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工作為弱勢紮根,如同戰場上的無名工兵

0

 

「什麼是工兵?」

在師部新兵隊抽籤分配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工兵」是什麼,但是一下部隊,到了工兵營工二連之後我很快就知道什麼是「工兵」了!因為一靠近營舍就看到很多士官兵全副武裝在操課,大太陽底下揹著步槍,有人拿著大木槌在「植樁」、有人拿著麻繩在綁「連結」、有人拿著刺絲(有刺的鐵絲)在築「工事」,還有一群人在草地上埋直徑約 50 公分左右的「地雷」(這種地雷名叫戰防雷,專門用來對付坦克車的),最後另一群人在用電線綁黃色炸藥練習「爆破」。

而「植樁」、「連結」、「工事」、「地雷」、「爆破」就是戰鬥工兵的 5 大戰工,打仗時戰鬥工兵的任務就是在進攻時「排除任何一切阻礙軍隊前進的障礙」,逢山就開路,遇水就架橋。

隔天,我們這群 18 個大專菜鳥兵(我們 1786 梯大專兵是中華民國陸軍有史以來最多人的一梯,將近有 2 萬人)就跟著全副武裝開始操課,因為部隊正在做下基地前的密集訓練,叫做「專精」。每天操課時都要蹲著,如果動作沒有達到班長的標準(通常都沒有菜鳥達得到),就要拿著槍交互蹲跳一個基數(30 下),一堂連結課 50 分鐘下來,我就跳超過 300 下,當天的最高紀錄是一堂課超過 500 下。

A photo by Daniel Cheung. unsplash.com/photos/cPF2nlWcMY4

除了操課,還有永遠做不完的工作,菜鳥幾乎要負責所有的工作,沒辦法!誰叫我們「菜」呢!學長最常講的一句話就是:「菜不是該死!是罪該萬死!」時間永遠不夠,連洗澡的時間都沒有,2 週之後第一次放假,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衝到浴室洗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澡,因為已經整整 2 週沒有洗澡了!而且每天都大量流汗,現在想想還真是恐怖啊!

當兵的 1 年 11 個月是精神與體力壓力最大的時候,每天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所有的命令都接受,而且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沒有任何理由,因為「合理的要求叫訓練,不合理的要求叫磨練」。有人犯錯,大家就一起受罰,有一次一個快退伍的上兵在營外重大違紀,那一天晚上全連在連集合場蹲了 2 個小時,因為連長氣瘋了,飆罵了一個小時,隔天全連全副武裝帶槍連續踢正步一個小時……

在部隊裡只有服從與完成任務,無所謂合不合理,雖然當兵有很多的不合理,但是它的確訓練我要站在第一線使命必達的解決問題,「逢山開路,遇水架橋」是工兵的座右銘,也成為我從事社會工作之後對自己的期許。

photo-1430747136194-f52658a8c125

常常有人問我在博幼基金會的課業輔導中,社會工作到底扮演何種角色?看起來就是教學工作的課業輔導,為什麼需要社會工作?我的回答是,如果弱勢學童的學業成就越好,代表「花」(教學)開得越漂亮,那麼社會工作就是這株植物的根,因為根紮在土裡所以一般人是看不到的,所以大家都以為不重要,甚至不需要存在,有時甚至連「花」都這樣以為。這是「根」的問題?還是「花」的問題呢?

社工員到底在做什麼事情?簡單來說,社工員的工作就是「排除一切干擾弱勢學童正常學習的因素」,包括家庭、學校、同儕、社區,甚至弱勢學童本身的行為與價值觀等,這些工作都是紮根的工作,雖然重要,卻很難表現出來,也很難讓外行人看見,更難數據化。也因此很不討喜,完全就是苦力型的工作,因為所有人都只會看到學童的成績考得有多好,老師多會教,教材有多好,沒有人會想到如果沒有社工員一直在解決弱勢學童的各項干擾因素,老師再會教,教材編得再好,真的能開出這麼漂亮的「花」嗎?這種無名英雄的形象是不是跟打仗時戰鬥工兵的功能很像呢?因為戰勝的功勞從來都不會算在工兵頭上。

沒有國,哪有家!沒有根,哪有花!沒有工兵,哪有勝仗!沒有社工,哪有脫貧!因為有社工的存在就是為了讓世界更美好!向所有默默無名的英雄致上最高敬意!

作者介紹

吳 文炎

吳 文炎

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私立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童少年福利學系兼任講師。社福界的資深熟男,重度工作狂,喜歡自嘲有過動症,坐不住辦公桌,曾跟個案半夜待警察局裡時,被老婆警告家裡也快要有通報個案。喜歡用不一樣的眼光看待問題,努力在社福界裡不斷尋找新世界與新視野。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