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環境和制度,就是身為立法者的我們要設計的。」-立委楊玉欣專訪

0
「『制度設計』的過程,如果排除了障礙者的參與,就只能由非障礙者持續來為障礙者的未來做決定。」(Photo Credit:張大魯)

「理想的環境和制度,就是身為立法者的我們要設計的。」

我們相信每個人在這世界上的存有都是平等的,但我們現在擁有的制度,卻不允許我們這樣相信。

『制度設計』的過程,如果排除了障礙者的參與,就只能由非障礙者持續來為障礙者的未來做決定;如果設計制度的人(像是立委)沒有機會去認識和了解障礙者,他在設計時當然也不會想到要把這些人也考慮進來。」

(延伸閱讀:「光在自己身上糾結沒有用,要進入社會才能解決問題。」-立委楊玉欣專訪

 

「河濱步道本來是 20 公里才一個廁所,這樣怎麼鼓勵障礙者和老人家出門運動?」除了在各種場合把無障礙的觀念給「偷渡」進去、創造更多友善障礙者出門的環境,包括拆除路阻、提供足夠的無障礙廁所,楊玉欣說他還有太多的點子還沒有實行。(延伸閱讀:「人類已經可以太空旅行,但輪椅使用者還出不了大臺北。」-立委楊玉欣專訪

(照片來源:楊玉欣立委辦公室)

「河濱步道本來是 20 公里才一個廁所,這樣怎麼鼓勵障礙者和老人家出門運動?」(照片來源:楊玉欣立委辦公室)

「我其實一直想辦無障礙廁所設計大賽。因為除了公共廁所,很多老人的居家環境已經不敷使用,這個大賽應該要鼓勵大家提出更創新的功能,例如除臭或殺菌。同時把預算方案也都列出來,讓想改裝廁所的家庭可以上去找最適合他的方案。」

「可是還有很多室內設計師對於無障礙的需求是非常陌生的,雖然規範躺在那裡,但他們從來沒有學過。我們推動了建築師國考內容加強無障礙考題,明年就會開始實施;否則都等建築物蓋好之後才審查說不行要打掉重蓋,這會是更高額的成本啊!」

 

執法其實比立法更困難

「立法委員能做的事情有三種:修法立法、審查預算、和行政監督。而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這樣完美的法已經躺在那邊,要讓它成真,立委就得從行政部門下手,積極要求公共場域的管理人改善無障礙空間。」

楊玉欣不以為然地說,行政部門和立法部門相比,更有條件長年待在相同崗位上有效解決問題,讓必須隨政黨輪替而上上下下的立法委員來做行政監督的工作,其實是國家資源的一種浪費。

「一個遊樂設施,你覺得是歸主管公共場所的營建署管的對吧?但像武陵農場,它又歸在農委會之下。夾在這麼多個部會之間、被建造在不同部會或不同地方政府的土地上,還是需要一個來自中央制定的統一規範。同事們和我研究了美國、澳洲等世界各國的法規,香港的遊樂設施法規其實最適合臺灣參考。不過,其實這些法規的層級,並不需要進到立法院才能處理。」

「我這裡就要回答你問的,推動這些事情最大的挑戰在哪裡?在立法院必須和各種不同意見立場、不同意識型態的人去達成共識,因為只要有一個人反對,事情就不會成。另外一個困難是每個委員都有自己想推的法案,這些議題相較之下都很邊緣,要被排進審查非常困難。罕病法我從 101 年初就想修法,但是直到去年冰桶挑戰發生,我才有了機會。CRPD這個法,我必須先去爭取黨內其他委員的支持,再和在野黨之間反覆斡旋。」

(推薦閱讀:「除了大英雄或可憐蟲,其他真實的身心障礙者在哪裡?」-立委楊玉欣專訪

IMG_3878

「直到去年冰桶挑戰發生,我才有機會修罕病法。」(照片來源:楊玉欣立委辦公室)

「像我們做的事情,例如『視障藥袋』這麼好的新突破,可是只有在柱柱姐來站臺的時候,才會有政治線的記者出現,一筆帶過:『柱柱姐來參加視障藥袋記者會』,但是這個發明的內涵還是沒辦法讓大眾知道!」我們向她保證 NPOst 一定會提及此事。「視障朋友的用藥安全是個問題,而且這個問題也攸關所有低視能還有視覺退化的老人,如果因為看不清楚所以吃錯藥怎麼辦?現在的視障朋友都已經很習慣用 QR code 還有手機輔助,所以他的語音判讀功能就能協助把所有的藥物資訊都唸出來:你要吃的是哪一袋的藥、一次應該吃幾顆、副作用是什麼?」

(延伸閱讀:「先天劣勢者,在臺灣社會只能獲得差一等的發展嗎?」-立委楊玉欣專訪

 

作者介紹

Avatar

陳 妤寧

在臺大政治系畢業、喜歡同時說正反觀點的優缺,在臺灣網路圈工作兩三年、喜歡網路濃濃的開放和建設個性,現在希望理性的社會工程,能夠更接納人類情感的複雜與多元。    想用採訪認識世界、用人類學開拓視野、用報導寫作讓更多專業知識變得有趣易懂。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