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O專訪:正本清源,用教育培養資訊力|專訪富邦文教基金會董事陳藹玲

0

3月11日,NPOst 編輯團隊踏入富邦文教基金會位於仁愛路的辦公室,當日是個好天氣,三樓的辦公室有整面玻璃窗,向外可以看到行道樹的樹梢;工作人員正在走廊上,整理周末剛結束的反核遊行道具。

富邦文教基金會成立於1990年3月,以推動青少年生活教育、關懷青少年身心健全發展為宗旨。我們要拜訪富邦文教基金會董事陳藹玲,她的故事各大媒體已經報導太多,所以我們把請教的重點放在陳藹玲對於NPO的經營理念與心得;另外,我們也藉此機會,請教富邦文教基金會為何參與反核運動。

以下是當天訪談內容整理:

一、富邦文教基金會最著名的是媒體素養教育,從基金會的官網資訊,可看出最近轉向於青少年人文素養的均衡發展,是否可以介紹一下富邦文教基金會關注的事情,以及近來推動的新項目是什麼?

陳藹玲:民國八十年代末期,有線電視進入戰國時代,卻衍伸出許多社會教育問題,首當其衝的就是孩子。

所以我們希望從學校教育開始,讓孩子了解媒體產業的產製過程,進而培養辨別資訊的能力,也就是「媒體素養」(media literacy);現在媒體素養已經進入了課綱,課本、參考書或老師都會提到,代表媒體素養的推動已經進入穩定期。

不過「媒體素養」聽起來太空泛,所以約四、五年前,我們把它改叫做「資訊力」,同時加入讓孩子認識自己從何而來的「生命力」,以及從學校就開始尋找自己所愛、強項以及熱情的「工作力」。以上「三力」環環相扣,而且是年輕人應有的基本能力;年經人也應該學習、判讀、思辨爆炸的資訊,形成自己的意見,進而發展社會責任與公民意識。

先前信用卡衍生許多卡債風波,近年我們也開始推動青少年的理財觀念,讓理財概念向下紮根,畢竟富邦這方面的專家足夠。

二、富邦文教基金會用什麼具體的方式,培養青少年的「三力」?經過這些年來的經營,覺得成效如何?

陳藹玲:我們以年度為單位舉辦活動,例如發聲網發聲獎圓夢計畫寒暑假故事報導營等,營隊之下也規劃一系列課程,並與專業講師合作。

寒暑假故事報導營已經做出口碑,招生往往很快就額滿了。每次參與的數十位高中學生,有都會區孩子也有地方上的孩子,去年前往蘭嶼讓孩子親自種芋頭,今年則是帶孩子去貢寮,讓他們與當地人互動,體驗當地人的生活,結束之後整理出影音、報導等紀錄。教育工作需要長時間觀察,不容易用量化方式評估成果。例如,有些學生參加營隊之後,回來變成營隊的大哥哥、大姊姊,且連續參與2到3年;另外,我們也培養大學生志工。

三、富邦文教基金會的人力配置如何?就你們的觀察,富邦基金會在推動事情的時候,有哪些優勢?富邦還有慈善基金會、藝術基金會等,這些基金會是完全獨立運作,還是密切相互支援?

陳藹玲:目前富邦基金會有12到13位正職,另外大學生志工有20人左右。大部分企業型基金會都是「贊助型」基金會,而我們是「操作型」基金會,直接執行許多計畫。

我們承認企業型基金會的立足點與一般小型NPO不一樣,而富邦基金會最大的優勢,坦白說就是不需募款,集團內的員工都是現成網絡,可以幫忙宣傳。我們希望服務可以向外擴展,每年都稍微調漲預算,今年約4400萬元來自富邦集團、1200元萬來自私人捐款。

我們與其他NPO合作的方式,第一個是捐款,第二個是提供經驗以及協助布達消息。先前也曾幫忙NPO向其他企業募款,但可能每個企業想做的事情不同,所以成效不彰。

但我也認為,企業型基金會的同質性太高,若能關注不同社會議題會更好。很建議企業型基金會多在議題裡頭研發,而不只是發錢,雖然研發比較困難,得花較多錢才有成果,但我覺得企業主要有遠見與魄力去執行。

富邦集團除了富邦文教基金會之外,還有富邦慈善基金會富邦藝術基金會台北富邦銀行公益慈善基金會等,彼此之間完全獨立運作,分屬不同董事會,財務也獨立;但偶爾也會資源交流,例如我們需要藝術工作者的時候,會請藝術基金會幫忙尋找。

四、妳覺得NPO特別需要哪方面的人才?

陳藹玲:NPO的對外溝通特別重要,很多NPO都努力服務,但也要讓社會感到善的循環,把理念傳遞出去。但不是每個NPO都有能力或機會宣傳,這就需要拜託有社會責任感的媒體花心思去發掘。

另外,我覺得一定要建立發言人制度,除對外溝通可避免出現多頭馬車,訓練良好的發言人也會成為NPO的招牌。

五、 反核遊行曾引發一些爭議,在此事件之中,富邦文教基金會的角色是什麼。這些事件結束之後,是否有些內部討論,可提供其他NPO一些經驗?

陳藹玲:很多企業不碰核四議題,但我們從中看到資訊落差與環境永續的部分,所以決定從教育著手,把「鍋蓋」掀開來。

決定做這件事之前,當然要先取得母公司認可,做好對客戶解釋的準備,內部也要取得共識。決定之後,除找來長期合作的公關夥伴,再來就是找到長期關注此事的NPO與NGO,我們彼此花了不少時間討論策略,再用不同的角度發動。

面對外界的質疑,第一是說實話,第二是與人為善,不要用汙衊的方式攻擊他人。而且,不要把整件事看作是個人得失,就會釋懷了。

六、富邦文教基金重視資訊力,但就您對於新聞生態的了解,主流媒體符合人民期待嗎?而曾有傳聞表示富邦投資風傳媒與關鍵評論網,是真的嗎?

陳藹玲:主流媒體都有營運的現實考量,媒體為了求生存,又需要置入性行銷或灑狗血,從外部要求媒體很困難。我們的策略是從教育釜底抽薪,培養出品味好的閱聽大眾,未來(媒體環境)就可以慢慢往一個好的方向走。

當初關鍵評論網的兩位年輕創辦人來找過我,我個人覺得培養有熱情、受過良好訓練的年輕人是件很好的事情;我完全以個人角度允諾投資,但在那個時間點上,媒金分離的議題也甚囂塵上,所以最後沒有成局。某方面覺得很對不起兩位年輕人,但現在很高興看到他們經營得不錯。

關於風傳媒,則是富邦有段時間想接手壹傳媒,當時請張果軍(現任風傳媒董事長,曾任富邦證券董事長)去分析、了解,因而燃起他(做媒體)的興趣,他也覺得很有機會來做一個媒體;後來張果軍離開富邦,所以他就決定用自己的錢,做風傳媒100%的老闆。所以富邦與風傳媒完全沒有關係。

-------------------------

我們也請教陳藹玲對於網路獨立媒體的意見,她認為,數位時代的獨立媒體百家爭鳴、甚至千萬家爭鳴,要在紅海殺出血路,必須質量並重。

訪談約進行1個半小時,陳藹玲的態度率直親切,面對問題也有問必答。她很清楚富邦文教基金會的資源穩定來自母企業,但也不避諱直指媒體的現實問題,並且以自己的方式去進行改革。

企業型基金會的資源往往很豐沛,而且母公司又常有成功的營運經驗,對於行銷與公關也較在行;反過來說,一般小型NPO卻有最豐富的在地經驗,它們的長處是深知地方的脈絡與需要,並擁有服務對象的專業知識。

台灣的企業型基金其實非常活躍,就最近而言,就有台灣大哥大基金會連續兩年推動「i無限數位公益」,今年的其中一個專案是贊助第一社福基金會台灣癌症基金會門諾基金會拍了三部微電影,幫這三家社福團體募款;永豐餘集團2013年上半年也曾與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合作,為1919食物銀行募集物資;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也由嚴長壽擔任董事長,致力於彌平花東教育資源不足的問題;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也長年積極於綠能與環境教育的推廣。

企業型基金會因為隸屬於母公司,其願景、方向、專職人力等,難免受限於母公司對於基金會的想像跟設定,偶爾會有只是為了花錢而花錢的情形,舉辦華而不實的活動,造成資源浪費。

但企業型基金會位於NPO界的資源上風處,加上身兼 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執行角色,若能將資源做更有效的利用,除了可為企業帶來正面形象,更是社會之福。不過,企業型基金會到底要用什麼樣的方式做公益呢?有人認為直接資助已經長久耕耘的小型NPO,一來無法累積自己的形象,二來小型NPO也無法獲得企業的想法與經驗;但若企業型基金會直接執行專案,又可能因為在地專業知識不足,隔靴搔癢無法切中真正需求,甚至無力長期經營投入,而且如此一來,許多小型NPO也會缺乏資源挹注的機會。

目前看來企業型基金會最理想的運作方式,就是以自身的經驗與資源,找到在地且專業的NPO,雙方密切合作推行公益事務,並且交流專業經驗,同時提升雙方的技能;如此一來必定會增加溝通成本,但對於企業型基金會來說,是負起社會企業責任的重要條件之一。

訪談時不時聽見一位2、3歲可愛小女孩跑來跑去的嘻鬧聲,原來是訪客的小孩。辦公室氣氛輕鬆愉快,基金會員工也都稱陳藹玲為「陳小姐」,同事彼此之間的互動也看不見太多拘束;離開之前,富邦文教基金會的員工與我們也留下一張大合照。

照片 4

 

 

作者介紹

張 傳佳

NPOst 公益交流站前任主編。畢業於台大公衛系、台大新聞所,曾從事主流平面媒體工作,長期關注社會議題,期待未來台灣能成為一個兼顧經濟發展與社會正義的地方。 因為是理組與文組混血,故追求理性與感性的平衡;發現社會之中有 100 個平行宇宙,希望可為宇宙之間搭幾座橋。不斷重新思考公民社會的政府、企業、公民的關係,期待看待或參與孵化更多具影響力的社會創新,尤其是因應網路科技時代的新方式。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