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將重挫公益組織?

0

 

文/Rob Wilson  英國公民社會部長及保守黨國會議員  譯者/劉晏汝

對於公民社會組織來說,英國投票脫離歐盟是相當冒險的行為,尤其是考量到脫歐後可能產生的經濟影響,這包含衝擊資金的直接影響,和長期金融波動帶來的間接影響。

就直接資助來看,據國家志願組織委員會估計,在 2013-14 年間,英國公益組織受歐盟直接補助約 3.08 億英鎊,例如歐洲結構與投資基金(ESIF),其宗旨是提升經濟競爭力並刺激就業率,資金會直接補助缺乏私人投資的區域。

作為 ESIF 的一部分,其中有 20% 的結構基金預算專門投資給發揚社會包容計畫,預計在 2014-2020 年計畫限期內,光是投資在英格蘭的資金就有 5 億英鎊。同樣地,歐盟結構資金也提供極多機會給蘇格蘭、威爾斯和北愛爾蘭等委任分權國家,志願服務部門將在該地區扮演要角、支助弱勢族群,並刺激當地的勞工市場。

歐洲議會

歐洲議會

除了 ESIF,擁有歐盟會員國資格也讓我們的志願組織能爭取許多其他計畫的資金,這些計畫宗旨包含預防對婦女及兒童的暴力、推廣高品質且永續的職業,以及支持中小型文化企業。2014-2020 年間,英國志願服務組織有資格申請的資助計畫總額高達 130 億英鎊。

如果真的脫離歐盟,未來英國政府必定無法提供如此可觀的資金,將成為志願部門的一大隱憂。當然這可能促使政府重新分配預算,但會優先考慮公益組織嗎?英國國家醫療保健服務、農夫、漁夫等等會得到更多好處,那公益機組織呢?如果沒有經費,誰能夠補足赤字?公益組織必須知道,光是脫歐本身就會帶來極大衝擊。

City_of_London_skyline_from_London_City_Hall_-_Oct_2008

當然,也許強健的經濟才是對公民社會更重要的事,而這也是維持大眾、民營和志願組織資金的根本之道。各方都認同,英國脫離歐盟會導致經濟不穩定,並威脅經濟安全,英格蘭銀行認為脫歐可能造成經濟衰退,這可能對志願部門的資金情勢造成更廣大的影響。

首先,任何經濟衝擊勢必會促使政府施行更嚴謹的財政重整政策,公共支出將進一步限縮,僅重要的公共服務能分到預算。再者,任何市場波動都有可能造成投資回報縮減、獎助金發放信託和基金會的收入減少,進而影響公益組織。

最後,失業率攀升加上平均實質工資下降,正是對公益組織服務需求提升的時刻,因為這時個人可支配的收入和捐款做公益的能力也都下降。此外,商界資助也可能減少,情況也許會雪上加霜,經濟不穩定使企業不得不專注在商業活動,極可能損及其社會責任和公益捐款。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目前針對相關疑慮,檯面上的討論都還未有明確答案,無法向志願組織保證他們不會因為英國脫歐而大受衝擊,在沒有完整資訊的情況下,當局只建議公益機構盡可能考量所有變因,試圖彌補歐盟直接補助的短缺,並自行吸收其他間接的財務衝擊,才能在脫歐後的世界存活下去。

這是公民社會最關鍵的難題,這種前所未見的情況顯示,我們正一步步走向未知,過去數十年來,英國和其志願部門與歐盟的關係已經盤根錯節,不僅是在財務上,執行重要公共服務的法規上也是,脫離歐盟無疑會帶來一連串新的挑戰,無論是過渡期或是長遠下來都是。

特別是對公民社會來說,脫離歐盟的風險極高,現階段英國需要公益組織和志願服務才能超越他國,但它們有可能被犧牲掉,或因為需求增加和資源匱乏而疲於奔命。英國脫歐將對志願部門的穩定造成極大威脅,可能需要數十年才能恢復元氣。


原文出處:Why Brexit Poses a Huge Risk to Charities and Volunteering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