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困來遲?在他救與自救之間,什麼是關鍵/《NPO 大調查:COVID-19 對 NPO 的衝擊與影響》之四

Adam Nieścioruk@ unsplash

文 / Maya 高翠敏

調查關鍵發現

  1. 調查期間,未收到政府紓困資源相關消息的組織為 58.8%,17.6% 認為暫不需要,33.9% 未收到亦不知該向誰求助,7.3% 已詢問但沒有具體消息。而收到消息的比例則有 41.2%,然而不適用於組織者佔 18.2%,未申請佔 12.7%,尚未受到具體協助者為 9.1%,已受到具體協助者,則僅有 1.2%。

  2. 自 5 月 18 日至 7 月 28 日,社家署共收到 44 件紓困申請,總申請金額約 3,896 萬元,以申請維持費為最大宗。目前核定補助的有 13 案,計 1,092 萬,7 月 21 日,有 10 案申請結果已出,其中 6 家通過補助審查並已收到撥款函。

  3. 42.4% 的組織認為暫不需要發起自救方案,19.4% 已發起方案但認為僅可緩解現況,隨時可能再度陷入危機,10.3% 認為僅可支持 1 到 3 個月,7.3% 認為可支持 4 到 6 個月,5.5% 可支持半年到一年,而發起之方案可支持一年以上者為 0%。

  4. 有紓困需求但不知該向誰求助、無得到具體回應、不適用紓困資源、或未申請紓困資源,但又認為暫不需要發起自救方案的組織共有 26.7%。這類組織可能代表內部動能與資源不足、營運應變能力待強化等多重原因,因此儘管有紓困需求,卻未發起內部自救行動以爭取更多資源,其轉型可能需要更多外部資源的介入。

紓困是否來遲?調查期間已受具體協助者僅 1.2%

4 月 20 日,行政院首度宣布將開辦社福團體相關紓困方案,在此之前,社福團體的反饋多半處於「政府目前的紓困都是針對個人及企業,人民團體既不能貸款也不能中止原先提供的社會服務,但因無法舉辦活動便無法向企業主或補助單位核銷,因而無資金負擔龐大的人事管銷」等狀況,因此調查中也特別了解組織是否收到政府紓困資源等相關消息,然而,由於調查期間為 4 月 7 日至 5 月 6 日,恰於行政院宣布社福紓困方案之前後,故調查結果之解讀應不忘考量上述情況。

根據統計,未收到相關消息的組織為 58.8%,17.6% 認為暫不需要,33.9% 未收到亦不知該向誰求助,7.3% 已詢問但沒有具體消息。而收到消息的比例則有 41.2%,然而不適用於組織者佔 18.2%,未申請佔 12.7%,尚未受到具體協助者為 9.1%,已受到具體協助者,則僅有 1.2%。

圖 ∕《NPO 大調查:COVID-19 對 NPO 的衝擊與影響》之是否收到政府紓困資源之相關消息。來源:NPOst 公益交流站。

若剔除不需紓困與未申請之組織數,有紓困需求的組織共有 69.7%,但已得到實際協助者卻僅有 1.2%。為此,NPOst 在與衛生福利部社會家庭署李臨鳳副署長、婦女福利及企劃組陳智偉副組長、與婦女福利及企劃組管制考核科林婉如科長的訪談中,亦特別詢問社家署於 4 月 23 日公告、5 月 18 日開放申請之《社會福利事業單位受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影響之紓困措施》之紓困申請狀況,並就現行輿論了解社家署在推動紓困時所遇情況與考量。

根據訪談,本次紓困方案,社家署共提供 3 項紓困項目,一是「員工薪資貸款利息補貼」,二是「短期週轉金貸款利息補貼」,兩者皆透過信保基金提供信用保證,協助組織向銀行取得貸款後,再由衛福部補貼貸款利息;三是「維持費及超時工作酬勞」,協助組織負擔、維持營運支出,包括水電、辦公室租金、加班費⋯⋯等,社福單位最高得申請收入短差之 40%,最長補助 3 個月。

首批申請已部分核定,之後採隨到隨審

自 5 月 18 日至 6 月 30 日止,社家署共收到 29 件紓困申請,總申請金額約 2 ,100 萬元,以申請維持費為最大宗。而在 6 月 30 日至 7 月 28 日,申請件新增至 44 件,總申請額約 3,896 萬元。目前核定補助的有 13 案,計 1,092 萬,以申請維持費為最大宗;7 月 21 日,有 10 案申請結果已出,其中 6 家通過補助審查並已收到撥款函。予以補助者,一般約二到三週內會收到款項,有一些採個案審定的需要再補件,會額外花費一些時間。

社家署表示,第一批審理時間較久,是希望藉著這 29 件申請案微調流程,作為內部應變參考,進而完善申請規章,之後將採隨到隨審制,委由會計師事務所協助審查,預計每週收件一次,若資料不齊,週五均可補齊再審,若遇個案審查,因委外審查,審查時間將略長。

Adam Nieścioruk@ unsplash

紓困條件嚴格?參考其他部會規範

面對紓困申請標準嚴苛,不利社福團體的輿論質疑,李臨鳳認為,會訂下 5 年內要執行政府委託案件且沒有違約的限制,是想藉此確定組織量能足以運作且值得信任;但李臨鳳同時也說明,有些組織較少跟政府互動,或是規模較小、服務對象特定等,不符合 5 年內曾接受政府委辦社福業務且未違約這項標準,仍可以「特殊狀況」申請紓困,並非全無申請管道。

她也提醒,有些組織較少跟政府互動,或是規模比較小、服務對象特定,如果組織不符合 5 年內曾接受政府委辦社福業務且未違約這項標準,還是可以自行提供資料佐證服務實績,用「特殊狀況」申請專案認定,社家署將透過委外會計師事務所進行個案審查。不過,如果組織在選擇是否以特殊狀況申請時勾錯選項,也就是說,未滿足 2 項標準又沒有以特殊狀況申請,就會被退件。

而輿論反應社福團體紓困條件相對嚴格,林婉如則指出,衛福部設定的條件跟其他部會相差無幾,例如經濟部對艱困事業的認定標準是月營業額減少 50%,但衛福部的門檻是減少 15%,補貼則最多為收入短差的 40% ,與經濟部相同。

相較於大型組織平時捐款收入金額大,疫情期間捐款減少顯著,平時收入較少、規模較小之社福團體,可能很難符合「連續 3 個月平均收入較同期下降 15% 」這項條件。李臨鳳說,如果地方、小型組織過去幾年自己靠勸募、辦活動募款,但因為疫情導致募款活動停擺,面對這些中央較不熟悉的團體,會請地方政府協助過濾,社家署的立場是盡量給予幫助,組織若有疑難之處,不妨反饋與溝通。(訪談全文請見:社福紓困知多少?/《NPO 大調查:COVID-19 對 NPO 的衝擊與影響》專訪衛福部社家署

4 成以上組織認為暫不需要發起自救計畫

除政府紓困資源外,調查中也特別了解組織發起自救方案之比例。根據結果,42.4% 的組織認為暫不需要,19.4% 發起方案但認為僅可緩解現況,隨時可能再度陷入危機,15.2% 發起的方案成效不彰,10.3% 認為僅可支持 1 到 3 個月,7.3% 認為可支持 4 到 6 個月,5.5% 可支持半年到一年,而發起之方案可支持一年以上者為 0%。

圖 ∕《NPO 大調查:COVID-19 對 NPO 的衝擊與影響》之組織是否發起自救方案。來源:NPOst 公益交流站。

若獨立評估每地區之調查數據,北中南東與金馬地區顯示較為一致的趨勢,認為暫不需要發起自救方案的比例均落在 34% 至 40% 為最高;發起自救但認為僅可緩解現況,隨時可能再度陷入危機之情況次之,落在 25.5% 至 32% 之間;而認為方案成效不彰,亟需資源引入者為第三,約 10.5% 至 16%。

具紓困需求但未發起自救方案?留意組織動能與應變能力

若以政府紓困做為外部資源,自救方案做為內部資源,比較組織回應狀況,則發現有 13.9% 的組織未發起自救方案,也暫不需要紓困資源;而未收到紓困資源相關消息並已發起自救方案者,無論是不知該向哪個政府機關求助抑或已詢問但無具體消息,合計共有 28.5%,顯示至少近 3 成的組織,具有紓困需求,並在等不到外部資源的狀況下採取了實際行動

而有紓困需求但不知該向誰求助、無得到具體回應、不適用紓困資源、或未申請紓困資源,但又認為暫不需要發起自救方案的組織,則有 26.7%。這類組織可能代表內部動能與資源不足、營運應變能力待強化等多重原因,因此儘管有紓困需求,卻未能發起內部自救行動以爭取更多資源,當面臨危機時,這類組織的轉型速度與能量可能需要更多外部資源的介入,方能轉化危機。

本調查由 NPOst 設計、推廣與執行。統計/游宜庭。


延伸閱讀:

64.8% 捐款下降,49.1% 被迫改變型態 —— 疫情衝擊中的組織圖像/《NPO 大調查:COVID-19 對 NPO 的衝擊與影響》之一

疫情公益成顯學,服務工作變化與財源困窘內外夾擊,下半年資源大塞車/《NPO 大調查:COVID-19 對 NPO 的衝擊與影響》之二

服務中止後的下一步? 防疫之外,6 項組織都在做的努力/《NPO 大調查:COVID-19 對 NPO 的衝擊與影響》之三

紓困來遲?在他救與自救之間,什麼是關鍵/《NPO 大調查:COVID-19 對 NPO 的衝擊與影響》之四

9 種調整讓疫情變「正面」:多關乎人際連結與社會影響力/《NPO 大調查:COVID-19 對 NPO 的衝擊與影響》之五

什麼最能幫到「你」?紓困、轉型、倡議,缺一不可/《NPO 大調查:COVID-19 對 NPO 的衝擊與影響》之六

社福紓困知多少?/《NPO 大調查:COVID-19 對 NPO 的衝擊與影響》專訪衛福部社家署

作者介紹

高 翠敏

高 翠敏

高翠敏,社團法人台灣數位文化協會前副秘書長,NPOst 公益交流站前主責人。 公益界裡的非傳統背景,歷經政治系/公行所/科技業/非營利組織/媒體,曾任《NPOst公益交流站》年會、《社會企業推廣服務計畫》、《NPO多元募資行銷工作坊》等多個公益與社會創新計畫負責人。 對發生的壞事保持幽默感,因為幽默是對抗苦難最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