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想很多卻不會思考?思辨力帶來 NPO 專業

0

 

編按

NPOst 邀請資深國際 NGO 工作者褚士瑩阿北,每週六晚上隔空問診(大誤),回答關於非營利工作領域的問題。無論你是志工、NPO/NGO 工作者、捐款人、有志投身公益者,都可以來填表單問問題喔!褚阿北每週將抽出 1-3 個不等的問題來回答,現在就來舉手發問吧!

喜歡看書的 NPO 小公關:

我是非營利組織工作者,做的是行銷,請問阿北,如果想在工作之餘增進自己的專業,該看什麼書(阿北又出書了!為什麼有這麼多時間寫書寫這麼快,好佩服)、或參加什麼樣的活動,才能變得很厲害呢?

喜歡思考的阿北:

先學會思考,訓練思辨力,再來看書參加活動吧!

阿北主頁

如果看書就可以變專業、參加活動就會變得很厲害的話,大家應該只要有遇到疑難雜症都去問圖書館員,NGO 工作者都要先當過 10 年書店員工,我們也都要辭掉工作,才能常常參加里長辦的活動。

我想問題的癥結,應該在於思考這件事吧!不會思考的人,最需要的不是看更多書,因為既然不會思考,看再多的書也是浪費時間。

對於「想很多」卻「不會思考」的人來說,真正需要的是 4 個步驟,以養成思辨的習慣。

當資訊像汪洋大海一樣龐雜的時候,如果沒有思辨能力,就無法在資訊的洪流中航行。如果發現自己沒有「思考」的能力,不妨跟我一樣,時時提醒自己,美國發展心理學資深教授 Kathy Hirsh-Pasek 所提出的 Critical thinking(思辨力)養成 4 步驟:

  1. 意識到自己一直被動接受資訊。
  2. 意識到真實往往不只一個版本。
  3. 形成屬於自己的意見。
  4. 仔細求證、鑽研,甚至懷疑。

在工作上或生活上,無論遇到什麼難以思考的問題,我都試著回到這 4 個簡單的步驟,這就是養成思考習慣的開始。

sdf

美國發展心理學資深教授 Kathy Hirsh-Pasek/圖片來源:Kathy Hirsh-Pasek 官網

比如說我從少年時代開始當背包客旅行,開始在貧窮的國家看到許多乞丐,當時的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每天排山倒海而來向我伸手的貧窮。我很懷疑,世間有沒有一本好書,或是有沒有一個活動,可以告訴我們「遇到乞丐該怎麼辦?」而在當背包客十幾年後,之所以會決定進入 NGO 工作,可以說就是花了很長的時間思考,才找到回應自己「遇到乞丐該怎麼辦?」這個問題的方法。

面對困難的問題,如果希望很快速、很容易的就可以「想」出答案,大多數的結果都會對自己相當失望。

開始在 NGO 工作後,我遇到的對象也漸漸從單純的貧窮、單純的乞丐,延伸到戰後孤兒,經濟難民等,各種比「因為貧窮而成為乞丐」更加複雜的身分,但我還是時時把自己拉回這 4 個步驟去思考。

20101417330_5569ea1d29_o

比如說 2015 年夏天,我在維也納火車站看到輾轉逃難而來的敘利亞難民潮,等著繼續移動到德國的路上,他們顯然不是乞丐,但確實無家可歸,無家可歸是什麼感受?奧地利民眾熱心捐助的食物堆積如山,車站的臨時倉庫都塞不下了,但多數難民似乎對於這些物資並不感興趣,因為他們聽說這些食物跟物資可能跟豬肉、火腿混放在一起,不符合伊斯蘭教的戒律,維也納政府甚至必須呼籲民眾不要再捐了。這算不知感恩嗎?

許多穿著光鮮亮麗的年輕難民,拿著我從來沒見過的 500 歐元大鈔,在車站附設的便利商店邊滑著手機上網,一邊等著結帳買他們自己選擇的髮蠟、微波食品、巧克力,而不是生活必需品。我有權利生氣嗎?

敘利亞難民不想學德語,不想接受瑞士的文化規矩,不想在丹麥找工作,只想在新的國家蓋一間很大的清真寺,可以安心聚在裡面,繼續過著跟在敘利亞一樣的生活,這樣有錯嗎?

不需要想著身為 NGO 工作者的身分,而是身為一個相信公平、正義價值的人,我應該怎麼想這些事?他們真的需要幫助嗎?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又該是什麼樣的幫助?

難民孩童

難民孩童

於是我在腦中很快按照 4 個步驟進行思考:

意識到我一直被動接受資訊

我過去一直以為「難民就是看起來很可憐,而且沒有錢」這種說法是正確的。

真實往往不只一個版本

在難民中繼站的現場,我赫然發現能夠拿出幾千美金、甚至幾萬美金,搭上人蛇集團安排的船或是卡車,逃離家園成為「難民」,本身就是一種富裕的表現。極度貧窮的敘利亞人,或許逃到約旦的難民營,或許困在家鄉,是沒有辦法成功逃到維也納的。所以難民不見得「看起來」都很可憐。

形成屬於自己的意見

相對來說,站在富裕階層的敘利亞難民表面上有錢,但他們確實需要長期、大量的幫助,因為他們無法回到家園,有限的經濟優勢只足夠幫助他們逃到歐洲,卻沒有辦法幫助他們在語言、文化都完全陌生的環境立足。所以不應該只因為他們此時此刻拒絕物資,就認定他們不需要幫助。

仔細求證、鑽研、甚至懷疑

生活在和平時代的富裕奧地利人,直接捐大量物資給不幸的敘利亞難民,卻不被領情的原因是什麼?真的是難民傲慢,還是不了解難民的真實需要? 我發現難民們幾乎全身家當都只有一個像大學生常用的 Jansport 背包,而且扁扁的,是不是因為帶著物資逃難,反而會對他們繼續前進造成拖累?還是物資的製造或堆放方式,違反了清真食物的標準?物資的捐助,是否能彌補他們命運遭遇的不幸?如果不能,是不是有更好的方法改變他們不幸的命運?我在這個方法中,又能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sg and world bank visit Zaatari Refugee Camp

這樣 4 階段的思考習慣,雖然說明起來很簡單,一旦經過反覆練習、養成像第 2 直覺般的思考習慣和能力,確實帶給我在 NGO 工作上莫大的幫助。我因此從不斷的思考中,找到自己喜歡的目標,然後將這些目標變成工作的內容,也因此對於工作的內容及對象不會輕易產生幻滅跟指責,而能夠一直保持正面思考的熱情和希望。

換句話說,即使像我這樣一個沒有接受過正式哲學養成教育的人,也可以按照這 4 個步驟,訓練自己養成「思考」的習慣。

「思考」這個好習慣,不但可以幫助自己將喜歡的工作做得更好,成為別人心目中很「厲害」的高手,更重要的,是能夠透過思考、透過工作,逐漸成為一個自己喜歡的人。

作者介紹

褚士瑩

褚士瑩

褚士瑩,資深 NGO 工作者阿北,年近沒有半百,打交道的公益組織超過百餘,喜歡胡搞,語不驚人死不休,從來不怕吵架。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