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者心聲:食品強制標示QR Code,我們才知道吃下什麼

0

口述/楊聖弘
整理/陳芸英

這一期要談的是推動食品強制標示QR Code。

為什麼要推這件事呢?因為前一段時間食品安全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有一些視障朋友跟我提到這件事,雖然提的人不多,但我覺得是嚴重的。大家都關心自己吃到了什麼,一般人可以期待未來隨著食品標示的把關和要求,即便看不懂還是有機會看得到成分,視障朋友當然就不可能,更遑論現在很多人還搞不懂哪些公告的食品有問題哪些沒問題。

前段時間剛好跟「殘障聯盟」合作去瞭解視障者在日常生活的用品有沒有遇到一些障礙,在這個北中南的座談會中我發現自己下廚的視障朋友還真不少。後來我們把視障者反應的問題做了彙整,那個彙整當時還沒思考食品安全問題,但有視障朋友跟我反應真的對自己吃下什麼東西不清楚,還有記者問我,食品安全對視障朋友有沒有影響,我突然覺得可以在這件事情上做點什麼。

隨著智慧型手機的發展,視障朋友用智慧型手機掃瞄QR Code,就可以知道QR Code裡面的內容。我覺得這是一個契機,因為這不但是食品安全的問題,還可以延伸解決一件事,就是視障朋友藉此得知自己拿到的東西是什麼。例如我到超市買飲料,明明我想喝蘋果汁,結果架上除了蘋果汁還有柳丁汁,我卻拿到了柳丁汁。

這個議題以前也許不好解決,因為條碼是一維的,一維條碼叫BarCode,BarCode一樣可以掃瞄,也會讀到品名。有個單位叫GS1條碼協會,收集大量的資料庫,只要掃得到原則上就讀得到;但很難掃,因為它要對得非常準,視障朋友當然對不準。現在如果趁QR Code這議題順便要求廠商多加一個訊息,顯示這產品的品名,就可以同時解決兩件事,不但知道品名而且知道吃的是什麼成分。

我曾想,這政策對視障者有幫助,對一般人有沒有幫助?我覺得也會有很大的幫助。當所有的產品都標示QR Code,一般人使用的智慧型手機的APP也可以發展一個功能,就是自動幫你查這是什麼東西,對人體的影響是什麼。

我想到這件事後就打電話向立法委員陳潔如辦公室,請她幫忙提案,她也很快速的在兩天內提出臨時提案,現在這案子已經到了食品藥物管理署,食品藥物管理署要求會同經濟部再找視障團體一起會商,討論如何推動這件事。這件事情如果成真的話,智慧型手機就會越來越有用,視障朋友獨立性也就更高,因為可以用QR Code探讀物品也可以探讀成分,而翻譯功能作出來的話,視障朋友也用得到,視障朋友一樣可以用他們的APP。

附帶提的是,有人會問:「我怎麼知道QR Code在哪裡?」

我有兩個想法,一是要求是QR Code要印在特定的位置,例如瓶子都印在瓶蓋上;如果是塑膠袋包裝就固定印在左上角或右上角,只要說明清楚就容易找;第二是在包裝上有壓紋,視障朋友摸得出來,就可以去掃瞄它。

這件事如果成行,我覺得會是世界上很大的創舉。因為別的國家不會這麼剛好遇到這個契機遇到食品安全的問題,而如果沒有食品安全問題我也很難要求這件事情,因為廠商一定說不可能。所以我期待可以成真。

 

本文由中華民國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photo credit: chotda via photopin cc

 


史上唯一!全球最大 NGO 執行長首次來臺,錯過再也見不到的重量級貴賓!

● 全世界最大的國際非政府組織 BRAC 創辦人兼主席
● 2017 年《財富雜誌》全球前 50 大領袖
● 曾獲世界糧食獎、世界企業家獎等無數榮譽獎項
● 旗下擁有頂尖大學、社會企業、商業銀行、行動支付平臺
● 在全球 11 個國家影響 1.38 億人,工作者規模 11 萬人

除此之外,今年年會邀請到包括資訊透明、兒少安置、社工工會、無家者、身障者街賣原住民長照等各領域的深耕工作者;以及 NPO/NGO 執行長們機會難得的圓桌對談(每個人都可以匿名發問!),還將今年最熱門卻又最陌生的趨勢如 SDGs、中國公益觀察等統統奉上,讓忙碌的你一天追完所有進度!

 現在就報名,早鳥只到 10/4!(快按下去)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中華民國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

一部國外盲用電腦的出現,讓一群志工,一頭鑽進了視障服務的工作,他們研發了「第一部」本土化的中文盲用電腦、創立本協會、更開啟了多元的視障就業機會!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