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不在的性暴力】《歐娜的抉擇》職場性暴力有得選?(影評)

圖/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提供

「有性別,無差別?」專題綜觀國內外,距離性別平權的理想社會之遠近。在現代看似進步之下,仍有多少形於外、內裡腐壞之事正持續發生?又有哪些,是女力解放的可循路徑?

「無所不在的性暴力」為此專題的主題一,不論是眾人眼中的弱勢族群女性或是新時代女性,性暴力的威脅仍隨侍在側,無差別的殺戮女性的身體、精神、尊嚴,還有未來。《歐娜的抉擇》為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影片,影展時間為 10 月 4 日至 10 月 13 日。

文/米恩 NPOst 特約記者

現代社會,女性同時擁有美滿家庭、一番成功的事業,就稱得上達到男女平權了嗎?

事實上,很多女性常常在家庭和工作中分身乏術,職場挑戰重重,家中負擔往往沒有調整的餘裕。被期待成為一個好妻子、好媽媽、好員工或好主管的多重身分之下,家庭或工作成為職場女性面臨的第一重抉擇。

此外,在許多男性主導的工作環境中,職場性騷擾、性暴力揮之不去,即便被討論了無數次,相同的情境卻仍在日常生活中不斷上演。

她們或為了生活選擇隱忍,或因為缺乏性別平等意識,而未將自身幽微的困境和職場性暴力連結在一起直至更嚴峻的事件發生後,說出來還是保持沉默,成為職場女性面臨的第二重抉擇。

正是職場性暴力界線的模糊、權力關係的不對等、性別意識的缺乏等等,在職場上受到侵害的女性,有許多仍像《歐娜的抉擇》當中的主角--歐娜,一步步落入主管設下的困局,甚至在被侵犯後,也仍然無法辨認:「我是否被性侵了?」

階級與權力 幽微的職場性暴力

歐娜丈夫新開的餐廳還未盈利、家裡有 3 個未成年的孩子要撫養,對於職場女性歐娜來說,她不僅需要賺錢養家,也需要一個更好的發展前景,主管班尼給了她這個機會。

大部分職場性騷擾來自主管,或是位階較高的同事、業界名流等,這種權力關係的不對等,讓歐娜陷入困境。歐娜的困境,也是各個遭遇職場性騷擾女性的困境,只是在程度和形態上有所差別而已--未經同意的撫摸、過分靠近、騷擾簡訊、糾纏不清、黃色笑話、具有性別意味或歧視的言詞,或是以升遷為由、以解僱要挾、以其他形式的交換,要求發生性行為。

似乎從一開始,歐娜就未被尊重。相較於出色的工作能力,主管班尼似乎更在意歐娜的外形 ——「妳把頭髮放下來會更好看。」、「妳有漂亮的裙子嗎?」

但僅憑這幾句話就斷言是職場性騷擾,又未免有些小題大做。於是歐娜聽從了主管的建議,她想著隔天要和客戶開會,她確實需要更有品味的衣服,她也放下了長髮。但,班尼卻在會後強吻了她。

臺灣《性別工作平等法》第 12 條將職場性騷擾定義為兩大類:敵意工作環境的性騷擾,與交換式性騷擾。同時,第 13 條規定,僱傭 30 人以上者,應訂定性騷擾防治措施、申訴和懲戒辦法。

然而,當職場性騷擾真實發生時,很多女性還是會選擇隱忍。一方面,她們不願意失去工作,另一方面,職場性騷然的幽微模糊也讓很多女性難以舉證,發聲後,反而可能遭受更多的性別暴力。

「妳怎麼這麼開不起玩笑?」「是不是妳太敏感了?」「是妳別有用心勾引主管?」「誰叫妳平時喜歡搔首弄姿!」

正如影片中歐娜的遭遇,被強吻後,她在第二天綁起長髮,並在上班的路上,看著街上的玻璃櫥窗整理儀容,抹掉一點口紅、將領口拉緊。但歐娜並未採取強勢的態度,她只對班尼說:「或許你誤會我了。」而班尼回以道歉與承諾:「不會有下次了。」這件事就宣告落幕。

接下來一段時間的平靜,讓歐娜以為一切沒事了,但她心中仍有顧忌,直到班尼讓她升遷的那一日。歐娜很高興自己的能力被認可,她卸下心防,接過班尼看似善意遞來的,剝好的橘子,她在一開始是拒絕的,她想著也許這個「霸道總裁」真的只是把自己當做一個工作上的「完美搭檔」。

歐娜在升遷后更努力工作,班尼卻沒有罷休。雖沒有類似強吻或撫摸的實際行動,但他在晚上突然關掉辦公室的燈,在歐娜慌張不已後卻指責她開不起玩笑;他故意去歐娜丈夫開的餐廳,展示作為主管和男性的階級與權力;最後,他要求歐娜和自己單獨去巴黎出差。

性暴力過後--我被性侵了嗎? 

即便為難,歐娜還是和班尼去了巴黎。巴黎很美,業務也談得順利,兩人都很開心,於是一起喝了點酒慶祝。

之後,場景來到飯店的走廊,他們原本是要各自回房休息的,但班尼藉口拿錯房卡,打不開房門,歐娜幫他開了門,道了晚安,轉身欲離開。這時,班尼突然把她推進了自己的房間。

「歐娜,你讓我慾火焚身。」

「不要!班尼。」欧娜雖然反覆拒絕,但她沒有激烈反抗,因害怕而全身無法動彈。班尼侵犯了歐娜,射精在她的裙子上。女性被性侵時的反應,有時不是強烈抵抗或逃跑,而是因害怕而出現短暫性麻痺交。

什麼叫「妳讓我慾火焚身」?歐娜允許了嗎?歐娜需要為主管的慾望負責嗎?她是一個員工,她為她的業務負責,而不是為著主管的慾望。

回到以色列後,歐娜心神不寧,噩夢連連。母親看出她的不安,歐娜告訴母親,自己在巴黎出了點事,她犯了一個錯誤。歐娜還來不及說明情況,母親就匆匆安慰她,人都會犯錯,她在巴黎沒守住界限,但一切過去了。

歐娜覺得事情並非如此,但又對沒有堅決反抗的自己感到困惑。直到後來她向丈夫坦誠,歐娜仍然沒說是班尼性侵了她。

「他掏出他的傢伙,結果沒成。」這是歐娜對丈夫的解釋。她說自己喝酒了,即便她說自己沒醉……丈夫指責,「為什麼沒揍他?為什麼留下來?」

「我不知道。」歐娜如此回應。

圖/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提供

但歐娜是自願的嗎?歐娜喜歡班尼嗎?這是歐娜希望發生的嗎?歐娜有勾引主管嗎?她想要從班尼那得到什麼嗎?

對歐娜來說,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但為何沒有激烈反抗?為何在班尼強吻她以後,仍繼續上班?為何在班尼的幾次調戲後,仍跟他去出差?

歐娜被丈夫指責時,也在自我譴責。從一開始,丈夫就希望歐娜做一份普通的工作,可以兼顧孩子和家庭。而歐娜想要在職場上證明自己,也想賺錢撐起這個家。這也是歐娜在最開始面臨的抉擇之一,家庭還是工作?女性投入職場的起點,與男性相比,從不平等。

歐娜沒有辦法像旁觀者一樣清楚地認識到,班尼的行為或許沒有構成法律上的性侵,但這無疑是一場職場性暴力。她感到失落茫然這樣任人擺佈;她不僅身體受到侵害,對自我的認同也變得支離破碎。

熟人性暴力 深陷自責羞恥之中

人們往往以為性侵來自於暴力的陌生人。根據聯合國統計, 80% 的性侵來自於熟悉人,加害人可能是親屬、朋友、同事、前任等等。因為是熟人,所以沒有防備,而加害人也正是利用了這種關係上的信任和親近。也因為是熟人,在遭到性騷擾或性侵後,受害人更加難以言說。

怕其他處在這個社會網絡中的人議論紛紛,怕關係弄僵一發不可收拾,怕得不到周圍人的理解和信任。於是受害者在被侵犯後,會表現得猶豫不決,或是陷入自責羞恥的情緒之中。

而熟人性暴力發生後,即便是立刻報案,也很容易因為證據不足而無法立案。受害人還會因此遭到譴責--妳是不是做了什麼讓人誤會的行為?妳為什麼不保持距離?妳其實是自願的吧?

班尼對於歐娜來說,既是主管,也是熟人。歐娜和班尼在工作時很愉快,即便在班尼強吻歐娜之後,班尼還是取得了歐娜的信任。

歐娜最終退無可退,只好選擇辭職。她堅持向班尼拿到了推薦信,要往下一個職場邁進,這是她在這場性暴力中一點小小的勝利,但也僅此而已。與此同時,她仍未獲得丈夫的諒解。

不論職場或是家庭,性別暴力有聲或無聲地壓迫著女性。在這個父權社會,女性身在其中,不論優異與否,都仍可能被迫背負罪責與罵名。歐娜最終對班尼說,「跟你工作,讓我好好上了一課。」儘管路遙,但仍要整個社會一起,提高性別意識

No means no ,沒有欲擒故縱,沒有欲迎還拒有朝一日,讓性別暴力能終止。


【無所不在的性暴力】戰爭過後——《倖存的女孩》選擇戰鬥/有性別,無差別?(影評)

臺灣女性二度就業率較低、家事時間較長、受暴案量較多/臺灣性別平權指數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