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靠王子,不如靠自己!從白雪公主到艾莎,迪士尼公主的轉型之路

安娜與艾莎並非官方公主,但絕佳的票房使她們破例加入《無敵破壞王2》的公主聚會。圖/@IMDb

 

文/鄭羽琪 @ 太報

電影《無敵破壞王 2:網路大暴走》引起不小的迴響,最大亮點莫過於歷代迪士尼公主同框大開嘲諷,而且嘲的不是別人,而是迪士尼自己──雲妮露是公主嗎?長髮公主樂佩神色自若地問她:「是不是每個人都覺得妳的難題,都是靠男人解決的?

《無敵破壞王 2:網路大暴走》預告片:

迪士尼是「公主病」的罪魁禍首?

如今從「公主」衍生出「公主病患者」代稱,諷刺依賴男人、任性妄為的女性,或許得拜迪士尼所賜。

回顧迪士尼早期的公主:白雪公主、灰姑娘、睡美人,女性形象保守、過時甚至荒謬,她們年輕貌美、有好歌喉、動物語超強,遇到危機或渴望幸福,都只是被動等待王子。而婚姻,是她們保持傳統美德的最佳回報。

先別太快責怪迪士尼,這些不過是順應男權社會的時代產物。

1937 年《白雪公主》問世,美國面臨經濟大蕭條,的確需要「完美女性」治癒人心,而「完美」由男性定義:傻白甜是基本,還得擅長打掃、烹飪等家務,且她只能被男人支配,缺乏獨立意識。主題曲《Someday My Prince Will Come》也呈現她的盲目樂觀與消極等待,不過或許能給低迷的美國社會一些信心。《白雪公主》作為美國第一部彩色動畫電影,角色又生逢其時,為迪士尼奠定動畫大業的基礎。

王子一吻成功拯救白雪公主,但女性失去意識就等於默認?早期迪士尼的性別歧視:女性的感受和選擇不重要,男人賜予這一吻還得謝天謝地!若放在現代,白雪大概會站出來喊「#MeToo!」。圖/@IMDb

1950 年《灰姑娘》複製先前成功模式,角色個性相似,仍靠男人翻轉自身命運,還得先擁有美貌彷彿女性只要達不到美的世俗標準,便與幸福絕緣二戰雖讓不少美國婦女走出家庭,但社會讓她們參軍做工,全為輔佐男人勝利,主流價值仍認為女性的位置在家庭。戰後的《灰姑娘》恰可作為讓女性回歸傳統的宣傳,也是戰爭傷痛餘波的止痛藥,讓迪士尼度過破產危機。

然而,1959 年的《睡美人》就不再叫好叫座,大眾已不買單這種完美卻扁平的無趣角色。

迪士尼這 3 部經典反覆影響數個世代,也許成為「公主病」的元兇。傳統公主被貼上美麗、賢淑等空泛的形容詞,個人特質被模糊化,只等待被拯救,或許被部分女孩轉換成「只要溫柔美麗,男人什麼事都會為我做」的感情觀。只是恰好相反,傳統公主意味女性得為男人做任何事,包括當個盡職的家庭婦女,才能獲得被男人保護的「賞賜」

迪士尼早期作品透露了:在家打掃是盡女人本分。圖/@太報

終於,迪士尼開始有了女權意識

整整 30 年,迪士尼沒有任何一個以公主為主角的作品,這段期間美國黑人民權運動、第二波女性主義正綻放,終於在 1989 年的《小美人魚》有了新突破,開始反抗父權。愛麗兒不再是被動的公主,反而主動追愛,但這項突破顯然慢了社會一步。1960 至 70 年代,女性已高聲反對選美,批判其將女性變成沒有靈魂、為男性存在的性物件,拒絕女性被單一身體標準規範,而愛麗兒犧牲嗓音、改變身形、拋棄原生家庭,還是委屈自己變成男人喜愛的樣子。

隔 2 年,迪士尼有了顯著的進步。《美女與野獸》以小說《小婦人》為藍本,設計出獨立知性、喜愛閱讀的女主角貝兒,還擔任「拯救野獸(王子)」的角色,在女性運動洪流下,迪士尼女角終於合了時宜。此時女性不再被動接受一個看似幸福、實則陌生的婚姻,而是擁有選擇權,貝兒即為自己選擇了一個不符合社會規範的丈夫。

值得一提的是,《美女與野獸》是迪士尼首位獨立掛名的女性編劇琳達沃爾夫的精心安排,她有意創造一位「啟蒙女性主義」代表。儘管如此,迪士尼的框架仍未去除──若貝兒不是美女、野獸不是王子,還會是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嗎?

飾演《美女與野獸》真人版電影的影星艾瑪華森:「女性主義是給女性選擇權。」圖/@IMDb

其後,《阿拉丁》(1992)、《風中奇緣》(1995)、《花木蘭》(1998)、《公主與青蛙》(2009)皆是非白人公主,或許與 1980 末至 90 年代初「美的民主化改革」有關,當時的女性主張不同的身體、膚色、體重都可被認可為「美」

《風中奇緣》著重在寶嘉康蒂捍衛者的形象,最後她為留守家鄉而忍淚目送愛人離開,承受自身選擇帶來的痛苦,無非是傳達女性自我意識重要的一幕。

《花木蘭》開始將重點擺在追尋自我,生在中國父權社會,木蘭是傳統婦道的反叛者。起初她將真實自我隱藏在胭脂下,周遭女性為她洗浴上妝,唱著「你會為我們帶來榮耀」(插曲《Honor To Us All》),體現女性為家族爭光只有嫁進富貴人家、做個好媳婦一途。然而木蘭最終選擇扮男裝從軍以證明自己,用「男人的方式」光宗耀祖,表現強烈的自主權,掙脫世俗的束縛。她也不再是受男性保護的客體,反而有能力保護自己、守護隊友與愛人。

《花木蘭》主題曲《Reflection》道盡木蘭在中國傳統下迷失自我的心聲。圖/截自迪士尼官方 YouTube Sing-ALONG 影片

在《無敵破壞王 2》前,迪士尼早已自嘲過一番,《冰雪奇緣》艾莎斥責安娜:「妳不能和剛見面的男人結婚!」想必打臉了眾多公主。過往的公主系列,男人往往是好人,但《冰雪奇緣》男主角成了反派,且愛情不再是主線,甚至可有可無。艾莎從恐懼到追尋自我,最後成為強大女性,這中間還不需要男性的認可或幫助,讓她成為迪士尼女權典範之一,甚至引起網友高喊:#GiveElsaAGirlfriend

2017 年,迪士尼公布了「新公主準則」:關心他人、健康生活、不以貌取人、誠實、值得信賴、相信自己、是非分明、竭盡所能、待人忠誠、永不言棄,極力擺脫老派公主黑歷史。

迪士尼的童話世界並非虛幻,反而和現實深深連結,從女性角色察覺當代性別價值觀。如今迪士尼不再是荼毒少女的病原體,繼木蘭、艾莎及無拘無束的雲妮露後,或可將創造更多女性模範。


原文刊載於太報〈《無敵破壞王 2》公主們自嘲靠男人──迪士尼「公主黑歷史」如何轉型?〉,NPOst 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公投過後:面對新舊思維交織下的性別平權挑戰,開啟對話與前進的轉機

雙下巴「美照」挑戰傳統審美觀:美麗不該輕易被定義!

我的夢想不知何時實現?臺灣婚姻平權之路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