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強戰力:女生們快來,我們幫你準備好筆戰材料了!

2
photo credit: Roman Sakovich via photopin cc

【本文筆戰專用】在網路上看到腦殘人士替強暴犯和癡漢找藉口(不好意思,Slutwalk Taipei 的風格比較辛辣一點),合理化犯罪行為、用邏輯不通的方式怪罪被害者不檢點。你不用再浪費時間思考怎麼戰,Slutwalk Taipei  特製 「常見問答集」,歡迎複製貼上,敬請轉載。您的一個小動作,就能散播歡樂、散播愛,讓世界更美麗~也歡迎大家投稿分享自己的筆戰戰績,供各位網友欣賞使用。

常見問答 (一)

Q:面對強暴犯、癡漢跟殺人狂,都要懂得自我保護不是嗎?

A:當然要學會保護自己,但問題是大家對強暴與殺人狂事件的反應是截然不同的。

以幾天前柯羅拉多州戲院發生的瘋狂掃射作為類比,我們會去問到底那個冷血的殺人犯有什麼問題、有什麼精神異常,或是檢討槍枝管制政策的結構問題,而不會批評那些去看午夜場蝙蝠俠首映遭掃射的人活該,不會批評他們半夜看電影,不會批評他們一臉軟弱、沒有自我保護的能力。

但是,強暴事件發生之後,明明錯的是強暴者/施暴者,大家卻一股腦檢討受害者;檢討她的衣著、她的行為、她有沒有喝醉。然後,批評她很騷,說是她自己自找的。

所以,整個社會不但沒有教導或制止強暴,而是在姑息、縱容甚至鼓勵強暴(反正她就是一臉騷樣活該被強暴)。

常見問答 (二)

Q:我們從小被教育「財不露白」才能避免被搶劫,女性也應該穿著保守才能避免強暴和性騷擾,不是嗎?

A:根據統計,超過 80% 的強暴是被害者認識的親人朋友所為,並且只有 4% 的強暴犯記得當時受害者的穿著,也就是說,大部分的強暴案來自於強暴者與受害者的長期互動,與案發當時受害者的穿著毫無關聯,也根本沒有強暴案的加害者在乎過被害者當時穿什麼。

「財不露白」與「不要穿著暴露」雖然都是屬於要求被害者的宣導模式,但是這樣的論點預設了「財露白」與「搶劫」,以及「穿著暴露」與「強暴」有直接的因果相關。但是,根據我們剛才所引的實際強暴案例統計數據而言,這樣的預設明顯站不住腳。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這個社會事先預設了這兩種案例都直接因果關聯(而我們必須重申,根據實證案例資料顯示,對於強暴案而言這樣的因果關係並不存在),在財不露白與搶劫這個例子,我們社會在宣導財不露白、小心扒手的同時,我們更是從小被教育「侵佔別人的財產」是錯誤的,「搶劫」是錯誤的。銀行的樹大招風且處處可見,但是搶案發生時,我們卻不曾怪罪被搶的銀行總是讓人覺得銀行裡有錢,而會去關注搶匪的心理狀況、犯罪動機,或是反省造成犯罪的結構問題。

但是對比於強暴防治的宣導,社會卻只是「單方面」要求限制女性的穿著,造成「只要她穿著暴露就活該被強暴」、「因為她穿著清涼、所以強暴是她自找」的偏見。這種一昧要求女性、檢討被害者的文化,已經造成不知道多少受暴女性因此自責、自殘或自殺。

因此,我們希望告訴整個社會,女性有她們人身安全不受侵害的基本權利,不管她穿什麼、做什麼,強暴就是不對的,不管怎麼樣都不應該強暴別人。我們希望藉這個運動傳達這樣的訊息:強暴跟受害女性當時的穿著沒有直接關聯,而是跟強暴者當時的「主觀犯意」才有直接相關。所以要杜絕強暴,不是教導女性該怎麼穿著,而是告訴男性,女性的身體不是一個物品,不是你洩慾的工具。

常見問答(三)

Q: 穿著清涼難道不會增加強暴犯的犯案動機嗎?或者是女性的穿著難道不會影響強暴犯目標的選擇嗎?也許女性穿著保守就比較不會成為被強暴的目標,穿著較清涼比較容易被盯上?

A: 我們的社會常常宣導要女生穿褲子不要穿裙子降低強暴者的動機,但是諷刺的是,在實際發生的案例裡面,受害著當時身著褲裝的案例遠高於身著裙裝的案例,甚至受害案例穿著統計數據最高的居然是我們以為最安全的「牛仔長褲」。

事實上,強暴犯時常用刀槍威脅被害人,要被害人自行寬衣解帶,服裝穿著與強暴者主觀犯意根本無關。由此可見,認為「穿著清涼的女性容易遭到犯罪者侵害」只是父權社會一廂情願的想像,希望假借防治強暴為理由,模糊焦點藉機宰制女性的穿著與女性的身體。

有人會引述強暴犯的自白,認為當時被害者的穿著是引起強暴的強烈動機,但是我們必須注意罪犯的敘述,不一定可信,罪犯可能只是在為自己找藉口,減少自己的罪惡,仍需要有更多資訊,研判他們是否只是找藉口。當罪犯宣稱因為被害人穿著清涼而引發其犯罪動機,我們可以換個方向進一步詢問,強暴犯是否記得被害人當時的穿著?實證研究數據顯示,只有 4% 的強暴犯記得當時被害者的穿著,那麼在根本不記得當時對方的穿著的情況下,罪犯說對方穿著清涼引發其犯罪動機,其實只是在為自己的犯罪找藉口而已。

因此,我們希望強調強暴跟受害女性當時的穿著沒有直接關聯,而是跟加害者當時的「主觀犯意」才有直接相關。所以要杜絕強暴,不是教導女性該怎麼穿著,而是告訴男性,女性的身體不是一個物品,不是你洩慾的工具。

 


按讚,接收更多公益新思維!

性別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2 comments
Portnoy
Portnoy moderator

我覺得很多受過騷擾或侵犯的人依舊缺乏管道說自己的故事。

CandyLiu
CandyLiu

我想只有過來人才會知道那種感覺…
現代的人太喜歡光環了…往往只看到事情的表面沒深入了解事情來龍去脈…
也太多人因為非當事者就覺得沒必要大驚小怪…

我想…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弱點
更何況…當自己的隱私被侵犯了…
自己是不是會馬上為自己築一道牆來保護自己?

女生,從小就被教育著是該安份守己!內向害羞!不該大聲嚷嚷…咆蕭……
所以才造就這個社會…偷摸地、偷窺地痴漢、跟蹤狂越來越多…甚至還都是貫犯…實在很要不得!

我相信,很多女性都曾遭遇過…只是有些不敢說!因為他們怕說了會被笑…
也有些女性說了…但草草了事…再者來說,這個社會並不重視這一塊…在我看來…

因為我們一直被教育著,「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萬事以和為貴!不要大驚小怪!

為何我會這麼說呢?多年前因為工作關係受邀到高雄講課…
那天早起搭客運南下…印象讓我很深刻的是我在「技擊館捷運站」下車!
教彩妝造型的我…習慣先去洗手間整理一下服裝儀容…看一下自己儀態是否端莊…
於是乎…就從【技擊館捷運站】搭著手扶梯,看到廁所指標就向右轉了…就在這個同時…
我發現…有人靠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有人在跟蹤我尾隨我…
可怕的是…我走進了個死胡同…往廁所的路是死的…沒有人群沒有出口…
害怕的我…心急就馬上衝進女廁(隔壁是男廁)
那位痴漢就在看見我越走越快的同時…跟著我走進廁所的路直至我衝進女廁才停止…
但…那天是平常日…高捷還不是那麼多人搭乘的時候…
我慌了!深怕那痴漢在廁所門口等我…
我一直在廁所躲著…不敢出聲…一直在廁所裡等候…看是否有來人…有聲音可以求救…
就在此時我立馬用手機報了案…告知警察…
但害怕的心…一直加速…心跳也一直加快跳著…
就這樣過了二十分鐘…終於外面出現有媽媽們聊天的聲音…我趕快探出頭偷看…
是清潔打掃的阿姨…我趕緊述說我的困境遭遇…請阿姨保護我…也在此時警察終於來了!

一下子來了四個警察…
一邊是捷運警察…一邊是分局警察…
問了我有沒有事…就在我述說事情的來龍去脈後…
知道我等一下要準備去演講…
捷運警察說:人跑了…沒事就好!心想著要吵吵了事…


一旁的分局警察聽見了原本要離開的…
因為一來的時候二邊的警察在為著是誰的地盤誰負責吵了起來…
也為了我等一下要上課會來不及辦案吵了起來

在這緊張難過的同時…我竟然不知哪來的成熟…

告知波麗士大人:沒關係!你們辛苦了!不過我可以跟學生說我的情況!延期舉辦!但我想真相大白!

就這這時候…捷運警察只好妥協!讓我報案…做筆錄…

但,我還是想聲明…幫我做筆錄的是分局的警察!到現在我還是一直很感謝他們!

那天…我一個人跟著他們離開捷運站…一個人搭著警車…到了警察局…做了筆錄…寫了人生第一次的被尾隨筆錄時…

我在警局受不了放聲大哭了!

因為…在被尾隨當下我嚇壞了…又是個死胡同…

二來…調視器畫面同時我發現我竟然從台中被跟到高雄…下了捷運右轉至廁所方向…就沒畫面了!因為廁所的巷子沒有監視器

三來…這世界到底怎麼了?我報了案…警察竟然在我面前吵了起來…還要我安慰說沒關係慢慢來…實在讓我哭笑不得!


我想…也許我也可以一走了之!反正抓不到兇手…但,我堅持報案!因為我希望不要有下一位受害者!


今天我是剛好沒事,哪天要是其他人遇到了被報出來了,社會才開始重視!才知道檢討與防範,

那麼我想請問波麗士大人&大家…如果是自己女兒、老婆、女友這樣遇到了…你們也會這樣嗎?

就在過了這事後…好一陣子…似乎得了人群恐懼症…也許說了大家會想笑!甚至會覺得我太誇張…

因為那種感受沒有人懂!那種陰影一直要無法抹去…不敢搭捷運、不敢搭公車…不敢一個人…也不敢單獨跟男生出去…

這種日子你們有過嗎?


如果沒有,請別再說我們誇張!我們神經…因為…這個惡夢你沒有經歷過…你無法感同深受…

這種被侵犯的感覺…你們不懂!


我們不是需要你們的關心,而是需要一個正義的社會!

我們不要一個只會怕事的波麗士大人,也不要一個女性就該怎樣的世界…


我很正常!沒有穿得特別少…也沒有頂級漂亮…也是一個平凡人!

但,我們需要被尊重!


可以嗎?



在此,我要再次感謝「高雄技擊館」附近的警察分局的波麗士大人…謝謝你們為我抱不平…

謝謝你們維持正義才讓我知道凡事要小心…才知道痴漢從哪裡開始跟蹤…才讓我知道要如何保護自己…

也讓我感受到去他鄉沒親人在身邊的溫暖!因為有你們不怕事…才會有今天勇敢的我!


謝謝你們,讓我在警局放聲大哭…陪伴我、保護我…


我希望這世界能像你們一樣!多一點正義…多一點不怕事…

這樣才有公平正義的社會!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