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龜公益募資平臺創辦人:透過群眾集資,讓好事不斷發生

0
攝影提供:MISC 人文與科學紀錄

紅龜公益募資平臺創辦人 William:「我們期待,透過群眾集資,讓好事不斷發生。」

文/林庭萱 編整/李修慧

紅龜RED TURTLE是臺灣第一個不刊登創業、產品開發募資,純粹以公益提案為主的眾籌平臺。創辦人 William 希望藉由群眾力量讓好事不斷發生。「抱怨社會、政府,大家都會。但我們有沒有想過去做點小事情,讓這個社會更好?每個人都有機會去改變社會,我們期待,透過群眾集資,成就好事。」

紅龜公益募資平臺的起名,來自義賊故事廖添丁。傳說中,廖添丁有位得力助手「紅龜仔」,兩人每次看到有人需要幫助,便二話不說出手相助。而 William 創立紅龜的過程,也同樣抱著這樣的俠義之心。當初,William 有感於工作缺乏熱情與刺激,毅然離職,與朋友一起創立紅龜,為了維持公益的中立性,他們決定不抽手續費,也不找贊助,整個團隊沒有投資者、沒有贊助商,拿著少少的 70 萬就開始了,然而光是開發平臺就花掉了 30-40 萬,剩下的經費勉勉強強走了一年半,甚至一度慘澹到在平臺上替自己募款。幸運的是,這次募款得到會員們的支持,他們存活下來,一路走到現在。

紅龜飲品:三件好事,一次滿足

去年 8 月開始,紅龜開始賣咖啡,除了 William 自己喜歡,他也覺得咖啡很有市場。William 自豪地說,他的紅龜咖啡,一次能夠成就三件好事:除了嚴選品質優良、公平貿易的豆子,讓顧客能夠安心飲用,紅龜咖啡每筆收入也將提播 5% 來做點心送到偏鄉,剩下的盈餘,能夠讓紅龜平臺自給自足,成就更多好事。 最近,紅龜也引進彰化小農出產的蕎麥茶,讓不習慣喝咖費的民眾能有不同的選擇。’

募資提案不等於寫企畫書!

William 認為,過去的募款資源集中在大型的 NPO,如慈濟、伊甸等,但年輕的族群對這樣大型的 NPO 不見得有很深的連結,對於小型 NPO 認識又不足,網路因此成為一個突破的機會。雖說如此,群眾募資對很多 NPO 來說也是全新的領域,多數 NPO 不像創業者一樣,可以清楚地用企畫書表達提案重點,「我曾接到提案單位的企劃書,跟政府提案一樣,第一欄寫服務宗旨、第二欄寫組織緣起,整份企畫書連張照片都沒有,這樣的提案很難吸引讀者。」為此紅龜花費很多心思,與提案的 NPO 溝通,共同討論,尋找更好的素材刊登,讓網站的會員可以更清楚理解提案內容。

在這樣的努力下,今天 4 月 1 日剛滿 2 歲的紅龜,成功募得 44 件公益專案,總金額達 500 萬,成功率高達 9 成,這樣的成功率,是一般僅 4-5 成成功率的募資平臺望塵莫及的。

紅龜的會員約 3000-4000 千人,相較於大型募款平臺來說非常小,William 如此形容:「如果說 flyingV、嘖嘖像是商業銀行,那紅龜就是信用合作社,我們雖然族群很集中,但他們對公益的參與度非常高。」例如臺灣聖心文教基金會發起的贈鞋募款,William 就與捐款人一同深度參與。

捐贈物資不是施捨,而是給予

2014 年全臺灣颳起一股「募鞋到非洲」的熱潮,屏東的臺灣聖心文教基金會也在地方媒體發表新聞稿,希望大家可以留意到臺灣偏鄉地區的孩子也沒有鞋穿,William 認為既然上了報紙,應該已經有不少資源,猶豫了一陣子後,還是親自與臺灣聖心文教基金會聯繫,在聯繫過程中,他發現原來助人也需要學習。

William 站在一般網友的角度,提了許多刁鑽的問題,在與聖心的討論中, William 原本想,非洲募舊鞋,屏東募新鞋,會不會引起社會的疑慮?然而聖心的回答讓他看到這個單位的用心:「第一,自己的小孩,你捨得他穿舊鞋嗎?第二,臺灣人捐物資的習慣,大概就是把大掃除時家裡不要的東西捐出去,很多鞋送到時都已破爛,反而造成單位整理的困難。」William 強調,捐贈物資不該是施捨,應該像送禮物一樣。

除了一開始募集新鞋的用心,William也從參與聖心的募款提案中,看見單位的用心。這個「愛心鞋襪 幸福列車 守護弱勢兒腳底」的活動,從 2014 年 6 月 11 號開始 募款,預計募款 12 萬元,最後得到 14 萬。William 也帶著贊助者跟著聖心辦了巡迴之旅,一同參與送鞋的計畫,過程也讓 William 大開眼界。

聖心除了使用募來的款項買鞋,也希望整場活動能具教育意義。他們邀請受助的孩子捐贈發票或寫感謝卡給心裡想要感謝的人(不一定是紅龜或贊助者),到場就用感謝卡或發票換 1000 元代鈔,在活動中,一雙鞋 500 元,他們可以挑選自己喜歡的款式、鞋碼,會場另有其他攤位,擺滿文具或禮品,讓孩子用剩下的 500 元購買。這個活動有別於以往純粹的捐贈,不只讓孩子有自主權,能夠選擇自己喜歡的鞋,還可以訓練孩子的財務規畫概念。

街頭的另一番風景:路行者咖啡

William 特別喜歡發掘「轉動人生」的個案,「如果你到圖書館想借一本書,說不定你看了這本書之後,會有一些重要的改變,必須要墊高才拿得到,我們想扮演的,是這種墊腳石的角色,讓人可以因此改變。」

最近很紅的路行者咖啡,是 William 與輔大的劉一龍老師合作的提案。路行者的黃大哥經商失敗後妻離子散,賣了房子償還債款後,淪落為街友,芒草心協會提供他食宿及販賣報紙的機會,黃大哥自己也有心站起來。他曾是街友中販賣報紙「業績」最好的,但因為舊疾復發而休息,加上原本的販售點桃園車站更改了出口,導致旅客流量分散,黃大哥從醫院回歸之後的銷售量便不如以往。

劉老師在桃園芒草心擔任督導,舉辦街友體驗營時,認為黃大哥很有熱情及動力,就與 William 討論,如何運用眾籌平臺幫助黃大哥?劉老師想教他手沖咖啡,並替他改裝一臺販賣咖啡腳踏車。

雖然這個專案所需的金額不高,不到 2 萬元,但劉老師剛開始還是很擔心募不到。然而令人驚訝的是,路行者咖啡的專案一個晚上就達標了!原本劉老師想在第二天就停止募款。可是 William 認為,透過路行者咖啡的專案,可以讓更多人看到街友其實也願意自立,能改變一般人對街友的刻板印象。加上創業之路艱辛漫長,多餘的款項也可以用來購買原料。

除了募資的款項,路行者咖啡也受到許多好人相助,當這個專案在媒體上露出後,許多電視臺都爭相採訪,有網友看到,主動幫黃大哥設計  LOGO,還有人騎車親送咖啡機、原豆,到了協會放下就走了,連一張名片都沒有留下。更多的人因為看到新聞,到桃園來找黃大哥買咖啡聽故事。

今年農曆過年,臺南遭逢強震,黃大哥也趁著桃園舉辦臺灣燈會時,和一些在地小吃攤共同擺攤,將 14 天的收入全部捐到臺南,「前一、二天沒有人潮,黃大哥還打電話給我,請我分享資訊到臉書上,他沒有因為捐出所得而隨便對待工作,反而很緊張。」這些故事,都讓 William 覺得感動,募資時間雖短,但故事與議題透過平臺被更多人看見了。現在的黃大哥一樣晨起 5 點去賣報紙,下午 1 點多在協會門口賣手沖咖啡,一杯只要 50 元。

怎麼樣的提案最對贊助者的胃?

眾籌平臺是社會募款的縮影,在紅龜的兒童教育、弱勢關懷、動物保育、環境保育、轉動人生五個類別中,兒童教育、弱勢關懷的專案最多,而動物保育的提案,反而最不容易成功。

主要是由於多數動保提案屬倡議型,像「毛小孩是家人,家人不買不賣」在 2014 年選舉前後,希望透過募資籌措全國性報紙的廣告版面,要求候選人提出動保政見,藉著報紙,影響對網路社群較陌生的族群,迫使候選人正視動保議題。提案前,William 花很多時間溝通,依照以往的經驗,會員比較傾向讓對象直接受助。以這個提案為例,20 幾萬元的資金不會用在動物身上,而是給媒體,廣告也是一天就失去效力了,形成大眾抗拒贊助的主因。

這個案子最後沒有成功,陸續幾個動保型倡議型的提案也都失敗了。少數在紅龜成功的動保案例,便是直接援助動物,譬如「我想活下去!搶救奶貓大作戰!」籌措費用將奶貓從收容所領養出來,到動物醫院打針,再送到中介之家等候認養,最後在紅龜募得十幾萬元,救了 20 幾隻貓。

和倡議型動保主題相比,兒童教育、弱勢關懷的專案最容易成功,他直言:「『臺灣小孩沒飯吃』這樣的專案最好募款,關鍵字就是有本土,有小孩,又可憐。」。五個項目中,「轉動人生」因為影響力大,是 William 自己最想做的專案。

另一方面,急難救助雖然容易引起共鳴,但並不在紅龜平臺群眾募資的面向。譬如常常有網友來信,表示看到新聞後,想幫某人募款,但寫專案、拍影片,等了 45 天,如果最後失敗,需要幫助的人還在嗎?因此紅龜不做急難救助,他提醒,這一類的案件還是去尋找社會救助的管道較好。

用不同的角度講故事,讓群眾看到改變的機會

William 認為,每個專案都是任務型導向,提案單位要講清楚這筆款項的用處,要在 45 天的募款期講清楚一個故事,成果也必須是短期可見的,因此寫專案要夠聚焦,要找到能直接打動捐款人的核心主題,常態型的募款比較不適合群募平臺。

宣傳方面,相較於文章,更應該善用圖片的力量。譬如當你要表達「鞋子有多破爛時」用講的很難講,但一張照片比起文字就更有力量、更具體。另外,當受助內容比較悲觀、負面的時候,也可以試著用不同的角度講故事。William 認為,「用陽光取代悲情,用信心取代同情心」是很重要的概念,大家都想看到陽光的一面,這也是與老年人相關的專案比較不容易成功的原因。當贊助者認為捐出去的錢,很難往想像中的正向發展時,提案者便需要找到好的角度訴說故事。

專案上線後才是真正的開始運用社群的力量很重要。William 認為,這就像一個同心圓的擴散,第一圈是 NPO 本身的支持者,讓他們知道你在平臺上有提案,就有了基本盤;有了受贈金額後再透過捐款者進行第二圈、第三圈的擴散,讓更多人認為這是一項可行的專案,才會比較容易成功。最後,當然也要「將執行過程記錄下來,進度也要透過平臺定期更新,才能形成信任的循環。」跟贊助者持續溝通,累積信任基礎,累積了能量才有利後續的經營。

關於最後提案成功的回饋品,紅龜的會員索取回饋品的比例不高,大約 7-8 成都不願拿回饋品,很多提案單位向 William 尋求意見,William 都會建議機構用自己現有的東西就好,或者請專案服務對象親手寫卡片,因為對贊助者來說,通常都希望捐款可以得到更好的效益,而非花這筆錢去要求回饋。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