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東風災之後(2):社會安全網外的弱勢之最

0

 

編按:

尼伯特離臺 3 個星期,留下臺東半個世紀以來罕見的重創。從社福機構、環境生態、農事、屋舍到文化資產,在在受到催殘。本篇作者與幾位外地、本地的伙伴,通過數日訪查,初步梳理了臺東的現況。

本篇僅為作者寫就的「上篇」(NPOst 因篇幅限制,另行區分為第 1、2 篇),不僅點出許多已造成的災害,也點出接下來要面對的巨大挑戰(如已經在如火如荼進行中的慈濟大愛村臺東版)。因篇幅限制,NPOst 僅刊出社會福利受災部分,其餘部分可見文末原文。

 

承上篇 臺東風災之後(1):助人的社福機構也需要幫助

當官方,或是民眾、社福機構,乃至於部落等社會網絡,都共同嘗試支撐起房屋受災戶時,會不會仍有「落單的人」?如果有,他們是誰?在哪裡?我們有辦法找到他們嗎?

我想先提出一個基本概念:

  1. 風災受損後,清點房屋的受損狀態,當然是理解「災情」的必要工作。但房屋受損情況,不必然反映家戶承擔災害能力的高低。
  2. 家戶承擔災害能力的高低,關係到三個面向──(a)經濟資本多寡;(b)支持個人的社會網絡強弱;(c)地方或中央政府的災後補償或協助。

此外,還有一些人,就連原本的社會網絡,都呈現排除、孤立、斷裂的狀態。我舉一個案例,但基於事主隱私,在此隱匿掉可以識別的具體資訊。

案主是一位單親媽媽。因為家庭暴力,常常遍體鱗傷,最後帶著 5 個小孩離開原生家庭與部落,幾乎斷絕聯繫。5 個小孩中,3 個小孩因不同狀況,分別領有身心障礙手冊。因此,整個 6 口之家主要仰賴媽媽擔任荖葉園的臨時僱工,以微薄工資養育孩子。

因為荖葉雇工的薪資有限,媽媽只能承租近田園的簡易房屋,結構簡單,家具缺乏,衛生條件難以維持,小孩夜晚就睡在衣物堆。社工曾建議媽媽搬家,但媽媽不會騎車,每天只能步行前往荖葉園,因此能選擇居住的區位相當有限。

此為示意圖,並非上文個案住屋。但案主的租屋現況,不比此圖情況樂觀

此為示意圖,並非上文個案住屋。但案主的租屋現況,不比此圖情況樂觀

這次風災後,媽媽的處境相當窘迫。首先,荖葉生產停擺,收入將中斷數個月,也很難找到替代工作。接著,原本承租的房屋就很簡陋,風災過後,屋頂掀開、結構受損,甚至變成鄰居丟垃圾的場所。在縣府補助有限下,房東不想馬上整修,媽媽又找不到其他可承租的地點,居住陷入困難。

風災到現在,臺東大多是晴天,還勉強可以度日。但在生計中斷、房屋毀損、社會網絡匱乏的情況下,由單親媽媽組成的 6 口之家,幾乎不可能有自行修復的能力。  

這是其中一個例子。這位媽媽既是這次風災下造成的「隱性受災者」失業荖葉雇工,同時又因經濟匱乏只能承租結構不佳的房屋,結果房屋在風災中損毀。風災後,她不但失業,且因為是租戶,不但沒有房屋補償,也很難找到替代住屋。又因家暴而與部落斷了聯繫,成為「無法回去部落的人」。

種種因素下,她成為前述 3 項支持基礎,都無法支持、情況最困窘的受災家戶。

此為示意圖,並非上文個案住屋。但案主的租屋現況,不比此圖情況樂觀

此為示意圖,並非上文個案住屋。但案主的租屋現況,不比此圖情況樂觀

實際上,雖然許多人不斷嘲諷「臺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句話(包括我自己),但這次風災中,從各社福單位流出的資訊,還有許多民眾的分享中,確實知道從尼伯特離開後,臺灣各地就有大量的人力、物力、金錢流入,希望協助臺東救災工作。

但即使如此,我還是想提醒一件事:許多的人力、物力、金錢投入,都是經過聚落性的網絡/組織為中介來引介或轉達。但這些聚落,有自己的邊界,甚至不可諱言有其內部的權力關係──有的聚落善於與外界宣傳或溝通,有些聚落較能掌握文化詮釋權、有些聚落與地方或中央政府關係較好。

然而在這些層層疊疊的網絡外,卻有一些相對邊緣,或根本與網絡斷了連結的「孤星」。因此,當外力與本地組織結合,試圖藉此分配人力、物力、資源間,都很可能在既有的權力關係下,無形決定了哪些人容易得到援助、哪些人則相對容易、或持續受到忽略。

因而,怎麼找到這些經濟/社會網絡/官方補助都缺乏的風災家戶,是當前另一項令人焦慮的課題。

13701222_1370847222931199_9186392806336727998_o

大愛村臺東版?!

慈濟在臺灣民間,是組織、財力、活動力都相當驚人的團體。在臺灣的許多天災人禍中,都可以看到慈濟人的身影穿梭其中,提供各種幫助,也確實成為不少災後家庭的物質與精神支柱。

最近,慈濟也進入臺東太麻里鄉的舊香蘭村(客家聚落),提出以重劃重建久永屋方式,認養、協助重建。不過,正值 2009 年莫拉克風災將滿 7 週年之際(8 月 8 日),也讓人忍不住想起慈濟在「杉林大愛村」、「長治大愛園區」等地引起的爭議。

想起之前的案例,也有一些民眾或社工在這次的談論過程中表示不安。此舉並非否定慈濟的安心,因為臺東縣政府目前的作為有限,慈濟願意投注大量人力在地方關懷、鼓勵民眾接受「協助」,出發點也許不是壞事。但在歷來重建爭議不斷的情況下,究竟慈濟的方案會怎麼走、會不會落實、如何規劃,需要各界齊來關心。 

13876412_1370851922930729_6337489805363521948_n

其他災情

編按:本篇作者團隊實地訪查,探知多項災情,詳細記錄於文末原文。唯 NPOst 以關注社福為主,在篇幅限制下僅刊出社福狀況。其餘災情簡短摘錄如下。

生態環境

知本溼地是臺東市區唯一具規模的溼地,亦是諸多稀有鳥類的過境棲地,約 30 年前面臨開發案與環境抗爭,後慶幸保留。此次東側湖緣潰解,生物大量死亡,且臺東縣政府持續傾倒災後巨量垃圾,加劇浩劫。

13724106_1370838329598755_1710005568783526342_o

文化資產

年代久遠的文資如臺東糖廠、臺東縣議會、臺東女中附近日式建物群等皆嚴重受損。另臺灣建築史重要設計師吳明修作品、文資運動者竭力保存的臺東市介壽堂,亦多處受損,於風災後遭動工拆除。

13691173_1370842482931673_2696288461822471852_o

農業損害  

以臺東市、太麻里鄉、卑南鄉災情最嚴重,主要衝擊的作物是釋迦、香蕉與荖葉,同時也導致苗價上漲、荖葉雇工(以女性為主)數月失業。臺東官方於風災後根據「農業天然災害救助辦法」,開放農民於災後 10 天內申請農業損失救助金,首波仍有許多農戶來不及申請,或因資格不符無法申請。另,受損農民目前多數缺工,且勞動人力工資高漲,農民負擔龐大。

荖葉在臺東的種植方式,是以立柱讓荖葉盤爬其上生長,並用黑網保持半日照

荖葉在臺東的種植方式,是以立柱讓荖葉盤爬其上生長,並用黑網保持半日照

住屋損害  

除招牌大量掉落,臺東市、太麻里鄉、卑南鄉房舍受損最為慘重,市區具歷史性的磚瓦房、鐵皮屋等更嚴重損壞。Sasalah’ 部落(新香蘭下部落,由 Amis 族人組成)的十多戶受強風吹襲而半損、全損,只能以帆布先覆蓋其上,勉強度日。臨海家屋屋頂幾乎全面受損。大量違建、鐵皮加蓋、農舍住屋都不在官方補償範圍內。

13686751_1370853809597207_6915881832069662606_n

我該如何幫助

在更多資訊揭露之前,有幾件事情,是您也可以先做的。

社福機構

目前像臺東縣失智者關懷協會(089-380900)、臺東長青老人照護中心(089-358406)的設備都有損壞,極待外界協助。這些團體,是許多困窘家庭長久以來最忠實的支持者。

生態衝擊

臺東地區的保育團體,為了知本溼地的保存奮戰了 20 餘年。此次,天災人禍之下,知本溼地成為露天垃圾場。光是臺東本地的監督力量不夠,希望更多關心臺灣生態、環境運動的朋友,能將消息傳出去,並串連給予臺東縣府輿論壓力。  

文化資產

這次舉出的介壽堂、臺東糖廠、臺東縣舊議會或臺東女中對面的日式宿舍群,很可能只是文資受損的一角。當然,文資修築理論上是由官方負責,但從臺東縣政府處理介壽堂的審查個案來看,也必須持續監督臺東縣府的態度。

至於農損、房屋受損狀況,目前我們也正與一些在地社福/聚落組織合作,協力規畫修復方案。之後將進一步說明具體作法,也懇請各位朋友,把消息轉載出去,讓更多人知尼伯特的災情還在,還需要大家齊心齊力。


延伸閱讀:

重建六年,杉林大愛村後來怎麼了

獨立記者胡慕情大愛村系列報導

颱風災後第10天 台東香蘭村盼原地重建

莫拉克風災系列報導

《在永久屋裡想家》──莫拉克災後三年,「永久屋」與人的故事

原文出處:筆記:尼伯特風災結束了嗎?台東縣的災情在哪裡?(上)

 


隨時鎖定 NPOst?快來下載「泛讀」APP!

立即下載,好文不漏接!iOS:按下去;Android:按下去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