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吳易珊/FreeTheNipple之後,我們自由了多少?

0

FreeTheNipple 的前身:史考特與 Instagram 的對抗

其實 Free The Nipple 運動並非新事,2014 年布魯斯‧威利( Walter Bruce Willis )的女兒史考特‧威利( Scout Willis )上傳一張短夾克的照片到 Instagram,卻因夾克上有上空女性圖案而被停權。5 月 20 日她發表推文,質疑「為什麼 Instagram 容許使用者上傳吸食海洛英的照片,卻不允許沒穿上衣的性感女性照?( Why does @instagram allow photos of heroin being used but deletes a photo of a print of some smoke shows without tops on???)」,表示 Instagram 的審查機制未能杜絕真正有害的照片,且以先入為主的道德觀念當標準。

FTN1

史考特當初上傳至 Instagram 的夾克照。〈圖片來源:xoJane

Instagram 第二條條款註明:「禁止張貼暴力、裸體、部分裸露、帶有歧視性、不合法、侵權、引人反感、色情、性暗示的照片或其他內容。」並以此條款為由刪除史考特的照片。然而,為什麼 Instagram 刪除史考特照片,卻允許上傳男性裸露上身的照片呢?

為了對抗 Instagram,史考特 27 日發表推文「在紐約合法,在 Instagram 觸法〈 Legal in NYC but not on Instagram 〉」,並附上她光著上身在曼哈頓遊走的照片,同時上傳的另一張照片則加註「這是 Instagram 不會讓你看到的 #FreeTheNipple 」。

事件過後 2 個月,史考特在鼓勵女性自由發聲的網站 xoJane 發表文章,提到她認為和 Instagram 的審查制度對抗是一種契機,讓大眾開始討論當代的乳房相關議題,如公共場合哺乳、性別不平等、乳癌、女性禁慾等等。她也說,她知道人們不會認真看待她,或只會把她寫成想出風頭又傲慢的白種女孩;她無從選擇自己的身分,但她卻能利用公眾人物這個角色,讓議題更為傳播。

前幾周的FreeTheNipple:從冰島延燒到台灣

〈一則有#freethenipple 標籤的貼文〉

全球的 Free The Nipple 前幾周因 17 歲冰島少女 Adda Þóreyjardóttir Smáradóttir 而再達高峰, Adda 是學校女性主義社團的社長,她的社團計畫 3 月 26 日在學校推動「解放乳頭日〈Free The Nipple Day〉」;為了回應一位男學生反對解放乳頭運動的推文,Adda 上傳自己半裸上身的照片回應,卻引來排山倒海的批評。

然而,很快的網路上出現支持 Adda 的聲音,女性聲援者們紛紛將自己露出上半身或乳房明顯可見的照片,加上#FreeTheNipple 標籤上傳到推特;台灣團體如性解放の學姊2.0,也在臉書上發起‪#‎TaiwanFreeTheNipple‬響應。不過最被台灣媒體被注意的,應該還是劉美妤、王立柔、林郁璇、宋晉儀、丁德競〈鏡子〉5 人支持 FreeTheNipple 運動,而在臉書上傳的 4 人赤裸上身照〈王立柔負責攝影〉。

 

咦?所有異議者都參加過太陽花 ,解放乳頭是柔弱小女生的勝利?

蘋果日報報導她們行動時,將新聞下標成「太陽花5女將露乳 fb讓步po照」。姑且不談太陽花學運時劉美妤人在國外、王立柔還是風傳媒的記者,她們該如何成為「學運女將」?該報導最先接觸到閱聽人的新聞標語與圖片,都沒有傳達 FreeTheNipple 的衷心。

蘋果日報、新頭殼等媒體使用照片時不是自己加上色條,就是點小圖案把乳頭遮起來。有人可能會說,畢竟這些媒體的目標群眾是大眾嘛,加上馬賽克也合情合理;但我同意劉美妤部落格文章的看法,媒體任意改圖本身就是一大錯誤,一來侵害著作權法,二來這樣只看這幾家媒體、只對這幾家媒體報導有印象的人,怎麼知道作者當初上傳的照片長怎樣?如果他們因此誤以為劉美妤 5 人一開始上傳的照片就有遮點,不就會納悶「啊咧,不是說要解放乳頭」?

如果閱聽人細讀報導內容,事情就更糟糕了。

內文扭曲 5 人拍照情境,將被攝 4 人形容的怯生生〈蘋果:其中4人露乳合拍,為舒緩坦誠相見的尷尬氣氛,有人準備紅酒、餅乾,現場還有輕音樂與蠟燭〉。蘋果引用林郁璇媽媽的話,提到林媽媽關心女兒,問「為什麼這麼情色?」後文卻沒多做說明,只寫林郁璇答:「不後悔!」這種寫法讓人誤會,讓讀者以為林郁璇本人也認同她們拍的照片具情色性。然而拍這些照片的初衷正好與情色相反,是為了讓大眾了解不管是什麼性別,都有展露自己身體的自由。

解放乳頭不是為了引人注目  也不是為了去性化

就像前面史考特說到的,媒體報導她時,容易把重點放在她「這個人」,而不是探討她做這件事的背後原因。台灣媒體把劉美妤 5 人寫成女將,描寫她們做的事,卻不怎麼提解放乳頭運動的論述,風波過後,看過相關報導的人會記得什麼?社會又能有多大改變?

前幾日,我投書獨立評論@天下文章有段話是「我支持 #FreeTheNipple,也認為乳房不該被慾化,它與性無關、不是性器官,之所以會引起性興奮,很可能只是因為社會長期將它視為禁忌。說到底,乳房也不過只是身體的一部分。」

但如果你現在問我乳房能不能被慾化?我會回答,能。

經過與不同意見者的討論,以及更大量的閱讀,我轉而認為解放乳頭不等於反對慾化女性乳房;解放乳頭不是將乳房比作其他身體部位,而是在接受每個身體部位都有慾化可能的同時,不要為了避免慾化而遮掩。每個人都有自由決定自己呈現給外界的模樣,也都有被某個部位特別引起慾望的自由,只要不傷害彼此權益,你可以迷戀他的腳踝,她可以露出胸膛只因為舒服自在。

解放乳頭運動漸漸平息,我們又自由了多少?

 

參考資料

1. The Independent <#FreeTheNipple : Women in Iceland bare breasts in solidarity with trolled student 
2. The Guardian <#FreeTheNipple: liberation or titillation? >
3. LA Times < Scout Willis posts topless pics protesting Instagram policy >
4. The Huffington Post <#FreeTheNipple: Women Across Iceland Bare Their Breasts In Support Of Feminist Student Who Was Trolled Online >
5. The Huffington Post < ‘Free The Nipple’ Campaign Re-Emerges After Icelandic Teen Mocked Online 
6. 劉美妤部落格 ﹛ 流浪 癖。Wanderlust ﹜ <關於Free The Nipple(s),兼論媒體亂象
7. 風傳媒王立柔專文<當女體遇上媒體

2 場國際講者 x 3 場焦點分享 x 1 場工作坊 x 6 位公益行動家

「科技,讓各種可能的參與得以發生。」

隨著網絡化程度越來越高,受助者與捐助者參與對話的空間前所未有地擴大, 公益,因此可以越來越不只是一份 KPI。擴大參與,使改變更可能發生

國際講者重磅發表

  •  Fundraising Success 雜誌評為「年度籌款之星」
  •  連續 4 年啟動《全球 NGO 技術應用調查》和《全球捐助趨勢報告》
  •  2019 年全球超過 6,000 個 NGOs 參與調查
  •  菲律賓最大社區重建基金會的數位轉型誌
  •  榮獲 Skoll 國際社會企業獎
  •  影響範圍超過菲律賓 2 千個社區、6 萬個家庭
 一年一度精彩年會,現在報名,限量揪團回饋票,快按下去!

作者介紹

吳 易珊

傳播菜鳥實習生,身高接近150公分的僞小學生,入學前就開始煩惱就業。想做很多事,想天天去動物園,想過了很多年之後,還能記得當初的為了什麼咧。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