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北望遠鏡】A 片的口述影像與聽障字幕,是色情工業裡的慈善,還是慈善事業裡的色情?

圖/Pixel2013 @ Pixabay, CC0 Creative Commons

編按:

由專業國際 NGO 工作者褚士瑩坐鎮回答各種 NPO/NGO 相關提問的專欄【阿北私會所】轉眼就 2 歲了!今年開始,褚阿北與 NPOst 決定轉身探頭,向外觀察,從阿北在國際非營利組織擔任顧問工作的日常中,帶回國際間在社會服務領域裡,各種好玩、有趣的潮流與做法。這個從 2018 年開始的新專欄【阿北望遠鏡】要分享的,可能是一個小小的設計,也可能是一個巨大的野心,甚至是一個失敗的計畫或爭議的概念,但無論如何,都希望成為臺灣 NPO/NGO 工作者一種新鮮的思考。

ps. 雖然如此,【阿北私會所】精神不死,如果你還是有 NPO/NGO 相關的問題,還是歡迎舉手發問 喔!阿北心腸軟又愛罵人,一定不會棄之不顧的!

 

最近,一位哲學工作坊的同事轉給我一個美國 Comedy Central 喜劇電視臺的紀錄片,內容是關於一位叫做 Sam Johnston 的年輕女性,和她從事的、非常特別的工作:替專門給聾人看的A片打上字幕。

我知道他為什麼會傳給我看。在我們的哲學課裡,有一堂專門討論什麼是「知道」的課程,其中有一個部分是專門介紹「口述影像」(audio description),這是一種為了讓眼睛看不見的盲人也能享受看電影或現場舞臺演出的服務。我們也曾經安排「真人圖書館」,請專門在黃翊舞蹈工作室進行口述影像的專家,來示範如何現場口述現代舞,讓視障者也能感受到舞蹈的美感與張力。

Sam Johnston 與她的 A 片字幕服務:

色情工業裡的慈善?慈善事業裡的色情?

但是,身障者當然不會只有美與藝術的需求,也會有生理的需求,所以看了這段專門打字幕讓聽障者也可以享受 A 片的紀錄片之後,我意識到 2 件事。第一,我們習以為常的字幕,若要讓聽不見的人也能享受 A 片的劇情,原來必須考慮這麼多我想都想不到的細節,而且不想看字幕的話,還可以開手語服務。

第 2,為什麼我從來沒有想過,如果 A 片有聽障者專用的字幕跟手語服務,視障者是不是也應該有 A 片專用的「口述影像」服務呢?在這個世界上共有 2.85 億名視障者,這麼大的需求,我卻只想過他們需要口述影像來看藝術電影跟表演藝術,從來沒想過視障者生理的需求,這是不是點出了我的偽善?

上網搜尋關鍵字,才發現同一家 A 片業者 Pornhub,果然早就推出「口述影像」了,真是全方位的服務。

圖/Michał Kubalczyk @ Unsplash

根據英國衛報的報導,A 片的口述影像,會僱用專業的聲音演員,把他們最受歡迎的前 50 部 A 片,恰如其分地在原本的聲軌之外,另外體貼地描述場景、主角們、他們穿什麼,以及他們姿勢的變換,而且不只為了主流的異性戀客戶,還會口述同性、雙性、跨性別與女性視角等其他類型的熱門片,讓視障者戴上耳機就可以享受聽 A 片的樂趣。

而這些給聽障者跟視障者的額外服務,資金都來自於這家 A 片業者的慈善業務部門Pornhub Cares」(對!真的有!)

我相信看到這邊,已經有許多衛道人士大呼「傷風敗俗」、「不知道這樣以後要怎麼教孩子」,但是就像美國盲人協會(American Council of the Blind)口述影像計畫的總監喬伊史奈德(Joel Snyder)說的:「視障者接觸 A 片的權利,跟接觸莎士比亞經典改編電影的權利,一樣重要。

這也讓我聯想到,在臺灣,黃智堅等人於 2013 年成立的義工團體「手天使」不斷引發瘋狂討論,因為他們決定服務不分性傾向,並且為每位重度殘疾者和視障者提供最多 3 次的免費手交服務,做為正視身障者性權的具體實踐,也是臺灣主流社會第一次在檯面上意識到身障者的性需求,截至 2018 年 8 月,手天使一共有 40 多名「性義工」。

在泰國,也有一個非營利組織專門教導紅燈區的鋼管舞女郎怎麼穿高跟鞋跳舞而不受職災。另外,有一群日語家教老師專門教泰國性工作者一般語言學校學不到的實用性愛日語,讓這些性工作者可以保障自己的權益,無論是金錢、尊嚴,還是身體上的保護。

身為一個 NGO 工作者,我是多麼以這些人的努力為榮。

心胸開放的前提,是「擱置論斷」

哲學裡面,也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叫做「擱置論斷」(suspension of judgment),就是當一個狀況會引發道德或是倫理疑慮時,刻意先不去做立即的論斷。

北卡羅來納大學教育哲學教授 Lynda Stone 曾在一篇「敘事性的教育哲學」論文中提及「積極性的人際交往」,意涵包括 3 個最重要的元素 :開放、謙虛、信賴。其中,在「開放」這一項,涉及「接納、傾聽、寬容、擱置論斷」這 4 個重要的元素。也就是說,能夠時時避免立即做出道德或倫理論斷的人,才是一個真正心胸開放的人,也是擁有積極人際關係的必要條件之一。

「妄加論斷」是一種內心的毒素,「不必要的論斷」也會帶來不必要的痛苦。發現自己對於色情產業多年來為身障者的投入竟然如此無知,讓我意識到必須學習更加謙卑與包容,也必須鄭重感謝色情工業的慈善,讓我能夠辨識自己在平日裡打擊色情方面的偽善。


延伸閱讀:

NPOst 專欄:【阿北私會所】、【阿北望遠鏡】

障礙者不被看見的性需求:除了性,還有親密關係/《幽黯國度》書摘

「我可以做愛,也有權做愛!」身障者的性權就是人權/專訪手天使創辦人黃智堅

「障礙孩子的性需求不該是母親的重擔,而是整個社會的事。」汲取丹麥與瑞典經驗,以「全人」角度平等看待慾望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褚士瑩

褚士瑩

褚士瑩,資深 NGO 工作者阿北,年近沒有半百,打交道的公益組織超過百餘,喜歡胡搞,語不驚人死不休,從來不怕吵架。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