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能終結現代奴役制度嗎?

0

你在平常生活中奴役了多少人呢?一個新的網站和手機應用程式將為你計算「奴隸足跡」,看看你手中的咖啡動用多少強迫性勞工收成咖啡豆,眼影盒裡的雲母又是多少勞工辛苦挖掘的成果。

這項巧妙設計的應用程式,詢問使用者日常消費習慣,然後為使用者草擬一封信給生產線上有勞工的公司。這項程式明確鎖定具社會意識的社交媒體使用者,這類人習慣享受拿出手機就能接觸線上行動的快感。像是「加入請願活動!」「推一下這主題標籤!」11 道簡單步驟終結現代奴役制度!這種科技行動相當熱門:22 日早晨開跑後,幾乎一整天網站都被超大流量給塞爆。

應用程式有些聰明的內建功能,可以設法解決線上活動比較麻煩的部分。但儘管 App 可以有效指出使用者日常生活中所有的強迫性勞動產品,它卻無法告訴你如何脫離這樣的奴隸生產線,不只是從 Starbucks 換到 Caribou,或是不買 Revlon 改買 MAC。參與研發計畫、美國國務院監督及打擊人口販運辦公室的大使 Luis CdeBaca 說,「我們希望這個應用程式不分品牌,因為這個問題影響到每一個人。沒有一家公司是清白的。」

 

這個功能將消費者計算奴隸人數的過程複雜化。喝咖啡的人和化妝品使用者不能就只是發封憤怒的郵件,改變對該品牌的忠誠度,然後再也不過問此事。App 的幕後開發者 Justin Dillon 說,「我們現在沒有要獎勵或是懲罰某特定品牌。」若選擇不同公司是為了將奴隸制度消除於其生產線上,這會對其他非奴役的產品帶來麻煩。相反地,奴隸足跡是希望能為這個議題帶來足夠的壓力,以達成整體產業的改變。Dillon 說,他希望能夠避免創造出「精品式」的市場,沒有了奴隸勞工,但卻只有行有餘力的有錢消費者才有能力購買那些道德產品。

「如果有任何特定公司誓言在生產過程中,消除對奴隸勞工的依賴,那很好;但還是有兩千七百多萬人活在奴役制度裡。我們不希望那些公司就一拍二散那麼簡單。」

即使是徹底改變生活型態也不太可能將消費者的奴隸足跡降到零。就像該應用程式明說的,奴隸勞工充斥在美國人的生活型態中,所以完全消除生產業、運送業及電子業的強迫性勞工是不可能的(就連民眾手上拿的智慧型手機也很可能是奴隸勞工所做成的)。CdeBaca 說:

「無論如何,大家都會和奴隸制度扯上邊。」

「我們不能再說這是別人的問題。我們家沒有關在地窖裡被虐待的女僕,但我確實吃了那些在泰國和馬來西亞被奴役的勞工所捕獲的蝦。」

當 CdeBaca 參與會議,討論奴隸足跡計畫時,他有了這樣的想法-所有與會者也都難逃奴役別人,因為他們都使用奴隸勞工所做的智慧型手機和棉衫。

「要是有蝦的話,我們大概也會吃了牠們。」

美國消費者目前還沒準備好消除他們對現代奴役制度的「貢獻」,所以 App 研發者們希望可以提高民眾對此的意識,也希望能造成一些轉變。CdeBaca 說,有了這個 App,消費者可以告訴公司,「我正在店裡頭,看著你們的產品,想著奴役制度。」Dillon 補充說道,

「我的行動主義比較偏向以柔克剛。幾乎所有我們使用的東西都是奴隸制度的產物,為何不運用這些產品的功能和好處來解決奴隸問題呢?」

譯者:Dido Chiu
資料來源:Can Social Media End Modern Slavery?—GOOD [2011-09-23]

作者介紹

Avatar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