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存多少,我捐多少 — 新創公益組織 SavingsMatch 打破貧窮循環

0

我該把錢捐給誰才安心?」是理性聰明的捐款者不斷在問的問題。如果,有個方法可以讓你直接看到捐款人的改變,而且你的捐款也會激勵受款者更加振作,是不是很令人振奮?

幫助窮人找出儲蓄動機

捐款方式百百種,而當我們投下手中的零錢時,總是希望即使是小小的力量,也可以將心意傳達到需要幫助的人心中。然而,捐款者總是害怕資金並沒有真正到達需要的人手中,又或者是認為被幫助者可能不會善加運用這些捐款。尤其當我們捐錢給窮人時,或許會懷疑「反正捐給他們也是拿去買酒喝」;現實中,窮人也可能因種種原因而不願意儲蓄。因此 SavingsMatch 試圖解決捐款人的疑慮,同時又可以從根本幫助平時被忽視的群體。

SavingsMatch 是一個非常新的非營利組織,官網於 2014 年 11 月 3 日才正式上架。如同此組織的名稱, SavingsMatch 的主要工作就是幫助貧困的人懂得 saving (儲蓄),同時也 match (媒合)願意出資捐款與需要被幫助的人。其運作模式的特點,在於金額不會很高,而且透過網站的架設就可以看到接受捐款的人們到底是誰?有什麼需求?更重要的是,受捐款者必須在一定時間內儲蓄到指定的金額,才能接受捐款者的同樣額度之捐款。因此相較於捐款給大型非營利組織,對捐款者而言捐款對象更加明確,也可以更放心。另一個以捐款為主旨的非營利組織 Give Directly 在其網站上提出直接將捐款的款項交給窮人其實是極有效率的做法,可以直接的改善他們的生活,證明了捐款給窮人其實並不會出現一般大眾之負面的想像。

(參考:直接把送錢給窮人未嘗不可 — 來聽 GiveDirectly 營運長 Joy Sun 的 TED 演講

在這裡你可以看到捐款的影響力

SavingsMatch 選擇印度城市 Pune 做為服務起點,而受益人 Rahul Bore 就是其中一個成功案例。Rahul Bore 先天有四肢及腦部血液循環不良的問題,使他從小手腳麻痺。雖然隨著年紀變大情況有所好轉,但依然行動不便。為了讓他七歲的兒子可以上學,他選擇與 SavingMatch 合作,努力經營自己的雜貨店,從一個原本需要老母親幫忙起居生活的殘障人士,成為一個可以獨立生活的人,同時也存到了錢讓兒子上學。「從以前無法自己生活起居到現在可以經營自己的店,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影片中,他身旁的女人感動的說。

(參考:模糊窮人與富人的界線 ── KIVA.ORG 創辦人 JESSICA JACKLEY 讓愛與金錢一起發揮效用

整體而言,SavingsMatch 希望可以結合三個非營利組織 Give Directly、Kiva、Care 的三個特色 ──直接地金錢移轉、群眾募資以及小額存款。對於受捐款者而言,這樣的運作模式不只是被動的單純地接受捐款,更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改變自己的生活,打破貧窮循環(cycle of poverty)。

Venn

在 SavingsMatch 首頁上,一個個案例都讓人有無限的動力,只要少少的金額,每一個故事都等著我們去成全。

 

 

延伸閱讀:

1.NPOst<專欄:你的愛心捐款,是救災還是釀災?>

2.NPOst<專欄:批評紅十字會之前,你需要了解的幾件事>

 


按讚,接收更多公益好資訊!

2020 NPOst 年會小聚第二場|疫情下,我們開始獵巫

 

病毒侵略身體,恐懼啃食人心。恐懼如同病毒,會變異出不同樣貌,蠶食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健康,更是成為鏽蝕社會運轉的元凶。危機當前,不實資訊也趁隙溜入彼此的生活裡,翻攪人們惶恐的情緒,有心之禍、無心之過,一個一個都成為火種,點燃獵巫的火把。

當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公開表示遭臺灣網軍持續攻擊三個月;當有人說參與英國某次疫苗試驗的首個志願者已經死亡,立刻引起反對疫苗者的強烈反應;當著名的陰謀論者 David Icke 說 5G 網絡與冠狀病毒有關;當一名來自西薩塞克斯(West Sussex)的女子聲稱自己在急救中心工作,有內部消息,並傳出一條語音信息指出將有大量年幼和健康的人會死於冠狀病毒感染的時候 ——

你知道,以上全部都是假消息嗎?

NPOst 十月份議題講座邀請台灣 PTT 之父、台灣 AI 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以及台大公衛院副院長陳秀熙,聚焦在疫情下的假新聞動態和社群傳染病,歡迎您一起來了解假新聞研究現況與疫情下的公民文化。

作者介紹

Avatar

黃 竹嬪

目前是一個剛剛進NPOst的大學實習生。個性有點慢熟但其實喜歡認識很多人。有很多事想要嘗試但希望這些事都能夠乖乖在schedule上排排站不要撞期。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