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寧只是個案?柬國學生來臺被迫簽借據,新南向仲介:「學生聘僱成本比外勞低,還無配額限制」

高苑科大。攝影/李育琴

編按:

前 2 個月,僑委會僑生建教專班傳出有高職付錢透過海外仲介招生,以及康寧大學爆出違法透過仲介招募外籍生。而 NPOst 自今年 7 月底,其實便已透過臺灣長駐柬埔寨做國際發展的非政府組織(NGO),獲悉有一群在臺留學的柬埔寨大學生,因資訊不對等及語言隔閡等原因,在臺灣新南向教育產學專班中遇上諸多困難。

其中包括事前被告知有 20 多個科系可選,來臺後卻幾無選擇,39 名學生全部進入觀光休閒系,同時由學校安排至鐵工廠工作。學生並且在繳付當地學校 1000 美金代辦費後,又在臨行前被迫與臺灣仲介公司簽下 4.8 萬元臺幣之借據,總計相當於柬埔寨家庭半年之收入。由於語言不通使學習成效不彰、工作辛苦又負債纏身,第一學期結束後,有 1/3 柬國學生在返國後便放棄回臺。

教育部的新南向國際產學合作專班原是一片美意,但就如同臺灣的移工困境,仲介業者看準學校招生困難、趁勢介入,使整體運作愈發複雜。NPOst 在 4 個多月的訪查、搜證與各方確認後刊出本篇報導,期望未來新南向的招生,能對境外學生更有保障。

 

今年 6 月,在柬埔寨長期從事 NGO 國際發展計畫的余慈薰,接到南洋臺灣姊妹會的柬裔姊妹告知,高雄有一批今年來臺讀大學的柬埔寨孩子,住在學校宿舍,除了上課,學校還安排到附近工廠打工,以支應生活費。這些學生剛來臺灣過得辛苦,希望余慈薰能去看看他們。

說好的 20 多系不見蹤影、念觀光休閒卻進鐵工廠做事

余慈薰利用回臺空檔,跟柬裔姊妹帶著柬埔寨食物去看學生,他們在宿舍餐廳見面時,這群年輕的孩子急切地向她大吐苦水。有個女孩伸出手掌來,說在鐵工廠工作了 1、2 個月,雙手已經長繭,眼淚幾乎奪眶而出。

這一批 39 名柬埔寨學生,當初是透過柬埔寨金邊的留學代辦學校 IIC 科技大學(IIC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以下簡稱 IIC)與臺灣的「裕祥企業管理顧問公司」對接,申請進入高雄的高苑科技大學(以下簡稱「高苑」)。只見學生拿出手機,秀出 IIC 臉書上 2017 年底招生時提供的宣傳,顯示臺灣學校林林總總約 20 多個科系:土木工程、機械自動化工程、建築、國際貿易、工商管理、觀光和休閒管理、資訊科技等,實際來臺後卻發現,所有透過 IIC 申請來臺的 39 名柬埔寨學生,都只能進入高苑科大的「觀光休閒國產專班」。

IIC 在粉專上推廣與臺灣高苑的合作,右圖可見列出至少 20 個科系。圖/截自 IIC 粉專

「當初去 IIC 時,學校說來臺灣讀書有很多科系可以選,而且臺灣的學校會幫學生找工作,我們不用擔心學費和生活費,來了以後卻跟原先說的都不一樣……」

「而且在臺灣上課時老師是講中文。原本以為會用英文授課,大部分柬埔寨同學的英文還可以,中文不太行,所以上課時還必須請會中文的同學用柬文幫老師翻譯……」柬國學生透露來臺上課的情形。

申辦成功才被迫簽下借據,總代辦費超過家庭半年收入

課堂上的學習成效低,課後還必須到工廠工作。因為多數柬埔寨學生是由家中湊足了 1000 美元(相當於一個柬埔寨家庭 2 個半月的收入)代辦費給 IIC,才能申請來臺。申請成功後,他們又被叫回學校,要求與臺灣的裕祥企業管理顧問公司簽下 4.8 萬元臺幣的借據與切結書,並被告知待日後在臺灣開始實習領薪時,需逐月償還借款。切結書中同時載明,「本人簽屬此一文件,係在自由意志下行使權利,絕無受威脅強迫」以及「如有違反以上協定,願意放棄先訴抗辯權,並支付雙方後續所有訴訟費用」。

學生無法留存切結書備份,此為學生當時偷拍之照片。圖/柬埔寨學生提供

IIC 在招生宣傳時強調,臺灣是亞洲留學首選,學校並會提供工作實習,薪資足以支應在臺生活所需。因此學生們為了償還代辦的債務、支應往後的學費、生活費,必須去工作。只是,實際面對工廠辛苦的工作環境,實在不是原先的想像。今年 6 月底,國產專班春季班第一學期結束,部分柬埔寨學生暑假回國,到了 9 月開學時,余慈薰再問這群柬埔寨學生的近況,發現班上同學已經少了 1/3,許多人放棄回校。

「那簽的那筆欠債怎麼辦?還要還嗎?」

「上課科系不符合理想,工作不穩定、環境又不好,」有學生告訴她:「簽的借據若沒有還錢,還會加計利息呢!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把這些孩子找來臺灣讀書,申請的科系和實習工作卻和原來說的不同。有些學生在柬埔寨原本已經讀到大一、大二,是放棄了學業、負債來臺留學的。」余慈薰說:「在資訊不對等的情況下,他們覺得自己似乎被騙了。」

「教育部國際產學合作專班一年招募 3000-4000 個東協學生來臺,但這 3000 多人對臺灣真的能有好印象嗎?這是臺灣要的新南向嗎?」余慈薰忍不住質疑。

教育部新南向招生文宣

新南向國際產學合作專班,技職科大踴躍響應

不久後,僑委會的僑生建教專班傳出有高職付錢透過海外仲介招生;接著康寧大學爆出違法透過仲介招募外籍生,且安排學生非法打工,教育新南向的負面消息接連遭媒體披露。不過,僑委會表示媒體報導查無具體事證,而教育部指出,康寧大學境外生非法打工應是「個案」,並非新南向專班的普遍情況。

教育部所說的「新南向專班」,是 2017 年 1 月開始的「新南向人才培育推動計畫(106-109)」,編列了 10 億元的年度預算,透過新南向政策,希望與東南亞國家達到教育產業與專業人才的雙向培育及交流。

教育部對外的招生文宣強調國產專班的專業技能培訓及企業實習,以此吸引外籍生來臺就讀。計畫上線第一年(2017 年 9 月)全臺科技大學就開設了包含電機工程、資訊工程、生物科技、國際貿易、觀光餐旅、影視傳播等共 69 班,且實際開設班數遠超過網路上的公告,教育部技職司表示,除了這 69 班,後續仍有其他新核定的學校班別,只是尚未公布在網站上。

根據教育部 2018 年第 3 季最新執行情形,106 學年度的國產專班實際招收了 2494 名外籍生;107 學年度也已核定 4040 名招生名額。也就是說,今年(2018)開設班數超過 100 班以上。

教育部「教育新南向,臺灣新力量」宣傳影片

技職科大踴躍響應政府新南向人才培育計畫不是沒有理由的。只要國際產學專班招收到 25名學生以上開班,教育部就會補助開班費最高 200 萬元至 400 萬元不等。除此之外,為了鼓勵學校到東南亞招生,還補助學校赴新南向國家招生開班的行銷費、作業費等。學校除了可獲政府補助,尚可收取學費,等於為近年少子化之下,技職科大的招生困境打開一條新的道路。

招生困難又缺乏國際網絡,國際學生招募遭仲介滲透

只是,過去若沒有招收國際學生的經驗,一時之間要從哪裡找學生?這些學校祭出了什麼誘因,讓東南亞學生願意來臺就讀?康寧大學非法仲介真的只是個案嗎?

根據教育部技職司表示,教育部明文禁止學校透過人力仲介招募學生,並透過每年定期查核,若發現仲介的存在,未來將取消開班及補助。然而,新南向國產專班在推出的 2 年內,就傳出許多學校收到來自人力仲介的 email 或電話,聲稱可「提供產學專班外籍實習生」。一位不願具名的科大老師在 NPOst 走訪南部幾間技職科大時表示,這些仲介只跟產學合作的廠商收費,不跟學校、學生收費。亦即,學校負責申請專班 → 仲介提供一批已經訓練好的學生入學 → 學校安排學生到企業廠商實習 → 仲介再跟廠商收費。「曾有學校連事前審核學生都沒做,到了機場接學生才發現資格不符,必須送回去。」

在 NPOst 取得的一份仲介宣傳資料中,可見某家位於臺中的仲介業者在宣傳資料中比較了專班實習生相對於一般產業外勞的優勢,內容指出,「聘用外籍實習生無外勞配額限制」、「免增設新廠房也可申請」,並且「免繳就業安定費,實際聘僱成本比一般傳統外勞低」、「實習生不受一例一休制度管制」等,以此鼓勵廠商與學校積極申請,仲介業者並可協助完成開班程序。

「臺灣有些招生困難的學校,與仲介公司一拍即合,真正可憐的是這些外籍生,被剝削得比外勞還厲害! 」這位科大老師說。

臺中某新南向學生仲介業者提供給廠商之宣傳資料截圖

臺中某新南向學生仲介業者提供給廠商之宣傳資料截圖

臺中某新南向學生仲介業者提供給廠商之宣傳資料截圖

柬國學生代辦費爭議,高苑保證借據無效毋須償還

專研國際人力資源管理的高苑校長趙必孝表示,政策剛開始時,臺灣的學校不懂海外情況,因此發生靠仲介找學生的事。當時第一批加入計畫的學校出了問題,教育部察覺有仲介介入,後來便發布明確規範,禁止學校透過仲介招生。

而高苑是臺灣新南向專班計畫中第二批申請國產專班的學校,在他就任校長後開始申辦。2018 年高苑共開設 9 個班,他認為位於路竹科學園區的高苑在招生上有相當優勢,於是透過教育部打出臺灣品牌,包括越南、印尼等政府都主動來接觸,希望他們的學生能來臺念書,並有機會到好企業實習,印尼政府甚至希望未來每年能有 6000 人來臺灣產學合作。

趙必孝強調,該校教師都親自飛到當地進行招生說明會,對方校方也都會到臺灣實際了解環境,高苑一直以來都以信件和親訪與 IIC 接觸。針對前述柬埔寨學生招生引發的問題,包括柬國學生投訴科系不符、申請成功後還被迫簽下借據才能來臺等問題,高苑科大研發長葉怡君表示,高苑到當地招生時都已清楚說明科系與學生權益,且每位學生事後都經過 Skype 面試,反駁科系不符的指控;至於學生被迫簽下借據,因學生來臺後持續反應,高苑也請了 IIC 的校長親自來臺與學生溝通處理,但後來認為這是學生與代辦學校之間的費用爭議,便沒有再介入。

IIC 科技大學(IIC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高苑在 NPOst 到訪當天,主動找來一位柬埔寨學生一併受訪。學生先表示他很喜歡學校的課程和生活、工作雖辛苦但他願意吃苦,希望未來能在臺灣學到管理方面的知識,畢業後也願意繼續留下來。但當記者詢問代辦費爭議一事,他即指出,當初 IIC 要求他們簽下的借據,是支付給臺灣的管理顧問公司,內容顯示是日後在臺找工作等相關的手續費,且要在來臺第 13 個月開始分期付款。「所有的柬埔寨學生都簽了,才能順利來臺就讀。」他說,他至今仍對這筆費用感到不解。

當場,校長趙必孝表示這份合約是無效的,並向學生強調,他們毋須支付這筆費用。事後高苑並再次致電記者,表示學校已進一步處理相關爭議,並向學生保證該合約無效,毋須支付合約所簽署的任何費用。

產學合作施行不易,校方籲:亟需人力管理與培訓

儘管陸續出現爭議,臺灣的新南向國際產學合作專班,對東協國家學生來說仍有相當吸引力。學生通常前後約需支付逾 2000 美元的代辦費,以及就學期間的學費、住宿費和生活費,學校則會提供實習工作,算下來,從第 2 年開始實習後,每月努力工作可賺取約 3 萬元臺幣的薪資,比起在其國內大學就讀,對許多東協家庭來說都是種投資。

IIC 同時也跟彰化的建國科技大學等其他學校合作。圖/截自 IIC 粉專

在目前國產專班大開名額之下,各校也都祭出優惠招生條件,包括第一學期免學雜費及住宿費,第二學期比照國立大學收費;亦有些大學以提供每月獎助學金的方式,讓學生第一年可免費就讀,第二年開始則減少助學金名額,或比照國立大學收費。

只是,依國產專班的規定,第一年本應以基礎技術理論和華語等課程學習為主,大二開始才到學校的合作廠商實習全職工作,但多數學校第一年還是會幫外籍生申請工作證,使其得以進行每週 20 小時的合法打工,並將之安排到學校附近的工廠工作,以賺取生活費。高苑指出,這樣的工讀其實困難重重,一般工廠未必願意接受這些外籍生,有些工廠沒有管理外籍生的經驗,學生也因體力與期待不同,「不如一般外籍勞工能吃苦」,又沒有人能進行管理與培訓,造成許多業者對學生的工作態度感到苦惱。

根據趙必孝所言,國際人力的管理是一種專業,學生進入企業工作、實習,學校無從介入,但學生不像外籍勞工一般有仲介居中培訓協調,許多廠商在管理上出現很多跨文化及語言溝通問題,學生也可能因挫敗而影響到未來實習時的表現。他強調,「導入專業的人力管理機構,未必是壞事」,並指出「教育部要接地氣」,要能了解業界情況,對於國產專班的管理不應採用查弊與懲罰,才能讓這項政策發揮應有的作用。此外也應建立互動對話機制,以互相觀摩學習、興利的方式,讓各校能更好的發展。

IIC 在粉專上推廣高苑。圖/截自 IIC 粉專

只是,關於「學校無從介入」的說法,卻遭另一位科大老師駁斥。他表示,產學專班學生校外實習是必修課程,學校本就有責任尋找合格的合作廠商,商討細節,並規畫校外實習課程,開課教師也應執行定期或不定期的訪視輔導,學生、廠商與學校三方必須隨時就各種問題提出解決方案。「學校方面的角色非常重要,我們從大一協助學生工讀開始,到現在他們正式進入校外實習,一直都與合作廠商保持密切聯繫,希望為學生提供最好的學習與生活照顧,如何能說是『無從介入』?這是自毀立場。」

透過新南向專班,期望臺灣邁向多元社會

另一方面,對於許多人質疑國產專班引進的人力將對臺灣就業市場造成衝擊,趙必孝也未加認同,他表示「臺灣年輕人不願意到工廠工作」,但製造業仍是臺灣主要的經濟結構,需要基層勞動力。而透過教育引進人才,不像外籍勞工一般只為了填補勞動力,而是在產學合作之餘,讓臺灣成為多元移民的社會,因此「新南向政策對於臺灣整體貢獻很大」。

但他同時也強調,新南向對社會的衝擊是真的,政策應該要能更開放:「臺灣社會對於外來人口總是負面看待,接納移民國家、鼓勵多元社會很重要。我們學校的臺灣孩子,跟這些來自東南亞的同學一起打球、互動,提早接觸多元文化,未來被企業派到海外也有優勢,在亞洲有競爭力。」他最後重申:「少子化對臺灣整體經濟環境不利,必須透過高教機構吸引海外人才,透過教育融合於社會中。政策應該可以要更開放,且多跟人民溝通。」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李育琴

李育琴

自由文字工作者。現居南方客家聚落。曾在臺北、屏東等地 NGO 工作,關注環境、文化、社區發展、政府資訊公開等公共議題,期望透過網路媒體讓更多南部議題被看見。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