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櫃,不是每個人都有的條件 —— 同婚平權後,看見被雙重社會排除的同志群體

Honey Fangs@ unsplash

投書/ 顏鈺杰(中正大學社會福利研究所學生)

漸漸地,同志議題已經不是那麼禁忌的話題,越來越多影視作品,如《費城》、《斷背山》、《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講述同性之間的戀情;又或 2019 年在臺北美術館展覽的作品《父親的錄影帶》,探索、解構、反省同志與父親之間的關係。此外,如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等組織的倡議運動,也逐步將性少數的話題推上議題桌。

2019 年 5 月 17 日 ,臺灣寫下歷史,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國家。我們可以預期臺灣正在走向一個對不同性向與性別更友善的國家。不少性別論壇也出現越來越多關於追求性歡愉、多元性別認同,以及同志是否可以養兒育女等等的辯論。

然而,那些曾走進異性戀婚姻的同志,他們可能永遠無法在異性戀婚姻中認同自我,卻也往往無法順利融入同志群體。這些真實的自我時常被隱沒在大海中,不為人所知,像是一輩子都必須忍耐的窒息。

走入異性戀婚姻,也走入認同混亂

澤澤是一個不得志的舞台劇演員兼導演,他有一個性格暴躁卻很愛他的妻子阿蓮,育有一個正在就讀中學的孩子。每天上班前,阿蓮總是在他跟孩子的額頭上留下愛的印記才出門,然而,澤澤的眼神空洞而自責,他知道他不是真正愛著阿蓮,但是為了孩子,卻也沒有勇氣提出離婚的要求。

Gianni Scognamiglio@ unsplash

更詆毀自尊的是,他的舞台劇作品往往以虧錢收場,場記敲不到好的檔期,也招募不到一線演員,甚至他自己都得客串空缺的角色。唯一讓他繼續待下去的理由,是對於另一個剛出櫃的男演員的愛慕之情。

然而,即便在男演員面前,他也渾身不自在,他已經五十餘歲,又事業無成,他知道酒吧那些「鮮肉」根本看不起自己。身為有婦之夫,他沒有立場向愛慕的人表白內心的掙扎;他不過是一個自由戀愛的叛逃者,順應家族的期待、傳宗接代的壓力,他接受阿蓮的表白,好對殷切期盼的父母有個交代。他甚至害怕面對自己的性傾向,只敢以「那種東西」等隱晦詞語來指稱同性戀。

進入異性婚姻即將邁入第二十年,每個應該浪漫的洞房花燭夜,變成推託與愧疚的相互折磨;在婚姻的墳墓裡不斷拉扯與隱忍,澤澤選擇了安全的人生,也選擇了不被認同的自我。

年長者、障礙者、步入異性戀婚姻者⋯⋯看見「雙重社會排除」的這群人

在討論同性婚姻合法化後、同志該被歸還的權利時,我們也必須看見老年同志面對的雙重社會排除。

Hilda Rytteke@ unsplash

在異性戀為主流的社會環境下,夜店、酒吧,成了他們能夠卸下防備的自由堡壘,尋求同儕支持與公開聚會的地方。只是,這些機會從來不屬於澤澤這群人,組建了一個被期待的家庭,澤澤必須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他終究沒有辦法敞開大門,跨出櫃外的那一步。

其次,同志社群中,老化的身體並不受歡迎。同志文化對青春肉體的崇拜,使同志文化的「青春」時刻顯得短促。而因為對老化的恐懼,許多同志選擇節食、運動、打扮時髦等方式規訓自己的身體,並且維持自己在同志圈的行情。相對地,老化的、障礙的身體,往往遭遇圍內與圈外雙重歧視,而消失在同志圈中。

出櫃不是每個人都有的條件,理解是我們能帶來的溫柔

在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許多同志掩蓋了自己的性傾向,仍然走入異性婚姻中。尤其在男性必須「傳遞香火」的文化框架中,以及父權體制下被社會眼光賦予的期待,面對逼婚,同志男性,是父權社會下的隱性受害者。害怕背離而背負「不孝」的汙名,有的人選擇「戲如人生」,努力扮演一個「好兒子」、「好丈夫」、抑或「好爸爸」的角色,卻忘了扮演「自己」。

Progressive Insurance
Avatar of user Progressive Insurance@ unsplash

在這樣的性別框架下,產生了不同行動者。有的表面上維持婚姻關係,私下偷情;有的將自己的性伴侶安插在自己的家庭生活周遭,像大海中透出的一根吸管,這本不該屬於大海的吸管,成為道德顯露的瑕疵。然而,除了演藝人生,婚姻下的男女議價權力並不相同。許多妻子忍氣吞聲,反映了女性在家庭結構中的弱勢地位,握有優渥經濟籌碼的同志,用錢換取生活的自由,或者說是對於婚姻另一半的補償;而更多的同志遷就於「給孩子一個完整童年」的婚姻規範,抹滅自我二十餘年,直到孩子長大成人後,才選擇離婚。對於老年同志而言,他們終於盡了「家庭責任」,然而,青春卻也不再復返了。

筆者無意以道德的量尺評價任何人,想凸顯的是,在性別的框架下,每個人都可能是受害者或加害者。同志婚姻法通過,看似打破一男一女的神聖規約,事實上卻解放了許多表面上「符合名份」、私下卻破碎不堪的家庭。

那些選擇進入異性戀婚姻的同志,看似自私,卻往往背負著更多歧視,「理解」,是我們能做的溫柔。畢竟,出櫃並非每個人都有的條件,但追求幸福,是每個人都應該享有的權利。


顏鈺杰

中正大學社會福利研究所,熱愛攝影、電影、繪畫、書法與寫作。期許自己能將科學的精神、社會的批判、人性的關懷,揉合成溫暖的文字。


延伸閱讀

民團 4 點呼籲:留心並提供公投後的心理支持,教育現場應持續推動完整性平教育

公投過後:面對新舊思維交織下的性別平權挑戰,開啟對話與前進的轉機

 

責任編輯:傅觀

核稿編輯:高翠敏

2020 NPOst 年會小聚第二場|疫情下,我們開始獵巫

 

病毒侵略身體,恐懼啃食人心。恐懼如同病毒,會變異出不同樣貌,蠶食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健康,更是成為鏽蝕社會運轉的元凶。危機當前,不實資訊也趁隙溜入彼此的生活裡,翻攪人們惶恐的情緒,有心之禍、無心之過,一個一個都成為火種,點燃獵巫的火把。

當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公開表示遭臺灣網軍持續攻擊三個月;當有人說參與英國某次疫苗試驗的首個志願者已經死亡,立刻引起反對疫苗者的強烈反應;當著名的陰謀論者 David Icke 說 5G 網絡與冠狀病毒有關;當一名來自西薩塞克斯(West Sussex)的女子聲稱自己在急救中心工作,有內部消息,並傳出一條語音信息指出將有大量年幼和健康的人會死於冠狀病毒感染的時候 ——

你知道,以上全部都是假消息嗎?

NPOst 十月份議題講座邀請台灣 PTT 之父、台灣 AI 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以及台大公衛院副院長陳秀熙,聚焦在疫情下的假新聞動態和社群傳染病,歡迎您一起來了解假新聞研究現況與疫情下的公民文化。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