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回家過年的緊急庇護所社工:「幸福,是我們最想送給受暴婦女的禮物。」

圖/Jack Finnigan @ unsplash

 

文/林玉娟  善牧基金會宣導企劃部專員

過年,113 家暴保護專線不斷線,受暴婦女緊急庇護所也不打烊,因為,農曆春節的家暴案是一年高峰。

「別人都在跟家人團圓,自己卻被『打進』庇護所,心情想必更加落寞與孤單。」善牧基金會臺中婦幼庇護家園主任黃靜怡說,過年值班常聽到受暴婦女用「丟臉」2 個字,形容自己過年被安置的心情。

善牧家園的團圓飯,第一個安心快樂的年夜飯

過年不能回家,對臺灣婦女而言,有文化上的創傷,除夕那天會特別有感觸,「所以,年夜飯讓她們吃得好,很重要。」黃靜怡加重語氣的說,不能讓她們感覺有落差,於是比照傳統家庭拜拜的菜色,擺滿 2 大桌,「我們希望婦女感受到有人在照顧她,沒有朋友、沒有娘家資源,沒關係,有我們,我們在這裡陪妳一起過年。」

圖/Hsu Chun-Ying @ Flickr, CC BY-NC-ND 2.0

為了除夕晚上的圍爐,生活輔導員一早便開始忙碌。生輔員智琳說:「工作人員會邀請婦女一起幫忙,像我比較不會做菜,就會藉機請教,聊聊她們擅長的事、開心的事,轉移她們悲傷的情緒。」

時常擔任大廚角色的淑鎂則是覺得雖然累,但是累得很值得:「看她們吃得津津有味,一臉滿足,我也跟著開心起來。」曾有婦女跟另一位生輔員霈蓉分享:「處在暴力環境,以前和孩子從未感受過年節歡樂的氣氛。第一個安心又快樂的年夜飯就是在善牧家園度過,有溫暖的感覺。」

心頭掛念著一群已經在外獨立生活但沒有親友資源的婦女,這幾年家園開始邀請這群婦女回來一起吃團圓飯。「人多熱鬧,東西吃起來會更美味。」黃靜怡說,這些婦女真的就像回娘家一樣,會提著大包小包的禮物回來探望,把工作人員當作家人,讓人感動。

圖/Sharon McCutcheon @ unsplash

社工嚴萱觀察圍爐餐桌上婦女的心情,形容很像在洗三溫暖:「先是興奮,吃著聊著悲傷情緒會突然冒出來,然後在眾人溫暖的包圍下轉為感謝之情。」也因此過年期間,值班的工作人員必須隨時提高警覺:「見苗頭不對要趕快把話題導回正面,否則一個轉折過去,是會哭成一片的。」黃靜怡有感而發說。

宛如日本電視節目《深夜食堂》的鋪陳,在共享飲食的當下,感覺到一些東西放下了,一些感受被撫慰了。因為期待這樣的魔幻時刻,黃靜怡和她的夥伴們都用平常心看待過年上班這件事。

家人的支持,成就助人工作

家園的工作夥伴們,假期總被切割、沒有連假休息,這些感覺自己似乎都無所謂,唯獨對家人感到歉疚。但嚴萱的媽媽覺得女兒的工作很有意義,有個在婦幼緊急庇護所當社工的女兒,面對女兒總在重要節日缺席,家人卻選擇在背後默默支持。嚴萱說:「她還會到處跟人家炫耀,而且不會講錯,她都會說我是社工(不是志工),是要考試的社工。」

圖/Clem Onojeghuo @ unsplash

余謹的媽媽也是,「庇護所社工 24 小時待命,過年也是,每回她看我半夜拿著手機在處理事情,我感覺她是為我感到驕傲的,只是她會搞不清楚狀況四處幫我接案,這點讓我有些困擾。」余謹苦笑說。

「一看到我的黑眼圈,同事就知道我前一晚接案。」從事安置服務 10 多年,黃靜怡有一種感觸:「必須有我們這些人,社政系統才有辦法維持 24 小時運作;必須有我們這些人,受暴婦女在生命遇到困境時,才不會感到孤單。」黃靜怡用開玩笑的語氣說,有時她也覺得做這份工作有點偉大。

暫時的庇護種下種子,待日後萌成新生命的芽

2 週的緊急安置期,「幸福」是社工們最想送給受暴婦女的禮物。余謹說,曾遭受的傷害讓受暴婦女容易感到自我毫無價值,「一定是自己哪裡做得不夠好,才會被惡語相加、被暴力對待」,她們會認定世界是黑暗的,可是來到家園,她們會發現世上也有溫暖的一面,「真的有人是不求回報的想要幫助妳。」

圖/Henry & Co. @ unsplash

嚴萱說,婦保社工有點像小天使的角色:「我們的陪伴是似有若無的,因為不能讓個案養成依賴,因此不會給太多的扶持,可是當個案遇到困難、卡住了,我們就會在旁邊偷偷給她小建議,或是一些小協助,讓她可以通過。」黃靜怡補充:「這麼做的初衷是想讓受暴婦女知道,妳絕對可以,只要妳想做,一定做得到,離開安置之前,妳只要知道這個就好。」

有些社工起初面對再次受暴而入住家園的個案,心情會很沮喪,後來發覺不對勁:「第 1 次入住與第 2 次入住,個案臉上的表情不一樣。」黃靜怡舉例,有個婦女第一次進來愁眉苦臉,全身是傷,第 2 次進來時身上依舊帶傷,但居然是笑著跟她打招呼。「她說,這次我把女兒帶出來了,還偷偷存了 2 萬塊,有了這 2 萬塊,可以去租房子、找新的工作。當下我好感動,原來我們種下的種子,有一天會發芽。」黃靜怡說。

圖/Jeremy Bishop @ unsplash

還有個中國籍新住民,同樣是 2 次入住,第 2 次離園後的某天早上突然跑回家園,站在門口等黃靜怡:「看她欲言又止的模樣,我擔心起來,一問才曉得她只是想回來告訴我,她和孩子已經安頓好生活,也買了機車,想要抱抱我,與我分享她的喜悅。」

什麼是幸?什麼是不幸?受暴婦女從相對的另一面,重新認識了自己。一般人對受暴婦女的描述都是悲慘的,但社工們想讓這些婦女知道,生命其實可以很有力量,這是社工身為小天使的使命:「庇護所也許只能是暫時的棲身之所,但妳需要的時候,我們都會在這裡。」


延伸閱讀:

維持一個 24 小時的全國保護專線有多困難?/從世界展望會 113 流標案,到公益團體胸口永遠的痛(上)

「留下來,或是我跟你走?」那些過年也回不了家的安置兒少

春節過後,孩子為什麼還不能回家?

溫暖過年的育幼院,讓孩子安心的最後一道防線

「我是這樣活下來的。」社工的愛,接住每一位家創少女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