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的日常,是他們的奢侈:企業 X 綠能 X 社福,精障者的太陽能保護傘

位於屏東長治鄉間的大同之家是屏東唯一合法精障照顧機構。攝影/李育琴

社會企業綠點能創(陽光伏特家)以綠能公益模式,透過群眾募資為公益組織架設太陽能屋頂售電,讓民眾捐款能為公益組織帶來持續 20 年的穩定收入,不僅放大捐款效益也推動綠能公民參與(參考:「找回臺灣常民的使用者力量!」用價值推展公益的綠點能創)。

繼 2016 年協助臺灣國際兒童村童心協綠—綠點 × 國際兒童村)和屏東勝利之家綠能公益領航  屏東勝利出發)成功募資架設屋頂太陽能系統,今年綠點能創首度拉進企業資源,與台灣大哥大合作,要為屏東福慧大同之家種福電—臺灣大綠能 永續大未來)募款架設將近 100kw 的太陽能電廠。

社會企業綠點能創與台哥大合作的能源募資專案「種福電—臺灣大綠能 永續大未來」。圖/@ 陽光伏特家

大同之家是屏東縣境內唯一的慢性精神病患者養護機構,長期照護 130 餘位中南部地區包含離島的中度以上精神障礙患者。這些在大同之家被稱為「家民」的精障患者,平均年齡 54 歲,多數來自弱勢中低收入家庭,過去他們或在街頭遊蕩,或在家中、社區不被接受,經由政府社福單位安置入住大同之家後,得以接受 24 小時的看照服務,透過機構的生活照顧和復健課程活動,維持穩定的生活。

屏東縣政府協助盤點及媒合轄內的社福機構,大同之家在眾多社福機購中脫穎而出,綠點能創共同創辦人陳惠萍表示:「大同之家這個綠能公益案,起心動念不只是想為他們蓋太陽能板,還希望能帶領臺灣社會大眾一起認識精神障礙患者。」

陳惠萍說,前幾年臺灣社會經歷了臺北捷運鄭捷隨機殺人事件、內湖小燈泡命案,社會大眾把事件導向「精神病患很危險」的刻板印象,整個社會氛圍對精神障礙者的汙名化更加嚴重,「我們都沒有真正看到、了解精神疾病的患者,他們是什麼樣子。」

綠點能創創辦人陳惠萍。圖/@ 陽光伏特家 fb

相較於兒童、老人等較易取得社福資源,身心障礙族群通常比較不容易得到外界關注,陳惠萍表示,評估公益受贈者時,除了考慮協助社福團體,也希望能把資源帶給最弱勢的族群。

綠點能創與台哥大合作的種福電計畫,預計將為大同之家募資 555 萬元,建置 99.825kw 的太陽能屋頂,透過再生能源躉購政策所提供的 20 年販售綠電所得,為大同之家帶來每年約 47 萬元的穩定收入。

為了瞭解慢性精神疾病照護機構的運作方式,NPOst 實地走訪了大同之家一窺其日常,入住機構的精障患者獲得什麼樣的照顧品質?又是如何在機構中找回正常生活?另一方面,亦顯現精神障礙照護機構如今也與多數社福 NPO 一樣,共同面對勸募與行銷困境。

洗衣工作坊:透過工作進行生活復健

位於屏東長治鄉間的大同之家,是棟 3 層樓、頂樓有鐵皮屋頂的合法身心障礙機構。在即將架設太陽能板的屋頂下,頂樓空間成為大同之家「家民」們參與洗衣坊工作復健的場所。

NPOst 到訪時,正是家民集合準備進行環境打掃,以及到各工作坊工作的時間。

「我們依照每一位家民的屬性和身體功能,評估後安排他們在不同的工作坊。」大同之家家主任李小鳳說,機構老師規劃了清潔坊、洗衣坊、園藝、創意工坊以及樂活坊,家民每天到工作坊工作是一種復健課程,也讓他們有生活重心。為了增加參與意願,機構也提供工作獎勵金,讓家民藉此賺取些許零用金。

洗衣坊負責清洗家民當天所有的換洗衣物,偶爾也接鄰近醫院的床單來洗。然而,看似簡單的清洗和晾晒衣物動作,對於精障患者來說,卻需經過很長時間的訓練才能完成。李小鳳解釋,服用精神藥物讓他們的身體容易僵化、行動緩慢,對一般人來說很簡單的肢體舞動、跳舞動作,對精神障礙者來說很困難。

因為要長時間在頂樓工作,未來架設太陽能板後,頂樓也將可降溫 3-4 度,讓家民們的工作環境更舒適,這是綠電提供的另一個好處。

大同之家頂樓的洗衣坊,透過工作坊進行家民的生活復健。攝影/李育琴

作息表穩定設家民自治委員會

大同之家共設有 136 個床位,依患者屬性分別住在 3 個樓層的 5 個「家庭」裡,每一樓層都設有護理工作站、團體治療室、交誼廳、會客室、服務臺等。寢室 4 人一間,家民在寢室內可保有隱私,也有個人櫥櫃,櫥櫃上張貼著各自的日常作息表。

個人作息表是跟著整體作息表而訂,上午參加工作坊,下午以體適能和生活訓練為主,某些日子穿插著休閒活動、零食小舖和家民大會,週末則以休閒活動為主。

李小鳳指出,大同之家推動「家庭自治」,家民須遵守入住規定,有權利、也有義務。透過社工的操作,他們定期舉辦家民大會,更經由選舉選出自治委員,自治委員必須為家民權益把關,經由自薦提名、政見發表,最後票選而出。

每個月各家庭的 2 名自治委員都會出席自治委員會,與機構方開會,李小鳳形容,因為攸關他們的生活權益和環境改善,因此討論總是相當熱絡。藉由這些提案,機構方看到他們的需求,經評估就會找相關資源進行改善,例如戶外的運動空間需要增加綠樹和草地,步道及圍欄也因此做了調整。

有家民在會議中反映,這輩子從來沒有人為他唱過生日歌、買蛋糕給他吃,因此希望能有機會吃生日蛋糕,這項提議也成為每 2 個月舉辦一次的慶生會。

戶外活動空間經家民自治委員會爭取,增加綠化和樹木。攝影/李育琴

家民參與創意工坊製作的手工品,會透過活動義賣募款,所得供家民聚餐使用。攝影/李育琴

與社會連結,過程總比別人辛苦

「如此穩定日常的操作,需要大量工作人員。」李小鳳說,大同之家有 5 種專業工作人員 24 小時陪伴照顧,除了行政人員,還包括教保老師、社工、護理師、生活服務員、職能治療師等,工作人員在機構中帶著家民復健,協助他們回到生活常軌,同時也透過社工進行社區融合。

對精障患者來說,社區融合是一段辛苦路程。過去擔任社工的李小鳳回憶,曾經帶著家民到市區游泳池上游泳課,家民下到泳池裡後,民眾卻陸續上岸,接著所有人都跑光了,工作人員於是自嘲「也不錯,讓我們包場了。」

可喜的是,隨著每一年游泳課的進行,民眾的態度開始改變,不僅接受來游泳的精障朋友,甚至協助工作人員看照現場的家民。後續更因此連結上其他資源,讓家民有機會外出活動,增加生活體驗。

「我們是這樣開始與社會連結的,過程總是比別人辛苦,所以才會更積極的發展社區適應、社區融合。」李小鳳解釋,在家發病或未受機構照顧的患者,通常與社區沒有互動、零連結,因此在人際社交上會一直退化。她希望能讓社會大眾知道,精障朋友不是只有從媒體上看到的負面形象,如果經過良好穩定的照顧和醫療照護,確實可以回到生活常軌。

家民上游泳課的經驗,體現精障者與社會融合的困境。圖/StockSnap @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我們生活的一部分,精障者的奢侈   

社區融合的過程儘管辛苦,但是能讓社會大眾重新認識精障朋友,消除刻板印象。穩定的生活照顧,更是機構花費最多心力的地方。不過,李小鳳也透露,近 2 年大同之家面臨相當大的困難,不僅政府給予的補助持續縮減,相關資源勸募不易,工作人員流失也加重了機構同仁的工作負擔。

長照 2.0 政策的推動凸顯照顧人員普遍短缺,李小鳳說,長照資源大量湧入社區和長照機構,政府更開出優渥條件招募社福領域人才,連大同之家的資深工作人員也選擇跳槽。

長照資源挹注下,照顧社區失智老人顯得相對容易獲得資源,即便開出相同的薪資待遇,精障照顧機構也招不到人,「機構的工作人員需要受專業訓練,面對患者日復一日的妄想症狀,或突如其來的情緒反應,都要能用包容、平靜、專業的態度來處理,如此周而復始,怎麼可能不會累?」她透露,願意留在這個領域的人少之又少,對機構來說,光是每年重新教育人員,費用就相當可觀。

另一方面,精障患者一旦進入大同之家,政府僅提供有限的照養經費,其餘都是機構方的責任。想要維持家民的照顧品質,長期下來往往入不敷出。

何謂好的照顧品質?「一般人可以去旅遊、逛街、看電影來放鬆心情,這是生活的一部分,」李小鳳解釋,「但對這些家民來說,那叫做奢侈。

對精障者而言,一般人視為休閒、享受的娛樂,都是奢侈。圖/Ajale @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此外,「隨著年紀增長,高齡家民的慢性病陸續出現,一般我們會吃營養補充品維持身體健康,但對這些家民來說,那不是必需品;真的因為重症住院,高昂的醫療費也得靠機構到處去籌款。曾經為了支付一個月高達 30 萬元的醫療費,我們只能矇著頭找資源,把所有可能的社區資源都用盡了,才把醫療費用繳清。」

這些都是維持照顧品質所要付出的成本,不足的經費大同之家必須自行籌募,因為「不能總是靠政府」。然而,李小鳳感嘆,「一直以來,我們都專注的投入在如何讓服務品質更好,努力成為身心障礙照顧優等機構,從來沒想過要如何行銷宣傳自己。」

缺乏行銷技能加深了募款的困難,李小鳳說,在嘗試媒合相關資源時,比起捐款讓精障患者擁有更好的生活照顧,一般人會傾向把錢捐給急難救助。再加上社會對精障者的汙名化,也讓資源更不容易進入這類照顧機構

為了尋找穩定的經費來源,李小鳳也注意到利用屋頂架設太陽能板販售綠電的資訊,這次獲得綠點能創和台哥大提供的綠能公益贊助,對大同之家來說猶如及時雨。

獲得綠點能創和台哥大提供的綠能公益贊助,對大同之家來說猶如及時雨。圖/StockSnap @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社會企業與台哥大的資源挹注

社福 NPO 的募款困境,也是陳惠萍所觀察到臺灣社福單位普遍的問題。她認為,即便是擅長行銷的社會企業來做公益募款,都需要花費心力構想籌畫,以大同之家來說,在專業的照顧工作外,還必須花費人事和心力宣傳、募款,是很大的負擔。

因此,她也向政府倡議,希望在推綠能的同時能把這個資源變成支持社福單位長期穩定的經費,一舉兩得。今年宜蘭縣政府已開始提供社福單位太陽光電系統建置的補助,重新思考補助經費的使用,不僅發展綠能,同時又支持轄內的社福單位。(參考:【公告】宜蘭縣補助社福機構設置太陽光電發電系統-陽光綠益計畫

大同之家的綠能公益案同樣公開尋求群眾募資,不過今年有台灣大哥大的企業贊助,帶入更多募款通道和宣傳管道,也協助宣傳影片籌畫拍攝,目前募資進度已達 45%。台哥大近 3 年開始推動乾淨能源倡議,採購政府綠電,架設太陽能基地臺,台哥大公關暨品牌管理副總經理劉麗惠說,與綠點能創合作推綠能公益,除了符合企業的核心價值,也希望台哥大作為大型企業,能夠協助年輕創意的企業家,鼓勵其創新的倡議活動。


延伸閱讀:

【活動現場】為理念與環境,找一個永續發展的態度

SDGs 專欄/綠色和平蔡絲婷:綠電先行,刻不容緩

當我們討論精神病,我們討論的是什麼?/報導者 The Reporter

 


史上唯一!全球最大 NGO 執行長首次來臺,錯過再也見不到的重量級貴賓!

● 全世界最大的國際非政府組織 BRAC 創辦人兼主席
● 2017 年《財富雜誌》全球前 50 大領袖
● 曾獲世界糧食獎、世界企業家獎等無數榮譽獎項
● 旗下擁有頂尖大學、社會企業、商業銀行、行動支付平臺
● 在全球 11 個國家影響 1.38 億人,工作者規模 11 萬人

除此之外,今年年會邀請到包括資訊透明、兒少安置、社工工會、無家者、身障者街賣原住民長照等各領域的深耕工作者;以及 NPO/NGO 執行長們機會難得的圓桌對談(每個人都可以匿名發問!),還將今年最熱門卻又最陌生的趨勢如 SDGs、中國公益觀察等統統奉上,讓忙碌的你一天追完所有進度!

 現在就報名,三人同行團體票優惠中(快按下去)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李育琴

李育琴

自由文字工作者。現居南方客家聚落。曾在臺北、屏東等地 NGO 工作,關注環境、文化、社區發展、政府資訊公開等公共議題,期望透過網路媒體讓更多南部議題被看見。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