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口罩的推手 不讓疫情阻斷聽損朋友與社會的溝通/專訪蒲公英聽語協會理事長謝莉芳

圖/蒲公英聽語協會提供

文 / 黃培陞 。NPOst編輯修訂。

去年疫情爆發以來,各行各業影響甚多。當大家焦點擺在疫苗、醫療資源吃緊的同時,你可注意到一群因戴上口罩而「被隔離」於生活的朋友們呢?

聽損族群,像散佈在一道長長的光譜上,聽力損害程度或輕或重。因應疫情人人戴上口罩,使得平時他們仰賴的表情、唇形等視覺提示,全都被遮住了。你能想像上個街買東西,店員問你要不要集點?學校課堂上,教授戴著口罩語速飛快講課,這些再平凡不過的日常,對聽損朋友卻顯得吃力。口罩,阻隔了他們與社會溝通。

打破溝通藩籬的「透明口罩」

深感這件事的重要性,蒲公英聽語協會去年五月起,便透過各種方式倡議「透明口罩」,串連許多有心參與的關鍵人,包含立委、工業局、食藥署、紡織所等,最終接洽到康匠公司願意量產。歷時數月開發康匠釋出好消息,六月底有需要的人,就可以買到台灣自產的透明口罩。

為透明口罩奔走 8 個多月、遭 10 多家口罩廠拒絕,如今辛苦總算有了代價!蒲公英聽語協會理事長謝莉芳提到,作為一個成立 5 年的新創非營利組織,人力、資源皆相當寶貴。因此這些年來,協會大多將力氣投注於開辦聽損孩童課輔班、成人社青英語班,或舉辦職涯講座等直接服務,希望藉此凝聚聽損族群並再賦權。她認為受去年疫情影響,聽損朋友的需求推著協會必須挺身而出,即便力氣有限,也要去倡議影響更廣的政策。

圖/透明口罩示意圖(蒲公英聽語協會提供)

為聽損朋友挺身而出倡議

理事長謝莉芳表示,透明口罩並非是協會首次的倡議行動。「現在的線上教學,還有特別針對聽障生師生,有另外的教學指引。這是因為在去年的時候,有聽障的大朋友向我們反應。」

2020 年台大、師大率先推動線上課程,協會理解聽損學生在新型學習上有困難,遞交陳情書至立法院時,順帶將此議題寫了進去。

後來發生的事眾所皆知,今年五月突然爆出大量本土案例,全台各大專院校線上教學化。幸好協會早在去年,就向教育部提出聽損學生的教學因應措施,以實際行動溫柔地替他們爭取到一小片天空。

圖/ 專為弱勢家庭的聽損國小國中學生開設的免費課輔班(蒲公英聽語協會提供)

希望聽損朋友可以為自己站出來

當聽損朋友有了透明口罩、溝通權益受到社會重視時,會帶來哪種正向影響呢?理事長謝莉芳臉上盡是藏不住的喜悅,熱情地分享了一則故事。她說曾經有位非常擅長舞蹈的聽損朋友,她一拿到透明口罩,馬上就拿給教日本舞的老師戴。後來,理事長謝莉芳輾轉從她臉書看到一篇貼文,上面寫著:「這是我一年多來上跳舞課聽的最好的一次!」。

協會募集透明口罩過程中,臉書常常會收到來自四面八方的訊息。有次一位婦人來信,替她在養護機構裡的先生索取,訊息中強調:「這段時間來,他要跟照顧他的醫護人員溝通,很辛苦都靠比的。她覺得說如果有口罩給醫護人員戴,或許他覺得會更好一點。」

看到這裡,你可能腦中不免浮出一種刻板樣貌:關於非營利組織「幫忙」弱勢族群的那種單一敘事。如果你不經意動了這念頭,接下來的對話將會大大顛覆你內心所想!

圖/青年志工訓練課程(蒲公英聽語協會提供)

透明口罩即將量產,理事長謝莉芳閉眼回顧一路上最想感謝的人,幾乎不到一秒鐘就睜大了雙眼,堅定地說:「在我們在倡議的過程中,聽障青年就是跟我一起,各個部會都去拜訪⋯⋯他們積極回饋意見。我覺得他們都很樂於議題的出現、樂意參與在其中,這個是我自己蠻感動的地方!

原來不管是哪種活動,聽損學生甚至是已經在上班的朋友,都願意付出時間、甚至不惜請假參與。如此行為看在理事長謝莉芳眼裡,其實就已達到協會當初所設立的願景之一——希望聽損朋友自己可以站出來。

回首協會創立之初,女兒是關鍵推手

推動透明口罩這段時間以來,聽損議題隨著各家媒體報導,大幅躍上新聞媒體版面,播送至大眾眼前。越來越多人關注起聽損族群權益,而蒲公英聽語協會也越來越廣為人知。

其實台灣在聽損領域的早療教育已深耕二十多年,有像是婦聯及雅文基金會,作為聽損孩童背後強而有力的後盾。

等到學齡孩童進到學校、甚至出社會後,遇到適應問題時有誰能諮詢呢?「因為我們是自己家裡有聽障孩子。所以我們陪伴孩子的過程中,會知道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的困難」理事長謝莉芳以這種心情推己及人,她提及早年她帶著小孩到婦聯接受早療服務,隨後女兒一路上都是在普通班學習,再也沒接觸到其他聽損團體,可見這之間存在著資源斷層。

「那時候感動我去創立協會的原因之一,其實是我自己的小孩是聽障。在她高中的時候積極公共事務,所以我這個小孩為什麼後來會去念政治系⋯⋯她身邊很多的老師給她的影響,就是讓她很願意為公眾做一些付出,後來我看到我自己小孩這樣做,就會覺得說那我應該也可以做些什麼。

而也正是因為這份小愛轉化而成大愛,促使她職涯大轉彎成為一名聽語教育、語言治療師,最終在 2016 年創辦蒲公英聽語協會。

期盼撕下弱勢標籤  

理事長謝莉芳談到「從前人家會覺得說,身障團體就是來要錢要資源」可是在她心中一直有個不小的期盼。

她期許接受過協會服務的家庭,等小孩長大後,他們感到自己行有餘力時,會蛻變為願意給的那方,而不是永遠躲在世人所賦予他們的弱勢標籤之下。如果有機會拜訪協會,踏進教室的那一瞬間,你將會見證一處溫馨且極富教育氛圍的園地,誠如理事長謝莉芳所形容——協會本身像是悉心灌溉一座花圃的園丁,等待一個個聽損家庭含苞待放,化作一片美麗動人的花海。

五年多來累積超過幾百場次演講、實際服務人數超過 5,000 人次,想必當中也蘊藏著許多感動人心的故事吧?

圖/定期辦理職涯發光講座(蒲公英聽語協會提)

「現在浮現在我眼前的就是小德、小賢那一對雙胞胎阿!父母是聾人,這兩個孩子很乖、很有禮貌,他們就是四年級開始來參加課輔班,幾乎就是很少請假,也很珍惜我們協會這樣的課程資源。就是一路看著他們來到協會四年了,心裡面蠻感動的!」

「國中課輔班的阿睿,他是四年級就來協會,然後他每個禮拜從桃園或中壢自己坐火車、客運來。」

無論大大小小活動、找資源完成直接服務,或是倡議讓更多人認識聽損者的需求,理事長謝莉芳始終用她的身影,告訴我們堅定做就對了,她沒有想過要放棄。

給社會大眾的溫柔訴求:再讓他們多表達自己

蒲公英的意象之於協會,不僅代表著希望服務到更多的聽損家庭,更盼望著接受過這些幫助的孩子們,總有一天能夠將如此利他精神給傳遞出去。

理事長謝莉芳參考她個人經驗,想替聽損群族給社會大眾一段話:

「面對這些聽損的朋友,我都會告訴他們,你就回到自己身上想想看。如果有一天,你也聽不到的時候,你希望別人怎麼樣去對待你?那些狀況很可能發生在我們自己的家庭中,比如說家裡長輩重聽,你就會發現說你們的溝通一定會受到阻礙⋯⋯」

確實沒有人願意一出生,身上的感官能力就受到剝奪,稍微換個位思考一切都變得容易許多。

而該如何與聽損朋友相處,其實我們能做的遠比自己想像的多。理事長謝莉芳補充:「請大家給你身邊出現的聽障朋友多一點支持和機會。你可以靜下心來給他足夠的時間,多聽、多等待,讓他表達這是很重要的。

圖/理事長與馬偕聽語系志工合照(蒲公英聽語協會提供)

透明口罩已經準備量產,協會雖達成階段性的任務,但也不斷構思著下一步行動,還需要努力不懈持續推動聽損議題。

看了這篇報導的你,若是認同這理念,下回遇到聽損朋友時試著更有耐心。你也可以透過行動支持,協助各種非營利團體走得更長遠,一同成就台灣成為一片更加美好的土地!

作者介紹

Avatar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