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挺雞排妹

0
photo credit: Jeyheich via flickr cc

文/matthewwth

圍觀起哄的人總很多,自省世界日常荒誕事情有多少的人,又有多少?

這次我倒挺雞排妹。

先來事由簡介:事情緣起於網路流出某女子的做愛片段 —— 誠如一直以來父權社會對女性進行傷害的流程一樣 —— 然後,片段迅速被網民高呼「好像某某藝人」。裡應外合的媒體來個即時回應,加快傳播涉事片段,以受害人的痛苦,來換取新聞的版面:迫使特定女藝人回應;然後,引她犯錯。最後,成為某女星話題的寶石泉源,創作靈感傾湧而出;至於真實受害的女子,則任由時代巨輪把她壓碎、迫瘋——直至被時代幹掉。

雞排妹的回應維持一貫的嗆,而我向來都不甚喜歡她。然而,她的回應具備其他藝人所沒有的勇氣,且也具備一針見血的鋒芒。她指:「若我不上載影片澄清,你們對我家人/朋友的傷害會停止?若我上載的影片有打馬賽克,你們不會續說我心虛?為何不瞭解當事人目前的情況,搶先打來問我怎樣回應提告?」

最後,她說:

你們想聽到我道歉,只為了寫新聞:雞排妹承認害人自殺未遂,我的歉意跟誠意,是放在幫助當事人告真正的兇手、散佈者。

當你指著我,大罵兇手,那你是什麼?

今天你們弄我,我如果被刺激到紅衣自殺未遂,你們的箭靶要換到誰身上呢?

但每個人都要堅強,才有力氣對抗壞人。

這幾乎是我看過少有那樣有骨氣、願意對抗社會集體暴力的藝人回應。而在雞排妹而外的日常世界,事實的確如此。

一方面,我們在日常生活認為偷窺(如電梯向上望、掀人裙子)是不君子的行為;一方面我們對公眾人物的私密片段的流出喜慶歡呼。一方面,我們批評雜誌下流低俗;一方面我們跪求影片種子。

一方面,我們力抨黑警藍絲非禮(港語:黑警,意思是早前佔領運動期間的警察很黑;而佔領運動用黃色/黃絲帶作標記,支持政府/支持警察方用藍絲帶標記,所以反佔領的人,就稱作「藍絲」。),力傳黑警留言恐嚇要強姦女示威者的帖子;一方面,我們盜用並捏造葉璐珊的作品(註:香港大學學生會候選內閣「Smarties」的候選康樂秘書葉璐珊,早前已承認曾是內地共青團的成員,日前再被網友指她曾於去年初為內地雜誌《城市畫報》拍攝一系列性感祼露照片。)並稱其為娼妓,高呼「不會投票俾你,只會射精俾你」。(來自輔仁媒體總編輯的公開評論)

一方面,搶先研讀日本最新女優的片子,讚嘆日本成人電影業造福世人;一方面,以「女優片」來抹黑葉璐珊。

除了是徹底的抵毀,也是對日本女優的踐踏——你當她們是什麼?在與你政見不符時,用以抹黑他人的最低賤咒語?女優是供你當作政治娼妓、讓你踐踏她們,自抬己調的萬用百潔布?

結果,女性在這個父權社會中,只能在男性預設好了的性意涵中,戰戰競競地找個小角落生存,然後拼命祈求這安全區長治久安,別出賣自己——你是女性,要拋頭露臉,你要有具性意像的形象(身材/舉止);要再上一層樓,獲公眾聽取你的聲音(如政見、歌喉)你需要拋露一點身材(如事業線、長腿、樣子)。要繼續在這舞台中站得穩,要確保你性意涵的輸出維持不變,久不久要有「好正」、「好SEXY」的影像流出才可以——但你一定要是貞潔之身,不然是蕩婦;而且你要求神拜佛,關於你私人的性面向,不會被爆料(如口傳你的床技、影片流出)。

結果,稍有名望的女性都只能在這危險的平衡木中自處。而拋不出身的,沒那些性意涵的女性,則連她們的聲音都不用聽——也不會去留意。而女性的身體、性生活,也只能任由父權社會擺佈:要它時,它是寶;要她死時,它也是利器。

那受傷害的事主呢?去挖這私密訊息出來的犯人呢?傳閱這些種子的人呢?傷口灑鹽的媒體呢?誰有責任?通通沒有責任,千錯萬錯,都錯在女事主「竟然有原來對性有所渴求」、女事主「竟曾經拍過這樣的照片」、女事主「竟原來有過幾個男友」。

至於像今次事件一樣墊了屍底(港語:陪葬之意)的女事主,真遺憾,不過是媒體與雞排妹爭霸戰中的一隻小齒輪,跳樓死了也不值得婉惜。重點還是在於雞排妹有沒有風度。

葉璐珊與友人有否被誣衊,對其他女性性工作者和女藝術工作者有否踐踏和侮辱之嫌,對女性性自主的處境有否踐踏,通通不重要。「葉璐珊是雞」也不過是香港大左右論述之下的一句政治武器,順手拿來用。

無權無勢的女性,就只能是時代巨輪下的小工具,是父權社會永遠的附庸——因為有太多事比女主角本身「重要」。

一句話說完,大家需要對日常有所察覺,需要注意自己言行的連貫性。不是一邊雨傘 yeah yeah yeah 社會要民主,一邊就只有自己心中的民主才是民主,自己相信的理念才是理念。邊以「民主」為騙詞,邊以極暴力的方式強暴小眾、異見者,讓「民主只在自己人的圈子中發生」。

好像「好多同路人」正在維護的「民主」核心價值,應同時適用於異見者。不是一句「反共」就大_晒(港語:橫行無阻之意,中間的_代表粗話)。

 

本文獲評台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按讚,接收更多公益好評論!

2020 NPOst 年會小聚第二場|疫情下,我們開始獵巫

 

病毒侵略身體,恐懼啃食人心。恐懼如同病毒,會變異出不同樣貌,蠶食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健康,更是成為鏽蝕社會運轉的元凶。危機當前,不實資訊也趁隙溜入彼此的生活裡,翻攪人們惶恐的情緒,有心之禍、無心之過,一個一個都成為火種,點燃獵巫的火把。

當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公開表示遭臺灣網軍持續攻擊三個月;當有人說參與英國某次疫苗試驗的首個志願者已經死亡,立刻引起反對疫苗者的強烈反應;當著名的陰謀論者 David Icke 說 5G 網絡與冠狀病毒有關;當一名來自西薩塞克斯(West Sussex)的女子聲稱自己在急救中心工作,有內部消息,並傳出一條語音信息指出將有大量年幼和健康的人會死於冠狀病毒感染的時候 ——

你知道,以上全部都是假消息嗎?

NPOst 十月份議題講座邀請台灣 PTT 之父、台灣 AI 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以及台大公衛院副院長陳秀熙,聚焦在疫情下的假新聞動態和社群傳染病,歡迎您一起來了解假新聞研究現況與疫情下的公民文化。

作者介紹

香港評台

香港評台

《評台》廣邀有質素的作者,詳細分析社會上的不同議題,為社會留下公共理性的基礎。我們相信,找出持不同意見的人之間的共識很重要;知道他們為甚麼分歧,更加重要。求同更求異,這是我們的定位。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