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給錢能救命,但是要給一輩子,我該給嗎?

0

 

編按

NPOst 邀請資深國際 NGO 工作者褚士瑩阿北,每週六晚上隔空問診(大誤),回答關於非營利工作領域的問題。無論你是志工、NPO/NGO 工作者、捐款人、有志投身公益者,都可以來填表單問問題喔!褚阿北每週將抽出 1-3 個不等的問題來回答,現在就來舉手發問吧!

28 歲熱血的小 NGO 負責人:

我在柬甫寨山區一個小村子裡做教育計畫,教孩子們讀書。我跟村民的感情都很好,最近有幾個村民生病了,跟我尋求醫藥費。雖然這跟我的教學計畫沒有關係,但我是他們認識唯一有經費的人。剛開始我提供了救急的一、兩次費用,卻覺得不斷給錢不太對,可是不給又好像會變成壞人,請問阿北我該怎麼辦,該繼續給他們嗎?

處變不驚的褚阿北:

面對這種兩難,「結果」和「原則」都已經不是最關鍵的事啦!(遞茶)

阿北主頁

你的問題讓我想到前陣子有網友留言給五月天主唱阿信:「你害我妹妹去跳海,現在昏迷不醒,我不知道她這麼愛你。她寫信給你,你有看到至少回覆一下。」

無論這個事件是真是假,阿信身為藝人,臉書粉絲群人數逼近 360 萬人(阿信和阿北,等級未免差太多!),因此時常有網友將之當做「許願池」。阿信偶爾會親自回覆趣味、有創意的留言,但不可能條條回覆。

這個歌迷「綁架式」的不理智舉動,自然是被譙翻,大家應該都會覺得這種人根本不要理她吧?

可是萬一是真的,而且妹妹兩天後死了呢?

網友可能又會大逆轉,責怪阿信明明只要動個手指回覆一下,就能救人一命,為什麼舉手之勞都不願意做呢?

突然,阿信就變成大壞人了。

但如果阿信被迫回覆每一個要脅不回覆就去死的歌迷,其他歌迷又會不爽:「只因為我們沒有說要去死,你就不理我們了嗎?」

所以,現在的你根本就是柬甫寨阿信,你該怎麼辦?

Samraong

如果不給他們醫藥費,他們會怎麼樣?會死掉嗎?

死掉不可以嗎?

死掉其實沒有關係,因為在你進入這個村子之前,生病死掉對他們來說是很普通的事,你來這裡做的是教育計畫,不是來當有求必應的觀世音或救世主。

但如果給了醫藥費就不會死掉,甚至會痊癒,你可以見死不救嗎?

就像有名的禪師故事──退潮的海邊一個和尚撿起快要乾死的海星,扔回海裡,眾人看了笑和尚:「退潮的沙灘上有千千萬萬個海星,你救了一個,有什麼用呢?」和尚說:「對於這一個來說,卻是生與死的區別。」

所以既然遇到了,你當然應該幫助。可是真的是這樣嗎?如果到最後連原本的教育計畫都因為村人的索求無度而中止了,會比較好嗎?

再說了,每一個會好的病,都可以跟你要錢嗎?

一個需要洗腎的病童,只因為他罹患的是屬於「不會痊癒」的疾病,就完全得不到你的幫助,這樣真的有比較對嗎?

又再說,只有生病的人才能得到「好康」,健康的人什麼都得不到,就像其他沒有要脅自殺的五月天歌迷就因此受到冷落,這樣又公平嗎?

給,或是不給,如何給,是 NGO 工作者每一天都會面臨的困境。

當善意或是愛被綁架的時候,首先必須跳脫的思維,是用「結果」來決定行動。否則你很快就會每天為了應付用愛來要脅的人而疲於奔命,最後,自己失去了愛。

aOcWqRTfQ12uwr3wWevA_14401305508_804b300054_o

不看結果,那我的原則怎麼辦?

如果「結果」不重要的話,那麼「原則」重要嗎?

比如說,五月天堅持只在想回覆的時候回覆,歌迷卻因為等不到回覆所以真的自殺了,你認為阿信應該堅守這個原則嗎?

你的教育計畫,對象如果是一個原本就負債累累的家庭,但因為原則問題,你要他們跟其他家庭一樣自籌一半款項,於是你資助的時間越長,這個家庭的負債是不是因此會越多呢?

或者,在沒有錢的時候,違背努力自立的原則,停止到學校上學、上醫院看病,因此而避免陷入無法償還的長期債務中,長久來看,對整體家庭來說,會不會反而比較好呢?

許多做援助計畫的 NGO 都相信,當地的社區應該要有所付出,而不是不停接受施予,所以會施行以工代賑,要求他們用勞動來償還。可是對已經幾乎要過勞死的村民來說,真的應該要求他們做更多工作嗎?

念書對未來比較好、帶著嚴重的殘障或癱瘓勉強活下來比較好,這種城市知識分子的價值觀,在偏遠山區的小村落裡,真的還適用嗎?

Kraing_Tbong_VB_01_06_6

這樣到底該怎麼辦呢?

說來說去,結果也不重要,原則也不重要,所以,到底什麼重要?

我的建議是:釐清自己的心態最重要。

如果你心裡是不想給的,卻因為想做個好人、為了做好事而來,擔心因為不給而被誣賴成壞人,所以動搖。這樣的話,你當然不應該給。有限的資源要用在長期計畫之上,零星給予的錢,無論給多給少,都不會帶來生命本質的改變。

就算能帶來好的改變,卻不再因為給予而快樂,對自己的「心理幸福感」(psychological wellbeing)也是嚴重的傷害。

然而,如果你的心裡願意打破任何原則,不顧任何結果,都想要給予,那麼,就義無反顧地把原則跟理性丟到一邊吧!這也不難,父母對子女大都有這種情操。只是你必須明白此時的角色,就不再是 NGO 工作者,而是再造父母。

所以,作為一個 NGO 工作者,你要當可望而不可及的明星阿信,還是要當不怕吃苦的日本阿信?我不知道你會怎麼選擇,但我選擇成為一個自己喜歡的人。無論給、還是不給,都能在做完決定後立即放下,繼續好好做人、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做一個精神自由、擁有心理幸福感的人,不輕易被 NGO 的大帽子籠罩,也不讓愛輕易被綁架。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2018 NPOst 公益交流站年會

會長大的好事:公益創新規模化 Scaling Innovation

我們如何將創新的影響力盡可能加速、擴大,以趕上這世上所有急待解決的問題?

1 位重量級國際講者 X 6 位國內傑出的工作者 X 6 位公益行動家 X 1 場專屬鐵粉的 Party

當我們只有 5 個人的時候,是否就能思考如何影響 50000 人?如果一個計畫雖然得以「永續」,但永遠只能影響 50 人,它還值得嘗試多久?如果從一個計畫創立之初就想像它「長大」的模樣,有什麼事現在就非做不可?

沒有標準答案,不論是非對錯。只有一位重量級國際講者與你深入探究如何「加速擴張創新的影響力」;6 個國內傑出的工作者/組織引領我們看見公益部門如何精彩跨界激盪火花;6 位由你我共同精挑細選出的公益行動家,讓我們想像改變的各種可能。以及,一場私密的 Party 與盛大的交流,創造無盡的機會與無價的體驗。

年會官網這裡去

早早鳥鐵粉票這裡買

活動資訊

日期:2018 年 10 月 19 日

時間:09:30-17:40(09:00 開放入場)

地點:四號公園演藝廳

地址:新北市中和區中安街 85 號 B1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褚士瑩

褚士瑩

褚士瑩,資深 NGO 工作者阿北,年近沒有半百,打交道的公益組織超過百餘,喜歡胡搞,語不驚人死不休,從來不怕吵架。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