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路徑】「勞權就是人權,女權就是人權」《孟加拉製造》的女工抗爭記(影評)

「有性別,無差別?」專題綜觀國內外,距離性別平權的理想社會之遠近。在現代看似進步之下,仍有多少形於外、內裡腐壞之事正持續發生?又有哪些,是女力解放的可循路徑?

「解放路徑」為此專題的主題三,在傳統、現代的多元路徑之中,探尋解放女力的途徑。而此片《孟加拉製造》為 2020 年台灣國際女性影展的閉幕式影片,旨在探討孟加拉女性受壓迫的勞動生活,描繪女性如何對抗父權、反抗剝削的故事。

編按:2020 年 4 月,正值新冠肺炎疫情的高峰期間,孟加拉數以百計的成衣工廠違抗全國防疫封鎖令,自行復工。「雖然會怕冠狀病毒,但我現在更擔心丟了工作、薪水和福利。」如此以生命作為賭注的工作,恐怕不只是在這段期間,更像是人們上工所面臨到的每一天。

撰文 /米恩(NPOst 特約記者)

簡陋的工廠,女工們踩著縫紉機,一針一線,「嗒嗒嗒」,整個空間只迴盪著單調沉悶的節奏聲,宛如女工們的生活縮影。突然,警報響起,劃破一成不變的日常,失火了,女工們倉皇逃竄。

J Williams @ unsplash

從 Made in China 到 Made in Bangladesh,歡迎來到跨國資本的世界。孟加拉從 2011 年開始,就超越了印度,成為僅次於中國大陸的第二大紡織品出口國。資本永遠都是趨利避害的,就像電影裡工會集會說的:「各位夥伴,你們的勞動力,是帶動全球經濟的齒輪。」

本地工廠經理、國外賣家和跨國公司,透過雇用容易受控制、薪資較低廉的女工們所生產的大量紡織品,賺取極高利潤。」

性別與階級,這樣的多重壓迫鏈在第三世界國家昭然若揭。

經濟誘因、自尊受辱 喚醒沉睡已久的勞權意識

有女工在大火中喪生,女工們領不到薪水,女主角希姆無望地躺在床上,「家裡沒米了。」她對丈夫說。

希姆去討要薪水,卻被門衛咒罵:「閉嘴,婊子,滾回去。」工廠轉角處,她遇到組織運動者艾芭,她說想要認識並採訪希姆——有訪談費。也許希姆的工人權利意識並非主動覺醒,而是有經濟誘因,但與艾芭交談後,她將這股剛萌芽的意識延續了下來。

Majharul Islam @ unsplash

爾後因為工廠又拖欠加班工資,希姆與主管雷扎吵了起來,「滾!走!快滾吧。」與門衛一樣,男性「權威者」總是可以輕易凌駕在女性頭上,對她們施壓、咒罵,甚至動粗。

希姆希望找同伴一起去參加工會集會,但有人覺得假日不如去看電影,或寧願在家陪孩子。希姆生氣地說道:「假日有什麼用,你看到他是怎麼推我的嗎?下次就輪到你,不然我們該怎麼辦?去做幫傭,還是上街乞討?」

但幾個同伴還是和希姆一同去了,當她們知道了工會、勞動法、自身權利,原本愁苦的眼裡綻放了光彩。希姆努力研讀勞動法規,決定在自己工作的工廠組織工會——只要有了工會,工廠就不能隨意開除她們,並能合法索要到加班費,以及因火災而喪生的女工的賠償金。

Tim Marshall @ unsplash

希姆和夥伴們開始向其他女工分發傳單,收集簽名以組成工會。在這裡,希姆的權利意識正在一步一步覺醒,然而,希姆也受到現實困境的因素影響,因為拖欠房租而向艾芭請求幫助,艾芭開出的幫忙條件則是讓希姆拍攝一些工廠內部的環境照片。

這是個有趣的設定,這讓希姆那覺醒的權利意識,不僅帶著教條式的政治正確,也包含了一些人心深處幽微的利益關係,以此彰顯人性的複雜性。

漫漫工會路

整部影片的主線圍繞著作為工人階級的希姆,在權利意識覺醒後組織工會的漫漫艱困路。工會的成功組織,不僅需要超過工廠內 30% 工人的簽名,還得與經理鬥智鬥勇,與政府部門博弈,打破官商勾結的權力網絡。

Clint Adair @ unsplash

跨國企業去工廠砍價下訂單,經理笑臉相迎,說自己的工廠從未發生意外、女工很喜歡這裡,希姆將一切拍了下來,但心中仍覺得害怕。艾芭看過後告訴她,她們製作的 T 恤,在國外 2、3 件的售價就等於她一個月的薪水。希姆的眼神透出了震驚和屈辱,她每天可以做 1650 件這樣的 T 恤,但她仍付不起房租,只能勉強溫飽。

在女工達莉雅被解僱後,希姆和同伴們為了幫她討回公道,更堅定了組織工會的信念。希姆自告奮勇擔任主席,她們需要更多工人的支持。

天不遂人願,組織工會一事被工廠發現了,主管雷扎憤怒地讓女工們拿出自己的隨身包包,逐一檢查,女工們的隱私和人權就這樣被恣意踐踏。希姆倖免於這次的檢查,她的同伴卻因為被檢查出工會宣傳單,而被經理和主管帶走。

Emiliano Bar @ unsplash

「你的鬼工會害我搞丟了工作。」同伴哭著責怪希姆。希姆沉默,她的內心是掙扎的,但這條路必須走下去,為了往生的人、犧牲的人、被解僱的人。但戰鬥的過程中總有猜忌和傷害,失去工作的同伴仍舊埋怨:「被解僱的是我,希姆!你當上了主席,接下來要去美國嗎?」

顯然,經理為了瓦解這股力量,故意挑撥女工之間的關係,在信息和資源不對等的情況下,告訴被解僱的女工希姆這麼做可以去美國 。「其他人也會因為你丟掉飯碗。」

Kelly Sikkema @ unsplash

儘管這時希姆的丈夫已經找到工作、開始賺錢,「為什麼不辭職待在家就好?」旁人不斷的詰問,也曾經令希姆動搖,但為了自己,也為了所有人,希姆撐過那些攻擊與流言蜚語,終於收集到足夠的女工簽名,下一步,就是把資料送到勞動部,註冊工會。

第一次遞送完資料,希姆意氣風發地回家,以為接下來就會一切順利了。哪知她等了又等,卻遲遲等不到勞動部的回覆,等來的卻是經理的傳喚。

Fred Moon @ unsplash

經理威逼利誘,讓她回去休假一天、預付薪水,希望她放棄組織工會。希姆不同意,經理說自己從勞動部拿到了所有人的名單,會把她們變成工廠的黑名單,再也找不到工作。「滾!」經理怒斥。

經理竟把希姆的丈夫也叫去工廠——管管你的女人吧——你的資產!

身為女性 在孟加拉的出路

在這個國家,底層女性的選擇不多,不是結婚,就是當女工、幫傭,甚至陷落風塵 。

希姆 13、14 歲的時候,繼母想把她嫁給一個 40 歲的男人,那時她還不想結婚,就半夜從村落出逃,來到首都達卡。希姆先後換過幾份工作,受不了製鞋廠的化學劑味道、做幫傭時被僱主毆打,後來輾轉在幾間成衣工廠,做了 6 年女工。

Alexander Andrews @ unsplash

雖然現在的丈夫是希姆自己選擇的,但在丈夫失業期間,希姆不僅要獨力養家,還要受到丈夫的監控。他可以隨意翻看希姆的包包;知道希姆在路上和別人有說有笑地講電話,就以為妻子對自己不忠,呵斥希姆說出對方的名字。

直到希姆哭著說自己講電話只是為了組工會的事,丈夫的怒氣才平息一些,但他希望希姆可以辭掉工作、放棄組織工會、留在家中,因為他找到工作了。

希姆不同意,因為她已經是工會主席了,她的肩上背負眾人的責任和期待。「我可以讓你工作,但你得謹守婦道。」丈夫說。隔天,希姆就帶上了黑色的希賈布(Hijab),為了讓丈夫放心,也為了顯示她的忠誠。

فی عین الله@ unsplash

即便如此,在經理發現希姆組織工會,叫她的丈夫前去時,丈夫還是忍受不了自己受到屈辱的男性尊嚴。門衛對他說:「管好你老婆,叫她別搞工會了,否則我們會把她的衣服扒光遊街示眾。」

受到這樣的侮辱,丈夫不是站在妻子的一邊,而是怒不可遏地把妻子帶回家,關在家中……。

讓我們回到影片的開頭,回顧一下希姆與女工達莉雅的對話。

「早知道結婚就好了。」 達莉雅說。

「你看我,結婚了還在繼續工作。」希姆答。

「至少妳有自己的家。而我呢?只能睡阿姨家的破陽台。」

「你知道我得付多少逾期租金嗎?」

Michael Longmire@ unsplash

結婚,真的能夠讓孟加拉女性的處境變好嗎?至少達莉雅是這麼相信的。不管是為了結婚還是為了愛情,她成了主管雷扎的情婦,她相信雷扎有一天會離婚,會娶她,她可以不再辛苦工作。

然而,當經理發現主管雷扎和達莉雅在工廠內幽會,雷扎卻說:「是她色誘我,我才會忍不住。她知道我已婚,卻繼續色誘我。」達莉雅想要解釋,卻得到經理的那句「閉嘴!賤人。」

Kristina Flour@ unsplash

經理打電話給達莉雅的阿姨,她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住所,成了臭名昭著的「婊子」,而且雷扎還握有她的私密影片。雷扎沒事,一切的罵名卻由達莉雅承受,她已經無路可走,下一次希姆再見到達莉雅時,她已經變了一個人……。

組成工會,然後呢?

雖然最後,希姆憑藉自己的勇氣和毅力,成功註冊了工會,但這並不意味著結束,反倒才剛要開始。

工會之後要如何運作?女工們要如何凝聚起來一起對抗資方?她們是否可以討回自己應有的權益?工廠和官方會採取什麼樣的舉措來打壓工會?而這群女工背後的丈夫們,又會有怎樣的態度?

Melchior Damu@ unsplash

跨國資本、國家機器、父權社會,多重壓迫交織在一起,讓這些處於全球產業鏈底層的女工舉步維艱。想要翻轉自身處境,不僅需要工人權利意識的覺醒,也需要女人女性意識的覺醒。《孟加拉製造》這部電影呈現了這些問題,雖然工會得以暫時解決一些問題,但是性別問題仍亟待解方。

就像電影中女工們在議論組織運動者時說的:「法扎娜的口才很好,但她的頭髮太短了,像男人,女人應該留長頭髮。」

Josh Post@ unsplash

女人「應該」成為什麼樣的女人?女人「應該」成為誰的女人?女人要如何要求平等的工作權、要求平等的家庭和社會關係、要求同工同酬?

這些問題必然需要解決,縱使抗爭一路荊棘且漫長,但相信就如希姆與同伴們第一次參與工會時所複誦的齊聲呼喊,「勞權就是人權,女權就是人權。」即便第一次呼喊時懵懵懂懂,但最終信念會在心中蔓延,開展出不屈服的自尊與抗爭精神。

唯有如此,她們才能不輕易被男性權威者要求「滾」,被男性權威者罵作「賤人」。Made in Bangladesh,是第三世界女工的縮影。


延伸閱讀:

【無所不在的性暴力】《歐娜的抉擇》職場性暴力有得選?(影評)

性別平權不是大目標,是生活細節的平等落實/SDGs-5(性別篇)

作者介紹

Avatar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