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結合社政,攜手拉拔弱勢學童

0

 

中秋節到了,您今年吃月餅了嗎?今年我吃到了一份很特別的月餅。

前 2 天,一位埔里鎮上的國小校長突然來訪,帶著月餅來送給博幼基金會,表達基金會將課業輔導的服務延伸至距離埔里鎮上 7 公里以外的國小。

距離上次見到這位校長已經 2 年了,記得當時我與埔里中心的新任督導到學校去拜訪校長時,校長對於基金會有意將服務從埔里鎮上延伸至該校的想法非常贊成,他表示由於他也是剛到學校任職,也在思考如何結合更多社會資源來讓學生獲得更多學習與照顧,我們的出現對他來說真像是及時雨。也因此,學校提供了本會最大的協助,包括學校行政、硬體及軟體的各項配合,同時校長也花了很多時間讓學校的老師了解這項與基金會的合作,讓學校與基金會站在同一陣線,一起協助弱勢學生,讓弱勢學生獲得更好的教學與社會福利服務,一起讓整個學區的家庭變得更好。

因為學校的大力支持,課業輔導的服務推展得非常順利,學校與基金會相互合作,一起推動讓學生的學習更有效率。2 年過去了,校長非常高興的跟我分享學生的成就,從他的口氣與表情中,我看到一位身為教育人員最驕傲的表情。校長很興奮的跟我分享這 2 年他校內學生的整體表現,剛調到這個學校的時候,跟多數「不山不市」有點偏遠又不夠偏遠的小學狀況類似,學區內的弱勢學生比例很高、大部分家庭以務農或零工為主、普遍家長學歷不高、學生外移嚴重、資源缺乏等。

埔里盆地

埔里盆地

很多這種學校的校長都會認命學生的學業成就「先天不足,後天失調」,早早就接受學生的學習意願必然缺乏,學業成就必然低落。但是我在這位校長身上看不到一絲理所當然,聽不到一句抱怨,只看到一位渴望找到資源與方法幫助學生的教育人員,而我當下就認為這就是我們要合作的對象,因為我在他身上看到值得我們投入更多資源的契機,於是這個學校就成為埔里中心的一個機構外的課輔據點。

剛開始合作前,這個學校的學生在縣政府的學科能力測驗中落後於全南投縣的平均,一年之後,他的學生已經超過南投縣的平均了,2 年之後,已經超過全國平均。校長說,他要特別感謝基金會將服務延伸至他們學校,因為學校中有八成學生來自弱勢家庭,但以前因為距離基金會的教室很遠,很多弱勢學生家中沒有人可以接送,導致不少弱勢學生因為交通問題而無法參加課輔,直到上課地點改在學校之後,這個問題才獲得解決。

弱勢學生都接受課業輔導後,基本能力都獲得很大的提升,因此學校整體學生的學業成就自然大幅提升,而且弱勢家庭的問題還會有基金會的社工員協助解決與改善,讓家庭的功能可以恢復與提升,讓弱勢學生的學習更穩定,多管齊下後效果更顯著。

photo-1469082993720-0b12bbd9e68b

從事弱勢學童的課業輔導十幾年了,博幼基金會一直是秉持與學校站在同一陣線、相互合作、共同協助、一起守護弱勢學童及其家庭的態度從事社會工作,因為我們知道弱勢家庭兒童的課業問題不只是課業的問題而已,其背後是一個家庭與族群的脫貧問題。教育是多數弱勢兒童脫離貧窮與犯罪最重要的工具,而脫離貧窮與犯罪的過程中,教育人員與社政人員的合作可以發揮最大的效果。

我想這個中秋節我吃到的月餅,是充滿希望與驕傲的「感動」月餅,您也吃到了嗎?

作者介紹

吳 文炎

吳 文炎

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私立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童少年福利學系兼任講師。社福界的資深熟男,重度工作狂,喜歡自嘲有過動症,坐不住辦公桌,曾跟個案半夜待警察局裡時,被老婆警告家裡也快要有通報個案。喜歡用不一樣的眼光看待問題,努力在社福界裡不斷尋找新世界與新視野。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