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撤資風潮成形!3 種策略,看商業銀行的下一步環保行動

armandoarauz @ unsplash

文/350 臺灣

雖然東亞各國與臺灣並未給予太多關注,但 2019 年度人物 Greta Thunberg 率領的氣候罷課(Climate Stirke)在國際間數度讓全球數百萬人響應示威,「氣候變遷」絕對是 2019 年度關鍵字之一。

相對於氣候罷課,另一個氣候倡議行動「化石燃料撤資(Fossil Fuel Divestment)」卻在亞洲漸漸開花。

自去年 3 月起,日本的三菱銀行、三井住友銀行、瑞穗銀行,以及新加坡的華僑銀行、星展銀行、大華銀行紛紛宣布撤資政策;7 月時,臺灣則由玉山銀行帶領響應「撤資燃煤電廠」。

micheile@ unsplash

事實上,2019 年以前,從未有過任何亞洲銀行宣布將進行化石燃料撤資,但 2019 年起「亞洲撤資集團」已悄然誕生。商業銀行為什麼決定把撤出在化石燃料產業的投資?又可能在接下來採取什麼強化氣候承諾的行動?

名利雙收的策略:同時融資再生能源與化石燃料

銀行的投資左右了經濟體系,深遠地影響環境。為了應付激烈的競爭,銀行樂於建立良好形象、響應政府政策與順應全球趨勢,譬如發行綠色債券、投資再生能源,抑或擠身永續道瓊指數,這讓許多銀行能在 CSR 報告中自吹自擂。

然而,面對氣候變遷的威脅,這些手段只是隔靴搔癢。隨著太陽能、風力電廠進入亞洲,亞洲仍是燃煤電廠重鎮,亞洲燃煤電廠總是能獲得源源不絕的資金,無論在地民眾如何抗議,新的燃煤電廠還是如雨後春筍地出現,尤其中國、印度和部分東南亞國家對燃煤電廠的需求,讓銀行戒除不了融資給燃煤電廠與礦場的癮頭。

warnerl@ unsplash

Greta Thunberg 在 2019 年登上達沃斯論壇時曾說:「在像達沃斯這樣的地方,人們喜歡講述成功的故事,但是他們的財務成功,帶來了難以想像的代價。」用這句話描述銀行投資對環境造成的傷害,再貼切不過。

對於銀行而言,轉移投資最理想的情況是,檯面上討論如何投資綠能產業,贏得光鮮亮麗、創造社會轉型的形象,檯面下卻也不能得罪過去的合作夥伴。

玉山銀行開撤資第一槍,成為亞洲亮點

玉山銀行在 2019 年 7 月 1 日記者會低調宣布「不再提供燃煤電廠專案融資」後,成為臺灣化石燃料撤資首例,也讓臺灣成為全球化石燃料撤資浪潮的一份子。這個政策或許在資本市場上並沒有引起太大的討論,卻被國際社會關注,更成為臺灣金融產業戒除化石燃料產業癮頭的嘗試先驅。

這不是個容易的決定。

Karsten Würth
@ unsplash

畢竟,一旦選擇從某種產業撤資,即是斷絕與該產業的商業往來,不僅得罪商業夥伴,更可能影響既有獲利,在短期內放棄該事業而招致股東方撻伐。此外,一家銀行拒絕借貸或拋售股票所引發的「骨牌效應」,更可能導致化石燃料公司的股價下滑、案場增加借貸成本等影響,對化石燃料產業有莫大的衝擊。因此,就算銀行從未有機會從事燃煤電廠或礦場的業務,宣布「未來不再從事相關投、融資」也足以引發市場和投資人的不安

「撤資」向來被視為對化石燃料產業威脅最大的手段,相比之下,透過繼續持股或繼續借貸而衍生的「責任投資人」策略威脅則小得多。既然如此,銀行為什麼會有冒著風險、進行撤資的意願呢?

道德感與 ESG、競爭與商譽、擱置資產 —— 銀行撤資的 3 個理由

1. 道德感與 ESG

首先,面對氣候變遷的挑戰,環境意識崛起,銀行也會積極思考因應策略。直至今日,金融機構已發展出了許多工具,常見的工具包括:

  1. 依據金管會要求,揭露其在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ESG)三大層面表現的「CSR 報告書」。
  2. 透過簽署金融業國際原則,引入赤道原則(Equator Principles)。

這些管理框架或手段,多半不具有強制力,也不會干涉銀行投資標的背後的道德性,但往往會要求金融機構揭露資訊,並讓財務更加透明。

更進一步來說,當資金提供者(存款戶、保戶或股東)想知道資金的使用以及資金對環境的影響,透過銀行自我揭露的資訊,以及相關政策與宣示,就能了解金融機構的資金是否造成更大的環境危害。而銀行也在資產盤點及揭露的過程中自我管理,刪除高碳排、高污染,甚至造成人權危害的業務。

2. 競爭與商譽

建立好的商譽,從而獲得大眾支持,是競爭的必要手段。相比於以往對於資本總額的仰賴,現今企業的價值更偏重於「品牌」,包含著投資人與消費者對於企業在各層面的信任與期待。隨著全球氣候意識提升,若能透過政策與氣候行動,建立良好誠信與商譽,不僅獲得消費者與投資人信任,更有機會獲得認同理念的人才加入。

Karsten Würth
@ unsplash

不過,維護商譽的行動是一把雙面刃,企業必須謹記初衷才不會本末倒置。2015 年,福斯汽車宣稱完全符合政府所制定的汽車廢氣排放標準,但實際上在發動機控制器中植入可規避官方檢驗的軟體,在官方檢驗時自動調整參數以通過廢氣排放標準,事實上車輛排放的廢氣超標十至四十倍。醜聞爆發後,企業品牌崩壞。

現今任何用「對抗氣候危機」的美名包裝下的承諾,一旦遭到毀棄,將帶來對企業本身更嚴重的傷害。金融業每年都會排出「品牌價值」排名,但其中有多少是對於「環境層面」的貢獻?又真的解決了多少氣候變遷的問題?金融業者其實應有義務揭露更透明的資訊,來說服消費者沒有暗渡陳倉的行文,將資金流向對環境有害的企業。

3. 擱置資產

扣除「道德價值」和「商譽」這些抽象的價值,以投資利益來看,投資化石燃料產業已逐漸不如以前獲利可觀

以美國為例,根據英國能源經濟與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FA)的報告,化石燃料產業在反映美國投資市場現況的標準普爾指數(S&P 500)占比已從 1980 年代的 29% 降到 2018 年的 5.3%,化石燃料產業在投資市場的表現越來越差。

Jan Antonin Kolar@ unsplash

文章亦指出,繼續投資化石燃料產業不是理性的投資決策。一座火力發電廠的營運時間為 20 到 30 年,營運期間發電量下降就形同收益減損,而且發電廠對周邊環境、居民的影響,會使得地方政府要求火力發電降載、暫停營運或甚勒令停業時有耳聞。這些變因隨著大眾對化石燃料的認識增加、危機意識之強化,也會讓火力發電廠增加收益風險。

3 種策略,看商業銀行的下一步環保行動

臺灣雖已經有商業銀行宣布「撤資燃煤電廠」,但要能有效接軌國際趨勢,未來應至少納入 3 種策略響應撤資。

首先,銀行應該進行自我揭露,邀請第三方驗證機構或任何形式進行查核,證明自己確實做到撤資,並以友善大眾的方式進行揭露,不應輕易減損撤資承諾

另外,銀行也應該貫徹汰換燃煤。燃煤發電相關標的包括「電廠」、「煤礦場」與「燃煤公司」,應參考 Fossil Free Index (FFI) 等標準剔除燃煤相關產業鍊。

最後,銀行應該逐步拋棄化石燃料 。燃煤、石油、天然氣,均對氣候變遷與周邊環境、居民健康的影響,這些產業也是各國能源轉型政策中逐漸汰換的標的,因此除了汰換燃煤,也應逐步淘汰其他類型化石燃料的投資。

能源轉型的進程中,化石燃料都將走入歷史,至少不再是主要能源。全球撤資金額已來到 14 兆美。而台灣金融業者、發展基金將如何跟隨國際趨勢響應撤資,將成為加速或延滯能源轉型進程的關鍵因素。

 


延伸閱讀:

化石燃料「便宜」的錯覺——補貼政策看似美事一樁,卻隱藏危機

亞洲學府「撤資」首例,為什麼臺大決定停止投資高碳排產業?

 

責任編輯:傅觀

核稿編輯:高翠敏


2020 NPOst 年會小聚第一場|疫情下的生存之道,NPO 活下來!

 

64.8% 捐款下降,49.1% 被迫改變型態。

COVID-19 流布各國,大半年來,始終佔據全球視野,成為至今未曾下崗的頭條新聞。許多公益組織乃至社會企業,都因疫情而被迫面臨諸多挑戰:捐款下降、物資銳減、活動中止、服務斷裂⋯⋯。

為了讓相關利害關係人對公益團體所受衝擊與影響有更為全面的理解,NPOst 推出《NPO 大調查:COVID-19 對 NPO 的衝擊與影響》專題報導,調查不同型態組織所受影響之程度與面向,並探究組織在紓困資源及發起自救方案上的實務情況。

講座更邀請到 KPMG in Taiwan 安侯建業數位科技安全服務負責人 謝昀澤與輔仁大學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吳宗昇,透過兩位跨領域的對談,探討 NPO 如何於組織治理上增進數位能力培植,並探究社會經濟受衝擊後,所可能面臨的第二波危機。

如果我們終將無法躲避不可測的挑戰,或許,我們可以試著重新整備、調整回擊之姿,以嶄新思維集結眾人之力,促成良善且永續的公益革命 💪

#2020NPOst年會 #疫情下臺灣的公益變遷 #最後都要變成好事 #NPO的生存之道

FB 貼文分享連結:https://pse.is/l48m6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