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維和部隊性侵案為何一再發生?一個保護性侵罪行的體制

圖/United Nations Photo @ flickr, CC BY-NC-ND 2.0

 

文/半島電視臺(Al Jazeera) 翻譯/劉晏汝

中非共和國,班巴里。

2015 年末,中非共和國瓦卡省班巴里鎮的一處臨時難民營,有人敲了丹帕娜的房門。

丹帕娜應門發現是一名聯合國維和士兵,她告訴他她很忙,但他自行進了門並性侵丹帕娜,丹帕娜說:「他強壓上來,他力量很大,我根本沒辦法做什麼。」

聯合國維和部隊為何會傳出性侵害案例?

聯合國派遣維和部隊到全世界屢遭戰爭摧殘的國家,本意是為了幫助當地人恢復和平。但部分人員卻遭指控對他們應該保護的人犯下罪行。美聯社最近調查顯示,聯合國在 2004 年至 2016 年間已接獲近 2000 起維和部隊人員性剝削與性侵的指控。

聯合國表示,他們絕不寬容性剝削與性侵,但是受害者、倡議人士、維權律師與人權組織等不同團體皆指出,因為免除懲處的機制,聯合國等於是默許這類罪行繼續發生。

我們訪問聯合國維和部隊人員與官員、性別專家、學者、研究者與倡議人士,並深入調查聯合國相關數據,希望能藉由各方資訊去瞭解,為什麼部分維和人員會變成加害者?

1. 婦幼於軍事環境的權益未獲考量

聯合國在二戰結束時設立維和部隊,並保護其不受所處國家起訴其在任務期間遭控的罪行。當時聯合國認為,為了不讓他人破壞聯合國協助戰後重建的任務,他們必須這麼做。受控的士兵會交由他們國家政府或司法機構審理。

但在數 10 年後,部分維和士兵顯然濫用了他們的特殊身分。在英國倫敦瑪麗王后大學攻讀法律的博士生塔特表示,這個問題背後有更深層的根源。

圖/United Nations Photo @ flickr, CC BY-NC-ND 2.0

聯合國在 1948 年開始佈署維和部隊時,並沒有考慮到婦女與兒童在維和部隊行動的軍事環境下的權益。塔特解釋:「因為疏忽了這一點,大部分對女性犯下的罪行都沒有被記錄下來。」

但在 90 年代初期,這類罪行開始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

此後,剛果民主共和國、莫三比克、厄利垂亞和索馬利亞接連傳出性侵案例,波士尼亞和賴比瑞亞出現人口走私與召妓的案件,獅子山共和國也有性侵未成年的案例。

維和行動部在 1992 年創立,1994 年聯合國指派莫三比克前第一夫人馬契爾調查武裝紛爭對兒童造成的影響,她在 1996 年 8 月發表的報告讓大眾開始注意到維和部隊對兒童性剝削的議題,並對外呼籲不要再免除加害者的懲處。

2001 年,幾內亞、賴比瑞亞與獅子山共和國皆傳出救助人員與聯合國維和士兵性侵難民的案例。

2003 年,時任聯合國祕書長的安南提出對性侵與性剝削零容忍的政策,並設立一套特殊的舉報機制。

他也「勸戒」維和士兵不要和他們協助的對象建立性關係,他說:「這是建立在不對等的權力關係上,這會損害聯合國任務的信譽和正當性。」

安南致信聯合國安理會寫道:「我們絕不能容忍任何維和部隊士兵傷害那最脆弱的一群人。」

圖/United Nations Photo @ flickr, CC BY-NC-ND 2.0

但性侵案例仍有增無減

英國布里斯托大學社會政治與國際研究學院的講師海格解釋:「遭指控的維和士兵通常只是終止行動、被調到其他地區,或是被遣返回國。」

美聯社調查發現,只有少數遭控的聯合國維和士兵遭所屬成員國起訴,這些維和士兵就算需要出庭,法庭也會減輕他們被控的罪狀。

塔特說:「他們當初沒想到免除懲處會變成這麼大的問題。」

2. 聯合國不能說的祕密:維和部隊性侵案

1999 年,受美國維安公司「DynCorp International」旗下的英國子公司招聘為聯合國警探的波瓦克遭到解雇。

聯合國在接獲聯合國駐波士尼亞人員從事性虐待和脅迫賣淫的舉報後,波瓦克便獲令調查相關指控。波瓦克提出報告,詳細記載來自烏克蘭、巴基斯坦、羅馬尼亞、德國和美國等聯合國警察,如何和當地犯罪集團合作組織賣淫與人口走私,但波瓦克隨後卻被革職。

波瓦克現在是捍衛戰爭地區婦女權益的倡議人士。她說:「我過去 15 年來不斷為這個議題奔走倡議,但我沒看到太大的進展。」波瓦克認為,聯合國充滿了不實舉報、隱匿案例和缺乏究責的問題,她表示維和士兵的性侵案件就像聯合國「不能說的祕密」,她說:「聯合國不會輕易向佈署士兵的國家通報這些指控,如此一來才能減少外界關注,並給他們更多時間去粉飾太平。」

圖/United Nations Photo @ flickr, CC BY-NC-ND 2.0

聯合國維和第一線支援部門的公共事務次長帕拉駁斥波瓦克的說法,她解釋:「聯合國接獲任何性侵與性剝削的指控時,都會在幾天內通知相關成員國,並同時在執行守則的網站上公布資訊。」她說:「祕書長也要求成員國在 6 個月的期限內完成調查。」

帕拉表示,成員國對性侵與剝削的指控處理方式已有改善。她說:「在 2012 年,指派國家級調查負責人平均所需的時間是 2.5 個月,但在 2016 年,時間已經縮短到僅僅 8 天。另外,2012 年,國家級調查需要 266 天才能結案,但在 2015 年,時間已經降到 185 天,大約是 6 個月。」

3. 祕密被發現了怎麼辦?虛與委蛇的處置態度

波瓦克用康帕斯的案例加以說明,康帕斯曾在 2015 年公開駐中非共和國 16 支軍隊的性侵指控,其中 11 筆案例來自法國,3 筆來自查德,2 筆來自赤道幾內亞。

法國部隊並不是維和部隊,而是在 2013 年 3 月中非政變後,由聯合國安理會派駐當地協助恢復和平與穩定的部隊,而來自查德和赤道幾內亞的部隊則隸屬於非洲聯盟。

曾任聯合國日內瓦人權部門第一線行動負責人的康帕斯,將法國部隊在中非共和國性侵指控的詳細內容呈報給上司。但聯合國並未對此採取行動,因此康帕斯在 2014 年 7 月將報告外流給法國當局,裡頭記載了 13 名未成年遭性侵的調查案件,受害者也包含 9 歲至 13 歲的數名男童。

2015 年 3 月,聯合國譴責康帕斯公開報告一舉違反組織規範,並開啟內部調查,9 個月後,雖然調查證明康帕斯無罪,他卻隨即辭職。他告訴 IRIN 人權網站,他不想為這種缺乏究責的組織工作。

時任聯合國祕書長的潘基文指派調查此案件的獨立小組,稱聯合國處理性侵與性剝削的方式是「嚴重的機構失敗」

獨立小組的報告指出,聯合國並未給予倖存者應有的尊重、尊嚴和保護,他們也發現聯合國駐中非共和國任務負責人蓋爾不但沒有處理相關指控,也沒有試著要確保受害兒童得到醫療照顧或人道救助。

圖/United Nations Photo @ flickr, CC BY-NC-ND 2.0

報告中寫著:「該組織似乎只在憾事發生後,才會思考倖存者的福祉和加害者的責任追究,又或者完全沒考量這些議題。」

2015 年 8 月,蓋爾被迫辭去職位。因為缺乏證據,法國檢方最終在 2017 年 1 月撤銷對 6 支法國部隊的告訴。

但中非女律師協會會長兼律師肯嘉表示,她的組織已經向位在班基的最高法院提出重審法國維和部隊的案子,她的組織專門協助並代表中非共和國性侵案的倖存者。她知道這是一場艱難的戰役

肯嘉解釋:「我們有證據、證詞,現在就看法官怎麼說。」她說:「我們有數據和證詞,甚至有世界各地的調查佐證,但是最後法國檢方還是撤銷案子了。」

4. 調查不公開:保護性侵罪行的體制

專家表示,聯合國的處理程序幾乎能完全保障受指控的人。

法斯曼在 2013 年曾為美國和平機構「維和部隊性剝削與性侵案件報告」執筆,他說:「(聯合國或所屬成員國對遭指控的維和人員)在任何層面上的調查都是不公開的。」

圖/United Nations Photo @ flickr, CC BY-NC-ND 2.0

海地司法與民主機構的律師李斯頓表示,聯合國調查機制「極其不透明」,該機構是駐紐約的非營利組織,他們專門幫助違反人權案件的倖存者上訴國內或國際法庭。她補充說明:「只要牽涉到聯合國,通常很難伸張正義。聯合國的本能反應就是先把事情壓下來,門關起來自己處理,把問題弄得眼不見為淨就好。」

李斯頓又說:「當然,任何地方都會有性侵的案件,但是只有在聯合國,才會看到這種保護性侵罪行的體制,畢竟,維和部隊是被派駐到當地保護他人的人。」

 

圖/United Nations Photo @ flickr, CC BY-NC-ND 2.0

但聯合國祕書長發言人杜力克不同意這種說法,他說:「我不認為有人會要掩飾這些案件,或把知情人士趕走。」

聯合國維和部隊任務的發言人薩加多表示,對抗性剝削與性侵的戰役是「祕書長和聯合國各級首長的首務」,並強調:「對抗性剝削和性侵是一場涉及整個體制的硬仗,我們不會讓任何人掩蓋掉這些打著聯合國名號所犯下的罪行。」


註解:

1. 以上內容使用化名以避免倖存者身分曝光。

2. 目前中非共和國有 12,870 名維和部隊士兵,自 2015 年至今,當地已傳出 83 起性侵與性剝削的控訴案,這些案例涉及約 177 名聯合國維和士兵和 255 名倖存者,截至目前,僅有 5 起案例的被告者被判入獄。


原文出處:Why do some UN peacekeepers rape?


延伸閱讀:

沒有抵抗的性行為就是「合意」?婦女新知:只談如何自保,形同要求守貞

給小紅帽一個正義的世界(上):從社會孤立到性侵女童,加害人是怎麼出現的?

性別平權不是大目標,是生活細節的平等落實/SDGs-5(性別篇)


NPOst 近期熱門活動

屬於資訊人財會人的NPO百樂餐

強者帶路 X 職人交流 X 實作分享 X 美食饗宴

NPO資訊人小聚要帶你了解:

💡資訊人如何與沒有程式概念的NPO工作者溝通需求

💡挖掘NPO潛在需求,由科技切入改善問題

💡從技術人角度引導NPO工作者釐清自身數位邏輯的根本問題

10年來走跳各類型NPO,善用資訊科技優化組織工作流程的胖卡專案經理莊哲昀邀您一同來拋接資訊人溝通難題,不藏私分享怎麼用對工具與方法,讓共事有共識!

活動資訊

  • 日期:2018/06/01
  • 時間:18:30-21:00
  • 地點:台北社企大樓(台北市中山區八德路2段174巷28號3樓)
  • *備有簡單餐點,也歡迎大家自由帶餐來分享喔~
  • 報名請按此

財會人小聚要帶你了解:

💡解讀財報隱藏的祕密-捐款人和管理者看不出的現金流風險

💡說明財報難以解釋的必要後勤成本

💡與不懂財報的主管、捐款人溝通財務狀況

一份看起來很完美的財務報表,背後可能潛藏了看不到也看不懂的現金流風險,要怎麼讓捐款人、主管理解組織實際營運狀況?人事、行政的後勤成本看起來和組織提供的服務沒有直接關係,但又是必要花費,要怎麼消除捐款人的疑慮?

第三場 NPO 百樂餐邀請公益責信協會余孟勳理事長為你伸冤!告訴你如何和不懂財報的主管、捐款人溝通財報隱藏的祕密以及財報難以解釋的必要後勤成本!

活動資訊

  • 日期:2018/06/05
  • 時間:18:30-21:00
  • 地點:台北社企大樓(台北市中山區八德路2段174巷28號3樓)
  • *備有簡單餐點,也歡迎大家自由帶餐來分享喔~
  • 報名請按此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