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現場】做出品牌,讓價值與價格永續留存/慢飛兒、臺灣藍鵲茶的社會共好之路

名稱:社企永續發展城市 106 年度臺北市社會企業推廣服務計畫

時間:2017 年 9 月 21 日(四)18:00~21:00

地點:臺北社企大樓 3 樓(臺北市中山區八德路 2 段 174 巷 28 號)

主題:SDGs 社企推廣講座|責任消費與生產:讓消費回饋在地,用生產創造價值

主講:戴耀賽(慢飛兒社會企業創辦人)、黃柏鈞(臺灣藍鵲茶創辦人)

 

當消費愛心無以為繼,社會企業的經營方式能為非營利事業帶來活水嗎?生態保護可以和當地產業共生共榮嗎?「社會永續發展城市丨社企主題交流活動」最後一次講座,以「責任消費與生產:讓消費回饋在地,用生產創造價值」為題,邀請 2 位為弱勢創造新價值的實踐者。

慢飛兒社會企業:化弱勢為生產

首先分享的是「愛恆啟能中心」、「慢飛兒社會企業」的創辦人戴耀賽。戴耀賽有白化症,一頭白髮十分顯眼,從事啟智工作多年後,1999 年回到故鄉新竹成立「愛恆啟能中心」,目標是陪伴 15 至 65 歲的身心障礙者成為社會生產者,這些身心障礙朋友就是「慢飛兒」。戴耀賽說:「慢飛兒動作雖慢,但仍有一顆單純善良的心,可以貢獻社會。」

「愛恆啟能中心」、「慢飛兒社會企業」的創辦人戴耀賽。圖/慢飛兒社會企業 fb

2009 年「慢飛兒庇護工場」開始運作,提供慢飛兒自給自足的就業機會,包括清潔工作、二手整理販售,慢飛兒咖啡店也雇用身心障礙者,讓他們在店內沖泡咖啡,學習與人群互動,增加自信並獲得一定收入。

然而,這些努力還不夠,為了開創慢飛兒永續就業的可能性,4 年前「慢飛兒社會企業」誕生了。戴耀賽說:「一般人也許只是一次性消費,下次就躲得遠遠的,第 1 次用愛心,第 2 次就不會用愛心了。所以我希望把作品變成產品,產品能夠市場化、商品化,面對市場競爭。我們不希望被看成弱勢,希望慢飛兒成為社會另一個生產尖兵。」

轉型成社會企業,對員工友善也是重要條件,慢飛兒定期舉辦討論會,讓員工得以倡議,並有交流的空間。圖/慢飛兒社會企業 fb

建立品牌意識,轉型社會企業

戴耀賽談到,既然是企業就要有品牌意識。他們購買符合公平貿易的咖啡豆,將其加工貼牌銷售,推出「慢飛兒公平貿易咖啡」,標榜 1 份咖啡 3 份關懷,包括保護雨林、公平貿易、幫助身障;除了咖啡,他們也推陳出新,販售東方美人紅茶、奶茶。現今養生當道,他們也賣消水腫的黑豆水,他幽默說:「雖然我喝了頭髮不會黑,但是你們喝了會飛喔!」

如今,慢飛兒還跨入「代工」,接單替商品進行包裝作業。戴耀賽表示,代工的工作,是為了其他比較害羞、不喜歡跟人接觸的自閉症者,他們沒辦法在店面做咖啡,或是在二手店舖協助銷售,「但只要了進工廠,一天 6 小時,他會很專心,我們給他找到一條可以工作的生路。」

如何進行代工呢?戴耀賽進一步解釋,他們會把工作流程加以拆解分析,拆解的動作越單純越好,熟能生巧,「一般 3 個人做,我們拆成 6 個人。」他笑說,以前一天頂多代工包裝 100 個,接單接到 300 個就快哭出來,現在一天可以做到 3,000 個。

接受挑戰與機會,與他牌合作創造「共好」

例如,今年中秋節禮盒,101 前董座宋文琪力推「社會企業圓夢百寶盒」,邀請企業家,從 60 家社企的產品中,挑選 12 家優質產品,放入「圓夢百寶盒」中推廣銷售,慢飛兒咖啡也是其中之一。戴耀賽說:「我們不只入選,還承接包裝機會!」他坦言,一開始對方擔心慢飛兒的包裝品質,但他拍胸脯保證,果然使命必達,慢飛兒順利完成 5,000 組包裝。

他驕傲說:「這很難耶,12 種奇形怪狀不同的東西,有紙包裝也有玻璃,要把它塞在一個盒子,包得整齊漂亮,很不簡單。」這一次成功,也為他們帶來更多機會,其他企業看到慢飛兒代工的成果,馬上就下了 20,000 組訂單。

慢飛兒社企也積極和其他組織合作,創造「共好」機會。戴耀賽說,他們期望能跨界合作,例如 3 年前,基督教香港信義會來臺參訪,便決定與慢飛兒咖啡進行產銷合作,還召開記者會。他自信說:「我們現在是公司對公司,合作要簽備忘錄。除了賣到香港,澳門、東莞也在洽談中,希望把臺灣製造的優質商品,送到 2 岸 4 地販售,未來能成立『兩岸四地慢飛兒小聯盟』,一起推動慢飛兒價值。」

慢飛兒公平貿易咖啡。圖/慢飛兒社會企業 fb

從庇護到品牌、從愛心到品質:翻轉弱勢為優勢

攤開愛恆的營收比較圖,可觀察出顯著的變化,比較 2005 年和 2016 年,教養費大幅減少,政府補助款些微降幅,戴耀賽說:「希望能降低到 20% 以下。」值得注意的是,社會捐助款項不減反增。他坦言,以前會擔心民眾質疑,愛心機構怎麼賣東西?但是他發現社會正在改變。

戴耀賽解釋:「以前秉持著愛心捐錢,現在不是喔,現在是『要提供計畫書、一個願景,我才要給你錢。』整個社會型態在翻轉。」慢飛兒社會企業的營運收入更從 2005 年的 5.83%,成長到 2016 年的 37.62%,他笑說:「37% 是保守估計的,據我所知已經 42% 了!」

讓身心障礙者能永續就業,是慢飛兒社會企業的核心價值。戴耀賽感性說:「他們也許是家庭的牽掛、社會的包袱,我們幫他們翻轉成價值的創造者從弱勢化為優勢、消費者變成生產者,把作品變成商品,以前叫庇護工場,現在講品牌慢飛兒;以前講愛心,現在講品質;以前義賣現在叫商展,我們也參加國際商展,在世貿參展好幾次。」從非營利組織轉型到社會企業,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已替更多身心障礙朋友開創更多就業機會。

八百金有限公司:臺灣藍鵲,為你選茶

黃柏鈞是八百金有限公司的負責人,他個性爽朗,頂著一顆大平頭,娓娓道來「臺灣藍鵲茶」的故事。

黃柏鈞說,坪林其實是翡翠水庫的上游,當地居民世代種茶,但長期以來以噴灑農藥的慣行法種植,雪隧開通後,坪林的「奉茶經濟」崩盤,當地人口外流,從 6,000 多人剩下 3,000 多人。因緣際會下來到坪林的黃柏鈞,為了幫助地方茶農,也為了保護生態環境,在當地宣導改用無農藥、無化肥的方式種茶,並以當地的「臺灣藍鵲」為品牌名,推廣有機茶,並以「臺灣藍鵲,為你選茶」打響名號。

農業變服務業,社會影響力大增

黃柏鈞對生態保育有滿腔熱血,以「收復流域」為號召,立志要推動坪林成為臺灣第一個「無農藥生態村」。他長期在地方蹲點,坪林有 12 個集水區、共 7 個村,合作茶園集中在上德、漁光、大粗坑等 3 個集水區,其實有機茶只占當地 3.46%,但他絲毫不氣餒,笑說:「和我們合作的茶農從 3 位到 12 位,現在有 17 片茶園,我們還訓練茶農或 2 代當解說員,向遊客講解家鄉。當農業變成服務業的時候,社會影響力就會大增!」

不以農藥及化肥種茶,初期產量會大減,但茶農願意投入黃柏鈞在當地力行的「社區參與定價模式」有關(參考:社區參與定價,收復流域打造無農藥生態村/專訪「臺灣藍鵲茶」八百金社會企業)。他解釋,通常盤商會在 5、6 月時來買茶,他則在每年 2 月時,就和合作的茶農討論好那一年茶葉的收購價格,「每一年社區參與討論,價格會浮動,比如說誰家的小孩要唸大學,價錢就高一些,我這邊庫存賣得很吃力,那就低一些。」

平均來說,黃柏鈞以一斤 1,300 元到 1,500 元收購茶葉,高於市場行情,他笑說:「這是擾動了當地經濟!」此舉打壞市場行情,讓他差點遇險。他回憶,有一年當地大盤商來找他談判,他前一天特地理了光頭壯膽,和盤商「嗆聲」。他說:「農家 10 年前和 10 年後,賣茶的價錢都一樣!我現在提出的數字,才是茶農應該有的價值和尊嚴!」他笑說,對方大概被他的「中二」發言嚇傻了,連聲說是,沒有再為難他。

農業不只技術,更是態度與信念

然而,事情並非總是一帆風順。有一年,盤商向他訂了 800 斤茶,對方想要壓低價格,但是他不肯,到了 5、6 月交貨的時候,對方竟然就消失了!黃柏鈞談到,當年被合作的茶農罵翻了。他欲哭無淚,只能硬著頭皮,以學生貸款的名義借了 200 萬元,咬牙把 800 斤茶買下,公司名稱「八百金」就是這樣來的。

這些年來黃柏鈞深耕坪林,他在當地訓練農家當解說員,推廣深度小旅行,舉辦溯溪活動,也找大學生到當地進行課業輔導,幫助小朋友。他秀出一張照片,畫面上的小朋友是坪林國小某年的畢業生,他們到無農藥施作的茶園採茶,玩得不亦樂乎,他說:「那天我們好快樂好快樂,但好快樂背後是很辛苦的。

黃柏鈞最後說道:「農,不只是一種技術,而且是一種態度、一種信念,一種用春夏秋冬陪伴的態度,一種但為君故、沉吟至今的信念。」他說,坪林難能可貴的是,這裡累積了 5、6 代的製茶技術,「我們想要創造一種價值,像是法國酒莊一樣。農業不能總是做代工,如果做出品牌,它的價值和價格就可以留在當地。」黃柏鈞還在努力著,以「臺灣藍鵲茶」翻轉農業價值。


延伸閱讀:

【活動現場】「世界少了我們不會怎樣,但有了我們會更好!」/講茶、臺灣好漁的友善生產創業觀

社區參與定價,收復流域打造無農藥生態村/專訪「臺灣藍鵲茶」八百金社會企業

【活動現場】企業理念翻轉,從「價格」到「價值」的追求/茶籽堂、嘉威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創業分享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許容榕

許容榕

NPOst 特約記者。好奇心旺盛的水瓶座大嬸,愛狗愛電影,念過社會學與中國研究,當過影劇記者,累了與八卦為伍,現為不自由工作者。相信文字的力量,無論採訪誰,都希望用文字分享故事,夢想是用文字改變世界。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