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者聯盟#4|台灣海外援助發展聯盟吳奕辰:幫助人,但別以虐待自己為代價

0

 

今年26歲的吳奕辰,曾於英國倫敦大學就讀博士班。大學期間於2009年前往馬紹爾、2010年前往史瓦濟蘭、2011與2013年分別前往聖路西亞等邦交國參與海外研究與調查,每次前往都停留超過一個月的時間。大學的經歷讓他開始對此領域的興趣開始萌芽,多次發表論文,並且決定出國攻讀國際發展研究碩士與博士,然而博士尚未完成即休學,今年2月回台後加入台灣海外援助發展聯盟的行列,這個聯盟的目標是希望幫忙整合海外援助資源,並促進國際組織、民間、政府、學術界與產業界的資源交流。

為什麼我們要海外援助呢?

面對海外服務常有的批評常是:「國內的問題都沒解決,為何還要去幫助國外的人?」對此吳奕辰認為,這並非是互相排斥的問題,「就像我論文還沒寫完,並不代表我就不能去培養其他專長。」國內問題沒解決,並不代表同時間不能進行海外援助,且台灣援外金額僅占GDP的0.1%,遠少於聯合國所建議的0.7%。

那麼,除了主張擁有資源的國家應向弱勢國家伸出援手的「人道關懷」之外,海外援助對於受援國還有沒有什麼好處?吳奕辰認為,海外援助有其必要性,依照台灣特殊的國際處境,政治上仍需要邦交國在台灣未能加入的國際組織中發言。而在經濟上,海外援助帶動的貿易與投資可以為民間企業帶來更大的市場,也促進兩國民間的交流與福祉提升,例如就有台商前往史瓦濟蘭開設紡織廠,而台灣官方援助的計畫也與台商結合,一起降低當地失業率,也將部分技術傳承至當地。

台灣邦交國的豐富樣貌

其實,台灣的邦交國並不如我們的刻板想像的荒漠一片。吳奕辰也向我們說明他曾經前往的幾個邦交國印象。馬紹爾是一個環礁,擁有清澈海水與豐富海洋生態,從跳水板就可以看到海底的珊瑚,而其南島文化更蘊藏了許多人與環境永續互動的寶貴知識。史瓦濟蘭則是一個內陸國家,大部分是沙漠荒原,只有約一成的土地可耕作。著名的慶典是勇士節和蘆葦節,後者就像是全國性的大型豐年祭,包括常被外界誤解的選妃活動;而史瓦濟蘭的愛滋病情況也很嚴重,每三人就有一人感染愛滋,平均壽命僅50歲。聖露西亞則是歐美著名度假勝地,擁有陽光、沙灘、火山、稀有鳥類等絕佳的觀光資源,但向美國以及歐洲開放自由貿易之後,拉大了貧富差距。財富集中到了港口以及觀光勝地,廣大的鄉村農業受到強烈的競爭而一蹶不振。

[馬紹爾] 在珊瑚礁上大量生產蔬果,解決了營養問題,卻也帶來了環境問題

馬紹爾在珊瑚礁上大量生產蔬果,解決了營養問題,卻也帶來了環境問題。(吳奕辰繪製)

[馬紹爾] 每一家每一戶都承載了這座小島與氣候變遷對抗的故事

馬紹爾每一家每一戶都承載了這座小島與氣候變遷對抗的故事。(吳奕辰提供)

[聖露西亞] 台灣的援助計畫深入各地,也結合了當地的政治生態

台灣於聖露西亞的援助計畫深入各地,也結合了當地的政治生態。(吳奕辰繪製)

[聖露西亞] 技師們走入深山,和農民們商討著如何應對農業市場的變遷

技師們走入聖露西亞的深山,和農民們商討著如何應對農業市場的變遷。(吳奕辰提供)

50年前,美國麵粉袋成為台灣生活的一部分;今天,台灣米袋成為史瓦濟蘭國民生活的一部分。(吳奕辰提供)

[史瓦濟蘭] 兩國人民共同在沙漠中嘗試克服糧食安全問題

史瓦濟蘭與台灣兩國人民共同在沙漠中嘗試克服糧食安全問題。(吳奕辰提供)

台灣的國際發展研究環境仍不成熟,目前尚無一個專門研究國際發展的科系,但2009年開始,政治大學國發所、台大城鄉所、元智社政系、台大國發所等每年輪流舉辦發展研究年會,討論台灣以及國際發展相關議題,並且在2013年成立了台灣發展研究學會

搭起政府學術界與產業界的橋樑

吳奕辰現在工作的台灣海外援助發展聯盟,僅有他一位正職工作人員,與各會員的兼職或窗口進行協調。聯盟旗下有長期於海外服務的羅慧夫顱顏基金會至善基金會伊甸基金會等(完整成員名單參考這裡),各成員長期於海外分別進行教育、醫療、急難救助、社會福利等,希望藉由此聯盟可以整合國內各非營利組織的國際資源,「例如,如果多個會員正好在臨近地區服務,就可以一起處理住宿問題;如果同樣從事醫療服務,也可整合彼此的醫療器材甚至後勤。」其實日、韓的國際援助平台都行之有年,例如韓國KoFID,日本 JANIC等,台灣在這方面正剛起步。

吳奕辰對於自己未來發展,以及對於此份工作的期待,大概可以分成兩個部分。一個是希望可以擔任「橋樑」的角色,讓一般大眾更了解台灣援助的內容,並且透過不同的方式參與在其中,「提到台灣的邦交國,很多人連國名都叫不出來,更遑論藉由彼此的交流來提升福祉。」另一個是希望促進政府、學術界與產業界之間的交流。吳奕辰觀察,台灣這三個領域的交流仍非常有限;此外,交流的內容仍不是非常公開,外界無從了解台灣對於外交所做的努力。

而台灣在國際上的地位,是否也讓台灣從事海外援助的時候綁手綁腳呢?吳奕辰認為,「當兩岸已經開始走入所謂的『和解』,我們該思考是不是還要投注大半資源在民間利益甚微的邦交國?還是開始將重心轉到與我們關係密切的鄰居,例如亞太?我覺得,援助產業要讓市場以及社會都能夠有機會參與,才能真正與全世界共存共榮。」(本段為作者為回應網友回應,於2014年6月11日新增。)

社會對於非營利組織的潔癖想像仍待打破

吳奕辰未來有可能回到學術界,也很有意願繼續在非營利組織繼續他的職涯。不過,社會大眾對於非營利組織的「潔癖」想像,使得非營利工作者的待遇普遍較低。他說,在英國,非營利組織的薪資與一般企業相去不遠,「待遇高低來自於專業知識或技能,同樣的知識與技能,在非營利與營利組織之間有待遇落差,其實是不合理的。」但國內仍普遍認為,非營利工作就是做志工,是志願性的工作,頂多領一些必要的生活津貼,而不該是有餘裕的薪水。這造成非營利組織相關的工作環境普遍不友善,對於台灣民間力量的發展長期來說並不健康。

吳奕辰先前於英國留學的時候,曾翻譯與編譯不少國際發展相關文章。兼具深度且流暢的譯文可以看得出來,他是一位有能力了解國內外現況的年輕人;除此之外,他也有分享的欲望,願意把所學、所看向他人分享。很期待未來吳奕辰可以運用他的專業,為我們帶來更多國際新思潮。

 

吳奕辰給國際發展工作者的 3個 Do’s &Dont’s

Do’s
●人的福祉永遠是最重要的,不是制度、不是組織、不是單位、也不是國家
●遇到任何的事情,先相互對話與理解,進而產生共識不單單是原則,然後在每個階段中以共同的角度來思考,同時回頭想自己能夠扮演什麼角色。
●接受自己的軟弱,需要時就好好犒賞自己,因為幫助人不是以虐待自己為代價。

Don’ts
●不要勉強自己,這一行需要熱情!熱情!熱情!若沒有熱情,寧可不要踏入這一行。若失了熱情,就逐漸淡出吧。
●不要讓自己成為受援者的負擔。進入異地前,先學會自己照顧好自己。
●不要不讀書不看報就進入異地,若不瞭解別人就不可能去談幫助別人,而懷抱善意的行為在錯誤的脈絡下也很容易造成巨大災難。這些脈絡包含人權、階級、種族、性別、宗教、文化、環境,切勿顧此失彼。

作者介紹

張 傳佳

NPOst 公益交流站前任主編。畢業於台大公衛系、台大新聞所,曾從事主流平面媒體工作,長期關注社會議題,期待未來台灣能成為一個兼顧經濟發展與社會正義的地方。 因為是理組與文組混血,故追求理性與感性的平衡;發現社會之中有 100 個平行宇宙,希望可為宇宙之間搭幾座橋。不斷重新思考公民社會的政府、企業、公民的關係,期待看待或參與孵化更多具影響力的社會創新,尤其是因應網路科技時代的新方式。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