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Ost 週報 No. 60:海燕颱風的網路救災行動──Google Crisis Response

1

被喻為歷史上強度最強[1]的颱風海燕(Typhoon Haiyan)上週末登陸菲律賓,根據十二日聯合國OCHA(Office for the Coordination of Humanitarian Affairs)發布的統計,受災民眾超過一千一百萬,無家可歸人數超過五十萬,供水也僅剩兩天的份量。

面對菲國嚴重的風災災情,除了國內外NPO紛紛發起專案募款、物資捐贈外,值得注意的是,網路霸主google也利用自家開發的各種應用程式,將災區訊息即時進行整合、傳遞,以科技的力量向菲律賓伸出援手。

風災發生後,Google立即成立了《Google Crisis Response:Typhoon Yolanda》專頁,作為網路救災訊息的匯集中心。這個專頁整合了以下三種Google開發的應用程式:

#01 找人:Google Person Finder連結

「我爸爸目前剛好在菲律賓出差,一直聯絡不上怎麼辦?」

天災發生後,一般民眾最擔心的當屬親人的生死、行蹤、安全狀況,2010年海地地震時[2]被開發的Google Person Finder,共提供訊息、找尋某人兩種功能:

▲Google Person Finder的「我有某人的消息」、「我正在尋找某人」功能。

前者,你可以提供你知道下落的人的資訊,包括「我收到訊息指出這個人還活著」、「這個人最後出現的地點」、「災難發生後我是否有與他當面說到話」等行蹤訊息,以及這個人的姓名、外貌描述等細節特徵;後者,則只要輸入想找的人的姓名,系統就會自動篩選前項資料庫中,符合搜尋條件的資料。另外,就算查詢當下沒有結果,你依然可以利用「訂閱」的方式,隨時接收最新搜尋結果;詳細操作請參考這篇教學

截至十七日晚間,此系統上的登錄資料已有約莫82900筆。介面簡易明瞭、任何人都可以直接上網協助新增,讓Google Person Finder得以迅速擴充資料量,但也因此產生資料偽造的問題,因為Google不會,也無法進行資料的真偽檢驗;三一一事件時,就有民眾反映被錯誤資訊誤導,以為親人已經死亡。另外,目前的系統無法檢驗實質成效,搜尋精準度、透過系統成功找到親人的比例、真假資料的比例都沒有記錄機制,若能加以修正,應能更有效的改善此套系統。

#02 找地點:Google Crisis Map連結

「我想託朋友帶物資去菲律賓,但是……該送去哪裡呢?」

物資集散地、醫院救護站、災民緊急庇護所、颱風目前位置、未來路徑,乃至於各地區災情嚴重程度,對受災者、資源提供者來說都是重要、且適合呈現在地圖上的資訊,2007年加州山大火時首次啟用[3]的Google Crisis Map,可以讓發布者利用Google Map的介面,整合各式災難資訊,以本次海燕的Crisis Map來說,就即時整合了來自GDACS的地震、淹水圖示資料、來自European Commission. Copernicus EMS的災區等級資料,另外,也透過手動方式新增當地臨時庇護所、醫療救護站的地區位置。除了外部資訊可匯入整合,地圖上的資料也都可以下載成KML等易於進行分析的檔案格式,以供更多分析應用。

▲Google Crisis Map可進行多種資料的圖層疊加。

根據筆者的實際操作,由於Google方僅提供工具,整個地圖的整理與更新未有人專責處理,介面、資訊呈現都顯得較為凌亂,例如:標註庇護所的位置但沒有確切地址、圖層繁複不易辨認等,使用上因此沒有想像中的便利。這或許與地圖的發起模式有關,根據Google的官方說明,任何人都可以發起Crisis Map專案[4],但就現存公開專案可概分兩種形式:

  • 發布者為Google:例如台灣防災地圖,就是由Google與台灣中央氣象局、水土保持局等單位共同合作,並以Google名義直接發布的。詳細說明可見T客邦的這篇報導

就地圖的維護程度來說,民間發布的地圖水準較參差,而Google與官方合作發布的地圖,只要檔案格式界接協商好,資料的取得會較民間主導來的容易。但當然,前提是該國政府的災情資料庫已具備一定基礎。(以此次菲律賓風災地圖來說,淹水地區分布無當地資料可採用,反而需要使用聯合國、歐盟的資料。不論是政府有資料但未能提供可應用之格式、抑或菲國政府無相關資料體系,都顯示出菲律賓的災難資訊發展程度尚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回到災區地圖的主題,本次海燕風災除了Google外,包括Rappler Project Agos等組織也都有推出類似的災區地圖,如何將這些資訊有效整合,並善用曝光度最高的Google平台,是有志於災區訊息傳遞的朋友可以持續思考的。

#03 找其他資訊:新聞、捐款資訊

除了上述兩大應用程式,Google Crisis Response中也彙整了風災即時新聞跟捐款資訊,不過這兩類訊息就沒有開放網民編修,例如捐款資訊僅提供菲律賓當地紅十字會、聯合國相關單位的捐款訊息。

※因為Google Crisis Response的平台只提供了五個捐款管道,且都沒有台灣單位,所以筆者自行整理了一份《海燕風災:國內外NPO、NGO的捐款管道名單》,綜合比較了捐款方式、捐款用途,供有想捐贈物資或金錢的夥伴參考。

▲NPOst彙整國內外接受菲國風災專案捐款的NPO名單,請按我觀看詳細資料。

不論是用網路報平安的Person Finder、查庇護所等緊急救難地點的Crisis Map、或新聞即捐贈資訊曝光,Google作為網路霸主,企圖在「災難網路工具」的領域擔任起整合者的角色,給關心災區的世界各地網民一個「統一入口」,但實際進入平台後,尋人資料的累積、當地災情回報等關鍵工作,依然端看災區當地、乃至世界網路公民的涉入參與程度。雖然我們不希望發生,但下次天災來臨時,除了看著新聞為災民們默禱外,別忘了上網看看,遠在千里之外,鍵盤前的我們能做些什麼。

更多網路防災、救災研究,歡迎參考NPOst友站《Usaviah網路防災研究室》。

NPOst 每週會整理台灣 NPO 的重要動態跟焦點議題,若你想提供資料,請寄到 npost.tw@gmail.com,標題註明「NPOst 週報」。

[1] 關於颱風強度具體的科學定義、測量方式,請看這篇泛科學的討論串這篇PTT大氣科學板的分析文
[2] 根據wiki,Person Finder係在2010年海地大地震時,由Google員工Prem Ramaswami經上司同意在公司內發起的專案;另外在2011年三一一地震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時,Google Person Finder也都讓許多網友取得「網路報平安」的管道。
[3] 根據wiki,2007年加州山大火時,KPBS-FM利用Google Map的客製化功能製造出災情追蹤地圖,這可視為Google Crisis Map的原型。
[4] 如果你也想開一個Crisis Map,可以參考這支教學影片官方操作手冊
[5] 延伸閱讀:聯合報的報導「菲資訊黑洞,妨礙救援」。

2020 NPOst 年會小聚第二場|疫情下,我們開始獵巫

 

病毒侵略身體,恐懼啃食人心。恐懼如同病毒,會變異出不同樣貌,蠶食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健康,更是成為鏽蝕社會運轉的元凶。危機當前,不實資訊也趁隙溜入彼此的生活裡,翻攪人們惶恐的情緒,有心之禍、無心之過,一個一個都成為火種,點燃獵巫的火把。

當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公開表示遭臺灣網軍持續攻擊三個月;當有人說參與英國某次疫苗試驗的首個志願者已經死亡,立刻引起反對疫苗者的強烈反應;當著名的陰謀論者 David Icke 說 5G 網絡與冠狀病毒有關;當一名來自西薩塞克斯(West Sussex)的女子聲稱自己在急救中心工作,有內部消息,並傳出一條語音信息指出將有大量年幼和健康的人會死於冠狀病毒感染的時候 ——

你知道,以上全部都是假消息嗎?

NPOst 十月份議題講座邀請台灣 PTT 之父、台灣 AI 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以及台大公衛院副院長陳秀熙,聚焦在疫情下的假新聞動態和社群傳染病,歡迎您一起來了解假新聞研究現況與疫情下的公民文化。

作者介紹

羅 佩琪

羅 佩琪

非典型的人生迷茫組,對資訊整理有詭異的渴望與執著。

0 comments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