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剩食打一場和平戰爭/專訪荷蘭剩食運動組織 Guerilla Kitchen

0

 

作者按:

Guerilla Kitchen 是由 8 個年輕人於 2014 年在荷蘭阿姆斯特丹成立的剩食組織,因為不願再看到一箱又一箱完好的食物被丟棄,他們開著一臺小貨車,在城市的各個角落「救援」食物。不管是超市即將丟掉的還是市場賣不出去的,再以現有的食材發想出當天的菜單,經過一個下午的分工合作,原本躺在超市垃圾桶的食物就成了美味健康的料理,讓當地居民和遊客以自由捐款的方式享用。每週三晚上,一場「剩食饗宴」在阿姆斯特丹悄悄展開……

 

文/荷蘭特約記者、《路過:這個世界教我的事》作者 黃于洋  圖/Guerilla Kitchen 提供

3 箱渾圓飽滿的酪梨、2 米袋裝著滿滿的菠菜、上百顆甜椒、30 盒熟得恰到好處的西洋梨。那是我第一次到荷蘭阿姆斯特丹的 Guerilla Kitchen。那天下午,愣愣盯著堆了好幾張桌子的食物,不知該如何是好,人們卻似乎習以為常,若無其事的繼續把小貨車上一箱箱被「救」回來的食材搬進廚房。

「很驚人吧?」來自羅馬尼亞的凱特雙手叉腰,盯著眼前堆積如山的食物說。

「非常驚人。這些都是原本要被丟掉的食物嗎?我看不出這些食物有什麼問題。」

「沒錯,這些食物一點問題也沒有,而這正是問題所在。」

Elise 是 Guerilla Kitchen 的創辦人之一,他曾到澳洲打工渡假,因為當地生活消費相當高昂,他開始跟朋友到垃圾桶撿拾被超市、市場丟棄的食物,人們稱之為「dumpster diving」(垃圾尋寶、垃圾箱潛水)。大多數時候,他們撿回來的食物都完好如初,或者僅有一點輕微的撞傷,一點也不影響食用。

14923879_1165717036808638_256320002_o

回到荷蘭後,這樣的生活方式仍然持續著,他和一群朋友穿梭於垃圾桶之間,「拯救」一箱又一箱的食物。「你真的很難想像大家平常浪費了多少食物。我們有 8 個人,卻從來都吃不完那些撿回來的東西,我們試著分送給朋友、把消息放在網路上,讓大家索取免費的食物,即使如此,還是遠遠不及食物被浪費掉的速度。」

Elise 說:「荷蘭人平均每人每年浪費超過 50 公斤的食物,但談數據沒什麼意義,唯有看到一桶又一桶完好的食物在你眼前被丟棄,你才會知道這個過分在意食物外表的食品產業鏈,以及我們平常的生活、飲食方式出了多大的問題。」而 Guerilla Kitchen 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打一場和平的戰爭

「將剩食做成美味的料理,讓大家以自由捐款的方式來享用。」這樣的想法在 2 年前一次熱烈討論中誕生。他們和位於阿姆斯特丹西區的一家素食餐廳 Robin Food 合作,每週三,他們開著小貨車到城市各個角落,將即將被丟棄的食物撿回來,以現有的食材發想當天的菜單。其中多以純素料理為主,前菜、主菜、甜點,一樣都不少。在外食並不便宜的阿姆斯特丹,自由捐款的消費方式也讓許多當地人樂於來這裡享用晚餐。

在 Guerilla Kitchen,沒有人會從這個計畫中賺取利潤,所有捐款都用在其他剩食計畫及當地為難民發聲的非營利組織 Wij Zijn Hier 上。過去 2 年,有好幾百位自願參與這項計劃的義工幫忙搬運、清洗、烹飪、清潔,也因為這些義工來自世界各地,每個禮拜的菜單上因此都會出現各種異國料理,讓許多在阿姆斯特丹工作、旅行的人在為剩食問題盡一份心力的同時,還能嘗到家鄉的味道。

14138269_1770449503243458_4100920788614246941_o

14264830_1799150077040067_8703106161491122871_n

每週三晚上 6 點一到,忙碌了一整天的上班族、社區裡的老夫老妻、帶著孩子的媽媽等陸續來到 Guerilla Kitchen,他們看著黑板上的菜單,滿心期待的坐下,不少人似乎已經是常客,會跟在廚房裡忙碌的義工們打招呼、寒暄。

Guerilla Kitchen 的入口處還設立了一個「免費市集」,當天沒有用完的新鮮食材都整齊的擺放在這裡,用完餐後還可以拿著自己的購物袋,帶些蔬果回家,完全免費。「把這個『免費市集』設在入口處是有原因的。因為有些人似乎對於『撿人家不要的食物』感到有些羞赧,我們把這些食材房在外面,這樣路過的人都可以取用,也不用進來拋頭露臉,只要默默把食物裝進袋子裡就能離開。」

「雖然荷蘭有『食物銀行』(food bank),但必須有低收入戶證明才能領取這些食物,這點我沒有辦法認同。」Elise 說:「任何人都有資格參與剩食問題,如同參與 Guerilla Kitchen 的很多人,都不僅是為了省錢或生活有困難才來的,而是因為這是一種更環保的生活方式。」

「這是一場和平的戰爭。」

14853119_1799736786981396_1179007691595329583_o

寧願臨時跑一趟,也不要放到爛

「我們在超市購買新鮮食材時,都會注意保存期限,其實這些食物在通風、陽光不直射的情況下,大都可以放到保存期的 2 倍之久,多數廠商為了避免顧客保存不當、食用後引發食物中毒等狀況,才會將保存期限設得短一些,因此造成非常多的浪費。」

Elise 解釋,Guerilla Kitchen 撿回來的食物都是表面上「過期」的蔬果,但吃起來大多沒什麼不同:「肉類可以放冷凍庫,這倒是沒什麼問題。比較要注意的是,有些蔬果在成熟時會散發一種無色無味的揮發性物質,也就是乙烯,將這些蔬果和對乙烯比較敏感的蔬果放在一起,就會讓某些食物熟得比較快,保存期限也會縮短,所以我們會分開保存。」

「例如酪梨、番茄、奇異果、桃子、芒果、木瓜、香蕉、梨子等,就不應該和胡蘿蔔、小黃瓜、蘋果、茄子、馬鈴薯、花椰菜等放在一起。另外,我們也呼籲大家只購買確定吃得完的量,寧願臨時到巷口的超市跑一趟,也不要扔掉一盒放到發霉的草莓。」

14612456_1799737693647972_4874204498310947300_o 14715426_1799737696981305_923998243257611917_o

消費,是對世界的投票

有的人笑稱他們是嬉皮,對資本主義做無謂的掙扎,他們卻認為自己正在進行一場不流血的抗爭。「雖然說是自由捐款,但如果有人一毛錢也不付,其實也沒有關係,來用餐就算是參與的第一步,久而久之,人們就能了解我們在做什麼,對食物會有不同的看法,那才是最重要的事。」

「如果無法捐款,你也可以一起來廚房幫忙,任何人都可以是這個社群、這場和平戰爭的一份子。」

每天,我們將自己辛勤工作賺來的錢花在我們認為值得的事物上,有時卻忘了,我們的每一次消費都是在為自己期望的世界投下一票。只願意花錢購買漂亮的蔬果,就導致全球每年有 13 億噸的食物因為外表不夠美觀而被銷毀;只在意價格而不在乎生產方式,也將造成更多動物受到非人道的對待。撿拾剩食一點都不害羞,那代表你拒絕為自己不認同的事投下一票。

把 2 盒西洋梨和一把菠菜放進袋子裡,走出這間運河旁的小餐廳,街上的人們已經穿起了大衣,阿姆斯特丹的冬天要來了。在這個象徵自由、占屋運動盛行的城市,總有一群不願對資本主義低頭的人,不斷創造著更多可能。他們唱歌,談論著愛與和平,堅定的告訴你:生活不是只有一種方式,你不一定要去參與你不認同的遊戲。


Guerilla Kitchen

Frederik Hendrikstraat 111A, 1052 HN Amsterdam,

營業時間:每週三晚上 6-9 點

2 場國際講者 x 3 場焦點分享 x 1 場工作坊 x 6 位公益行動家

「科技,讓各種可能的參與得以發生。」

隨著網絡化程度越來越高,受助者與捐助者參與對話的空間前所未有地擴大, 公益,因此可以越來越不只是一份 KPI。擴大參與,使改變更可能發生

國際講者重磅發表

  •  Fundraising Success 雜誌評為「年度籌款之星」
  •  連續 4 年啟動《全球 NGO 技術應用調查》和《全球捐助趨勢報告》
  •  2019 年全球超過 6,000 個 NGOs 參與調查
  •  菲律賓最大社區重建基金會的數位轉型誌
  •  榮獲 Skoll 國際社會企業獎
  •  影響範圍超過菲律賓 2 千個社區、6 萬個家庭
 一年一度精彩年會,現在報名,限量揪團回饋票,快按下去!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