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專業,沒有勞權的社會工作

0

薪資回捐,大概是除了議員辱罵基層社工只會吃飯拉屎之外,最普遍能令基層社工馬上感同身受且義憤填膺的職場議題了。

美其名「共體時艱」,實則層層剝削

回顧過往許許多多的回捐事件,即便引起政府部門注意或回應,但當時間一久,最後機構究竟有無回捐?以何種形式回捐?是否受到懲處?似乎早已不再重要,從此船過水無痕,接著靜待下一次的回捐事件再次發生,不斷反覆。

更可怕的是,薪資回捐的形式反而更一路伴隨著各地方政府、中央部會方案補助政策的變革,上有政策,下有政策持續不斷變形因應。於是,我們可以看到舉凡加班補休、加班費,乃至年終或政府額外的保護性加給,不斷被機構以慈善或共體時艱為由,一點一點的將社工所該擁有的勞動權益逐漸剝奪殆盡

振振有詞的高官學者,也成施壓者

反觀那些平時對於社會工作專業發展有諸多意見,在社群內部擁有發言權,對政府部門有影響力,在社福相關的委員會領有一席之地,在社工師公會或社工專協具有理監事職位的專家和學者,究竟有多少人曾經認真面對、處理基層社工的苦痛?

更多時候,他們不也就是這些虧待、剝削基層社工勞動權益的機構主管、顧問、外聘督導、乃至負責人,更不用提那些成為立委或官員,卻又一度企圖想要修改法條,讓照顧工作者的勞動工時更加彈性化的社工叛徒了。我們真的可以期待這些人口中的社工只要更專業,明天就會更美好的許諾嗎?

社工再專業,仍缺適當保障

我想,曾經遭遇薪資回捐經驗的基層社工一定都懂,社工大老們過往的專業許諾,到頭來根本只是狗屁。因為只要明確向機構表示不願意回捐,那麼接下來就很有可能面臨被機構主管以不認同機構理念為由惡意解聘。即便鼓起勇氣投訴所屬的社政部門或是勞工局,通常也只是被 2 個機關互踢皮球,接著有可能被機構主管威脅會讓您以後在社工界混不下去,更必須獨自在機構內承受異樣眼光和破壞機構和諧的壓力,這讓許多基層社工最終只能摸摸鼻子自認倒楣悻悻然的接受現況,否則不但丟了飯碗,拿不到非自願離職書,被回捐的薪資也石沉大海,更慘的是會背負惡名,難以繼續於同領域謀職。專業,從來沒有保障過這些基層社工一分一毫。於是,薪資回捐,就這樣變成社工最厭惡也最無法面對、避之唯恐不及的禁忌與夢靨。

親愛的社工,即使回捐離您很遠,也請不要事不關己或默不出聲,因為有許許多多的社工夥伴,正在受苦。如果您相信公理尚存,想要改變虛偽的社工專業,請加入或贊助各地社工工會,一起杜絕回捐,改善勞動條件,別讓臺灣的社會工作只有專業,沒有勞權。

 


隨時鎖定 NPOst?快來下載「泛讀」APP!

立即下載,好文不漏接!iOS:按下去;Android:按下去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橘冰月

橘冰月

熱愛組裝鋼彈模型,深信機器人只要是紅色,頭上有角,就會有 3 倍的性能。畢業於朝陽科技大學社會工作系,就讀研究所時,因曾親身體現臺、政社工教授對於科大社工的口誅筆伐,因而立志在社會工作專業發展的論述戰場以被壓迫者的姿態寫債寫償。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