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先把自己顧好再幫助別人,錯了嗎?

0
攝影/Sonya

 

編按

NPOst 邀請資深國際 NGO 工作者褚士瑩阿北,每週六晚上隔空問診(大誤),回答關於非營利工作領域的問題。無論你是志工、NPO/NGO 工作者、捐款人、有志投身公益者,都可以來填表單問問題喔!褚阿北每週將抽出 1-3 個不等的問題來回答,現在就來舉手發問吧!

常常被家人阻止做好事的上班族 OL:

我常聽到很多人說:

「要先想辦法賺很多錢,才有能力幫助別人。」

「自己都顧不好了怎麼幫助別人?」

「要幫也要先幫助自己人。」

雖然覺得這些說法怪怪的,但是又無法反駁,該怎麼辦?

咄咄逼人的褚阿北:

什麼時候才算有能力?什麼時候才算把自己顧好?誰是需要的人?誰是值得幫助的自己人?統統都沒有標準答案啦!(抖腳)

阿北主頁

什麼時候才算有能力?

月薪 5 萬算不算?年薪 100 萬算不算?1000 萬算不算?

我有一個非常非常非常確定自己沒有能力可以幫助別人的富朋友,常常掛在嘴邊說很羨慕我可以做幫助別人的事,而且信誓旦旦的說有一天有能力的話,他也希望能夠做對世界有用的事,但是他現在實在沒有能力。

但是上一分鐘,他才在炫耀如何炒地皮一買一賣轉手就賺了3000、5000 萬臺幣。這還只是住在臺北市信義區豪宅的他,收入的一小部分。

我沒有 3000 萬臺幣,但是我相信我一定有能力可以幫助別人。

相信自己有能力幫助別人的那一刻,就具備幫助別人的能力了。

什麼時候才算把自己顧好?

會照顧自己,是自己上完廁所,自己會擦屁股?還是穿著又髒又溼的鞋子蹲在公共廁所的馬桶蓋上,不管下一個人會因此有多困擾,只顧讓自己寶貴的皮膚不要接觸到陌生人用過的廁所?

整天想著顧好自己的人,會突然有一天想要幫助人嗎?

我真的很想知道,為了顧好自己,連幫下一個使用廁所的人著想都不願意的人,會怎麼樣幫助別人?在家裡念經迴向功德嗎?睡前在床邊禱告祈願世界和平嗎?在網路上幫重病的小孩子集氣按讚嗎?!(脾氣差)

當一個會把別人的需要跟自己的需要看得一樣重要,而不總是以自己的需要為優先的人,就已經把自己顧好了。

你真的知道誰最需要幫助嗎?

乞丐,應該算是社會上非常需要幫助的人了吧?

但是四川汶川震災後,一個身障的乞丐到安義縣的紅十字會捐款;另一個在廣州乞討的身障乞丐鞏忠誠,連續捐了 4 次一日所得;南京江寧區衣服滿是補丁的老乞丐徐超,分兩次捐出全身家當;深圳的河南乞丐陳春誠雙腿殘疾,到當地的華強北兒童世界,把乞討攢起來的 100 塊,捐給河北的重病網友玲玲。

我們有資格一邊啜著星巴克咖啡,一邊滑手機上網投票當裁判,在乞丐、病患、受災戶三者之間,冷眼旁觀幫他們,決定誰才是最需要的人嗎?

如果正義的定義不是這樣的話,那麼誰有權利決定?決定要幫助人的那個人,當然就可以決定誰最需要。

攝影/Sonya

攝影/Sonya

你決定別人需要,對方就一定得接受嗎?

尼泊爾震災之後,臺灣組成 20 多人的救援隊立刻整裝蓄勢待發要前往救災,卻遭到尼泊爾政府婉拒,許多臺灣人悲憤說「受到中國政治打壓」,但無論是否為真,我們有沒有問過自己,尼泊爾真的需要臺灣的特搜隊嗎?

尼泊爾當時第一時間就透過外交部轉告「尼泊爾希望由鄰近的中國、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國家派遣搜救隊前往協助,因此對臺灣的協助予以婉拒,日後若有需要再與臺灣聯繫。」

幾年之後,臺南市維冠金龍大樓因為震災而倒塌,中華搜救總隊決定自行前往救災,卻被臺南市府形容為「不願配合調度」,後來率領 167 名隊員氣呼呼自行撤退,前內政部消防署災害管理組長林金宏因此直言「救災不應只有熱心,更要服從紀律」。

如果回到當時尼泊爾震災現場,尼泊爾與中國、美國、法國與印度的救難團隊都已經在現場,突然來了一群抱持著跟前往維冠大樓同樣態度不願意接受指揮調度的外國救援隊,堅持要用自己的方式獨立救災,這樣真的是最好的幫助嗎?

「既然如此,那我們熱臉不應該去貼別人的冷屁股,就以幫助自己人為優先吧!」

你真的知道誰是「自己人」嗎?

跟你一樣同樣住在臺灣幾 10 年、甚至跟你有姻親關係的東南亞移民,算不算自己人?他們在東南亞故鄉的家人呢?是自己人還是外人?

在泰北的華校唸書,國民黨孤軍後裔的雲南人,算不算自己人?泰北的孤軍第三代後裔,和媽媽是泰國人、土生土長的臺灣人相較,誰算是外人?

在泰北的華人,在泰北當地少數民族當中,跟當地其他亞卡族、傜族和拉胡族、克倫族人比起來,掌握經濟優勢的華人,真的是最需要幫助的人嗎?但是為什麼我們到「臺灣世界青年志工協會」網站上看,泰北地區的國際志工計畫,全數是到華校做海外服務?

你真的知道誰是自己人嗎?

我遇過去緬甸伊洛瓦底江三角洲賑災的臺灣佛教團體,自認同是修行人,所以物資都只限發放給「自己人」──災區寺院的僧侶,並且堅持佛經上說「人間做齋僧功德最大」,所以為了點數大爆發的功德,不將物資給需要的災民,卻給了和尚。

當時我跟緬甸寺廟的和尚都完全傻眼,只好請這些緬甸僧侶合演一齣戲,有模有樣辦了一場供僧大會,這個佛教團體高高興興地數著口袋裡滿滿的功德回去以後,緬甸僧侶們再趕快轉發給村莊中真正需要賑災物資的村民。

在這些僧人心目中,遠道而來災區不是來「賑災」卻是來「供僧」的臺灣人,不但是外人,而且還是想法很奇怪的外人,至於那些長年以來每天早上托缽時以家裡微薄的粗茶淡飯供養的村人,才是「自己人」。

所以請記得,不要沒事跟人勾肩搭背,動不動就來「我們都是自己人」這一套。大多數時候,對方心裡恐怕都在嘀咕「誰跟你自己人?」

我一直相信,因為對的原因,而做出錯的事情,並不會比較值得原諒;因為錯的原因,正巧做出做對的事,意義也不會太大。

想當好人當然可以,但請當頭腦清醒的好人。還有,真的不要再蹲在馬桶蓋上了好嗎?

 

作者介紹

褚士瑩

褚士瑩

褚士瑩,資深 NGO 工作者阿北,年近沒有半百,打交道的公益組織超過百餘,喜歡胡搞,語不驚人死不休,從來不怕吵架。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