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北望遠鏡】社會衝突不好嗎?緬甸難民營的哲學思考:衝突就像地震,未必是壞事!

圖/Felix Serre @ unsplash

編按:

由專業國際 NGO 工作者褚士瑩坐鎮回答各種 NPO/NGO 相關提問的專欄【阿北私會所】轉眼就 2 歲了!今年開始,褚阿北與 NPOst 決定轉身探頭,向外觀察,從阿北在國際非營利組織擔任顧問工作的日常中,帶回國際間在社會服務領域裡,各種好玩、有趣的潮流與做法。這個從 2018 年開始的新專欄【阿北望遠鏡】要分享的,可能是一個小小的設計,也可能是一個巨大的野心,甚至是一個失敗的計畫或爭議的概念,但無論如何,都希望成為臺灣 NPO/NGO 工作者一種新鮮的思考。

ps. 雖然如此,【阿北私會所】精神不死,如果你還是有 NPO/NGO 相關的問題,還是歡迎舉手發問 喔!阿北心腸軟又愛罵人,一定不會棄之不顧的!

 

「這個社會,怎麼會變這樣?」我們常會充滿感歎的說出這句話,說不定你今天才剛說過一次。

我們在新聞上聽到臺灣大學為了遴選校長沸沸揚揚,在網路上看到海龜的鼻子被吸管卡住而伴隨著鮮血被硬拔出來,動物保護團體為了被獵人違法放置捕獸夾夾傷的流浪動物叫屈,未成年的少男為了女友而殺死情敵……或者有人因為網路霸凌而自殺、外勞受到雇主性侵、狠心的父母虐待幼兒致死、平日信任的慈善團體爆發財務不清的醜聞、幫助弱勢的社工被服務機構強迫「回捐」薪資,自己反倒成了弱勢……

不少上了年紀的人,還會補上一句:「以前我們小時候,都不會這樣。」

但是我知道,這一定不是真的。

圖/Kris Mikael Krister @ unsplash

衝突就像地震,未必是壞事

與其說社會有問題,還不如說,我們根本不知道怎麼想社會問題!

任何時代,任何地方,都會有人抱怨這個社會很亂,人心不古、道德淪喪,或是世界很瘋狂,充滿了衝突、戰爭,但我們不妨試著從另一個可能相當極端的角度來想想:社會上不時發生的衝撞,說不定就像地震一樣,也可以是好事

臺灣位在地震帶上,所以每次只要發生有感地震,就會引發民眾憂慮,因為地震深度淺,感覺就會震很大,覺得恐怖。但是地震專家總會一次又一次的強調,臺灣大多數地震原本就屬淺層地震,甚至極淺層地震,能量一點一點釋放是好事,民眾不需太恐慌,都沒地震才需擔心。

衝突的本質,就像地震

圖/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 Visual Hunt, CC BY-NC-ND

所以我在針對緬甸境內、境外難民營裡的孩子,或是受到戰火波及而被迫離開家園的流離失所者設計哲學思考課時,都會問他們這幾個問題:

「你們覺得戰爭好,還是不好?」所有的小朋友都說:戰爭不好。

「戰爭不好,但戰爭的本質是衝突,衝突也一定不好嗎?」我會接著問。所有人又都舉手了,說衝突不好。

因為在政治正確的大環境下,我們都不使用「戰場」(war zone)這個詞,而使用較為中性的「衝突地區」(conflict area)來形容戰區,但說穿了其實是同一件事。所以在戰爭洗禮下長大的孩子,對於「衝突」的印象,就等於「戰爭」。

「但你們在家裡,會不會也有『衝突』呢?」我問第 3 個問題,「像爸爸、媽媽之間的想法不一樣,或是你跟爸爸、媽媽的意見不一樣的時候,是否也有衝突呢?」

孩子們大多都能夠同意這樣的連結,因為無論是不是在戰爭中長大的孩子,沒有任何一個家庭中是沒有衝突的。

「就算家裡沒有衝突,是不是來學校,有時候跟同學之間也會有衝突呢?」

幫助極度討厭戰爭的孩子認識衝突的本質,對他們認識這個未來他們必須面對的社會──就算沒有戰爭,也會充滿衝突的世界──是非常重要的。不然他們會對世界極度失望,甚至因此被激化,變成不滿社會現狀的激進份子,走入激進組織,投入更激烈的戰場。

我們都知道,許多經常面臨「一點點衝突」的家庭,拜此之賜,會有更多機會能持續溝通,成為一個知道該怎麼彼此溝通的家庭。

圖/Z H @ unsplash

一個隨時有一點點衝突的社會,會強迫立場不同的族群對話,無論是宗教、性別、世代,還是不同的利益團體之間,變成一個努力學會如何對話的多元社會

就像很多很多小小的淺層地震一樣,如果我們能夠信任這些輕微的小地震,不覺得恐懼,相信輕微的地震不但不會傷害我們,反而可以一點一點的釋放地殼壓力,避免巨大的地震產生,那麼地震當然可以是好事。

就像某種程度的衝突在家庭、在社會中都可以是好事一樣,哪一個家庭不是戰場?哪一個社會沒有衝突?但是這些小小的衝突跟爭端,就能夠一點一點的釋放社會壓力,避免未來更巨大的戰爭發生。

「所以,認為衝突可以是好事的請舉手。」我問了第 4 個問題,看到許多小手慢慢舉起,原本緊繃的臉上綻放出放鬆的笑容,我知道我做了該做的事。

「和平一定比戰爭好嗎?」這個當初引導我離開緬甸,到法國去上哲學課的問題,慢慢的,我們在戰場上,找到了自己的答案。(參考: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好好的 NGO 不做,為什麼需要去上哲學課?

圖/Stijn Swinnen @ unsplash

走入衝突,是改變的開端

我記得非常清楚,當川普確認當選美國總統的時候,我身邊支持民主黨的人們紛紛用不可思議的口氣說:「美國怎麼會變成這樣?」

但年紀比我們大上好一截的老朋友,也是波士頓大學的教授賴瑞,則雲淡風輕的提醒──

「美國當然沒有變。選舉前跟選舉後,美國境內都是同樣這些人組成的,你怎麼會說美國變了呢?

這個說法,對我來說有如當頭棒喝。

圖/Hulisi Kayacı @ unsplash

任何社會,當然都有社會問題。但覺得世界突然從好變得不好、人心不古、世風日下,卻一定不可能是真的。以前的社會真的不曾發生虐童案嗎?還是因為以前的你太無知、活在自己的世界,或資訊傳播不普及,所以你渾然不覺?支持脫歐的老一輩英國人,一心想著回到過去的英國,那些白人每天送報紙送牛奶到家門口的美好時光,但是把外國人通通趕走、孤立於國際社會的英國,就會變成一個人間天堂嗎?

美國社會,也有美國社會的衝突,英國社會也有英國社會的衝突,臺灣,當然也有臺灣自己的衝突。地球上每一個社會單元,都有或大或小不同的社會衝突。但是各式各樣的小衝突不見得不好,持續不斷的小衝突,幫助我們的良知意識隨時保持警醒,無論衝突的來源是暴力、戰爭、捕獸夾、海洋垃圾、勞資糾紛、種族歧視,還是選校長,這些各式各樣的小衝突可以幫社會「擋災」,因為這些小衝撞能帶來對社會正義的重視與全球倫理的修正,是人類避免整體走入巨大錯誤的重要機會。

這個社會,真的沒有變不好,而是你變了。你變得更有社會意識、重視正義,甚至願意挺身而出,走入衝突之中,而這就是社會正在變好的證據。


延伸閱讀:

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好好的 NGO 不做,為什麼需要去上哲學課?

【阿北望遠鏡】工作真的都被移工搶走?美國聯合農業公會體驗運動讓你自己找答案

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哲學可以應用在 NPO/NGO 的日常工作上嗎?


NPOst 近期熱門活動

屬於資訊人財會人的NPO百樂餐

強者帶路 X 職人交流 X 實作分享 X 美食饗宴

NPO資訊人小聚要帶你了解:

💡資訊人如何與沒有程式概念的NPO工作者溝通需求

💡挖掘NPO潛在需求,由科技切入改善問題

💡從技術人角度引導NPO工作者釐清自身數位邏輯的根本問題

10年來走跳各類型NPO,善用資訊科技優化組織工作流程的胖卡專案經理莊哲昀邀您一同來拋接資訊人溝通難題,不藏私分享怎麼用對工具與方法,讓共事有共識!

活動資訊

  • 日期:2018/06/01
  • 時間:18:30-21:00
  • 地點:台北社企大樓(台北市中山區八德路2段174巷28號3樓)
  • *備有簡單餐點,也歡迎大家自由帶餐來分享喔~
  • 報名請按此

財會人小聚要帶你了解:

💡解讀財報隱藏的祕密-捐款人和管理者看不出的現金流風險

💡說明財報難以解釋的必要後勤成本

💡與不懂財報的主管、捐款人溝通財務狀況

一份看起來很完美的財務報表,背後可能潛藏了看不到也看不懂的現金流風險,要怎麼讓捐款人、主管理解組織實際營運狀況?人事、行政的後勤成本看起來和組織提供的服務沒有直接關係,但又是必要花費,要怎麼消除捐款人的疑慮?

第三場 NPO 百樂餐邀請公益責信協會余孟勳理事長為你伸冤!告訴你如何和不懂財報的主管、捐款人溝通財報隱藏的祕密以及財報難以解釋的必要後勤成本!

活動資訊

  • 日期:2018/06/05
  • 時間:18:30-21:00
  • 地點:台北社企大樓(台北市中山區八德路2段174巷28號3樓)
  • *備有簡單餐點,也歡迎大家自由帶餐來分享喔~
  • 報名請按此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褚士瑩

褚士瑩

褚士瑩,資深 NGO 工作者阿北,年近沒有半百,打交道的公益組織超過百餘,喜歡胡搞,語不驚人死不休,從來不怕吵架。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