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入屠宰場、臥底調查保育類野生動物買賣/陳玉敏投身動保 25 年:「直視苦難才有改變的可能。」

圖/取自 太報

陳玉敏,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副執行長,曾編輯《動物解放》,投身動保工作迄今已 25 年。

動保調查的現場,常常必須直視動物被虐待、殘殺的畫面,每次我都在心裡對動物說:「我要讓你這輩子所受的苦難被看見,你的受苦才有意義。唯有被看見,才能被改變,這世界才能有一點點不同。」

圖/取自 太報

陳玉敏與夥伴們長年投入動保運動,他們有專業深入的調查研究,對問題的分析與論述能力,並對政策提出負責任的建言。有時他們扮演偵探深入現場調查,有時遊說政府及企業改革,整合資源提出解方,希望從結構上改變動物受虐問題。

對死亡與痛苦敏感的生命特質 注定投身動保工作

「啊,這株植物被我們同事照顧得快死了!」訪談到一半,陳玉敏突然看著辦公室角落的萬年青說。她的手機裡,拍攝著各種各樣生物死亡的照片,她說到上週到東華大學演講,一進教室第一眼就看到一隻小小的,死在地上的蛾,一般人對於這樣微小的生命往往極易忽視或不以為意,但她就是很容易注意到這些如微塵的小生命,她蹲下來端詳許久,用手機拍了下來,她說:一個生命生了,一個生命死了,有誰注意到這些生命與我們的連結嗎?

她的聲音有點沙啞,卻又鏗鏘有力:「我是一個對死亡與痛苦很敏感的人,看到一個生命的死亡,會想,他死在那裡有沒有人看見?好像我看見了他,我的生命就跟他有所連結。」擁有這樣生命特質的她,彷彿生來就是要從事動物保護工作。

從小在菜市場跟母親賣魚 看見生命的苦難

家裡賣魚的陳玉敏,5、6 歲時就被媽媽帶到攤位,當時經濟不好,常有人趁亂把魚帶走,媽媽交代她,有人偷魚就要大喊:「小偷!」某天,有位老兵偷魚,她卻把頭瞥過去,默默讓對方把魚偷走。或許正因為從小在菜市場,觀察到許多社會底層受苦的人,又看著動物被大量剝奪生命後成為商品,讓她對生命的種種現象與苦難特別敏感。

出社會後,陳玉敏到慈善團體工作,某次跟志工到弱勢家庭「濟貧」,卻發現給出去的錢不但沒有幫助,反而成為先生家暴太太要搶奪救濟金的原因。她意識到「貧窮」是結構問題,在閱讀大量書籍,了解要改變貧窮必須從結構著手後,她提出從結構改變的方案,建議以其他方式幫助弱勢家庭建立自我價值與創造自立的能力,卻因為無法滿足志工想要「行善」的需求,而不被採納。

Matheus Ferrero @ unsplash

《動物解放》打開視野 創立動物社會研究會

因緣際會下,她編輯了《動物解放》一書,敘述實驗動物、經濟動物、同伴動物及野生動物在人類大規模合理化的利用下,被系統控制與殘害的處境。近 500 頁厚厚的一本書,她在短短一星期內不眠不休地編完,有時甚至邊哭邊編。她說:「這本書真的大大地撼動了我,開啟了一個我從來未知、從來沒有意識到的世界。」
她先進入關懷生命協會,而後在 1999 年與一群學者、律師、作家等創立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為了如實紀錄動物受苦情況,讓公眾了解不合理的對待動物真相,他們經常要進行許多調查,因為擋人財路,被威脅是家常便飯,甚至曾經遇到生死交關。當時她臥底調查一樁跨國野生動物買賣時,遭到對方懷疑,所幸在冷靜應對下順利脫困,否則很可能命喪他鄉。

從事動保調查 以行動激起漣漪

2001 年,動社調查全台的牛隻屠宰場,她與同事為了拍攝畫面,躲在車子裡用長鏡頭紀錄。看見牛被牽出來,先被用鐵絲刺穿鼻肉形成鼻環,再用粗麻繩綁在鼻環上以控制牛隻行動,然後再用鐵管塞到牛胃,鐵管後面接上塑膠管,從凌晨到深夜分別進行四次灌水,最後用斧頭劈牛的頭直到牛不支倒地後,再割喉宰殺,當時斧頭劈牛頭骨的清脆聲響在她腦海一直揮之不去。

動社發動倡議,希望能制定法律、改變政策,並引進人道屠宰,長達 9 個月努力,卻好像石沈大海一樣。她當時幾乎不能睡覺,每晚一閉上眼耳邊就響起:「玉敏,你怎麼能睡覺?你現在躺著的同時,又有一頭牛被劈。」她的身心狀態到達極限,開始不明原因發燒,甚至被懷疑感染漢他病毒,在醫院隔離了一週。

她看書、與自己對話,提醒自己:「如果這注定是你要做你想做的事,那麼你得想辦法與這樣的壓力相處」。於是她沉住氣,一步一步改變,「開始去做,你就會號召其他人。就像在河邊丟出一顆石頭,一定會激起漣漪,影響的程度很多時候你無法想像。」沒想到,最後屠宰場業者主動聯繫要引進人道屠宰,源因許多民眾的抵制拒買,促成了業者的轉變

Rémi Walle @ unsplash

整合資源、遊說企業 同時扮演敲磚者與建造者

「我認爲一個負責任的 NGO,必須同時扮演敲磚者與建造者的角色。」動社多年來推動改變農場動物福利,以「格子籠蛋雞」來說,他們全力遊說通路商及餐飲業者支持友善雞蛋,最近也促成家樂福開始販售、甚至設立了自有品牌非籠飼雞蛋。
「在台灣,企業社會責任(CSR)的觀念還很新,除了獲利之外,企業能不能做一些改變讓社會更好?」由動社與全球 76 個國家動保組織所串聯組成的「讓雞展翅國際聯盟」日前向鼎泰豐發起全球抗議,陳玉敏說:「我們遊說了鼎泰豐近兩年,鼎泰豐一直含糊其辭,說要試菜試了一年多,最後推說目前非籠飼雞蛋的供應量不穩,因此無法做出全面使用非籠飼雞蛋的承諾。但其實友善雞蛋供應量很充足,我們並沒有要求企業一步到位,但至少企業應該正視這個全球的議題,提出逐步落實的政策,發揮企業的影響力,讓我們身處的世界更好。」她希望,消費者能透過消費力量,去影響廠商。

沒有行動是完美的 不要放棄個人能盡的力量

細數 25 年來大大小小動保戰役,陳玉敏最大的心得是:「在時間的長河裡面,我們每個人的行動都是很微小的,沒有任何事情是單靠個人力量可以去完成。正因如此,你就更不能放棄個人能盡的能力,因為如果你放棄了,就更別想要匯聚更大力量去完成事情。

她想告訴年輕人:「沒有完美的行動,只有不斷修正的行動,願意不斷修正的人,才是真正負責的人。

本文轉載自 太報 《潛入屠宰場、臥底調查保育類野生動物買賣 陳玉敏投身動保 25 年:「直視苦難才有改變的可能。」


延伸閱讀:

不趕鴿子,幫你洗冷氣!生態角度讓人鳥和平共存/專訪博威鳥控

「以死明志」的公民科學行動——路殺社為動物說話/ 2019 NPOwer 公益行動家 2

2020 NPOst 年會小聚第二場|疫情下,我們開始獵巫

  病毒侵略身體,恐懼啃食人心。恐懼如同病毒,會變異出不同樣貌,蠶食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健康,更是成為鏽蝕社會運轉的元凶。危機當前,不實資訊也趁隙溜入彼此的生活裡,翻攪人們惶恐的情緒,有心之禍、無心之過,一個一個都成為火種,點燃獵巫的火把。 當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公開表示遭臺灣網軍持續攻擊三個月;當有人說參與英國某次疫苗試驗的首個志願者已經死亡,立刻引起反對疫苗者的強烈反應;當著名的陰謀論者 David Icke 說 5G 網絡與冠狀病毒有關;當一名來自西薩塞克斯(West Sussex)的女子聲稱自己在急救中心工作,有內部消息,並傳出一條語音信息指出將有大量年幼和健康的人會死於冠狀病毒感染的時候 —— 你知道,以上全部都是假消息嗎? NPOst 十月份議題講座邀請台灣 PTT 之父、台灣 AI 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以及台大公衛院副院長陳秀熙,聚焦在疫情下的假新聞動態和社群傳染病,歡迎您一起來了解假新聞研究現況與疫情下的公民文化。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