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富差距真的會破壞社會穩定,來看李察‧威爾金森在 TED 怎麼說

0

長久以來,貧窮一直被視為如犯罪、未成年懷孕、過度肥胖等社會問題的根源,然而李察‧威爾金森數十年來對貧富不均形成的社會影響力之研究顯示,社會的好壞與穩定程度和「收入」無關,反而有種種徵兆顯示「貧富不均」正影響著社會每個階層,因此他透過這場演講,將研究精華濃縮成一張張清楚易懂的圖表,強力佐證他所持的論點。

以下是李察‧威爾金森於 2011 年 10 月在TED演講的逐字稿整理:

 

相信各位都知道我接下來要說什麼。我認為,「不平等」會腐蝕與破壞社會的穩定性,這種思潮在法國大革命前就已經出現。唯一不同的是,現在我們有足夠的資料比較各個國家的社會型態,分析誰比較平等或不平等,並看看何謂真正的「不平等」。待會我會給各位看數據,並且跟各位說明這些數據之間是存在著關聯性的。

國民總收入越高,但國民平均壽命沒有變化?

在這之前,先來看看現代人有多慘。(笑聲)首先讓我們來看看一個矛盾的現象。下圖呈現了平均壽命與國民總收入(Gross National Income, GNI)之間的關係。各位可以看到在右邊的國家,像是挪威與美國,總收入是左邊國家的兩倍,如以色列、希臘、葡萄牙。但這五個國家的平均壽命並沒有太大差別,因此它們之間並沒有任何關係存在。

但,富人比窮人更長命?

但是,看看我們的社會(譯註:這裡指英國),平均壽命與財富之間卻呈現負斜率的關係,縱軸代表平均壽命。橫軸代表英格蘭與威爾斯地區的人民富裕程度:愈右邊代表愈窮,愈左邊代表愈富裕。財富與壽命之間存在強烈的關聯性。財富稍微少一點的人 與財富稍微多一點的人之間平均壽命便有些微的差距,所以對現代社會而言收入是非常重要的,而要解釋這種矛盾現象就必須先檢視一下我們的社會。這裡要探討的是「相對收入」,也可以稱作「社會地位」: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感覺到自己比別人窮或比別人富有。有了這種想法以後 各位一定會想知道如果我比現在更富有或是更窮的話,會變成什麼情況呢?

貧富差距比一比:日本和北歐最低,英、葡、美、新加坡最高!

這就是待會兒我要跟各位探討的東西,我不會使用假設性的數據,以下的數據來自聯合國,且與世界銀行的數據是一樣的,說明一些自由競爭市場國家的「國內貧富差距」。我們來看看下面這張非常簡單易懂的圖表,各位也能從網路自行下載,它呈現出在每個國家前 20% 富有以及前 20% 貧窮人口之間的貧富差距。左邊的國家財富分配比較均等如日本、芬蘭、挪威、瑞典,富人與窮人之間的貧富差距相差大約 3.5 倍到 4 倍之間。但是那些財富分配不均的國家如英國、葡萄牙、美國、新加坡,貧富差距比左邊的國家整整多了一倍。由此可見,我們國家(英國)相較於其他自由競爭市場的國家,經濟失衡程度整整多了一倍。

拼GDP無效,改善貧富差距才能改善社會問題。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這種現象對我們的社會有何影響。我蒐集了各種社會現象與問題的數據,而在社會底層的人民之中這些問題會更為明顯。我統計的數據包括平均壽命、兒童的數學與識字能力、嬰兒死亡率、兇殺案發生率,監獄內的人口與總人口的比例、未成年少女的生育率、人民之間的信賴程度、過度肥胖、心理疾病(這裡所謂的心理疾病,依照標準的診斷分類 也包括毒癮與酒癮),最後一個項目則是社會流動率。我們將以上數據經過均衡運算,整合成一個指數。圖中這些國家的位置會反映出它們對該指數的平均表現。現在,各位看到了下圖跟上一張圖之間的關係--「經濟失衡」愈嚴重的國家,對於上述社會問題與現象的指數平均表現會愈差,兩者之間有著緊密的關聯性。但如果改與「國民生產毛額」,或是「國民總收入」比較的話,這兩者之間就不會有任何關聯。

換種數據來測試,社會問題依然和貧富差距最有相關性。

我們有點擔心被認為只選了支持我們理論的數據,甚至偽造數據,所以我們也在「英國醫學雜誌」發表了一篇採用了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兒童福利指數的文章,該指數由另一個研究團隊整合40種不同的變數所得,包括兒童是否能跟父母溝通、家裡有沒有書本、接種疫苗的比率、有無校園霸凌,可謂應有盡有。然後我們比較此指數與先前的資料,發現經濟失衡愈嚴重,兒童的福利就愈差,兩者之間依然有強烈的關聯性。儘管如此,如果我們再把兒童福利指數與國民總收入做比較,兩者依然沒有任何關聯,一點邊都沾不上。

從開始演講到現在我說了那麼多,其實都在講同一件事:社會的安樂穩定與國民收入、經濟成長之間是一點關係也沒有。這對於已開發國家而言或許沒什麼,但對貧困國家的影響很大。 但若撇開國家的立場不談,改以人的立場來觀察,對我們就影響深遠。

我們彼此信任嗎?-經濟發展均衡的國家,互信程度更高。

現在,我把剛剛提到的各種數據拆開來探討,以「信賴程度」為例:下圖顯示了一個國家的人與人對於彼此的信賴程度,統計資料來自「世界價值觀調查協會」。 在經濟失衡較嚴重的國家,有 15% 的人認為彼此可以信任;但是在經濟發展均衡的國家,卻有 60%~65% 的人口可以彼此信任。如果把圖的縱軸改成社會參與度,或社會資本的動用,得到的結果都和經濟失衡與否存在強烈的關係。

事實上,這份調查工作我們作了兩次。第一次是以已開發國家為對象,並把得到的數據當作實驗平台,然後對全美國的五十個州作相同的調查——問他們相同的問題:是否認為經濟失衡較嚴重的州對於上述各種社會問題的表現比較差?下圖就是針對美國人民所作的調查結果, 同樣是經濟失衡與信賴程度之間的關係。最後得到的結果與前幾張圖極為相似,同一件事在各地都是相同的結果。 基本上,我們發現根據我們的實驗平台裡的所有資料、在國際上跟「信賴程度」有關的調查中 其結果跟美國內部的調查結果都極為相似。這絕對不是歪打正著。

心理疾病人口數、兇殺案發生率、監獄人口比例……也和經濟失衡有關?

下圖的縱軸換成了心理疾病。數據來自世界衛生組織,他們隨機挑選各國的人民並經由問診而得到這些資料,讓我們得以分析在各個社會之中擁有心理疾病的人口比例。 縱軸代表的就是在前幾年之中擁有心理疾病的人口佔總人口的比例。比例最低與最高的國家之間足足差了三倍——這代表整個美國社會有四分之一的人口患有心理疾病,當然這與經濟失衡有著高度關聯。

下圖的縱軸是兇殺案發生率。紅點代表美國各州的比率,藍色三角形則代表加拿大各省。兩種圖形的分布位置有些許不同,每一百萬人中,兇殺案的發生數介於 15 到 150 宗之間。

下圖的縱軸則是監獄內人口與總人口的比例,採用對數刻度,最低與最高比例相差約十倍:從四十人到四百人都有,相差不小。犯罪率只是造成這種現象的其中一種因素,主要因素來自於過於嚴厲或粗糙的判決,在經濟失衡較嚴重的國家執行死刑的比率也比較高。

下圖的縱軸則換成了中學生的退學率,最低與最高比率之間依然差異很大,這對於人才的發掘造成很大的損失。

下圖的縱軸代表社會流動率。這裡呈現的是以收入為基準來推算出的流動率。 講白話一點,它就是在問:富人的父親也是富人嗎?窮人的父親也是窮人嗎?或是根本一點關係也沒有?在經濟失衡較嚴重的國家,如英國、美國,你父親的財產就非常重要。相反地,在北歐地區的國家,你父親的財產就比較無關緊要了。 因為社會流動率很高。因此,我給各位一些建議——我知道在座的觀眾之中有很多是美國人——如果美國人想完成他們的美國夢的話,最好是往丹麥發展。(笑聲和掌聲)

 

現在我們來看看其他的社會問題,這些問題在下層社會之間愈來愈普遍。不過新的社會問題層出不窮,經濟失衡愈嚴重的國家受害愈大,這些損害不是一點點而已,甚至還有可能持續不斷擴大,像是物價持續上漲、人民終有一天會吃不消。

現在我們回過頭來看看這張圖,綜合所有的資料後,可以得到兩點結論。其一,在這一張張的圖表之中,我們可以發現,社會問題愈多的國家, 不論現況為何都愈有可能成為經濟嚴重失衡的國家,反之亦然,看看北歐國家或日本就能了解。因此我們可以篤定社會的失常與經濟失衡有絕對的關係,不是只有一兩件事出問題, 而是整個社會都有問題。

瑞典和日本的經濟發展都較均衡,但採用的方法不同:

其二,也是很重要的一點,請各位看看這張圖的底部,也就是瑞典與日本,就各種面向而言,這兩個國家同為高度發展但是差異極大,如婦女的社會地位,或是對核能的觀點等,都有著天差地遠的見解。不過,我們探討的重點在於它們如何做到經濟發展均衡。

瑞典各種行業之間的工資差異不小,但是政府用稅收來彌補這段差距,或是提供完善的社會福利及大量的補助津貼。日本的方法比較不一樣:以縮小工資差異的方法達成平衡,因此稅賦相對地比較低,當然社會福利就差了一些。我們在分析美國的狀況時,發現了一些相似的政策,某些州在所得重分配這方面表現不錯,這些州之所以表現不錯,是因為它們的工資差異比較小。所以結論是讓經濟均衡發展並沒有特定的方法,重點是要用對方法。

不是只有窮人才會受到經濟失衡的衝擊。

我並不是在評論誰的做法比較好,我只是在闡述某些高度開發的自由競爭市場國家的情況。在下一張圖中,我們會看到另一項驚人的事實:不是只有窮人會受到經濟失衡影響,就好像約翰.多恩(譯註:英國詩人)所說的「沒有人是一座孤島」。經由各項研究,我們可以比較每個社會階層的人民如何受到經濟失衡的影響。

這張討論嬰兒死亡率的圖只是個例子。有些瑞典學者在統計嬰兒死亡率時根據英國社會經濟學的分類法來劃分,這種分類法有點不符合時代潮流,因為把父親的職業分成很多等級,卻把單親獨立成一個分類。圖中最左邊的「低階職業」是指不需要任何技術的勞動業,愈往右是需要技術的勞動業、比較不需要專業技能的非勞動業,最右邊則是需要專業知識的職業——醫生、律師、大型公司的主管等

不論父親從事哪種等級的職業,瑞典人的嬰兒死亡率都比英國人低,尤以社會底層的人民之間差異最大。即使是上層社會的人民,瑞典的表現仍然略勝一籌,足以證明瑞典的經濟失衡較不明顯。現在,我們已經看過了涵蓋教育、健康等五種不同的數據,也包括美國內部還是國際上的數據。在這之中我們可以找到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經濟失衡對社會底層的人民影響最大,對上層社會的影響相對較小。

我們很在意別人用什麼眼光看自己、我們擔心負面評價、我們特別在乎別人的褒貶

即使如此,有些事我還是不得不說。現在讓我們換個觀點來看問題,從經濟失衡對心理層面的影響著手:人們會產生優越感或自卑感,對別人的褒貶特別在意,也會去注意別人對你的態度。當然,不可諱言地,群眾的競爭心態其實來自於現今社會的消費主義(Consumerism)。另外,人們的安全感也會受到影響,我們會很在意別人用什麼眼光看我們,我們的表現是否夠吸引人?夠知性?諸如此類,愈在意別人的眼光就會愈沒有安全感。

有趣的是,社會心理學家曾作過以下的實驗: 他們分析了 208 件不同的案例,實驗先邀請許多自願者進入心理實驗室,然後讓他們做一些充滿壓迫感的工作,並觀察他們體內分泌的壓力荷爾蒙增加量,結果非常地諷刺,他們發現有一種工作會大量地增加最主要的壓力荷爾蒙--皮質醇的分泌量,而這種工作就是常會被社會大眾品頭論足的工作--人們因為害怕得到負面評價而感到自尊或社會地位受到威脅。心理學研究結果顯示,來自別人眼光的壓力對一個人的影響最大。

我們的研究也曾經受到質疑,當然也有些人不喜歡我們的實驗數據,更有人對這些數據感到不可思議。我必須在此告訴各位,某些人質疑我們只選用支持我們理論的數據,但我們從未這樣做。我們有自己的篩選機制,遇到跟我們研究的國家有關的數據就會加進來分析。唯一會考慮的只有資料的可信度,絕無挑選數據,不然這場演講就沒意義了。

至於其他的國家呢?其他還有200多項研究散見於各種學術期刊,都證明人的健康與收入、經濟狀況有關,並不只侷限於今天提到的這些較具代表性的國家。只要國與國之間的情況相似,經濟失衡程度差不多,兩國內部都會產生相同的問題。我們為什麼不用其他的衡量標準分析呢?我已跟各位說明過,如果改用國民生產毛額作為衡量標準,結果也不會改變的。當然,在現有文獻中,有其他學者用更精密的方法,以貧窮、教育等問題做衡量標準,這自是不在話下。

相關性不代表因果關係?李察:「社會壓力是主因」

至於這些數據間的因果關係呢?兩件事之間有關聯性並不能證明它們有因果關係,因此我們花了不少時間。當然,大部分的人都能接受我們研究出的因果關係,我想我們認知上最大的改變就是在富裕已開發的國家中,某些慢性病的起因,如免疫系統疾病、心血管疾病,竟是來自社會上的壓力。在經濟失衡嚴重的國家,社會上的暴力事件比較頻繁,也是因為人們對別人的眼光愈來愈敏感。

確立稅收的標準和運用;還有,公司老闆得對員工的薪資負起責任。

我必須說,要解決這些問題就得先確立稅收的標準以及稅收的運用。所有人的所得都必須受到限制,特別是上層社會的人,而我認為,公司老闆非得對員工的薪資負起責任。今天我希望各位都能在心中記住一個想法,那就是我們確實能夠藉由縮小收入差距來讓我們的社會更加均衡發展。 如果有一天,在座各位的其中一人成功解決了經濟失衡的問題,那將會是全人類的福音。

謝謝各位。(掌聲)

 

延伸閱讀:

1.NPOst國際:非洲貧富差距大,數千人上街抗議低薪、高消費和社會安全保障不足

2.NPOst國際:縮短貧富差距?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簡史

 


按讚,接收更多公益深度資訊!

2 場國際講者 x 3 場焦點分享 x 1 場工作坊 x 6 位公益行動家

「科技,讓各種可能的參與得以發生。」

隨著網絡化程度越來越高,受助者與捐助者參與對話的空間前所未有地擴大, 公益,因此可以越來越不只是一份 KPI。擴大參與,使改變更可能發生

國際講者重磅發表

  •  Fundraising Success 雜誌評為「年度籌款之星」
  •  連續 4 年啟動《全球 NGO 技術應用調查》和《全球捐助趨勢報告》
  •  2019 年全球超過 6,000 個 NGOs 參與調查
  •  菲律賓最大社區重建基金會的數位轉型誌
  •  榮獲 Skoll 國際社會企業獎
  •  影響範圍超過菲律賓 2 千個社區、6 萬個家庭
 一年一度精彩年會,現在報名,限量揪團回饋票,快按下去!

作者介紹

黃 云宣

剛成為實習新鮮人,平常喜歡注意沒人看到的小地方,喜歡想沒人想過的事情,喜歡做沒人嘗試過的事!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