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組織專家:一窩蜂批評慈濟之前,先釐清流言蜚語吧!

67

 

文/ 陳文良(國際聯合勸募組織大中華區能力建設總監)

關於網路上流傳對慈濟批評的某些文章,我印象裡面反駁過幾次。

我個人對慈濟的一些作為並不認同,其中包括了921災後重建,把災區許多國小蓋成慈濟式的灰色人字形與校園周圍以綠色蓮花欄杆圍繞,而非依照社區原本環境特色,景觀色彩來設計校園,讓許多人對小學中學時代母校的回憶蕩然無存,曾經在BBS公開為文批評。

但是,這些網路流傳的文章指出的幾件事情,我必須說,並不理性。不建議朋友們因為這幾天的新聞(編註:關於內湖社福園區、柯文哲、釋昭慧…),又轉貼來累積仇恨,而不是更公平地討論慈濟在台灣社會,或是國際社會裡面所扮演的角色,以下分幾點說明我不認同的地方。

1. 捐款排擠效應

台灣在公益募款上面是個自由競爭的制度,只要符合公益的資格(公益勸募條例第五條),都可以申請公開勸募,因此是自由市場的機制,各憑本事,慈濟的募款志工也都是志願擔任的,靠每個人的本事去蒐集小額捐款,沒有數字上的相關性顯示他們因此排擠了誰。尤其文章裡面提到的其他組織,透明度有比慈濟高嗎?有的組織即便不募款,純粹拿來當街友尾牙可以連續辦幾年而不至於斷炊?但是,哪一年沒有喊窮?我常說,「捐款排擠效應」、是公益團體最沒出息的理由,像什麼氣爆,經濟不景氣之類的,都不是理由,唯一的理由就是努力不夠,就更別說是慈濟害的了。所以什麼四川地震慈濟募了12億,其他團體立刻無款可募,921地震台灣人總共捐出240多億,川震80多億,日本地震台灣人捐出68億,公益團體有倒光嗎?討厭慈濟不能這麼不理性呀!通常在災難發生的當年會有影響,但是隔年如果天下太平,基本上基礎好的公益組織底子都很深厚的。

2. 「台灣80%捐款都捐給慈濟,其他的公益團體均分20%?」

我認為誇張了,最高峰的時候,慈濟最多佔公益捐款的 30%,近年來慈濟以外獲得最多公益捐款應該就是家扶(35-40億)和世界展望會(25-35億),再來是創世(加上華山/人安兩個基金會總共22億左右),伊甸年度收入超過12億(其中約一半是政府補助),紅十字會則看有沒有大型災難,紅會維持運作的募款也很辛苦。所以我不知道這裡面的80/20是根據哪裡來的數字。這幾年,包括兒童福利聯盟基金會,喜憨兒基金會等幾個公益組織的募款持續成長,更別說綠色和平組織以環保團體出身而募得2.4億台幣的佳績讓人驚艷了。

3. 慈濟不管國內的弱勢團體,錢都往國外送?

當年,台灣也曾經是接受國外援助的國家。家扶,世界展望會都曾經是國外援助台灣脫貧的駐台組織,後來轉型成專業組織,現在不但幫助國內的貧困家庭,也幫助國外的貧童。慈濟目前也還是許多基層社工經常運用的社會救助資源,並沒有因為國外援助而停止國內訪問貧困家庭的工作。

慈濟在許多國家都依法成立非營利資格的公益組織:為了讓美國的慈濟人捐款能夠抵稅,登記成立501c(3)資格的公益團體,這個類別申報資料非常嚴格,而且沒有人敢輕忽稅務局的要求。在中國,慈濟在浙江省登記了慈濟基金會,但是不具有公開募款資格,只能在會員之間募款,不過至少取得了公開運作的合法資格,其經費與運作,在當地也是要誠實申報的。所以,不可能說把錢花到國外就不必被監督,要花多少錢,愛怎麼用就怎麼用了。這個指控太惡質!國內募的款項援助外國,內政部(現在業務轉移到衛生福利部)都還是請會計師事務所到所有申請公開勸募的公益團體查帳,怎麼出去的,怎麼用的,通通都得經過查核。

至於,證嚴的弟子們一心一意地希望上人有生之年能夠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肯定,這很自然,事實上證嚴法師也得過有亞洲諾貝爾和平獎之稱的菲律賓麥格賽賽獎,只是,也許表現得太刻意了,的確有些人對這個動機質疑,但是,從我曾經與慈濟的海外人員一起參與過跟援助與發展有關的國際會議時所看到的,他們的志工或是駐外人員專業性是毋庸置疑的,海地發生地震時,慈濟甚至不需要我國政府駐外單位的協助,就透過其美國的駐外人員與國際組織一起加入救災協調平台的工作。我不認為這篇文章的作者了解這個部分。

4. 關於中國錢多還往中國送錢的質疑

這又是以討厭中國的名義來偷渡仇恨,中國現在的公益捐款缺的是往哪去才可靠的項目計劃,而這還只佔了他們GDP的1%,潛力無窮,我相信再來一次什麼災難,慈濟對中國的策略也會改變,中國的公益行業需要的是行業規範,重建社會信任,他們有一群人非常積極地推動公益組織的發展來逐漸形成穩定社會的基層治理結構,會是我們可敬的對手與鄰居,我們不能一直酸這個國家卻不知道怎麼跟人家相處。別忘了,他們錢再多,有13億人口要養,負擔不會比我們輕。

至於說為什麼都是志工在做事,慈濟在收錢,啊募款志工不募款是要做什麼?什麼叫做「志工做事」「慈濟收錢」?慈濟是誰?不就是志工與專業人員和信徒加起來的整體?至於用不同層級的捐款來區隔身份,這也是一種募款策略,至於外人欣賞與否,另當別論,他們的服裝與胸針各有其理念與設計,開開玩笑可以,批評階級化就涉及意識形態認同與否,應該謹慎。

5. 慈濟的透明度

就法人而言,慈濟至少包括了財團法人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財團法人佛教慈濟大學,醫療財團法人佛教慈濟醫院,財團法人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電視台在這底下)(具體名稱也許不夠精確)。因此,如果說慈濟的善款來自大眾,這些捐款人也認同他們的志業每一個部分的理念與投入的經費,同時這些財團法人的法人資格都是符合政府法令的,其申報資料也都經過政府審核,什麼錢應該在什麼地方放著都符合法令,可以討論其龐大善款對台灣社會整體還能有什麼更具開放性的積極貢獻,但是,不要用一些強烈的好惡,恨烏及屋。

至於組織裡面的決策依據,決策理性,誰是真正的決策者,組織文化與社會的認同等等,就看他們的董事會覺得什麼樣的組織運作形式符合利害關係人們的期待,因為其規模如此之大,的確可受公評,透明度也應該還有很多空間可以努力。但是,就志工管理,以及事業體的發展這方面的專業能力,以一位天主教徒來說,我覺得他們遠遠勝過台灣的天主教會。

6. 慈濟與其他宗教信仰的衝突?

宗教團體,尤其是內聚力很高的組織,本來就相對有很多因為組織內部因為宗教領袖的不可質疑性產生的排他氣氛,然後過度自我陶醉與領袖崇拜,局外人看與局內人看,感受本來就不一樣,跟我們看直銷大會覺得是瘋子,但是很多人在裡面覺得生命從此變彩色是一樣的。如果沒礙著我們,幹嘛管人家人生的色彩?我個人不認同的是他們在這個自我陶醉裡面會出現像是88水災時,對待原住民部落的基督信仰以及重建園區的佈置以雕像紀念志工的付出而忽略災民感受等事情,這裡面我覺得也可受公評。但是,不能用攻擊與輕挑的方式引發仇恨。 Log into several Dark Web marketplaces using only the alternative link Grey Market it stores active urls of most popular Darknet marketplaces

公益慈善的確因為其免稅資格而是一種公共財,可受公評,但是,應該理性地討論,有些偏激的基督宗教基本教義派常常隱身在這種形式的文章裡面,惡意攻擊佛教道教人士,然後網軍們搜尋資料又很容易因為這些炒冷飯的舊酸文不斷被重新整理後,又再次被傳送而造成更多自以為理性的分享。其實,對慈濟並不公允。

延伸閱讀:

慈濟需迎向世代挑戰,力求透明並真誠對話

無論你支持慈濟或聯勸,「勸募資料透明健全」+「社會公益素養提升」更關鍵

作者介紹

陳 文良

從事社會福利服務與公益部門發展迄今超過 20 年,東吳社工、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社工碩士,任職於臺灣聯合勸募協會 16 年,曾任聯勸副祕書長、祕書長。2014-2016 年擔任國際聯勸大中華區培訓總監。目前也擔任耕莘文教基金會、曉明基金會等組織董事。 從小受洗的天主教徒,喜歡天主教靈修方式的靜謐與默想,並且相信宗教信仰需要在社會責任的脈絡中實踐,除了追求內心平安和靈性的成長,也關懷導致人類陷於誘惑的社會結構,在自己所領受的天賦才能及人生經驗所形成的獨特路徑中實踐使命。 閱讀與研究興趣:非營利組織治理與管理、天主教的社會議題觀點與思想、公民社會的發展與在國家治理中的角色、社會創新、中國的公益組織發展與能力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