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HY 台灣打工度假青年平台陳稚璽:地方勞工也值得美好的生活

0

091f9203bdc644088db899958dc6d2d2

NPOst 公益交流站於 11 月 28 號邀請了《流浪西貢一百天》的作者廖雲章,以及 T-WHY 台灣打工度假青年的編輯陳稚璽來聊一聊「身為勞工在他方」,希望可以從台灣人在國外當勞工的經驗,對比移民工在台灣的勞動經驗。

台灣第一份以東南亞語文發刊的報紙《四方報》的創辦人張正當天也到場支持,離開了《四方報》的他依舊投身在東南亞議題之中,現在則扛著攝影機錄製外勞、外配們的歌唱節目唱四方。錄製過程中,他發現每個人都有很多話想說,唱歌只是一個起點,主要讓她們用母語暢所欲言,透過鏡頭對台灣、對母國的家人說說話。

打工度假中 絕對不可忘記的勞工身分

T-WHY 台灣打工度假青年的平台編輯陳稚璽說,對於打工度假,大眾很直接的會聯想到壯遊、空檔年,但這其實是很西式的想像,期望青年去體驗一個更現代的國家,能夠跨出台灣的社會,這些都不是原來台灣社會對於青年會有的期待,陳稚璽反問「那些事情真的在台灣社會做不到嗎?」但她認為,澳洲打工度假的薪水真的比台灣好,那麼為什麼不能為了賺錢而去呢?更能體驗自己作為一個勞動者的身分。

T-WHY 台灣打工度假青年是一群由志工成立的平台,成員們在前往打工度假時發現被忽略的勞資問題,因此撰文提供法律、政策、經驗、申訴案例、工作環境分享,也會進行訪談、整理可聯繫的當地工會、調解委員會、駐外單位等,希冀建立完整的資料庫,也期盼能夠讓台灣關於打工度假的政策更加完善。而陳稚璽同時也是世新大學性別所的學生,在澳洲一年的旅程中,她同樣關切性別議題,其次是族群與階級。

陳稚璽直言,打工度假是她實踐了移工的體驗,但在官方協議中,比較著重在旅行、體驗這些文化面向,但無論如何一定會找工作,這個動作已經和「勞工」這件事情拉近了,到了澳洲有老闆、有同事,「那時候就知道,我就是一個勞工。」陳稚璽說。

15713704639_5e58ca6328_o

身為勞工在他方 澳洲的台勞們

台灣人前往澳洲打工旅遊沒有人數限制,申請管道也非常容易,近年掀起一股打工度假的熱潮,澳洲自 2004 年開放打工度假之後更是居申請之冠,每年赴澳人數都破萬。澳洲也是唯一可以持打工度假簽證居留兩年的國家,但第二次簽證則限定在偏遠地區的初級勞動密集產業,並實際工作 88 天後方可生效。陳稚璽觀察到,很多人有可能為了二簽而在勞資權益上妥協。

11 月也與比利時簽訂了合約,目前台灣青年可以前往 13 個國家打工度假。「文化體驗」時常在兩國的合約之中被彰顯,大眾很少意識到「勞動」層面,直到 2012 年《今周刊》一則報導將前往澳洲打工旅遊的清大學生冠上「台勞」、「澳洲屠夫」之名,引起台灣輿論一片嘩然,打工度假才與工作、勞動等問題掛勾。

陳稚璽認為,這也讓台灣社會反思對於勞工議題的想像到底是什麼?台灣的青年可能因為教育的問題,向來是接受白領階級的教育與思考,所以對自己的勞動意識很淺,因此打工度假被視為很大的挑戰,尤其那些勞動密集的產業,待在台灣的青年很少願意投入。

打工度假對於陳稚璽來說,是打工與度假的雙重體驗。她舉外交部的網頁之定義為例,打工度假是與其他國家的青年進行交流,度假是主要的目的,打工則是手段,並非入境的主要目的。無論是打工、遊學、志工,主要是為了拓展國際觀,所以勞動者的身分常常被遺忘,卻可以馬上理解自己是一個來體驗異國情懷的背包客,「即使在工作當下,天天剪葡萄,但時薪只有八塊,雖然感到喪志,但又覺得已經體驗到澳洲打工度假這件事,卻刻意忽略了時薪是不是低於法定標準。」陳稚璽舉自己的打工生活為例。(澳洲最低時薪 16.87 澳幣)

有時候在反覆的工作之中,陳稚璽抬起頭看看大家在做什麼,發現每個人正坐著同樣的事,「我何嘗不是因為勞動而遷移到異國的移工?」這樣的想法油然而生。

妳所追求的性別平等 勞動中的性別意識

就讀性別所的陳稚璽也關注性別議題,她發現性別分工在澳洲特別明顯,例如女性通常在廠內包裝,男生則是操作機器、搬重物,有趣的是大家的反應不一。陳稚璽說,有些女生會認為待在工廠不用風吹日曬比較好,並對於身為女性可以佔到便宜而開心。這些反應讓陳稚璽反思,在台灣我們追求平等,但在澳洲則是看見差異、妥善運用,是不是也是一種智慧?

陳稚璽也分享了關於性別的故事,澳洲的工頭說要找四個男生做粗重的工作,但同寢有一位男性比她還要瘦弱,果然第一天結束後他就嚷著要離開,這讓陳稚璽感受到,就算當下以生理性別做了畫分,但並非絕對準確。

陳稚璽也提到農場的工作給她當頭一棒,平時長工會將箱子疊成 12 個,有一次她代替請假的長工擔任這項工作,搬了箱子沒多久就覺得很累,陳稚璽晚上和台灣的朋友提到這件事情,而朋友反問她「這不就是妳要的性別平等嗎?」

澳洲的勞動意識

而前陣子關於青年前往澳洲打工出車禍也上了新聞,並引起討論,新聞媒體中稱其「黑工」而沒有獲得雇主的保險,陳稚璽也指出這個詞彙經常遭到混用,黑工在澳洲其實是指沒有工作權而去工作的人,但對於持有打工度假簽證的人而言,你永遠都有工作權,雇主應該要為你保險!

陳稚璽指出,台灣人常常不知道自己也可以加入澳洲的工會,「澳洲的勞工意識很強,但工會只是協助協商,你要有自己的想法,他才能夠幫忙。」陳稚璽強調。打工度假一年,澳洲人並不會特別給台灣的青年次等待遇,也可以感受他們真正認同職業不分貴賤,這是陳稚璽到澳洲之後最大的反思。


同場加映

《西貢流浪一百天》作者廖雲章:讓被壓迫者發展自己的語言詞彙,去述說世界

延伸閱讀

  1. NPOst 公益交流站 11 月選書 〈與其走遍一座城,不如好好認識幾個人〉
  2. NPOst 公益交流站 11 月選書 〈越南就醫初體驗:看感冒比生小孩還貴?〉
  3. 「跌倒 100 次算什麼,我們跌了十幾年才有今天!」我在南洋姊妹會的志工小記
  4. 國際:巴西雇主對家傭的敵意與種族歧視
  5. 系列報導:被忽視的跨國勞動新篇章 ─ 打工度假
  6. 張正:無限期支持台灣和越南都變成母系社會
  7. 張正:師生手牽手,搖向外婆橋
  8. 外婆橋計畫 推動多元文化成使命
  9. 《外婆家有事:台灣人必修的東南亞學分》
  10. 《跨國灰姑娘:當東南亞幫傭遇上台灣新富家庭》
  11. 藍佩嘉個人網站

按讚,接收更多公益新思維!

2 場國際講者 x 3 場焦點分享 x 1 場工作坊 x 6 位公益行動家

「科技,讓各種可能的參與得以發生。」

隨著網絡化程度越來越高,受助者與捐助者參與對話的空間前所未有地擴大, 公益,因此可以越來越不只是一份 KPI。擴大參與,使改變更可能發生

國際講者重磅發表

  •  Fundraising Success 雜誌評為「年度籌款之星」
  •  連續 4 年啟動《全球 NGO 技術應用調查》和《全球捐助趨勢報告》
  •  2019 年全球超過 6,000 個 NGOs 參與調查
  •  菲律賓最大社區重建基金會的數位轉型誌
  •  榮獲 Skoll 國際社會企業獎
  •  影響範圍超過菲律賓 2 千個社區、6 萬個家庭
 一年一度精彩年會,現在報名,限量揪團回饋票,快按下去!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