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青專欄/超載、超時、趕場,工程車駕駛一語道不盡

0
圖片來源:https://goo.gl/TKaRgN

工地現場在出入時,最辛苦、最委屈的往往是職業駕駛。這些駕駛大型工程車輛的駕駛們,總是必須左顧右盼,並且確認那些沒有耐心又愛亂衝的小型車、甚至亂鑽的機車走開後,這些工程車輛的駕駛才能移動。有時候工地的守衛要等這些機車汽車駕駛經過數次攔停,才能有空檔讓這些工程車輛進出,還往往要忍受喇叭連按。

外界往往誤以為這些職業駕駛全都是流氓黑道,在我這樣長期觀察的現場工程師看來,只能一笑置之,其實這些司機們只是看起來魁梧且說話大聲而已。會來當職業駕駛的,多多少少都是為了多賺一點錢而努力,從考取職業大型車駕照時,就是如此打算。要能夠操控這些大型車輛往往需要特殊的技術,例如吊卡必須同時具備職業大貨車和吊掛機具的操作手,現在已經不是用錢就可買到牌照。加上競爭激烈,若是沒有專業的技術,很快就會被人淘汰。

Authentic-KaidiWei-1-50-heavy-duty-truck-model-alloy-car-engineering-vehicle-scale-model-collection

又例如拖板車的司機,這些大型聯結車或是拖板車,往往要在最困難的環境倒車前進後退,有時候在道路擋道,同時承受心理及外在條件的壓力。司機都要具有極強大的抗壓力,並且極其重視他們的牌照。

這些司機在臺灣遇上的第一個大困難,就是毫不禮讓的小型車輛。有時這些職業大車已經等一、兩個紅綠燈,且派出人指揮,但臺灣人依然亂衝亂撞,往往一秒都等不得,要從這些大車旁衝過。從大型車輛往下看,這些小車有點像是亂竄的小狗小貓,隨時一個不注意就可能擦撞跌傷,這也是職業駕駛們的壓力。所幸現在的車輛還有保險,甚至駕駛們之間互保互助的特殊之約。

我待在拖板車上時,看過去周遭的小型車就像是小動物般。大型車輛有一定的行駛路線,通常是越大的路越好,越寬越大就越安全。但往往還是會有車輛超車。大型職業駕駛車輛多是手排車,在起步前後以及換檔時通常慢速,這時許多機車汽車會因此切入車道。就司機大哥們的說法,若有先打方向燈都還好,但若是突然切入,那實在令人驚險憤怒。

圖片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bon_espoir/13135235153

圖片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bon_espoir/13135235153

過去臺灣常說這些車輛寧可將人撞死,也不願意承受之後的醫藥費用,這實際上是制度的缺陷。這些駕駛的工作時間極長,工程計算工期往往使他們過度操勞,精神不濟。也聽過駕駛卡住平交道,下車時遭火車撞擊。這些都屬於宣導不足,配套不夠。

如果有足夠的保險額度,誰會想在出事時逃開或繼續施暴?如果能夠穩定的得到足夠養家的酬勞,又有誰願意冒著風險連開十餘小時的重車?我們或許能要求所有職業車輛加保高額保險,但我們阻止不了這些司機為了生存而繼續過勞。

工程現場的職業駕駛在沒有自己的車輛以前,幾乎沒有什麼賺錢的機會,替人開車能賺得的錢和一般上班族相去不遠,往往為了多賺幾趟而大量引用提神飲料,過去甚至傳言有使用安非他命作為提神的方式。這些駕駛往往要存到足夠的錢,再貸款買車,後再支付保養維修費用,繼續撐著多賺些,等到車輛貸款清償,才真的有純賺錢的可能。

philip-straub-building-site-concept-927196-1284x650

這些職業駕駛的待遇視狀況而定,但在不景氣的時候,大家都做不到過去輝煌時期的錢。許多車輛轉為以重量計價,許多公司嚴格監督吊車吊卡單價。一旦車輛沒有運作,保養以及折舊的壓力只會壓得這些駕駛們削價承接,所有的待遇都算不上好。我在工地現場 10 年,看到一些工區的工錢不漲反跌。駕駛們在油價最高時更是各個怨聲載道,能省則省。工地現場為了施工,也往往要求車輛超載,以節省運費。這些駕駛開著過重的車輛,更難以駕馭,更難以爬坡,更難在轉彎時穩定車身,也更難在下坡時保持安全。

工地現場當然知道,但不這樣做無法營利。畢竟價低者得。壓榨駕駛是保證營利並且縮短工期的最好方法。警察也知道,在國道過去有收費站時,往往抓這些車前往過磅。國道廢除後,有些老警察和我們一樣,光看輪胎就知道超載,眼光掃過砂石車斗就知道過重。此時司機們的應對方式只是用無線電互相擔保,在每臺車出車的間距時更換路線,以避免警察取締。幾臺車輛互相攤平罰款。悲哀,無力並且也只能如此。

Site-Excavation

我在工地現場曾經和幾個駕駛討論,我認為若是真的遇到平交道卡住車頭,只管衝過去把路檔撞爛就是。任何車輛都有足夠的動力將平交道的架桿衝開,了不起罰個 5 萬 8 萬 10 萬,怎麼樣也比車毀人亡來得便宜。那些按鈴什麼的根本來不及,只有快速逃命離開軌道才是正途。但他們反駁,撞壞平交道桿後牌照將被吊銷,認為有機會逃離總是一拚為好。因此大小貨車卡平交道的事件屢見不鮮。

這法規愚蠢白癡,顢頇智障。用吊銷牌照作為撞斷桿子的懲罰,結果就是造成這些駕駛們在卡住時,冒險前往拉高平交道遮斷桿。公務員無能墮落,立法委員毫無素質由此可見。我們國家的法規思維總是為了方便管理而立,絲毫不顧及立法後的結果。往往都還要製造出其他悲劇,才從屍體中學習。

圖片來源:https://goo.gl/ZAi6yV

圖片來源:https://goo.gl/ZAi6yV

這些職業駕駛若被吊照,幾乎等於 2 年間毫無專業謀生能力,或鋌而走險無照駕駛。我看他們的生活其實非常勞累,駕駛大型車輛的精神並不輕鬆。有時這些車輛同時是水車、吊卡或吊車,更需要專業和人力。但說到底這些都需要資源投入。若要讓這些車輛更安全、更專業,擁有更有精神的駕駛,我們現在社會給的不夠。我常常只能在工地門口廉價的要他們「平平安安去吧,願你們開慢一點也平安」,實際上他們超載、超時工作並且還要再回來趕場。

我看著那些計畫,那些表格,那些單據,我清楚知道大家都在做假。如果依照標準出土,那如同遠雄巨蛋一般,根本無法如期完工。如果依照貨車標準,我的垃圾也清運不及。但人生就是如此。我們這些無知無用之人,毫無能力動搖這體制,我只能廉價又無力的招呼這些駕駛離開我的工地。在門口離去之時送上咖啡飲料,同時罵罵警察公務員無能政府。

也只能罵而已。

 


史上唯一!全球最大 NGO 執行長首次來臺,錯過再也見不到的重量級貴賓!

● 全世界最大的國際非政府組織 BRAC 創辦人兼主席
● 2017 年《財富雜誌》全球前 50 大領袖
● 曾獲世界糧食獎、世界企業家獎等無數榮譽獎項
● 旗下擁有頂尖大學、社會企業、商業銀行、行動支付平臺
● 在全球 11 個國家影響 1.38 億人,工作者規模 11 萬人

除此之外,今年年會邀請到包括資訊透明、兒少安置、社工工會、無家者、身障者街賣原住民長照等各領域的深耕工作者;以及 NPO/NGO 執行長們機會難得的圓桌對談(每個人都可以匿名發問!),還將今年最熱門卻又最陌生的趨勢如 SDGs、中國公益觀察等統統奉上,讓忙碌的你一天追完所有進度!

 現在就報名,三人同行團體票優惠中(快按下去)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林立青

林立青

一個市場養大的孩子,一路讀完私立科大,拿著文憑進了工地,在工地現場從事監工至今。現實專長為搬弄、造謠和說謊,用來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編織的謊言能夠吸引憐憫,搬弄而成的印象可帶來同情,造謠之後好求取寬容。如此而已。然因多次祈求仍不可得一個不需說謊的人生,唯有文字是最好的卸妝品:將平日堆疊在自己和周遭人的謊言謠言一句句抹去。留下一個完整如初,卻又無法訴說感受的現實人生。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