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生活長達 30 年!推動在地安老,僅憑個人努力無法達成/銀髮也能成為經濟火車頭(上)

圖/Nicate Lee @ Unsplash

 

作者/艾莉ž安佐洛提(Eillie Anzilotti)   譯者/賴慧玲

到了 2050 年,全世界 65 歲以上的高齡人口將是今日的 2 倍。城市、社區、企業以及整體的文化都必須隨之調整。但若因應得宜,我們將能獲得莫大的效益。

派翠克ž歐哈洛蘭(Patrick O’Halloran)今年 82 歲,但他自認「仍在持續成長中」。在美國舊金山擔任耶穌會教士和臨床心理醫生多年之後,他來到加州聖馬刁郡(San Mateo)西北部獨居。他的退休生活十分活躍,除了進行循環健身訓練、心肺功能訓練和拳擊運動,還在鄰近的監獄裡當志工,教授正念課程。

雖然醫生評估他只能再獨自生活 5 到 10 年,但歐哈洛蘭計畫提早搬入老人安養中心,在那裡,熱愛社交生活的他很容易找到聊天的夥伴。不過,還有一個棘手的問題。「我需要和千禧年世代的年輕人交流,但在安養中心和人閒扯淡、暢談吉特巴舞時,只會聽到一種世代的聲音。」

圖/Nikolai Voelcker @ Unsplash

高齡退休生活長達 30 年,青壯年照顧焦慮同步攀升

和許多上了年紀的人一樣,歐哈洛蘭發現自己陷入困境。他不想因為安養中心同質性高的環境,放棄能帶給他能量的事物,像是溝通、對話以及分享不同的經驗和觀點。但身為一名美國銀髮族,他發現這個社會並非是為了長者的能力和貢獻而設計。帕羅奧圖醫學基金會(Palo Alto Medical Foundation)提供聖馬刁地區的高齡照護服務,其策略提案資深主任范達娜ž龐特(Vandana Pant)說:「世間最悲哀的事就是人們開始說:『我們的世界在人生畫下終點之前,就變得死氣沉沉』。」

加州智庫梅肯研究院(Milken Institute)老齡化未來中心(Center for the Future of Aging, Milken Institute)主任保羅ž艾文(Paul Irving)表示,美國和全球人口高齡化的現象就像氣候變遷一樣,雖然已經發生好長一段時間,但我們仍然缺乏準備。他認為,過去一個半世紀以來人類的壽命因科學發展而倍增,「可說是人類歷史上最耀眼的成就。」但除非我們改變對老化的態度和應對方式,否則高齡奇蹟將會變成社會危機

圖/Joseph Chan @ Unsplash

為因應人口快速高齡化,基礎設施和經濟模式都必須跟著改變,但更根本的是改變背後無形的轉化:我們必須全面調整面對老化的態度。我們的文化習於將老化當作是可分割的人生階段,而不是同一個生命的延續。艾文指出:「退休社區的長者被幼兒化,即便他們擁有豐富而不凡的人生經歷,人們招呼他們的方式就像對待嬰幼兒一樣。」

凱瑟琳ž洛勒(Kathryn Lawler)是美國跨政府協調機構亞特蘭大地區委員會(the Atlanta Regional Commission)地區高齡化中心(Area Agency on Aging)主任,她強調:「美國文化和結構上對高齡人口的漠視,可說是我們社會最後被允許的偏見。」這真是非常諷刺,因為老化──健康而長壽──不僅是少數所有人類共同期盼的過程,還會變得越來越普遍。

到了 2050 年,全球 60 歲以上的人口將從 2015 年的 9 億人增加到 20 億人。在美國,每天有 1 萬人歡慶 65 歲生日。而在 1990 年到 2013 年間,全球平均餘命從 63.5 歲上升到 71.5 歲。不僅如此,今日誕生的嬰兒有很高的機會可以活到上百歲,據估計,每 3 位在 2011 年出生的小朋友,就有 1 人可能成為百歲人瑞。

圖/Jake Thacker @ Unsplash

以上這些事實帶來不少憂慮,例如,若按照一般退休年齡 65 歲來算,未來每位長者可能會有 30 年的退休生活要過,屆時社會安全網絡該如何因應呢?當美國初次導入退休安全福利制度時,當時的平均餘命只有 62 歲左右,比退休年齡(那時也是 65 歲)還低。換言之,制度初建時,領取退休金的人不僅少得多,平均領取的時間也不過是退休後短短幾年。但現在情況大不相同,不只社會安全網絡已經繃緊到岌岌可危的程度,青壯人口對於長照責任的焦慮也正不斷攀升。

從很多層面來說,老化是個人的問題。但是,單靠個人的努力無法處理高齡化的人口變化。我們需要的是全面性的措施──城市、社區和企業都必須打開空間,讓能力不凡的長者們也能貢獻其中。而終有一天,我們也會加入他們的行列。

高齡城市的嶄新想像

2006 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在加拿大溫哥華召開一場會議,邀請全球各大城市首長共思高齡化與都市化的世界趨勢。

據估計,2030 年前,全球 6 成以上的人口將生活在都市,其中許多會是老年人口。該場研討會後,世界衛生組織發表了「全球高齡友善城市」(Global Age-Friendly Cities)指南,勾勒出完整的市政調適架構,藉此協助老齡人口安居於城市並帶來積極的貢獻,而非將他們集中在老年安養中心和佛羅里達等地的退休社區。

為了解年長居民的需求、促進相關對話和資訊分享,世界衛生組織推出了「高齡友善城市及社區計畫」(Age Friendly Cities And Communities Program),至 2017 年 3 月,已有 20 個國家、上千個社區加入。2012 年美國也推出了社區夥伴計畫,透過美國退休者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Retired People,簡稱 AARP)網絡來推動,範圍涵蓋了 148 社區、超過 6100 萬人。

WHO 發布的「全球高齡友善城市」指南。圖/WHO

奧勒岡州波特蘭市在 2010 年向世界衛生組織的「高齡友善城市全球網絡」(Global Network of Age-Friendly cities)提出會員申請。波特蘭是美國第 1 個、也是全球最初獲選的 9 個都會區之一。申請時市政府需要提交一份高齡友善程度之基線評估和一份 3 年改進計畫。2013 年,波特蘭市政府和波特蘭州立大學的高齡研究中心(Portland State University Institute on Aging)依照世界衛生組織指南中的重點項目草擬了一份計畫,包括住宅、交通、戶外空間及建築、市民參與及志願服務、就業及經濟、社會參與、社區與資訊、社區服務以及健康照護。

截至 2017 年 3 月,波特蘭的高齡友善計畫已進入第 3 年,這項計畫的範圍和細節提供了可讓其他城市參照的基礎藍圖。但艾文認為,關鍵在於城市和社區能夠體認到「將高齡社區以具有生產力的方式融入城市生活」可以造福所有年齡層的市民,而不只是照顧銀髮族而已。由艾文領軍的梅肯研究院老齡化未來中心,「除了要引起大眾對高齡化挑戰的重視,更要正視人力資源隨著大規模成長帶來的機會」。這種變化的核心必然牽涉到能夠超越世代藩籬的哲學思考,讓年長與年輕人口能夠互助互惠。

圖/Bruno Aguirre @ Unsplash

在地老化需倚賴社區系統的整合

不過,要進行真正有效的跨世代溝通和合作,我們的城市和社區將必須進行相當程度的結構改造。國際衛生組織透過一項全球高齡人口調查,得到五花八門的意見回饋,像是公共空間的座位太少、人行道有裂縫且太窄。一位來自哈利法克斯(Halifax)的受訪者說得直白:「紅綠燈的穿越時間是為奧運短跑選手設計的。」艾文認為,「都市規劃者需要進一步思考如何打造便於行走、易到達又安全的社區,同時對變化中的都市人口具有吸引力。」

除了永遠都有改善空間的基礎設施,洛勒也指出另外 2 個切入點:交通和住宅。她表示,「問題核心在於社區必須要有多樣的選擇。」就居住結構而言,社區傾向將高齡人口隔離到特定的社會系統中,例如老人安養中心,以及將長者從中心移動到各類活動地點的廂型車。她認為,如果社區具有足夠彈性並能兼顧各個年齡層的需求,那麼居民就能「在地老化,活得精彩不漏拍」。

圖/Saveliy Bobov @ Unsplash

世界衛生組織提出了轉型到高齡友善系統的升級需求列表,其中不乏預期中的項目:讓公共運輸的時刻表和到站資訊清晰易讀,適度增加博愛座,確保交通路線涵蓋醫療機構和公園等站點。艾文提醒,「共享經濟也是一個機會」。提供共享服務的來福車公司(Lyft)和自動駕駛汽車公司能夠幫助無法開車的長者前往社區參加活動,又不需要犧牲坐車的便利。據統計,88% 的人到了 65 歲之後仍會繼續開車,但 75 歲長者持續開車的比率則下降到 69%。在許多地方,特別是大眾交通運輸不便的地區,開車還是最主要的移動方式

在美國,65 歲以上的人口中只有 1/4 擁有智慧型手機(雖然這個比例將會提高),其中 82% 表示,一機在手就能「享受自由」。一位洛杉磯的優步(Uber)司機向《富比世》(Forbes)雜誌表示,他的乘客中有 4 成都是年長者,是孫子幫他們下載 App 之後用手機叫車的。

共享經濟公司,來福車(Lyft)。圖/Lyft

目前市面上有一些專為高齡者設計的 App。「Lift Hero」已經將長者共乘的服務商業化,讓需要搭車的長者和年輕的司機連結在一起,有些司機還是醫學院學生,會載著年長的顧客到他們的目的地,並照顧他們額外的需求。另一個工具「Circulation」也在 2016 年秋天推出,結合 Uber 的應用程式介面(API)與醫院的電子病歷,提供非緊急性的就醫接送服務。雖然當初這個工具是與波士頓兒童醫院合作推出的,但共同創辦人兼執行者羅蘋ž賀佛南(Robin Heffernan)向醫療多媒體公司 HealthEgy 表示,這項服務對高齡病患一樣不可或缺。


接下篇:改變必須立即發生,年輕人是社會尊嚴老化的金鑰/銀髮也能成為經濟火車頭(下)


作者

艾莉ž安佐洛提

美國商業雜誌《Fast Company》概念部門的助理編輯,負責內容包括永續性、社會公益和另類經濟,曾為關注城市發展的網路新聞平臺 CityLab 撰稿。


原文出處:Our Aging Population Can Be An Economic Powerhouse–If We Let It


延伸閱讀:

多出來的那 30 年,究竟要做什麼?退休後的「第三人生」,再創自我專業價值

50+ 的熟齡共居,創新生活翻轉灰暗餘生/荷蘭終身公寓設計始祖 Dr. Hans Becker 的快樂哲學

在社區裡變老,別在醫院裡終了:打造預防重於治療的在地互助網

青銀互補的照顧咖啡館:臺中「有本生活坊」深耕社區,提供免費長照諮詢


NPOst 近期熱門活動

屬於資訊人財會人的NPO百樂餐

強者帶路 X 職人交流 X 實作分享 X 美食饗宴

NPO資訊人小聚要帶你了解:

💡資訊人如何與沒有程式概念的NPO工作者溝通需求

💡挖掘NPO潛在需求,由科技切入改善問題

💡從技術人角度引導NPO工作者釐清自身數位邏輯的根本問題

10年來走跳各類型NPO,善用資訊科技優化組織工作流程的胖卡專案經理莊哲昀邀您一同來拋接資訊人溝通難題,不藏私分享怎麼用對工具與方法,讓共事有共識!

活動資訊

  • 日期:2018/06/01
  • 時間:18:30-21:00
  • 地點:台北社企大樓(台北市中山區八德路2段174巷28號3樓)
  • *備有簡單餐點,也歡迎大家自由帶餐來分享喔~
  • 報名請按此

財會人小聚要帶你了解:

💡解讀財報隱藏的祕密-捐款人和管理者看不出的現金流風險

💡說明財報難以解釋的必要後勤成本

💡與不懂財報的主管、捐款人溝通財務狀況

一份看起來很完美的財務報表,背後可能潛藏了看不到也看不懂的現金流風險,要怎麼讓捐款人、主管理解組織實際營運狀況?人事、行政的後勤成本看起來和組織提供的服務沒有直接關係,但又是必要花費,要怎麼消除捐款人的疑慮?

第三場 NPO 百樂餐邀請公益責信協會余孟勳理事長為你伸冤!告訴你如何和不懂財報的主管、捐款人溝通財報隱藏的祕密以及財報難以解釋的必要後勤成本!

活動資訊

  • 日期:2018/06/05
  • 時間:18:30-21:00
  • 地點:台北社企大樓(台北市中山區八德路2段174巷28號3樓)
  • *備有簡單餐點,也歡迎大家自由帶餐來分享喔~
  • 報名請按此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