on Unsplash

後續的情緒與壓力源未必相關,接納情緒並與之對話

當自我與情緒被打壓到一定程度時,自然會身心失調,這是一種警訊,表示身體消化不完增生的情緒,開始跳針了。

此類「症狀」與「問題」都算是第 2 層表現,跟最初引發焦慮的壓力源不一定相關,所以處理起來隔靴搔癢,還可能錯誤歸因,以為「自己=症狀、問題」,都是自己的錯,更加自我否定,簡化為「我沒資格這樣⋯⋯」的內在語言。

憂鬱症到了最終階段會產生 2 種轉向:

1. 死亡

自殺是跳脫這個循環的選擇之一,終結生命後,當然什麼都感覺不到,也不必再做決定,不必再面對解決不了的問題。

2. 重度憂鬱

因為嚴重否定自己,以及低能量,連動不都想動(或覺得不值得動了),食衣住行出現障礙,不能死又不想活,終日恍惚。就如同日本知名漫畫《航海王》裡的「悲觀鬼魂」。被悲觀鬼魂附身者,將會趴在地上起不來,口裡喃喃自語:「我全世界最沒用,比大便還不如,對不起,我不該出生。」其意涵還滿傳神的。

日本漫畫《航海王》裡的「悲傷鬼魂」。

遭悲傷鬼魂貫穿身體的人會變得鬱鬱寡歡、自我否定。

此外,自殺行為也分為 2 類:

1. 工具性

主要是讓施壓者後悔、引起他人關注,但當事人往往情緒衝腦、不小心造成致命傷,很可能就真的無法挽回。

2. 自傷

為了擺脫憂鬱所帶來的無感,以身體的痛覺喚起自己還活著的感覺,是一種求助訊息。「自殺」是當事人的思路結果,是不斷累積所產生的單行道,目的是逃離絕路、逃離痛苦,對當事人而言,他的腦裡真的只剩「死」這條路了。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瞭解路徑後就會知道,真正要關心當事人的方法,並非抹掉路徑的尾端,也就是「想自殺的種種思緒」。畢竟,那些感覺對他而言確實是真實的,就好比過去累積了太多情緒與無助,又在最近加了一根剛好超過容量的羽毛,就引爆了。

捷思路徑是單行道,當人的情緒太滿時,腦袋就沒空間想其他可能性,我們必須將「自殺、憂鬱、習得無助」視為當事人的「既定事實」,而我們能做的是:

1. 接受:

接受此時此刻,接納並允許他釋放情緒(把他說的「死」視為「痛苦情緒」的代言)。

2. 與他對話:

詢問對方「那些(想法)是怎麼來的?」並且回應、整理,他才有機會聽進「天無絕人之路」這句話。

圖/Oliver Roos @ unsplash

守門人 3 步驟:1 問、2 應、3 轉介

問:評估風險、協助釋放情緒

主動關懷與積極傾聽、詢問。一旦懷疑身邊周遭親友有自殺的可能,就應該主動關心詢問,不需擔心詢問是否反而會引發自殺的想法。常見問句包括:「最近是不是感到不快樂?」、「會不會想一覺睡去就不要起來?」,甚至也可直接問「有沒有自殺的想法?」。

(1)辨識高危險特徵,並主動關懷

從觀察比較開始,如果當事人跟平常不一樣了、好長一陣子呈現低能量,不說不笑,常說悲觀與離世話語、高頻率的呈現身心症狀(如失眠、無理由缺曠課、過度焦慮等),就可以主動關懷與詢問。

「自殺」分為意念、計畫與行動 3 個層次,也代表當事人絕望與欲赴死的程度,無論是哪個階段,守門人可先試著:接納、允許對方任何可能的情緒,不批評、不給建議,保持冷靜與平穩,若當事人的自殺是進行式,就直接報請警消單位協助。

逼近絕路的人很少求助,一方面是因為整天應付自己的憂鬱已經自顧不暇,二方面是,我們的文化,要我們習慣「不去麻煩別人」,自己不能處理的事,怎好意思再增加別人困擾?最後乾脆把自己封起來。所以要主動多問,讓他知道有人關心他,很願意傾聽,也不覺得麻煩。

Photo by Jennifer Burk on Unsplash

(2)使用合適的問句,並且積極傾聽

如果你關心對方,請直接告訴他,不要默默的自己做!因為陷入絕路的人沒空理解你的委婉。可以直接問他你所觀察到的現象:「你跟之前不太一樣耶,怎麼了?」、「你失眠好多天了,還好吧?」、「這不是你最寶貴的東西嗎,怎麼要送我?你怎麼了?」、「你最近常提到死亡,你經歷了些什麼?」或從你觀察到的情緒出發:「你最近是不是對什麼事都無感?感覺不到快樂?」、「我覺得你沮喪很久了,想法也都很負面,最近怎麼了?」對方如果不斷閃躲,就直接問:「你是不是有自殺的想法?」

應:適當的回應與對話,協助釐清困擾

給有自殺意圖的人適當回應。常見的回應方式包括:「如果是我,一定會很痛苦」、「發生這樣的事讓你有什麼感受?」、「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可能性呢?」

給予回應後,要如何對話呢?首先,「自殺、憂鬱、習得無助」都是捷思,情緒釋放後,能對話的部分會落在前端,亦即討論那些負面的自我詮釋認知是怎麼來的,因為每個人對挫折的感受以及遭受的影響都不同,沒有統一的道理分析,要真正對話了才會知道。而對話的目的是透過同理心與合宜的自我揭露,協助當事人釐清困擾、整理思緒,還可進一步提供「希望」

Photo by Stephen Walker on Unsplash

一旦當事人說:「我好想死,什麼都沒希望,做什麼也沒有用了。」此時你不該說:「你不要這樣想!」、「振作點,人定勝天!」如此一來,就讓對話「句點」了。

你可以回應:「怎麼會這樣?你發生什麼事了?」你需要設計問句,以好奇和關心的立場,讓對方有機會解釋他的挫折、努力、失敗與影響,釐清到底是什麼挫敗了他的信念和生命力,進一步讓他明白自己之所以會這樣的「理由」──符合他邏輯的好理由。

如果當事人說:「我就很笨」、「抗壓力差」、「大家都討厭我」。在絕路中的人常以「概括性的話」形容自己,認為都是自己的錯,讓人接不上話。這時候,你可以選擇「不要回應」這些話,但繼續問下去,讓對方透過對話,呈現出「所經歷的細節」與「認知的過程」。況且,本來事情就不會是單一理由所定局。

你可以回應:「我不認為你是這樣的人,是什麼事讓你這樣覺得呢?」

要壓垮一個人,累積的挫敗可能是 1+1+1+1⋯⋯不斷重複直到壓扁他,或者重大失落突然降臨、出現劇烈的改變,壓垮數值一次就 +100,因此可依循這 2 個方向來理解對方。

Photo by Ryo Yoshitake on Unsplash

待當事人經歷的故事細節出來了,有具體的素材後,你自然產生同理、給予回應,可使用「原來如此」回應對方:「原來如此,你經歷了這些事⋯⋯所以你會這樣。」、「我也覺得難過,難怪你會覺得遇到了絕路,原來如此⋯⋯」、「你真的很辛苦,原來你忍耐這麼久了⋯⋯」

與當事人對話,助他釐清困擾、整理思緒、不被捷思路徑與情緒淹沒,也告訴他一件事不會是單一成因造成。既然不是絕對因果,就有機會從別的角度切入,重新審視,重新啟動未來的「可能及希望」。有了這些具體討論,絕對比直接跟他說「加油!不能放棄」的空話好很多。

此外,同理不見得要用說話表示,也可以運用肢體語言,如拍拍肩膀、坐在旁邊、認真聆聽的態度等,都能傳遞「你知道他確實受苦了」的訊息,減少他被遺棄的感覺,當他知道有人能理解時,就會有延續生命的動力。

轉介:交由專業人員接手,但不放棄守門人角色

引導當事人接受轉介以得到進一步的協助。由於自殺的想法通常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被消除,因此勸導當事人進一步接受專業人員的幫忙,將能有效減緩自殺衝動。通常帶個案至醫院精神科就診,接受心理衛生中心或諮商機構的晤談,能使他們的情緒趨向平穩、降低風險。

Photo by Yuri Levin on Unsplash

「守門人」的概念是現場的第一關,唯有平常在當事人身邊、真誠關心的你,才能覺察當事人的異狀,以及他是否具有自殺高風險的特徵,並且 hold 住他,不讓憂鬱與無助的迴圈擴大。而轉介,則是介紹當事人瞭解專業的治療機構,帶他去專業醫療場域接受協助。術業有專攻,心理的部分由專業人士接手,守門人則持續從旁關心、支持、陪伴,如陪伴病人去醫院看病,了解醫生給予的診斷及醫囑,回到日常生活後,協助他完成醫囑、按時服藥、好好休息。

守門人不只是「守門」而已,真正有效的是你對當事人真誠穩定的關懷及持續陪伴。你很重要的。

助人 3 招,可視情況調整使用時機

實際應用「守門人 3 步驟」時,不妨視之為「助人的 3 招式」,這些招式不見得非得按順序進行,可視現場交替使用。

Photo by Marion Michele on Unsplash

例如,你是故事主角的朋友,如果當事人是男性或你們交情普通,以招式 2 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並跟他一起釐清困擾、整理思緒,這會比招式 1 主動關懷「你怎麼了?」並使其釋放情緒來得好,而女性或很熟的朋友則相反,優先問「你怎麼了?」會比較順利。

或者,舉例來說,一個人因為被討債而煩惱時,用招式 2 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會較能順利開展話題;若若他已經因為被討債而身心失調,那麼用招式 1 則會較為順利。

如果事情發展已到了絕境,憂鬱的念頭帶他往死亡面傾斜,建議先使用招式 1(釋放情緒),再談招式 2(釐清困擾),最後接招式 3(轉介專業)。若當事人的自殺已是進行式,先報警消單位救人,穩定後可直接轉招式 3,並在後續陪伴過程中以招式 1 詢問。

要注意的是,在招式 2 的對話過程中,必須提供對方不同思維角度,例如討債的看起來很可怕,可以引導他思考:但他們也只是要錢,不為索命而來,因此協商還是有機會的,或尋求法律扶助基金會協助;若當事人有跳水自盡的想法,也可以挑出「跳水」是種覺悟與勇氣的譬喻,最後提醒他:人並非孤獨面對生命,我們與親友、家人、上帝的關係猶在,不如一起想想怎麼面對生命的挑戰。


註解:

「捷思」是認知心理學領域用語。捷思法的原文是「heuristic」,其定義為「個體對於某問題情境未能有清楚的瞭解時,依據其經驗所採用的直觀推論方式」,也就是一種「抄捷徑」的思考方式。資料來源


作者

林仁廷

現為諮商心理師,工作迄今 15 年,曾任部隊心輔官、監獄治療師、諮商機構心理師,目前服務社區駐點、社福機構、青少年暨大專生、特教生,服務年齡從幼稚園到 70 多歲都有。

心理學碩士畢業,主修社會心理學,論文寫男性的尋愛過程。2 個孩子的爸,興趣是閱讀、烹飪、作家事、旅行、繪圖、攝影、社會觀察與寫小說。


延伸閱讀:

放下「無法立即助人」的焦慮,別再盲目安慰「事情一定會變好」/心理師的助人 3 原則

該伸出援手還是自保?助人的代價與心理學思考

接住墜落的家庭,有這麼困難嗎?「高風險家庭」如何認定?/醫務社工實習筆記

2 場國際講者 x 3 場焦點分享 x 1 場工作坊 x 6 位公益行動家

「科技,讓各種可能的參與得以發生。」

隨著網絡化程度越來越高,受助者與捐助者參與對話的空間前所未有地擴大, 公益,因此可以越來越不只是一份 KPI。擴大參與,使改變更可能發生

國際講者重磅發表

  •  Fundraising Success 雜誌評為「年度籌款之星」
  •  連續 4 年啟動《全球 NGO 技術應用調查》和《全球捐助趨勢報告》
  •  2019 年全球超過 6,000 個 NGOs 參與調查
  •  菲律賓最大社區重建基金會的數位轉型誌
  •  榮獲 Skoll 國際社會企業獎
  •  影響範圍超過菲律賓 2 千個社區、6 萬個家庭
 一年一度精彩年會,現在報名,限量早鳥票優惠中,快按下去!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