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為什麼專門收費替公益組織發聲或募款的部落客不存在?

6

幫忙公益活動卻要求酬勞,是不是一件罪該萬死的事情?

這篇文章的源頭,也是出自於NPOst 總編於臉書的提問,「最近 NPOst 公益交流站內部討論,發現台灣討論公益跟社福這個產業的部落客很少。」

部落格文化演變至今,早就已經從單純的情感抒發、討論社群,成為資本密集的產業。有些部落客就是依靠寫文章賺錢;他們向廠商收取費用,再用生動的文筆,圖文並茂的幫廠商推廣產品,例如美妝、衣服等等,許多部落客一呼萬應,所推薦的商品,網友都趨之若鶩。但是,卻幾乎沒有專門幫「公益團體」寫文章的部落客?

這個問題乍看之下有點荒謬,荒謬之處在於,第一個直覺就會想,「做公益耶,怎麼可以收錢?」但這個題目,卻引起眾網友的熱烈回響。以下對於網友意見,做一些摘錄整理。若有一些沒有注意到的面向,很歡迎大家參與討論。

第一個層面,就是NPO是否有能力給酬勞的問題。台灣伴侶盟理事郭海棠表示,「其實有很多NGO絕對是有媒體資源、被討論的需求,但通常沒有足夠的款額去支應,光是在人力及薪資上,維持基本薪資已屬不易,日常維運涉及政府補助、提供服務、對外倡議等,常常是溺在工作裡,有些團體甚至連搞好網站都是一個難為的工作。」

第二個層面,則是假設NPO財力充裕,是否請熟悉網路運作的部落客,幫忙寫推廣文章呢?但現實狀況下,部落客協助公益的沉重包袱,就是「做公益不得拿酬勞」的極高道德標準。

以下內容將原始臉書貼文的討論串做一些整理:

作家林育聖表示,「我收錢,所以寫這篇文章宣傳公益,這種模式不會被認可(不論讀者或是廠商),光是聽到,有人靠做公益賺錢,這樣的論調就夠逼死一個部落客了,在這世界運轉的商業模式,其無形的道德標準是高到嚇死人。」

林育聖也提到,「人們對於為善這件事,是純潔無暇的,收錢?那太市儈了!之前連社福朋友想要加薪,都被批的滿頭包,至於加班?那是做善事幫助社會啊…。」

醫療記者Isa Huang也說,「台灣的NPO很不健全,基本上,不是沒有錢,而是不會把錢用在請人『幫社福類NPO募款。』給付對方報酬。…我NPO是公益事業,你若是善心人士,應該『免費』全力支援。」蔡淑芳寫到,「還常常有人堅持捐的錢都只能用在受助者身上,不可以拿來當行政人事費用…不脫傳統濟貧救助的觀念。」

有點弔詭的是, 科技達人 Besthand Lin提到,「社福團體願意付錢給承包廠商,但承包廠商一毛錢也不想分給協助的人 (理由自然是以公益為墊檔)。」

有點像是表面上以公益之名為對方戴上一個大帽子,事實上卻是想要吃別人豆腐的心態,反而阻擋很多人為公益盡一份心力的意願。

就像林育聖的懺悔,「學生時期想為這社會盡一份心力,出社會後發覺會先餓死自己,只好先救自己了,於是這部份文章也少寫了,公益活動也沒參加了…想來真是羞愧不已。」

Isa Huang也說,「台灣的NPO,在經濟上,會過得相對拮据。所以,有時要留住人才,會有些困難吧!」

惡性循環可能就像這樣:「缺乏資源→不願付合理酬勞給專業者→降低專業者的幫忙意願→更無法找到資源」。

或許面對公益活動,有錢的就出錢;而有才能、卻沒錢的人,就依他的才能換取合適酬勞。

延伸閱讀:

 

2020 NPOst 年會小聚第二場|疫情下,我們開始獵巫

 

病毒侵略身體,恐懼啃食人心。恐懼如同病毒,會變異出不同樣貌,蠶食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健康,更是成為鏽蝕社會運轉的元凶。危機當前,不實資訊也趁隙溜入彼此的生活裡,翻攪人們惶恐的情緒,有心之禍、無心之過,一個一個都成為火種,點燃獵巫的火把。

當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公開表示遭臺灣網軍持續攻擊三個月;當有人說參與英國某次疫苗試驗的首個志願者已經死亡,立刻引起反對疫苗者的強烈反應;當著名的陰謀論者 David Icke 說 5G 網絡與冠狀病毒有關;當一名來自西薩塞克斯(West Sussex)的女子聲稱自己在急救中心工作,有內部消息,並傳出一條語音信息指出將有大量年幼和健康的人會死於冠狀病毒感染的時候 ——

你知道,以上全部都是假消息嗎?

NPOst 十月份議題講座邀請台灣 PTT 之父、台灣 AI 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以及台大公衛院副院長陳秀熙,聚焦在疫情下的假新聞動態和社群傳染病,歡迎您一起來了解假新聞研究現況與疫情下的公民文化。

作者介紹

Avatar

張 傳佳

NPOst 公益交流站前任主編。畢業於台大公衛系、台大新聞所,曾從事主流平面媒體工作,長期關注社會議題,期待未來台灣能成為一個兼顧經濟發展與社會正義的地方。 因為是理組與文組混血,故追求理性與感性的平衡;發現社會之中有 100 個平行宇宙,希望可為宇宙之間搭幾座橋。不斷重新思考公民社會的政府、企業、公民的關係,期待看待或參與孵化更多具影響力的社會創新,尤其是因應網路科技時代的新方式。

5 comments
張 傳佳
張 傳佳

發現了...是flying V,失敬失敬,大涵願不願意投稿一篇給NPOst 回應? :D

TahanLin
TahanLin

@張 傳佳

哈,現在才看到,

我已經離開平台了,但最近的確有寫相關的文章,完成後再請傳佳看是否適合分享了:)

ChuanChiaChang
ChuanChiaChang

@TahanLin 嗨大涵!當然,有好文章好評論,我們都歡迎分享:)我再與您聯絡喔!


林大涵
林大涵

我們這段時間運營募資平台的經驗是: 大部分NPO的執行者都樂於與專業人士或單位合作協助募款,也了解「募款預算」的重要性, 但是團體決策者通常不願意給任何預算。

張 傳佳
張 傳佳

請問大涵營運的是哪一個平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