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心聲:老人與身心障礙機構納入服貿 是商品還是公共服務?

2

本文獲得我是社工,我不「服」授權刊登。

文/陳馨傑(男同志、在行政院被驅離者、精神障礙領域的實務工作者)

此為作者於2014年3月30日於立法院旁「我是社工,我不服」論壇的演講稿。

今天晚上在立法院旁「我是社工,我不服」論壇上鼓起勇氣發言,我希望記錄下來,能引起更多人對這個議題的關注和行動:

大家好,今天我在這裡發言,我有三個身份。

第一個身份,我是一個男同志。感覺在這個場合好像就要出櫃一下(笑),但我要說的是,今天我們在這裡,不管是同志或非同志,就是希望能打破人群的界線,共同來關注這個議題,一起奮鬥。

第二個身份,我是在行政院被驅離的人群的其中之一,也是有些社工想要輔導的對象。如果在場有人想要輔導我的話,我願意讓他試試看。

第三個身份,我是在精神障礙領域的實務工作者,我們很多的服務對象都住在康復之家裡。昨天我花了一些時間看了立法院關於醫療和社會服務產業的公聽會文本,看到眼睛快脫窗了,可是我覺得很重要。

官員說,服貿協議只開放小型的非營利財團法人機構,我認為政府應該先回答一個問題,你到底把社會福利當成是商品還是公共服務?如果只開放非營利財團法人,那根本就不符合貿易的精神,為什麼還要放進服貿協議裡?所以這個根本的問題必須先回答。

再著,以現行的法律規範,不管是私立的或非營利財團法人的精神復健機構,都不得以營利為目的。可是我們在實務現場都知道,法律上雖然規定不得以營利為目的,但其實康家實際上都在營利。每個康家都是符合規範的小型機構,但負責人都只是名義上的負責人,背後都有個出資的大老闆在連鎖經營,他們願意投資康家,一定是有利可圖。所以在這種康家實際管理者背後有個大老闆的情況下,實際管理者很難違背大老闆想要營利的意圖,一定是以有盈餘為經營機構的最高原則。

在以營利為導向的經營模式中,採取的管理方式就會是以最方便管理的方式為主,就是人不要出事就好。在這種狀態下,人很難有發展,不管是社工還是精神障礙者。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很多時候精神障礙者只要一有情緒出來,很容易就被視為發病,就會被送到醫院去,強制送醫已經變成一種懲罰的手段,而不是醫療服務。

我們也看到很多康家的社工都是兼職的,都是同時兼任同一個大老闆底下兩三間康家的社工,在這種兼職的情況下,我們原本很看重的社工的工作價值,能和人一起磨關係、一起工作、一起發展的價值就沒有了;社工對服務對象的認識是有限的,社工只被當成工具,只是完成評估或填表格,完成他的工作就好。社工的工具化是我很憂心的。所以我認為,這已經不只是服貿的問題,更根本的問題在於,政府到底把社會福利看作是什麼?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2018 NPOst 公益交流站年會

會長大的好事:公益創新規模化 Scaling Innovation

我們如何將創新的影響力盡可能加速、擴大,以趕上這世上所有急待解決的問題?

1 位重量級國際講者 X 6 位國內傑出的工作者 X 6 位公益行動家 X 1 場專屬鐵粉的 Party

當我們只有 5 個人的時候,是否就能思考如何影響 50000 人?如果一個計畫雖然得以「永續」,但永遠只能影響 50 人,它還值得嘗試多久?如果從一個計畫創立之初就想像它「長大」的模樣,有什麼事現在就非做不可?

沒有標準答案,不論是非對錯。只有一位重量級國際講者與你深入探究如何「加速擴張創新的影響力」;6 個國內傑出的工作者/組織引領我們看見公益部門如何精彩跨界激盪火花;6 位由你我共同精挑細選出的公益行動家,讓我們想像改變的各種可能。以及,一場私密的 Party 與盛大的交流,創造無盡的機會與無價的體驗。

年會官網這裡去

早早鳥鐵粉票這裡買

活動資訊

日期:2018 年 10 月 19 日

時間:09:30-17:40(09:00 開放入場)

地點:四號公園演藝廳

地址:新北市中和區中安街 85 號 B1

 

NPOwer 公益行動家,你投票了嗎?

12 組用創新方式實踐公益,發揮社會影響力公益行動家正等著你一一認識!

8/31 前趕快投票把他們送上 NPOst 年會舞台,還有機會抽好禮

火速投票這裡去:https://npower-vote.npost.tw/

活動官網在這裡:http://2018npower.npost.tw/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2 comments
sarah
sarah

我的淺見: 在日本和北美,有許多是營利的社服企業,是在政府的規範下,結合社會上的私人或團體的力量,一起為有需要的老人或身心障礙者服務。 我們不能只將社服當成賺錢生意,但也不可以將社會服務只當成"公益"或"公共服務"。因為每一個"消費"行為都是要"付費"的,即使是社會服務也需要有經費來源(從政府補助、民間募款、機構本身營收—使用者付費等等),也都有繁瑣的開支。 社工人,我們應該要做的是督促相關部門與立法院,設立更完善的管理辦法、落實稽核制度、勒令不良機構改進或關閉⋯⋯等等。不管是台資、外資、日資、中資,都應該在同樣周密的架構中被管理。 生命無價,我們只有從人性為出發點,務實處理社會事務,善用有限的資源才行。 我們台灣的社工員、護理人員、照護員都很辛苦,都是社服中很重要的支柱,加油!

張 傳佳
張 傳佳

這個角度的討論,目前的確非常缺乏啊。想要知道政府目前的監督機制是否有效呢?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