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志願服務法》嗎?

0

你有聽過《志願服務法》嗎?台灣於 2001 年公布並實行 《志願服務法》,若參考立法院國會圖書館的資料,除了台灣以外,還有德國、日本、美國與西班牙設有志工相關專法。這該說我們很進步?還是徒設一個沒有可有可無的法律呢?我們爬梳了一些法規與資料,發現這個法律的形式效果,遠大於實質效果;最大的作用或許是讓政府做統計報告

《志願服務法》並沒有罰則,所以沒有很高的強制力;不過,如果你是一個要向主管機關申請計畫的組織,你的主管單位(也就是內政部、直轄市政府、各縣市政府),可能就會要求你的計劃符合《志願服務法》修改,才能順利通過審查。

《志願服務法》其實不適用於所有形式上廣義的志工。根據該法第2條適用範圍為經主管機關或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主辦或經其備查符合公眾利益之服務計畫。所以,未登記在案的組織,並不是用於此法。你幫爸媽倒垃圾、幫忙朋友排隊買東西都不算,未正式立案的組織如 零時政府g0v 也不在它的管轄範圍。

《志願服務法》還提供志工一些好康 —

第 20 條

志工服務年資滿三年,服務時數達三百小時以上者,得檢具證明文件向地方主管機關申請核發志願服務榮譽卡。
志工進入收費之公立風景區、未編定座次之康樂場所及文教設施,憑志願服務榮譽卡得以免費。
依其他法律規定之民防、義勇警察、義勇交通警察、義勇消防、守望相助、山地義勇警察、災害防救團體及災害防救志願組織編組成員,自本法修正施行後,其服務年資滿三年,服務時數達三百小時以上者,準用第一項及第二項規定,予以半價優待。

(所以若你在  零時政府g0v  擔任志工,並不會享有以上福利 … 雖然很大的機會是你完全不在乎。)

各主管機關因應《志願服務法》,也衍生出各式各樣的「辦法」,光是獎勵辦法就可在法規資料庫裡面找到內政文化犯罪被害人保護志工行政院消保會法院單一窗口聯合服務教育業務勞工僑務榮譽觀護人衛生福利等各單位設置的獎勵辦法。如果你主管機關是衛生福利部,它還特別訂有志願服務獎勵辦法志願服務證及服務紀錄冊管理辦法等規定。上述獎勵辦法的內容,大多是志工於組織服務滿多少小時、就可獲得哪些獎勵(通常是獎狀與金銀銅牌)等。

這不禁讓人恍然大悟,原來許多義消或義警家中,擺滿了許多獎牌與獎狀,原因應該就是做了很多服務,受到組織依照《志願服務法》獎勵。不過反過來想,或許很多志工並不在乎這些獎狀與獎牌,公益組織其實也可能認為這些規定徒增形式,虛耗了人力與物力成本。

認證時數在某些情況之下,或許比獎盃或獎牌更有魅力。舉 教育業務志願服務獎勵辦法 第 8 條相關規定為例:

各級主管教育行政機關及各學校得於招生辦法或招生簡章規定,依本辦法獎勵之志工入學高級中學以上學校時,得採計其優良表現列為部分成績。依本辦法獎勵之志工,參加教師甄選時,各該學校得於甄選簡章規定其優良表現列為錄取之參考。

不知道這樣的規定是否會生出弊端?畢竟當志工的初衷不這麼純粹,背後還有其他利益或速求,可能會出現浮報時數,或是服務態度不佳等等奇怪現象,反而造成非營利組織的困擾與麻煩。

NPOst 在臉書上面詢問大家的想法,有以下回應:

其中特別同意 Yihan Hsiao 所說,若已辛苦造冊紀錄服務時數,說不定把它轉換成時間銀行,讓志工用現在的付出時數,為自己換取未來的服務,更能夠發揮效益。

不過,以上都是我蒐集資料得來的推測。不知道各位非營利組織的朋友,曾經因為《志願服務法》感到困擾嗎?或是覺得此法有存在必要嗎?

photo credit: Nina Matthews Photography via photopin cc

 


按讚,接收更多公益好資訊!

2020 NPOst 年會小聚第二場|疫情下,我們開始獵巫

 

病毒侵略身體,恐懼啃食人心。恐懼如同病毒,會變異出不同樣貌,蠶食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健康,更是成為鏽蝕社會運轉的元凶。危機當前,不實資訊也趁隙溜入彼此的生活裡,翻攪人們惶恐的情緒,有心之禍、無心之過,一個一個都成為火種,點燃獵巫的火把。

當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公開表示遭臺灣網軍持續攻擊三個月;當有人說參與英國某次疫苗試驗的首個志願者已經死亡,立刻引起反對疫苗者的強烈反應;當著名的陰謀論者 David Icke 說 5G 網絡與冠狀病毒有關;當一名來自西薩塞克斯(West Sussex)的女子聲稱自己在急救中心工作,有內部消息,並傳出一條語音信息指出將有大量年幼和健康的人會死於冠狀病毒感染的時候 ——

你知道,以上全部都是假消息嗎?

NPOst 十月份議題講座邀請台灣 PTT 之父、台灣 AI 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以及台大公衛院副院長陳秀熙,聚焦在疫情下的假新聞動態和社群傳染病,歡迎您一起來了解假新聞研究現況與疫情下的公民文化。

作者介紹

Avatar

張 傳佳

NPOst 公益交流站前任主編。畢業於台大公衛系、台大新聞所,曾從事主流平面媒體工作,長期關注社會議題,期待未來台灣能成為一個兼顧經濟發展與社會正義的地方。 因為是理組與文組混血,故追求理性與感性的平衡;發現社會之中有 100 個平行宇宙,希望可為宇宙之間搭幾座橋。不斷重新思考公民社會的政府、企業、公民的關係,期待看待或參與孵化更多具影響力的社會創新,尤其是因應網路科技時代的新方式。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