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不為所求的當志工,可能嗎?

0

 

編按

NPOst 邀請資深國際 NGO 工作者褚士瑩阿北,每週六晚上隔空問診(大誤),回答關於非營利工作領域的問題。無論你是志工、NPO/NGO 工作者、捐款人、有志投身公益者,都可以來填表單問問題喔!褚阿北每週將抽出 1-3 個不等的問題來回答,現在就來舉手發問吧!

「年密」的捐款人:

真的有人不為所求當志工嗎?人總要生活吧! 

動不動就很激動的褚阿北:

做志工當然有所求,只是求的不一定是金錢。

至於覺得當志工就該吃土的人,不如自己去吃屎吧!(激動)

阿北主頁

做志工求的不一定是金錢

一個理性的人做一件事,當然有所求,只是所求不一定是錢。

做志工的理由,有人為了升學,為了功德,為了打發時間,為了健康,也有人為了推銷東西,或者為了跨出自己的舒適圈,去看看日常生活接觸不到的族群或世界的角落。當然,也是有人的所求就是「不為所求」。

我有一個這輩子活到 50 歲、從來沒當過志工的日本男性朋友,有一天突然告訴我他要去柬埔寨當志工,問我要注意什麼。我很驚訝這個連緬甸和柬埔寨都搞不清楚的男人,竟然突然要去柬埔寨幫忙建造小學,所以我很直接的說:「你到底要什麼?」

結果他很誠實地說,他在廣播中聽到一個有名的國際志工,正在招募來自社會各個角落的志工團成員,前往他們在柬埔寨進行的教育計畫。其中有一句話打動了他:「我們找的不是兩個禮拜的國際志工,我們希望找到一群一輩子的好朋友。」

就因為這一句話,我的朋友就去參加招募,而且很幸運地被選上了。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這位看起來生活很順遂的朋友,如此渴望友誼,當志工變成了他「一輩子好朋友」的方法。

boss-fight-free-stock-images-photography-photos-high-resolution-man-looking-960x681

同場加映:當志工就該吃土嗎?

志工是一種生活方式,當然也可以是一份工作。

志工不見得都是沒有報償的,實際上志工有分「有給制志工」跟「無給制志工」,但是為了討論方便,我們就都以無給制、或是志工收入趨近於零來討論好了。

首先,志工一定要當成主業嗎?

我一直相信一個人如果有一份主業,跟至少一份副業,人生會比較有趣。現在就連特別看重企業忠誠度的日本,也開始規定每個員工都要有一份跟公司業務不相關的「副業」。如果一個人有一份足以溫飽的正職,其中一份副業當然可以是沒有收入的志工,因為這份副業雖然不會為你帶來財富,卻可以打開視野,讓你變成一個有趣的人。

第二,主業的收入一定要比副業高嗎?

我認識一個在大學社團當國樂社指導老師的工程師,他一輩子想成為音樂家,只是迫於現實不得不去上班掙錢。他總開玩笑說:「我的主業是國樂社的指導老師,副業是工程師。」在他心中,這份每學期只有 3000 元的工作才是「正職」,但是如果沒有那朝九晚五的「主業兼差」,他就沒辦法繼續做音樂的夢。

既然為了存旅費而每年有一半時間在便利商店當大夜班打工的人,為了當藝人而在洛杉磯的餐廳端盤子等待機會的俊男美女,都大有人在,那麼為了能夠當「志工」這份主業,而去上全職的班當作「副業」賺錢,有什麼不可能呢?這不過是一念之間的事啊!

第三,志工也可能搖身變成工作

我自己在將近 30 歲時才從產業轉到 NGO 組織工作,當時我也發現隔行如隔山,不能也不該預期以過去在管理顧問的資歷,在陌生的 NGO 組織當「空降部隊」,所以讓他們看到我的價值的最好方式,就是從擔任志工、發揮 NGO 組織缺乏但迫切需要的管理分析專長開始。

一旦價值被肯定,彼此理念一致,就能從志工身分變成全職員工。當然,我並不是說志工是員工的跳板,但這就像企業實習是聘僱之路的其中一條,把做志工當成一種實習,也是無可厚非的事。

另一個例子,是臺灣專門為失智症照顧者提供支持的康泰醫療基金會,為了避免照顧者跟社會脫節,所以讓照顧者在機構裡面擔任志工,作為準備重返職場的準備,也讓照顧者在照顧病人時,還能保持社會連結、人脈,讓自己盡量保持競爭性。

這些志工裡,其中有一位是花了 20 年生命在家照顧養母的惠珍。母親在世時,惠珍一直以志工的身分在失智機構參與各式各樣的活動;母親過世後,也沒有因此停下,她繼續在這些團體中擔任志工,透過這些網絡口耳相傳,從學生時代就開始照顧失智母親、從來沒出過社會的惠珍,竟因此以「富經驗的專家」姿態,得到不少和照護失智病人有關的工作機會,擔任志工期間所累積的人脈和經驗,也讓她後來生活完全無後顧之憂。

記得你所選擇的回報,是再多的錢也買不到的東西,至於買得到的,都直接用錢買好了。對,我真的沒有在暗示情人節怎樣,我們在說志工,不是嗎?

2 場國際講者 x 3 場焦點分享 x 1 場工作坊 x 6 位公益行動家

「科技,讓各種可能的參與得以發生。」

隨著網絡化程度越來越高,受助者與捐助者參與對話的空間前所未有地擴大, 公益,因此可以越來越不只是一份 KPI。擴大參與,使改變更可能發生

國際講者重磅發表

  •  Fundraising Success 雜誌評為「年度籌款之星」
  •  連續 4 年啟動《全球 NGO 技術應用調查》和《全球捐助趨勢報告》
  •  2019 年全球超過 6,000 個 NGOs 參與調查
  •  菲律賓最大社區重建基金會的數位轉型誌
  •  榮獲 Skoll 國際社會企業獎
  •  影響範圍超過菲律賓 2 千個社區、6 萬個家庭
 一年一度精彩年會,現在報名,限量早鳥票優惠中,快按下去!

作者介紹

褚士瑩

褚士瑩

褚士瑩,資深 NGO 工作者阿北,年近沒有半百,打交道的公益組織超過百餘,喜歡胡搞,語不驚人死不休,從來不怕吵架。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