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絕對不是支持新聞龍捲風,但人類的性欲也需受到正視呀

1

(圖片取自wiki

NPOst 編按:中天新聞台的「新聞龍捲風」節目,主持人透過強烈暗示意味的手勢與語氣,討論318學運裡面的「正妹」,影射這是吸引參與者加入學運的動機;而「新聞龍捲風」的作法也引起婦權與家長團體大力撻伐,稱之「物化女性」、「違反良俗」等等。

NPOst 絕對不贊成用輕挑或冒犯他人,且在缺乏立論證據的狀況之下,隨意以性別為題開玩笑。但是,我們在批評他人「公然猥褻」、「意淫女體」的時候,潛意識是否也陷入另一個過度「恐性」的立場,因為過度害怕/壓制性慾而成為另外一種霸權?這位作者對於此事的評論,值得大家從另外一個角度思考───

在此次事件之中,男人對女人有性慾這件事,不應是需要被指責的重點(女人對男人也有性慾、男人也會對男人有性慾……但這些經常都被忘記了);癥結在於整個社會不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在潛意識中對「女生應該是什麼樣子的」有著強烈的想像。

(大家對男生也有「男子氣慨」的想像啦,可是我個人總覺得男生過得比女生逍遙自在不擔心社會眼光一些。)

以外型舉例,許多男生喜歡穿裙子長髮飄逸的白皙女生,卻反感衣領低到露奶的濃妝女子(想看的歸想看,想娶回家的要另當別論);以致於許多女生都知道怎麼樣是「政治正確」、「討人喜歡」的打扮。

欸問題來了,如果今天有個女生知道穿裙子留長頭髮在職場上比較吃香、或著知道特定的打扮方式可以幫助她達成目的,從女性主義的角度來說,這樣到底正不正確?一個女子可以利用父權對她身體的渴求作為達成目的的手段嗎?

女性被「單向」物化是長遠需要矯正的問題。但短期來看,女性可以對自己身體的「使用權」覺醒,我認為是好事:我不是不小心穿這麼少的、我就是爽穿這麼少、我知道你愛看,你何須來幫我披衣服並稱之為紳士風度?還是我們像世界上的某些國家,法庭會將強暴案歸責到女性打扮不檢點而挑起強暴犯的性慾?

癥結在於社會不習慣女人自主的操控自己的身體(甚至作為一種資本),就像雞排妹鄭家純一樣。我認為她始終是有意識的操控自己的身體作為一種政治資本,因為她了解自己的身體可以在議題上產生什麼效果。

雞排妹現象之所以讓社會反感的一大原因,在於她衝破大家思考模式中的分類法。她要嘛應該是波大無腦,不然就應該把衣服先穿好再說話,怎麼會有人一邊露奶一邊談社會議題?而當他的言論品質還趕不上受過良好教育的學者或學生,就直接否認她作為一個公民參與公共討論的正當性──公共事務被界定為男人、或是衣著樸素檢點的女人才可以講話的地方。

有很多平等應該怎麼落實都還有很多未定的討論空間,例如以前在台大曾經有人發起女生不刮腋毛活動,還販售了畫上腋毛的T恤款式。但我有朋友很崩潰地表示,他覺得不是女生應該不刮腋毛,而是男生也應該刮腋毛。XD

這實在很有趣。如果要談「平等」,到底不同性別的人們應該一起遵守的守則是什麼?大家一起解放還是大家一起安份?女生不應該罵髒話?所以女生應該一起罵髒話?還是男生女生全都不應該罵髒話?女生不應該被物化?那應該禁止物化女性、還是也一起物化男性?男生如果可以洩慾,女生可不可以?還是大家都不行?

先拋開性別問題,我們應該先討論性慾在我們的社會上是不是一個應該被隱藏的話題?參加社會運動的時候,大家需不需要先沐浴齋戒進入禁欲模式?這個社會願不願意用更開放的態度接納性慾是人生而為人的現象之一?

 

延伸閱讀>> 友站〈泛科學〉:瞧瞧腦子,預測性慾

2 場國際講者 x 3 場焦點分享 x 1 場工作坊 x 6 位公益行動家

「科技,讓各種可能的參與得以發生。」

隨著網絡化程度越來越高,受助者與捐助者參與對話的空間前所未有地擴大, 公益,因此可以越來越不只是一份 KPI。擴大參與,使改變更可能發生

國際講者重磅發表

  •  Fundraising Success 雜誌評為「年度籌款之星」
  •  連續 4 年啟動《全球 NGO 技術應用調查》和《全球捐助趨勢報告》
  •  2019 年全球超過 6,000 個 NGOs 參與調查
  •  菲律賓最大社區重建基金會的數位轉型誌
  •  榮獲 Skoll 國際社會企業獎
  •  影響範圍超過菲律賓 2 千個社區、6 萬個家庭
 一年一度精彩年會,現在報名,限量早鳥票優惠中,快按下去!

作者介紹

陳 妤寧

在臺大政治系畢業、喜歡同時說正反觀點的優缺,在臺灣網路圈工作兩三年、喜歡網路濃濃的開放和建設個性,現在希望理性的社會工程,能夠更接納人類情感的複雜與多元。    想用採訪認識世界、用人類學開拓視野、用報導寫作讓更多專業知識變得有趣易懂。

0 comments

Trackbacks

  1. […] (延伸閱讀》絕對不是支持新聞龍捲風,但人類的性欲也需受到正視呀) […]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