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記、美化、抹除,公益刺青重新定義傷痕與生命

圖/Annie Spratt @ Unsplash

 

文/游家權 關鍵評論網

刺青文化近年來逐漸擺脫與黑道、犯罪份子掛勾的負面形象,對許多人來說,更是一門擁有各種風格的藝術:傳統和現代的臺式、日式、美式,或是可愛風、插畫風、寫實風、超現實風、宅刺青、部落圖騰風等,不一而足。此外,刺青其實還兼具公共性與療癒的一面,例如跨足動保、性別、疾病、人權或邊緣青少年議題的「公益刺青」

2016 年時,一位紐西蘭的藝術家 Benjamin Lloyd 在臉書上貼出一則貼文,並表示如果這則貼文有 50 個讚,他就會幫 Starship 兒童醫院的所有病童噴上暫時性的刺青。結果最後該貼文得到了超過 48 萬讚和 28 萬次分享。有 10 多年噴槍經驗的 Benjamin Lloyd 說,希望能藉由這些精緻獨特的非永久刺青,讓病童們重獲自信和笑顏。

Benjamin Lloyd 的臉書原文

病痛、傷害或意外,不只會改變一個人的外觀,還可能帶來深刻的心理影響。而有時刺青能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修補傷痕、重建信心的「刺青美容術」

根據衛福部統計,癌症位居臺灣 2017 年死因之首,其中乳癌又名列癌症死亡率第 4 名。及早進行篩檢和治療,罹患乳癌 5 年內的存活率可達 90%,但篩檢率僅有 40%,不少人因此錯過了治療的黃金期。乳癌病友協會的調查則發現,近 6 成病友希望保留乳房,主要是為了自信心和外觀,近 5 成認為切除乳房後,身心會嚴重受創,連參與社交活動的意願都明顯變低。

而一些乳癌患者會在手術後進行乳房再造,但沒包括乳頭和乳暈,因此部分女性會到醫美中心或刺青工作室尋求協助。

VICE 報導,美國北卡羅來納州一家刺青工作室的「化妝師」賴克曼表示,大多數的女性會在整個過程結束後哭出來。她們因乳癌而喪失的種種身體表徵,似乎隨著刺青完成而回歸了。

然而,乳頭刺青需花費數萬元臺幣,不是人人都能負擔,所以美國的公益團體 P.ink,從 2013 年起便定期號召刺青師並募集經費,舉辦 PInk Day 乳癌防治日活動,為有需要的女性提供免費的刺青服務。截至 2017 年底,P.ink 在北美的刺青服務人次已達上百。

PInk Day 活動影片紀錄(影片含有部分裸露畫面)

而不少男性則是深受禿頂之苦,相較於效果不穩定的生髮配方,或是昂貴的植髮技術,另一個禿頭救星則是所謂的「頭髮刺青」。這種障眼「髮」在英文中又被稱為「Micro Hair Technique」(微髮技術),以美國為例,植髮費用動輒數十萬臺幣,頭髮刺青的花費相對便宜許多(約 9 萬臺幣左右)。

「頭髮刺青」的過程

重塑那些不堪卻顯眼的過往:家暴、燒燙傷、霸凌與自殘印記

女性受家暴的問題層出不窮,依據關鍵評論網的圖表,臺灣 2016 年的家暴通報數量平均每天有 224 件,其中女性受暴者占了近 75%。衛福部在 2015 年的數據亦指出,臺灣女性終其一生的受暴率高達 1/4。除了最常見的精神暴力(口語或情緒暴力)與肢體暴力,衛福部表示,以經濟來限制行為的「經濟暴力」亦不容忽視。

一位巴西的刺青藝術家 Flavia Carvalho 受到上述關注乳癌的 P.ink 刺青活動啟發,發起「A Pele da Flor」(葡萄牙語,指「花的皮膚」)計畫,為曾遭受暴力的女性提供免費刺青,以精美的刺青來協助她們忘卻外在與內在的傷痛。

Flavia Carvalho 的花朵刺青

Basma Hameed 在多倫多經營一間刺青店,她會用與膚色相近的顏料來進行刺青,為受燒燙傷、胎記或白斑所困擾的人,提供「刺青美容」服務。其中有位女客人曾經被一群同學拿熱水攻擊而嚴重燙傷,而她希望能藉由刺青來修飾頭部和手部的傷痕,以便抹去這些象徵恐怖回憶的疤痕;另一位手部意外燙傷的女性則表示,在遇到刺青師 Basma Hameed 後,她終於能夠展開笑顏了。

Basma Hameed 不只提供多項刺青美容的服務,對於沒有能力支付醫療費用的客人,她也分毫不取,為什麼呢?其實,Basma Hameed 本身就是嚴重燒燙傷的過來人。她在 2 歲時意外被滾燙的熱油灼傷,歷經超過 100 次手術,臉上的傷疤依然存在。後來,Basma Hameed 努力研究能覆蓋在皮膚上的顏料和技術,且不斷以自己做實驗,最後終於修成正果,並將這項技術回饋給有類似經歷的來客。

Basma Hameed 的訪問

霸凌和同儕壓力還會導致許多青少年自殘或自殺,英國兒童慈善機構「兒童虐待防治組織」(National 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Children,NSPCC)的統計指出,單是 2015 年和 2016 年,就有近 2 萬名 11 到 18 歲的英國青少年因為自殘而送醫。

NSPCC 執行長 Peter Wanless 認為,不少青少年因為遇到難以排解的情緒、壓力和緊張,因此選擇自殘。而根據聯合晚報的報導,臺灣在 2015 年時,15 – 24 歲青少年的自殺未遂通報人次高達 4,389 人次,其中女性為男性的 1.94 倍,青少年自殺原因以感情因素為主,其餘依序是家庭成員問題、憂鬱傾向及罹患憂鬱症,而網路成癮與社交壓力也是可能原因。

有人認為刺青是另一種類似自殘的行為,但刺青也能帶給自殘者心理療癒的作用。VICE 報導,一位知名的整形醫生阿西克(Cengiz Açıkel)就說:「自殘者很難對這些傷痕做出合理解釋,而社會對這種行為的容忍度又很低,因此夏天便成了他們的噩夢。」前來找他改善自殘傷痕的人,包括退役軍人、飛行員、事業有成的商人,通常是因為他們面臨了人生重要的轉折,例如工作面試、結婚、生孩子等。阿西克醫生說,「這些傷疤,變成他們人生重要節點的絆腳石。」

一位愛爾蘭的年輕女生 Aoife Lovett 過去因為飽受心理疾病之苦,常以自殘來抒發壓力,但手上的傷痕也成為她痛苦的回憶,並且屢屢阻礙了工作機會。

Ryan Sean Kelly 為 Aoife Lovett 設計的刺青圖案。圖/ @ deMilked報導

但是,要在傷痕上進行刺青相當困難,因為很難預測傷疤對器具與墨水的反應,它可能會在刺青時過量出血。因此,在刺青前得讓皮膚完全癒合或先諮詢醫生。

Aoife Lovett 後來決定用刺青來遮蓋疤痕,卻接連遭到刺青師拒絕,除了一位曾協助創傷者遮掩身體疤痕計畫(Scars Behind Beauty)的刺青師 Ryan Sean Kelly。在聽完 Lovett 的故事後,他決定免費為她設計一個專屬的刺青──帶刀玫瑰。

藉「除刺青」回歸社會:幫派成員、非行少年和被迫賣身的性工作者

要擺脫過往較負面的身體印記,除了以刺青美化或遮蓋傷痕,「除刺青」是另一種常見的做法,但除刺青的費用是刺青的數倍,有些組織便發起了相關的公益活動,為一些有需求卻沒有足夠資源的人改頭換面,包括前幫派分子、非行少年和被迫賣身的性工作者。

在臺灣的矯正學校誠正中學,部分學員身有刺青,但受制於社會的異樣眼光和就業限制,有的人想揮別這些備受歧視的印記,重返職場。從 2012 年起,與誠正中學合作的聖宜診所,便定期為一些有刺青的學員公益除刺青。

位於美國洛杉磯的組織「兄弟工廠」(Homeboy Industries),也有一個專門為幫派弟兄除刺青的計畫,每個月會為上百位想去除過往標籤的「兄弟」進行服務。

臺灣少年矯正學校誠正中學每年都會邀請醫師到校協助學生去除身上的刺青。圖/誠正中學官網

刺青在過去曾被古希臘、中國和日本等多個國家,用來烙印在奴隸或罪犯身上;在納粹集中營裡,也有猶太人被迫刻上編號。根據 TVBS 報導,現今的美國人蛇集團和皮條客,還會在一些被強迫賣身的女性身上刺青,一來象徵她們是其「財產」,二來防止她們逃跑。

來自美國佛雷斯諾(Fresno)的 Arien Paul,被一位在網路上認識的男子以各種甜言蜜語逐步推入了火坑。她的胸前被刺了一個玫瑰,過了 3 年飽受暴力對待和金錢剝削的賣淫生活。或許有人會好奇,她為何不嘗試逃跑?但香港 01 的報導提到,對 Arien 而言最重要的是她的家人,「他們(人肉販子)清楚我的一切資料,包括我的家庭,甚至我家人的生日。他會威脅我,如果我逃跑,就會在我家人生日時殺掉他們。」即便乖乖聽話,皮條客仍常把她打成重傷。

所幸,Arien Paul 經由尋求警察協助得以脫身,後來也接受了一些心理與就業輔導,以及非營利組織 United Way Fresno and Madera Counties 的「Traffick Stop」計畫,免費除掉了胸前的玫瑰。

Arien Paul 除去刺青的經過

除了與病痛、傷痕、犯罪相關的刺青案例,還有一種「以刺青為倡議工具」的公益刺青。像是響應「拯救大象」的知名模特兒卡拉・迪樂芬妮(Cara Jocelyn Delevingne),她在出席一場慈善餐會時,露出手臂上的大象刺青,協助募集遏止獵殺大象和象牙買賣的資金。

值得一提的還有「人權刺青」(Human Rights Tattoo)。亂入 2018 世足冠軍賽的俄國龐克樂團「暴動小貓」(Pussy Riot),致力抗議俄國政府對異議人士的打壓,成員 Sasha Adler 便加入「人權刺青計畫」(Human Rights Tattoo Project,計畫的參與者依序刺上《世界人權宣言》中的 6,773 個英文字),在背後刺了個「S」

由上述種種案例我們可以發現,刺青作為一種顯眼的身體印記,可以用藝術化的方式覆蓋過去的傷痛,也可以刻意彰顯出來,呼籲大眾關心某些議題。

「人權刺青計劃」的參與者會在自己身上刺上《世界人權宣言》的其中一個英文字母。圖/ @ Human Right Tattoo 臉書


原文「【公益刺青】修補身心靈傷疤,幫助癌友與受暴者重拾自信的「刺青美容術」」刊載於關鍵評論網,NPOst 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青少年為何刺青】學壞、當流氓?那些紋身印記背後的故事

【被歧視的歷史】從「天黥」誤仕途,到飽受排除的顏面損傷者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