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不是虐待呀!專業社工不只是陪伴身心障礙者在街頭賣餅乾

5

(圖片來源:http://goo.gl/9dGUD3)

文/林彥宇(社會福利與社會工作學系應屆畢業生)

NPOst 編按:《聯合報》上週有一則新聞,內容是基隆市智障者家長協會帶著身心障礙者在北市鬧區賣餅乾,但有民眾認為不妥;就讀社福與社工科系的學生林彥宇卻認為,由專業社工陪伴他們在街頭賣餅乾,不但可讓他們接觸人群、熟悉社交技巧,一般民眾也需要練習接觸與眾不同的人們──其實他們就在我們的身邊。

就像報導之中,基隆市智障者家長協的協會經理王琦君所說,做這件事情的價值在於社區復健,也就是讓這些族群可以和社區、社會接觸,練習怎麼在這個社會中生存,並和一般人保持接觸。而需要這樣社區復建其實不只是身心障礙的人們,一般人也需要「練習」怎麼去接觸這些與眾不同的人們。

我也曾看過這個地址,報導中所提到的單獨、淋雨等狀況都沒有發生過,他們會有工作人員陪同,志工或是社工全天候都有,我之前去的時候在下雨,就是由志工撐著傘讓孩子賣東西。

這不是幾十年前那種將兒童丟在街頭乞討,傍晚才回收的那種惡質營利,而是由志工甚至專業的社會工作、職業訓練人員陪同下進行的「練習」。志工及身心障礙者身上都會穿著機構的背心,兜售的態度也佳,不強迫推銷,也不會用「良心」來對拒絕購買者進行制裁,如果民眾有耐心,願意瞭解他們的目的和身分,我想他們不會拒絕坦誠以告,這讓我開始思考這篇報導所提到的「惡感」究竟是從何而來?

我想這所謂的惡感背後的意識形態,或許是對這類人群的不習慣,也就是這樣的人應該要遠離人群,當他們出現在人群中,那必然和汙名化的想像有關聯,形成所謂的社會隔離。

台灣對於身心障礙等人群在以往都是使用隔離的模式,例如啟智班等等,我們從在學校的時候,就和「不一樣」的人分開了,認為會到那樣班級上的人:好笨、好髒、好好笑,我的專業讓我知道這些「不一樣」的人在台灣其實並不少,但可以想像的是許多人可能一生之中都沒有和它們接觸的機會,更別提去了解、包容、做點什麼,這導致了台灣民眾普遍較少與:「不一樣」的人接觸,汙名化和歧視由此衍生。

況且,就像報導中基隆市社會處科長陳儒東所說:協會並無違法。

讓他們與人群接觸是很棒的一件事情,有他的價值在,而認為這有問題卻沒有深入去詢問,且產生了許多負面臆測的人群,就是這個行動所衍生的更大價值,因為這讓我們明白有許多人仍然不理解這個社會福利的運作、社區復健的概念,需要更多的宣導和倡議,讓人群在單純購買東西之餘,也能夠認識這群人,達到交流的效果。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2018 NPOst 公益交流站年會

會長大的好事:公益創新規模化 Scaling Innovation

我們如何將創新的影響力盡可能加速、擴大,以趕上這世上所有急待解決的問題?

1 位重量級國際講者 X 6 位國內傑出的工作者 X 6 位公益行動家 X 1 場專屬鐵粉的 Party

當我們只有 5 個人的時候,是否就能思考如何影響 50000 人?如果一個計畫雖然得以「永續」,但永遠只能影響 50 人,它還值得嘗試多久?如果從一個計畫創立之初就想像它「長大」的模樣,有什麼事現在就非做不可?

沒有標準答案,不論是非對錯。只有一位重量級國際講者與你深入探究如何「加速擴張創新的影響力」;6 個國內傑出的工作者/組織引領我們看見公益部門如何精彩跨界激盪火花;6 位由你我共同精挑細選出的公益行動家,讓我們想像改變的各種可能。以及,一場私密的 Party 與盛大的交流,創造無盡的機會與無價的體驗。

年會官網這裡去

活動資訊

日期:2018 年 10 月 19 日

時間:09:30-17:40(09:00 開放入場)

地點:四號公園演藝廳

地址:新北市中和區中安街 85 號 B1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5 comments
Hsuan
Hsuan

這個單位有在我工作地點附近出沒(餅乾叫小憨熊),但我覺得他們的做法,與之前常出沒的熊米屋有很大的落差,站在街角大聲叫賣,我是沒有意見,但在等紅綠燈的時刻,或許是志工,會特意將弱勢的孩子帶往你的面前,在你面前喊叫「大哥哥大姐姐,請大家幫幫忙,最後幾包了」,其實我覺得對某些路人而言是有點壓力的,或許間接利用了某些人不好意思說出口的拒絕,去成就了一些利益。

而我,也是從那每週必買一次的熊米屋,改為只光顧一次小憨熊,便刻意視而不見了。」

sarah
sarah

一開始看到這新聞,我以為是有人利用身心障礙者來販售商品,現在才知道不是新聞說的那回事。 對身心障礙者的輔導與訓練可以有許多不同方法,陪伴他們在街頭賣餅乾當然也是一種方式。我覺得社會大眾只是跟我一樣以為他們被利用,大家其實並不會歧視他們。至於效果如何倒是可以研究,說不定社工相關的研究生也可以依此做出很有建設性的論文。

鄭 國威
鄭 國威

就這篇我提出兩個問題: 1. 如何評估社區復健的成效? 2. 如何提升銷售行為的成功率?

C
C

回給樓上,您還是沒有抓到該行為的重點。 重點並不在於所謂的銷售行為是否成功,而是當他們和每一個人說話的時候,他們的應對進退,以及相對應的:人們的回應。 有時候我覺得這更多的是一種社會教育的部分,我們到底是如何看待每一位失能者? 去買餅乾本身的最大目的就不是營利,何來銷售行為的成功? 至於評估成效,同為一位社工我只能很無奈的回答,你在問的東西很專業,這是我們學了數年在學習的東西,顯然無法用三兩句來回應。

張 傳佳
張 傳佳

C先生,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知道社工的專業啊,不然大家以為只是賣餅乾那麼簡單,非常可惜。有沒有興趣在NPOst 投稿/或寫一系列的介紹呢?(或找您的社工朋友分工來寫)誠摯邀請您!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