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參與定價,收復流域打造無農藥生態村/專訪「臺灣藍鵲茶」八百金社會企業

臺灣藍鵲茶的契作茶農文王。圖/臺灣藍鵲茶 fb

本社企由臺北市政府產業發展局「106 年度臺北市社會企業推廣服務計畫」支持輔導

 

以「臺灣藍鵲茶」馳名的八百金有限公司,辦公室位於臺北捷運萬隆站附近,空間不大,一樓辦公室前有個小庭院,小小的空間塞滿庫存的茶葉,茶室陣陣飄香,我走上夾層,八百金創辦人黃柏鈞和他的夥伴林玫孜,就窩在夾層一角,2 人快被茶葉淹沒,不時傳來黃柏鈞「啊哈哈哈哈哈哈」爽朗的笑聲。理平頭的黃柏鈞抬起頭,爽朗一笑說:「來問吧!」

一起為臺灣藍鵲茶奮鬥的夥伴,左起為李愛鈴、郭雅竺、林玫孜、黃柏鈞。圖/黃柏鈞提供

農業結合生態,大自然享用完再給人類

42 歲的黃柏鈞熱愛大自然,曾任荒野保護協會保育部主任、中華鳥會祕書長。談到「臺灣藍鵲茶」創立的起心動念,他表示,雪隧開通後,坪林製茶產業一落千丈,勞委會推動多元就業方案,希望中華鳥會能將當地茶農訓練成賞鳥解說員,但他實際與茶農接觸後,發現他們興趣缺缺,這些茶農傳承了 6、7 代人,也只懂得種茶和賣茶,他苦笑:「這想法太天龍國了!」

堅守無農藥、無化肥的友善耕作, 是八百金對消費者的承諾。圖/@ 臺灣藍鵲茶 fb

貼到鐵板的黃柏鈞沒有放棄,仍苦思如何幫助坪林,後來,他到日本豐岡參訪,這裏曾是東方白鸛的重要棲地,但因為過度使用農藥,鳥兒幾乎消失。為了找回東方白鸛,當地開始推廣友善耕作,種出來的米就叫東方白鸛米

黃柏鈞解釋:「在保護鳥的過程中,把農業和生態作結合。」他決定借鏡東方白鸛米,2013 年「臺灣藍鵲茶」品牌誕生,但不同的是,他並非想以保護單一物種為號召他說:「我們的口號(slogan)是『臺灣藍鵲,為你選茶』,臺灣藍鵲象徵的是萬物,意指大自然享用之後再給人類。」

八百金秉持著「臺灣藍鵲,為你選茶」初衷,推廣坪林友善耕作的茶葉,圖為東方美人茶。圖/臺灣藍鵲茶 fb

社區參與定價模式,收復流域打造無農藥生態村

流域收復」是臺灣藍鵲茶的中心思想。坪林位於翡翠水庫上游,有 12 個集水區,以茶葉盛名,但是當地茶農以噴灑農藥等慣行農法種茶多年,無形中汙染了大自然,也間接影響水庫用水。於是,黃柏鈞到坪林蹲點,致力推廣無農藥的友善耕作,事先和茶農談好契作,以高於行情的價格收購茶葉,從一開始的 3 位茶農到如今 12 位,共 17 片茶園,集中在上德、漁光、大粗坑等 3 個集水區,臺灣藍鵲茶的目標是「收復」12 個流域,在坪林打造無農藥生態村

能夠獲得茶農支持,「社區參與定價模式」至關重要。黃柏鈞解釋,一般茶行收購茶葉的方式,是每年 5、6 月收成時,茶行試喝茶後,雙方不斷喊價、議價、殺價,最後成交;然而,他們不是:「每年 2 月,我們和幾個重要夥伴開會,他要嫁女兒、他兒子要念大學,去年那樣賣不好,算一算今年價格最好如何……我們上上下下談出來,這樣的『社區參與』,可以將農家看不見的外部成本拉進來,所以價格會拉高。」也因此,他開出來的收購價格一般高於盤商出的價,一斤約 1300 元到 1500 元不等。

臺灣藍鵲茶以「流域收復」為核心思想。圖/臺灣藍鵲茶提供

2014 年臺灣藍鵲茶遇到重大危機,原本已和盤商談好收購 800 斤茶葉,盤商嫌價格太高、想要壓低收購價,黃柏鈞說:「價格壓下來的話,臺灣藍鵲茶這個團隊沒有必要存在。」豈料 5、6 月時盤商落跑了!800 斤有機茶乏人問津,為了不讓大家的心血毀於一旦,也為了不讓「壞事傳千里」,黃柏鈞申請學生貸款 200 萬,咬牙買下 800 斤茶葉,公司名稱「八百金股份有限公司」就是這樣來的,2015 年公司正式立案。

一般茶行以「併堆」方式混茶,茶葉可能來自不同產地,也不會標示清楚,但臺灣藍鵲茶的做法不一樣,他們在包裝上印有茶農姓名及茶樹樹種,增加農家的參與感及榮譽感。黃柏鈞笑說:「很少人這樣做,這就好像法國酒莊!」會有人直接跳過他們,跑去找農家買茶葉嗎?他說的確有發生過,他大器說:「前人打仗、別人收割,但我覺得沒關係,這樣也是幫我減低庫存壓力。」想了想,他又大笑:「但是心還是在滴血啊!」

坪林漁光村的茶農枝長,向來訪的旅人解說坪林的茶葉與故事。圖/臺灣藍鵲茶 fb

沒有農藥的集水區,使採茶作業無後顧之憂。圖/臺灣藍鵲茶 fb

生產端與消費端的連結,可以不只是商品

除了生態保育,臺灣藍鵲茶團隊還在坪林推動「生態茶學小旅行」,固定帶團到坪林讓消費者有「採茶初體驗」。近年,為了讓產品和農家生活更加息息相關,他們加碼在當地推動「半農半 X」的生活型態(參考:鹽見直紀:半農半 X,培養感性的能力,創造自己的時代),訓練茶農解說自己的茶葉和家鄉。

所謂的「半農半 X」,是日本作家鹽見直紀所提倡的生活方式,意思是一方面務農維生,另一方面從事發揮自己天賦的事。黃柏鈞將此概念加以轉化,2015 年、2017 年分別辦過 2 次培力訓練,他解釋:「現在不是我去講,是茶農自己講!早上種茶是農業,下午講解茶葉和家鄉,農業變成服務業,社會影響力大增!」

臺灣藍鵲茶多次舉辦小旅行,茶農示範以古法炒茶,並讓參與者體驗,輪到小朋友時,嚷著「鐵沙掌!鐵沙掌!」圖/臺灣藍鵲茶 fb

臺灣藍鵲茶友善環境的理念,在「茶學小旅行」中有具體實踐。林玫孜身兼合夥人及行銷企劃,有自己的觀察與感受。她感性說:「我在第一線,很真實的知道消費者對於產地有想像,品牌提供串連,想像會走進心理,增加情感上的連結,也增強對品牌的認同感。我們的小旅行沒有很奢華、很精緻,走古樸風,把消費者嘻嘻哈哈的帶到農家,跟農家一起用古法、手炒的方式製茶,好像從現在穿梭時光到過去,體驗整個過程後,就知道,原來臺灣藍鵲茶是這樣誕生的。」

遺世獨立的坪林,在林玫孜眼中是世外仙境,她這樣形容坪林:「坪林不太需要言語和包裝,它有點像是被遺忘的地方,雖然被遺忘,但是土地有屬於自己的故事,有農家傳承了 4、5 代的工藝、有百年歷史和豐富生態,消費者在鐵皮屋炒茶、在圓桌上用餐,不只是認同無農藥、無化肥,一起參與農家的日常,而是進一步認同眼前的山谷就是一個流域,對『流域收復』會更有感覺。」可惜,因為人力不足,他們沒有太主動推小旅行,她笑說:「帶一次活動,要掏心掏肺,燃燒小宇宙!」

夏・茶學徒活動。圖/臺灣藍鵲茶 fb

還有一個看似和生態無關但向下扎根的百年大計,就是「課業輔導」。黃柏鈞每週五會驅車到坪林「丟包」7、8 位大學生,替當地小朋友做課輔。他分享一個小故事:「新北市家扶基金會來電,問我們能不能幫一個爸爸加入有機茶,但爸爸擔心產量大減而不敢轉作。我想說,不然乾脆先拉進課輔資源好了!於是找了個臺大物理系、雄中畢業的大學生,教這個爸爸的小朋友從 49 名進步到 16 名,結果大家愈教愈熟,爸爸竟然就願意加入有機茶了!」

他邊指著電腦中的相片、邊分享:「這個也很感動!因為家裡沒有電,所以在路燈下課輔。」城鄉資源差距大,但幾年下來,課輔計畫頗有成效,翻轉了弱勢學生的處境,今年有個學生還考上中興大學農學院!這對偏鄉來說很不容易,黃柏鈞笑得燦爛:「爸爸很開心,媽媽很生氣,好不容易考上大學還學農!」他笑說,他們現在正缺課輔老師,呼籲大學生一起到坪林來教課!

家裡剛好沒電,因此在路燈下課輔。圖/黃柏鈞提供

慣行茶未來將消失,自然農法成趨勢

即便黃柏均無所不用其極,為了流域收復的大計賣臺灣藍鵲茶、辦課業輔導、推深度小旅行,然而使用慣行農法的茶葉在坪林還是大宗,有機茶在坪林僅佔 3.46%。我問黃柏鈞,坪林的慣行茶有消失的一天嗎?他堅定說:「這是趨勢,只要 30 年到 50 年的時間,慣行茶就會消失。」他的口氣很篤定,堅信會有收復全部流域的一天。

除了臺灣藍鵲茶,八百金旗下還有「石虎米」,其「收復」的概念觸及苗栗,同樣推廣友善農法,恢復當地生態並保護石虎棲地。

慣行茶消失的可能性。圖/臺灣藍鵲茶提供

黃柏鈞是個超級樂天派,夥伴林玫孜形容他是「夢想家」,訪談中個性爽朗的他不時發出大笑。2 人嚷嚷著「時間不夠用」,還一搭一唱討論起公司業務,像是最近在募資的「個人契作平臺」,讓消費者直接購買契作的茶葉。近期他們還致力於推行企業認養,目前有鴻海、花旗、EPSON、家樂福基金會等 7 家企業支持契作。但他們不以此為滿足,4 年多的耕耘只是第一步,他們會繼續用熱情感染每一個人。


延伸閱讀:

社會企業與社會創新,關鍵字都是「社會」──專訪老寮創辦人邱星崴

黑暗對話創辦人謝邦俊:「『三失狀態』的社會,使公民自覺和社會企業挺身而出。」

英國牛津大學社企中心副執行長 Daniela Papi:「社會企業不能只是解決問題表面的 ok 繃。」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許容榕

許容榕

NPOst 特約記者。好奇心旺盛的水瓶座大嬸,愛狗愛電影,念過社會學與中國研究,當過影劇記者,累了與八卦為伍,現為不自由工作者。相信文字的力量,無論採訪誰,都希望用文字分享故事,夢想是用文字改變世界。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