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北私會所】NGO 工作者也可以發揮專業,擔任顧問或自由接案嗎?

圖/@ Freepik

編按:

NPOst 邀請資深國際 NGO 工作者褚士瑩阿北隔空問診(大誤),回答關於非營利工作領域的問題。無論你是志工、NPO/NGO 工作者、捐款人、有志投身公益者,都可以來填表單問問題喔!褚阿北每週將抽出 1-3 個不等的問題來回答,現在就來舉手發問吧!

想接案的代課老師小綺:

阿北你好,謝謝你分享了很多如何讓旅行豐富生命的事,也謝謝你在哲學諮商中所提到的觀點,間接幫助我突破思考上的一些盲點。

我目前是一位代課老師,在教育這條路上已經有 15 年的工作經驗,我自教育研究所畢業,對於教育/兒童議題十分有興趣,也曾在臺灣的世界展望會或家扶中心擔任志工。我很想像你一樣以接國際組織的案子過生活,請問,教育領域專業的我有無可能實現呢?以您本身的經濟專業來說,該如何找到案件?又或者我該如何開始的我第一步呢?感謝!

經驗豐沛的自由工作者褚阿北:

找案件就像找工作一樣,要了解別人經由現有的管道,雖然需要但無法被實現的需求是什麼。例如代課老師在做老師做不到的事,志工在做正職員工做不到的事,那麼老師跟代課老師都做不到的是什麼?正職員工跟志工都做不到,但是組織需要的是什麼?

接著,你必須準備好,讓自己成為具備這種能力的人,可以實現一個組織/個人長期或階段性但無法被實現的需求。否則只是知道有這樣的需求存在,自己卻不具這樣的能力,也沒有意義。

第 3 步,則是業務的能力。除了工作本身,你得知道該如何自我宣傳、定價、開價,超過自己能力的事要懂得與別人合作,甚至去參與標案。得到計畫之後,也要知道何時收款、收多少,進行客戶服務,就像經營管理一間公司一樣。

看了這 3 步,你覺得你能夠做什麼呢?

圖/Estée Janssens @ Unsplash

實現現行制度下無法被滿足的需求

我有一個社工領域的朋友,在組織中面對的青少年有「注意力不足缺陷症候群」(ADHD)和「亞斯伯格症候群」(AS),但是他發現作為一個社工,因為手上的個案相當多,往往無法給予特定青少年足夠的關注,同時如果一個孩子是注意力不足加上亞斯伯格合併症狀,社工並不一定知道該如何面對。

雖然介入的人很多,包括老師、家長、心理師、治療師,但是對於青少年本人想要提升學校課業表現,或是面對升學的困擾,這些「大人」、「專家」卻沒有辦法針對他的在校成績提供什麼幫助,於是我這位朋友決定課後開始擔任這個案主的家教,固定一次上課 90 分鐘,比照家教的行情收費 900 元,跟一般大學生擔任的家教收費差不多,家長也覺得很合理。

圖/Green Chameleon @ Unsplash

家教開始一段時間之後,這位學生在學校的學習成績進步了,其他年齡相近、也有 ADHD 或是亞斯伯格症的學生知道原來有專門的家教之後,這些學生的家長也紛紛找上門,於是,我這位朋友開始白天為因情緒障礙在家自學的學生補習,晚上則幫在校生補習。

因為這個領域只有他一個人從事,加上家長、治療師、心理師原本就對他也不陌生,所以遇到有需求的學生就會轉介給他。有些家境較為富裕,收費就更高;家境比較困難的,就只收取象徵性的費用。作為一個自由工作者,他可以自己決定價格,但是平均一天 4-5 位學生,總是呈現爆滿狀態。

「雖然現在每個禮拜接觸的個案只有 10 個左右,但是我比過去更有成就感,因為我知道這 10 個學生,每一個都在他們在意的課業上,因為我而能夠得到具體的幫助。加上我可以掌握自己的工作時間,每天不超過 8 小時,確定不讓我自己過勞,生活品質改善,收入也大幅增加。」這位朋友說。

圖/@ Freepik

自由接案或在組織內工作,沒有一定好或壞

當然,這樣的個人工作也會有缺點,比如長時間個人工作,因為沒有同事,關於這個領域中的趨勢,或是在人際應對技巧上無法獲得提升,所以他必須自己想辦法參與網路群組及相關研討會,使自己保持不斷學習的狀態,避免觀念過時。

此外,時間久了,原本在組織接觸的孩子紛紛上大學,不再有家教的需求,這時,他必須知道如何開發新的客源,所以他決定還是繼續回到組織擔任志工,但是將目光鎖定在機構原本沒有的「課後輔導」。雖然每週一個晚上犧牲家教收入,卻能因此接觸到潛在客戶,或是他也能用這個方式,協助無力負擔一對一家教學費的學生。

圖/@ Freepik

我還有一位在日本社工領域的朋友,他的方法更極端。他的組織專門在推廣使用保險套進行安全性行為,但成效一直很有限,無法確定宣導到了現場是否確實被執行,所以他決定辭掉工作親自「下海」成為性工作者,確定每一個客人都通過他的服務,發現安全性行為並不會減少樂趣。當然,收入大增之餘,他對性工作者的角色也有了全新的認識,後來他到德國去念博士班,論文題目便與性工作者相關,他的「接案」,開啟了人生一扇新的門

在組織內跟組織外工作,沒有一定的好與壞。如果你知道自己有獨到的能力,可以滿足組織現行無法達到的需求,而且你的個性對於沒有工作保障這件事並不會焦慮,甚至可以享受自己做更多的決定、負更大的責任,那麼,在經過組織內足夠的歷練之後,你可能便適合跳出來擔任顧問或是自由接案。


延伸閱讀:

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不被家人認同的服務工作,你能先認同自己嗎?

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想成為 NGO 工作者,該充實什麼能力才能展露頭角?

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轉職進 NGO 之後發現工作跟我想的落差很大,該怎麼辦?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2018 NPOst 公益交流站年會

會長大的好事:公益創新規模化 Scaling Innovation

我們如何將創新的影響力盡可能加速、擴大,以趕上這世上所有急待解決的問題?

1 位重量級國際講者 X 6 位國內傑出的工作者 X 6 位公益行動家 X 1 場專屬鐵粉的 Party

當我們只有 5 個人的時候,是否就能思考如何影響 50000 人?如果一個計畫雖然得以「永續」,但永遠只能影響 50 人,它還值得嘗試多久?如果從一個計畫創立之初就想像它「長大」的模樣,有什麼事現在就非做不可?

沒有標準答案,不論是非對錯。只有一位重量級國際講者與你深入探究如何「加速擴張創新的影響力」;6 個國內傑出的工作者/組織引領我們看見公益部門如何精彩跨界激盪火花;6 位由你我共同精挑細選出的公益行動家,讓我們想像改變的各種可能。以及,一場私密的 Party 與盛大的交流,創造無盡的機會與無價的體驗。

年會官網這裡去

活動資訊

日期:2018 年 10 月 19 日

時間:09:30-17:40(09:00 開放入場)

地點:四號公園演藝廳

地址:新北市中和區中安街 85 號 B1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褚士瑩

褚士瑩

褚士瑩,資深 NGO 工作者阿北,年近沒有半百,打交道的公益組織超過百餘,喜歡胡搞,語不驚人死不休,從來不怕吵架。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